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753章 《玄空榜》上的大圣境弟子

第1753章 《玄空榜》上的大圣境弟子

        主府,《玄空榜》,大圣境弟子!

        听到王妃瑄的传音,段凌天目光骤然冷下,再次落在赵暨身上的目光,升腾起一缕缕森然的杀意。

        原本,他出手教训赵暨,只是想给赵暨一个教训,让赵暨知道,不是谁都可以任他欺压的……最少,他段凌天的朋友不行!

        虽然,他不太愿意承认,但他却不得不承认,他的心里已经将王妃瑄当作是自己的朋友。

        看到自己的朋友被那般戏弄、欺压,他又怎么可能忍得了,如果忍得了,那他也就不是段凌天了。

        呼!

        仿佛一阵风吹过,段凌天消失在原地。

        “凌天师弟!”

        王丕脸色大变,想要阻止段凌天,却已经是晚了。

        啪!

        清脆的耳光声传来,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不知何时出现在赵暨的身前,而赵暨的半边脸已经肿胀了起来,上面还有一个清晰可见的巴掌印。

        “凌……”

        赵暨脸色大变,目露凶光,张嘴就想说些什么,可还没说完,‘啪’一声再次响起。

        却是段凌天又一个耳光甩出去,将赵暨另外半边脸也打肿了。

        赵暨眼中的杀意愈的强盛,但他嘴上却不敢再说什么了,因为他担心他再开口,眼前这个家伙会再对他动手。

        “忍……赵暨,现在你必须忍。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仇,回头你一定能报!你一定能让这家伙死无葬身之地!一定能!!”

        赵暨心里不断安慰着自己,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当然,他的内心,已经因为愤怒而激动得恍若疯癫。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扇耳光,而且是被一个年纪和他相当的人。

        这对他而言,是耻辱,刻骨铭心的耻辱。

        眼前之人一日不死,他的心便一日不安。

        嘶!嘶!嘶!嘶!嘶!

        ……

        与此同时,周围响起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却是在场之人相继反应过来,都被段凌天刚才的作为给吓到了。

        “这个凌天师弟,还真是……”

        王丕一脸苦笑,先前段凌天出手,他没有阻止,是因为他也看不惯赵暨的所作所为。

        可这一次段凌天出手,他却是想要阻止,但还是晚了。

        “这个凌天,也太彪悍了吧?这可是赵暨,不是一般的天殿弟子。”

        围观的不少玄空府弟子,神容呆滞的喃喃自语,刚才的一幕,对他们而言,不只是视觉上的震撼,更是心灵上的震撼。

        赵暨是什么人,什么背景,他们一清二楚。

        在玄空府,别说是玄空府弟子,就算是那些地位崇高的玄空府长老,都不敢轻易得罪赵暨。

        而今日,赵暨却是被一个刚进入玄空府不到三十岁的弟子给打了,而且在被打一次以后,还被连扇两个耳光。

        “好家伙!这个凌天,哪来这么大的勇气?谁给他的勇气?”

        “将赵暨得罪到这个程度,他死定了!”

        “我倒觉得不一定。你们别忘了,这个凌天,在我们玄空府可不是一般弟子,他可是我们玄空府年轻一辈的第一强者,是我们玄空府未来的希望……如果他遇到危险,就算是府主大人,怕是都会出面保他吧?”

        “你说得有道理。不过,你别忘了,在我们玄空府,要杀一个人,不一定会惊动府主大人。”

        ……

        不少玄空府弟子窃窃私语,都觉得段凌天这般对待赵暨,无异于自掘坟墓。

        “凌天师弟,你太冲动了。”

        王丕传音对段凌天说道:“你刚才教训赵暨,还可以说是事出有因……可你这连扇他两个耳光,无异于当众羞辱他,让他以后抬不起头来见人,却是有些不占理了。”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王丕并不知道赵暨已经让人去主府找《玄空榜》上的大圣境弟子出手对付段凌天之事。

        “他……”

        看到段凌天又给了赵暨两个耳光,王妃瑄也被吓到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想到赵暨的背景,心里一阵后怕,为段凌天捏了一把冷汗。

        “你这两个耳光太冲动了。”

        王妃瑄传音给段凌天,语气间充满了担忧,“你这样做,算是彻底将赵暨得罪死了……以后,在这玄空府中,你和他之间,怕是只能有一人留下了。”

        虽然,王妃瑄知道段凌天给了赵暨两个耳光的原因,但她还是觉得段凌天有些冲动了。

        当然,之所以这样觉得,也是因为她担心段凌天。

        “冲动?”

