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04章 徐靖的条件

第1804章 徐靖的条件

        “为什么相信我?”

        听到徐靖的话,赵暨先是一愣,随即淡然回应:“你现在只能相信我,因为你没有选择!”

        赵暨原以为,他这么一说,徐靖会慌,乃至被他牵着鼻子走。

        谁知道,徐靖根本不吃这一套,“没有选择?那便没有选择吧!那个叫什么‘凌天’的,别说不一定是李风的师弟,就算是李风的师弟,我想报仇的对象是李风,却不是他。”

        “他死了,我虽然高兴,可只要一想到李风还活着,却又是没什么意义。”

        说到后来,徐靖声音淡然,好像一点都不在乎李风师弟‘凌天’是生是死。

        赵暨傻眼了,眼前的一切,俨然跟他脑海里面的‘剧本’完全不同!

        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想用一个凌天,换我的《噬阴魔功》,你还真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其实也是担心玄空府的人用搜魂秘术取走我的《噬阴魔功》以后,会让其蒙尘,不给人修炼吧?”

        徐靖继续传音对赵暨说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噬阴魔功》,无非是想冒天下之大不韪,修炼《噬阴魔功》!真没想到,堂堂玄空府副府主之子,为了力量,也会选择自甘堕落。”

        “不愧是冲霄府少府主,你很聪明。”

        赵暨的脸色非常难看,但现在唯一能得到《噬阴魔功》的机会,就在眼前,他不愿错过。

        一旦徐靖被施予搜魂秘术,《噬阴魔功》也将暴露人前。

        到时,玄空府府主‘孟庆’肯定会将《噬阴魔功》封禁,乃至销毁,不让任何人修炼。

        虽然,《噬阴魔功》的修炼方式堪称丧心病狂,可对赵暨而言,强大的实力才是根本,至于获得强大实力的过程,并不重要。

        所以,他迫切想要得到《噬阴魔功》。

        “说吧……你要如何才肯将《噬阴魔功》传授给我?”

        深吸一口气,赵暨开门见山问道。

        “想要让我将《噬阴魔功》传授给你,很简单……只要你将我救出去,我便将《噬阴魔功》慢慢传授给你。”

        徐靖的声音继续传来,说出了他的要求。

        “不可能!”

        赵暨怎么也没有想到,徐靖会提出如此丧心病狂的要求。

        将徐靖救出去?

        开什么玩笑!

        就算他是玄空府护法‘赵进’的孙子,是玄空府副府主‘赵登’的儿子,也不可能将徐靖救出去。

        除非他的爷爷或他的父亲愿意帮他。

        只是,这却并不现实。

        因为赵暨心里很清楚,虽然他的爷爷和父亲都很溺爱他,可如果他说他想修炼《噬阴魔功》,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制止。

        倒不是说他的爷爷和父亲如何悲天悯人,而是他的爷爷和父亲会担心他在修炼了《噬阴魔功》以后,成为全民公敌!

        当初那位修炼了《噬阴魔功》的强者,便是人人喊打的存在。

        据说,后来他去了道武圣地‘上域’,日子也不好过,只能夹起尾巴做人。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没必要继续谈下去了……我还是等玄空府的强者在我的灵魂进一步恢复以后,对我施展‘搜魂秘术’吧。”

        徐靖继续传音,言语之间,有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壮烈。

        “你应该知道,以我的能力,想要救你出去难比登天……你就不能换一个要求?”

        赵暨沉声问道。

        只是,这一次徐靖却没有理会他。

        而徐靖的不回应,其实也算是以另一种方式回应赵暨。

        他,不会换别的要求。

        能救他出去,就能得到《噬阴魔功》。

        反之,则无法得到。

        又叫了几声,现徐靖还是没有反应以后,赵暨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暨儿,你怎么了?莫非你传音给徐靖,他有反应?”

        看到赵暨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赵登的目光陡然亮起,略微有些激动。

        “该死!你竟敢不理我!”

        随着赵登话音落下,赵暨回过神来,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抬手之间,就来一掌拍出,笼罩向徐靖的脑袋。

        “暨儿,你干什么?!”

        看到赵暨的动作,赵登脸色大变,第一时间出手,将赵暨的手扣住,不让赵暨攻击徐靖。

        “你疯了吗?你要是将他杀了,不只府主大人不会放过你,你同时也将成为玄空府一众高层仇视的公敌!”

        “那样一来,你这一生成就便是再高,日后也不可能坐上玄空府‘府主’之位!”

