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768章 破纪录的赵暨!

第1768章 破纪录的赵暨!

        看到赵暨的一瞬间,段凌天的心里就忍不住感叹这个世界真小。

        进入圣武秘境三天,他遇到的人不过十人,可就是这不过十人的人中,正好有赵暨。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却也不得不承认,他和赵暨挺有缘的。

        要不然,在这近乎广阔无边的圣武秘境里面,他会那么快遇到赵暨?

        “逃?”

        眼看赵暨在现他以后,没了命一般逃窜,段凌天终于是回过神来,嘴角噙起一抹笑意,眼中也流露出猫捉老鼠般的戏虐。

        不得不说,赵暨的度很快。

        能不快吗?

        赵暨,再怎么说也是中圣境中期武修。

        一转眼,赵暨的背影便消失在胡锐和彭岑的眼前。

        不过,在段凌天‘诡瞳’的视线范围内,赵暨的背影却是格外的清晰,只是越来越远。

        “你们待在原地等我,如若敢逃,后果自负!”

        段凌天淡淡看了胡锐两人一眼,随即身形一动,一转眼便消失在两人的眼前,以更快的度,追向赵暨。

        片刻,段凌天的身影便消失在胡锐和彭岑两人的眼前。

        “逃不逃?”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异口同声的传音询问。

        紧接着,两人达成了默契,迅往另一个方向掠去,“我们不能朝原来的方向走,必须朝另一个方向走,过几日再折过去……要不然,肯定会被那凌天追上!”

        “趁着他去追赵暨,我们走不同的方向,有足够的时间躲开他的追踪。”

        他们并没有傻站着等段凌天回来。

        他们又不傻!

        要是段凌天回来了,那个疑似藏匿了神通遗迹的地方,还有他们的份?

        另一边,赵暨的背影,在段凌天的视线中越来越是清晰,这也意味着他和赵暨越来越近。

        起初,段凌天是以等同于一般中圣境巅峰武修的度在追赵暨,如今已经离开胡锐和彭岑的视线范围,他也没有再保留,太阳真元全爆,顿时牵引着他以更快的度向前掠去。

        现在的度,堪比大圣境初期武修的度!

        嗖!

        段凌天的身形,宛如一颗出膛的炮弹,又如一道横空而过的闪电,转眼之间,便越过了赵暨,现身于赵暨的去路上,将赵暨拦了下来。

        唰!

        眼看前方多出了一道身影,赵暨的脸色顿时变了,当他好不容易顿住身形,看清楚拦路之人以后,大变的脸色更是绿了,“凌……凌天!”

        “啧啧……赵大少爷,我又见面了。”

        不同于赵暨的气喘吁吁,段凌天却像个没事人一眼,一脸平静的看着赵暨,语气平缓的说道。

        开口之时,他缓步跨出,逐渐靠近赵暨。

        而他每一步跨出,也吓得赵暨慌忙后退几步。

        不过,两人的距离,终究是越来越近。

        “凌天,你想干什么?!”

        赵暨沉着脸看向段凌天,“你若敢动我,等出去以后,我赵家一脉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很显然,赵暨也意识到了自己现在面临的危机,开始威胁段凌天。

        只是,他也不想想,如果段凌天怕他们赵家一脉,上次又岂会当众给他两个耳光。

        当日的作为,已经足以说明,段凌天并不怕他们赵家一脉!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却是段凌天宛如鬼魅般出现在赵暨的眼前,给了赵暨一个响亮的耳光,令得赵暨的半边脸肿胀起来。

        “虽然是分身,但感觉跟本体似乎没什么区别呐……这一巴掌下去,还真是爽!”

        在赵暨脸色大变,目呲欲裂的时候,段凌天看了看扇赵暨耳光的那只手的掌心,对着上面吹了口气,有些陶醉的说道。

        “凌……”

        赵暨沉着脸,还想说什么。

        啪!!

        又是一个耳光,赵暨像上次一样,再次变成了猪头。

        “赵大少爷,似乎还是没长记性呢。”

        段凌天笑眯眯的看着赵暨,不紧不慢的说道。

        而他的笑容,落在赵暨的眼中,却是与恶魔无异。

        “凌天,你可要想清楚了。”

        不过,这一次,赵暨却没有像上次一样闭嘴,而是沉声警告道:“这次的情况,跟上次全然不同……你如果敢在这里动我,将我踢出圣武秘境,我们赵家一脉将失去一高级神通!到时,你和我们赵家一脉,将结下不解之仇。”

        “有关你的事,宗主也已经知道,所以他不可能再收你为亲传弟子,更别说是关门弟子……没有宗主庇护,即便你和古力关系不错,也承受不了我们赵家一脉的怒火!”