        听到王妃瑄的话,段凌天却是有些不置可否。

        他知道赵暨的背景很强,但如果因此而逆来顺受,却不是他段凌天的风格。

        他段凌天的武道之路,没有畏惧,即便前方艰难险阻,他也要披荆斩棘,杀出一条血路,迎头扶摇直上,直冲九天。

        不知何时,高鹏退远了一些,似乎深怕自己会殃及池鱼,引火上身。

        “我加入玄空府那么久,就没佩服过什么人……但这一次,我不得不说,我佩服这个凌天!”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有不少人听到了。

        “赞同!且不说凌天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如何,就他这勇气,让人佩服!”

        不少玄空府弟子跟风道。

        当然,有人佩服段凌天,也有人觉得段凌天在自寻死路,“这个凌天,真以为自己天赋高,就能在玄空府横行无忌了不成?也不想想,他现在才什么修为,在我们玄空府,比他强的人比比皆是!”

        “就是!他现在得罪的可不是一般人,是赵暨……赵暨的背景,众所周知。这一次,赵暨遭受如此羞辱,副府主和老护法如若得知,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是啊。副府主和老护法或许不会亲自出手,但只要他们下面的人出手,就能让这凌天吃不了兜着走!”

        “在玄空府内,也许副府主和老护法的人不敢对他下杀手……可谁敢肯定,他们不会找机会干掉凌天呢?天赋再高,没有成长起来就夭折,也只不过是过眼烟花,毫无价值。”

        ……

        更多的玄空府弟子,觉得段凌天和赵暨闹成现在这般,实在是不智之举。

        这些话,段凌天自然也听到了,不过他却并不在意。

        因为他知道,就算刚才他没有动赵暨,以他之前和赵暨之间的冲突,赵暨就不会和他善罢甘休。

        他对于自己看人的本事,还是很有自信的,这个赵暨,一看就是小鸡肚肠的人,即便是一点小事,也能被他无限放大。

        所以,直到现在,段凌天也不后悔自己先前的所作所为。

        呼!呼!呼!

        突然之间,三道迅疾的风啸声自远处袭来,片刻之后,三道身影便出现在天殿的峰巅之上。

        其中一人,正是先前离去的那人,也是赵暨的两个跟班之一。

        现在的他,正跟在两个青年男子的身后。

        两个青年男子,一个身穿白衣,一个身穿黑衣,并肩踏空而来,犹如那从地狱出来索命的黑白无常。

        “赵白举!赵黑屠!”

        白衣青年和黑衣青年的出现,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最先反应过来的,认出他们的,还是王丕。

        看到他们出现,王丕的脸色凝重了起来,同时传音给不远处的段凌天,“凌天师弟,到我身边来!快!”

        王丕的语气,夹杂着几分急促。

        这个时候,段凌天也现了来人,因为有王妃瑄事先的提醒,所以他并没有太过惊讶。

        听到王丕的话,他也没有反驳王丕的好意,身形一动,便掠回王丕的身边。

        “白举师兄!黑屠师兄!”

        而在两个青年男子出现以后,那被段凌天两巴掌打肿脸的赵暨,终于敢开口说话了,说话的同时,身形迅掠动,片刻就到了两个青年男子的身边。

        也许是在两个青年男子身边比较有安全感,赵暨到了他们的身边以后,便再次目露杀意的看向段凌天,“白举师兄,黑屠师兄……就是他!他就是那个凌天,不只伤了我,还当众给了我两个耳光!”

        “他当众打我耳光,丢的不只是我的脸,还有我父亲的脸!”

        说到后来,赵暨一脸悲愤。

        而在听到赵暨的话以后,两个青年男子的脸色顿时也是阴沉了下来,同时目露凶光的看向段凌天。

        “那个身穿白衣的,名叫‘赵白举’,穿黑衣的,名叫‘赵黑屠’……这两人,是赵暨的父亲早年在外收的弟子,因为两人是孤儿,所以跟着赵暨的父亲姓赵。他们在赵暨父亲膝下的亲传弟子中,实力虽然只能算一般,但忠诚度,却不是其他弟子能比的。”

        段凌天的耳边,响起王丕的传音。

        赵白举!赵黑屠!

        段凌天点了点头。

        “他们二人,都是《玄空榜》上的大圣境的弟子,和我一样,都是大圣境初期武修。”

        王丕继续传音说道。

        大圣境初期!

        听到王丕的话,段凌天目光陡然亮起。

        以他现在的实力,和大圣境以下之人交手,有恃强凌弱的嫌疑。

        如果能和大圣境以上的强者交手,他求之不得。

        “你就是凌天?”

        赵白举沉着一张脸,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冷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