        说到后来,赵登的语气满是严厉。

        “父亲,我错了!”

        与此同时,赵暨好像接受了赵登的教训,垂着头认错。

        “不过……父亲,他肯定是在装睡!他的灵魂,虽然残缺,但应该不至于影响他对外交流。”

        说到后来,赵暨一脸悲愤。

        就好像他从来没跟徐靖交流过一般。

        而他之所以这样做,自然也是不想让他的父亲知道他和徐靖交流过。

        毕竟,他们交流的东西,都是见不得人的。

        “不愧是赵暨少爷,骗自己的父亲,都骗得这么顺口……如果我是你的父亲,知道你这样骗他,肯定会被你气得吐血三升!”

        许久没有动静的徐靖,传音取笑赵暨。

        “徐靖,你别得意……我还不一定能想到办法将你救出去!如果我没办法,你必死无疑!”

        赵暨传音说道。

        “如果连赵暨少爷都没有办法,那我也只能认命了。”

        徐靖淡淡说道,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生死,就好像然物外了一般。

        “暨儿,就算他是在装睡,我们也拿他没办法……而且,他也装不了多久,最多半年,肯定是要对他施展‘搜魂秘术’的。一旦我们玄空府得到他修炼的那部魔道功法,他的死期也到了。”

        赵登并没有怀疑自己儿子的话,反而主动劝道:“所以,跟一个死人没什么好计较的。”

        “嗯。”

        赵暨点头,一副受劝的模样,随即跟赵登告辞道:“父亲,我在这里待久了也不好……我先离开了。”

        “去吧。”

        赵登将自己的儿子送出地下密室外以后,方才转身回去。

        而离开地下密室的赵暨,却又是在不断的想着办法:

        “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将徐靖从主府的那间地下密室里救出去呢?那《噬阴魔功》,无论如何我也都要将其拿到手,一旦我修炼了它,实力必将突飞猛进!”

        “那个徐靖,天赋远不如我,可他只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就从中圣境初期突破到了中圣境巅峰……如果换作是我,同等条件之下,绝对不会比他差!”

        现在的赵暨,想《噬阴魔功》想得有些入魔了。

        在赵暨苦想将徐靖救出去的办法的时候,段凌天离开了七宝玲珑塔,打开了房门。

        刚打开房门,他不经意间延伸出去的神识,第一时间便清晰的察觉到有人隐藏在暗处窥探他,而且不只一人。

        “赵家一脉的人?”

        除了赵家一脉的人,段凌天实在想不通,还有谁会隐藏在暗处窥探他。

        “你出关了?”

        就在段凌天准备去找古力的时候,一道声音自远处传来。

        声音的主人,赫然是一个女子。

        远处,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道翩翩倩影,婀娜多姿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孔。

        所过之处,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为之黯然失色。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妃瑄’。

        “你前段时间去哪了?”

        段凌天笑问道:“自圣武秘境关闭以后,你跟着殿主离开了……后来好像都没再见到你。”

        “怎么?想我了?”

        听到段凌天的话,王妃瑄秋眸一亮,炙热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那倒没有,只是觉得有些不习惯而已……就算是平时围在我身边转的是一只‘苍蝇’,突然有一天离开了,我也会觉得不习惯。”

        不得不说,段凌天的这个比喻非常生动。

        然而,听到他的比喻,王妃瑄的脸色却是第一时间黑了下来,“你的意思是……我是苍蝇?”

        “我可没那么说。”

        段凌天耸耸肩,“若有谁对号入座,我概不负责!”

        王妃瑄没好气的瞪了段凌天一眼,随即才幽幽说道:“前段时间,我进‘灵池’修炼去了……不愧是天殿灵池,真是好地方!我感觉我的修为,已经接近了中圣境后期,一两年内,应该能顺利完成突破。”

        “当然,若是一年内还能再进灵池一次,我有把握在一年内顺利突破到‘中圣境后期’!”

        说到后来,王妃瑄身上散出强大的自信,一定程度上也感染了段凌天。

        “恭喜。”

        段凌天向王妃瑄贺喜道。

        他心里非常清楚,拜了天殿殿主‘朱律奇’为师的王妃瑄,以后的路肯定会非常好走,他源自心底为她感到高兴。

        毕竟,他已经将王妃瑄当作是朋友。

        关心朋友,为朋友高兴,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类似的贺喜之言,近来王妃瑄不知道听说过多少次。

        然而,就是这不知道听说过多少次的话,经由段凌天之口说出,给她的感觉又是完全不同,让她如沐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