        “如若你今日放过我,这次你扇我两个耳光的事,还有上次的事,就此揭过……我们赵家一脉,将不会再为难你,想着对付你!”

        为了能在圣武秘境里面活下来,赵暨选择先硬后软。

        至于他后面的话,自然是忽悠段凌天的,目的只为了让段凌天不对他动手。

        因为一旦段凌天动手,他必死无疑!

        就算圣武秘境里面只是分身,不会真的失去,但他也会被踢出圣武秘境,无法再去寻找高级神通遗迹。

        “听起来似乎不错。”

        听完赵暨的话,段凌天一本正经的点头。

        眼看段凌天似乎心动了,赵暨趁热打铁道:“凌天,我相信你是聪明人,知道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的道理……如果你今日放过我,我赵暨愿意做你的朋友,我赵家一脉也将是你的朋友!”

        “跟你赵暨做朋友?成为赵家一脉的朋友?”

        段凌天笑看着赵暨。

        “是。”

        赵暨也笑了,以为段凌天是高兴才如此,但他的心里,却是暗自狠,“凌天,就先让你得意……等出去以后,我赵家一脉,不惜一切,也会将你抹杀!”

        “真是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瞬间,段凌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仿佛覆盖着一层寒霜的脸。

        见此,赵暨脸色大变,第一时间转过身去,就想继续逃。

        只是,他逃得掉吗?

        咻!!

        段凌天抬手之间,太阳真元喷涌而出,转眼化作一柄金色光剑,对着转过身去的赵暨直接掠出。

        面对段凌天,赵暨本就兴不起任何战意,再加上将背部完全暴露在段凌天的面前,所以段凌天只是一剑,就将赵暨杀了。

        金色剑光掠过,将赵暨的身体一分为二。

        血腥的一幕并没有出现,在赵暨身体被一分为二的刹那,赵暨的两截身体凭空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毕竟是分身,自然不会出现血腥的一幕。

        “只进来三天,就被淘汰出局了……那赵暨,恐怕是三十玄空府弟子中的第一人。”

        灭掉赵暨以后,段凌天的嘴角噙起一抹笑意。

        与此同时,被灭掉的赵暨的神识,也回归了他的本体。

        回归本体的刹那,他的本体就被一股强大的推力笼罩,继而被直接推出了圣武秘境。

        圣武秘境的入口,那个巨大无比的漩涡,同时也是圣武秘境的出口,不管是进,还是出,都要通过这里。

        如今,玄空府的一众高层,正等待在这里。

        除了玄空府一众高层以外,另外还有一个壮硕青年和一个黑袍老人。

        前者,正是‘古力’。

        后者,正是‘枯弥’。

        现如今,一行人正盘腿坐在虚空,闭目养神。

        突然之间,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行人相继睁开了双眼,第一时间看向头顶上空的那个巨大漩涡。

        “这才三天的时间……就有人被淘汰了?”

        玄空府府主‘孟庆’眉头微皱。

        一时间,四殿殿主彼此面面相觑,都在心里祈祷,可别是我殿中弟子。

        毕竟,三天的时间就从圣武秘境被淘汰,无疑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哪一殿出现这样的弟子,哪一殿就会连带着丢脸。

        嗡!嗡!嗡!

        ……

        不管四殿殿主心里怎么想,在漩涡迅扭转的同时,一道身影,终于是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当身影完全展现出来,除了枯弥以外,其他人都愣住了。

        片刻之后,还是玄空府一众副府主中的‘赵登’最先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瞬间,他的脸色便是猛然一变,同时你有些失态的叫道:“暨儿?”

        赵登做梦也没有想到,只是三天的时间,第一个从圣武秘境里面被淘汰出来的,竟然是他的儿子!

        “是赵暨!”

        “这怎么可能?这个赵暨,不只是天殿弟子,一身修为更是已经步入‘中圣境中期’……他怎么会这么快从圣武秘境里面出来?”

        “以他的实力,不应该啊。”

        “在我们玄空府的历史上,最快从圣武秘境里面出来的中圣境中期弟子,似乎都坚持了一个半月的时间……这个赵暨,三天就出来了,完全破了那个记录!”

        “赵暨,怕是要在我们玄空府的历史上,名垂千古了。”

        ……

        一众玄空府副府主窃窃私语,看向赵暨的目光都多出了几分怜悯。

        也许赵暨能名垂千古,但那却不是什么好名声。

        其实,用‘遗臭万年’形容赵暨更加合适,不过,赵暨的父亲毕竟是副府主,还有赵暨的爷爷是护法,他们倒也不好太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