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703章 只是受了伤?

第1703章 只是受了伤?

        “难道他们还没现少府主的魂珠也碎裂了?”

        面对冲霄府一众高层的安慰,徐岑心里暗道。

        虽然,他觉得这不太可能。

        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这样想,要不然他想不通眼前的一群人只顾着安慰他的原因。

        眼前的一众冲霄府高层,包括冲霄府府主在内,看他们的样子,明显是还不知道少府主‘徐靖’身死一事。

        “府主大人,徐灿技不如人,为冲霄府牺牲,死得壮烈,我已经看开了。只是,少府主他……”

        徐岑看向冲霄府府主,一开始说到他孙子的时候,他忍着悲痛,可到得后来,却是不由苦笑,同时转头看向了后面。

        “靖儿怎么了?”

        而徐灿的这话,顿时也是让冲霄府府主‘徐毅成’脸色一变,第一时间顺着徐岑的目光看去。

        只一眼,便看到了被驼背青年扛着的那一具尸体。

        呼!

        仿佛一阵风吹过,驼背青年后退了一步,而他肩膀上扛着的尸体,却是已经落入了徐毅成的怀中。

        “少府主!”

        看着那眉心有着一个血洞,上面血迹已经干枯的尸体,跟着徐毅成来的一众冲霄府高层,纷纷色变。

        受了这样的伤,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不可能!”

        而就在这时,徐毅成看着怀中的儿子,满脸的不敢置信,同时,他空出一只手来,取出了一枚魂珠。

        魂珠,正是他儿‘徐靖’的。

        魂珠毫无损,说明他儿并没有死。

        这个时候,看到徐毅成取出一枚魂珠,并且面露不敢置信之色,即便是徐岑这个冲霄府大长老,也是不由一阵毛骨悚然,“府主大人,你手里的魂珠是……”

        “这是靖儿的魂珠!他没死!”

        徐毅成语气决然,魂珠,是不会骗人的。

        “什么?!”

        “没死?”

        “眉心被洞穿,灵魂被击溃……受了这么重的伤,少府主竟然没死?不可能吧?!”

        ……

        此时此刻,不只是徐岑懵了,便是一群冲霄府高层,以及徐岑身后的一群冲霄府子弟也懵了。

        特别是跟着徐岑一起回来的冲霄府子弟,他们是亲眼目睹徐靖被杀死的,一剑穿透眉心,灵魂溃散,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怕也是无力回天。

        而现在,府主大人说少府主没死?

        “府主大人不会是因为看到少府主死了,得失心疯了吧?”

        一时间,不少冲霄府子弟暗道。

        当然,这样的话,他们也只敢在心里想想,根本不敢说出来。

        当然,大多数人的目光还是落在徐毅成手中的魂珠之上,心里充满了困惑,“这真的是少府主的魂珠?少府主明明已经死了,魂珠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府主大人不会是拿错魂珠了吧?”

        这个时候,他们只以为是府主将别人的魂珠当作是少府主的魂珠。

        冲霄府府主‘徐毅成’,是一个身材高大,长相普通,却不失威严的中年男子。

        此时此刻,他的神识延伸而出,融入他儿子的体内,很快就在他儿子的脑袋深处探查到了一丝微弱的气息。

        那是属于灵魂的气息,很微弱,对他而言极其的亲切、熟悉。

        只因为,这灵魂气息,和他手中魂珠里面的那一缕灵魂的气息一模一样。

        “靖儿!”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受了这么重的伤都没死,但此刻徐毅成关心的却不是这个,而是他的儿子是否还能恢复。

        这么弱的灵魂气息,一个不慎,极可能就会彻底溃散。

        “父……亲……我需要……一个静室……最多三年……我……必能痊愈……”

        而就在徐毅成的神识包裹着那一缕灵魂气息的时候,一道声音,通过他的神识传了回来。

        声音传来以后,本就微弱的灵魂,似乎又弱了几分。

        “好!好!!”

        听出这是自己儿子的声音,得知自己的儿子没死,且有望恢复,徐毅成也是将其它的一切暂时抛之脑后,第一时间便抱着徐毅成回了自己平时居住的府邸,将他安置在地下静室里面。

        眼看府主突然带着少府主的尸体离开了,包括徐岑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一阵懵。

        不过,他们很快又看到徐毅成回来了。

        他们现,此时此刻,这位府主大人的脸色格外的阴沉。

        对此,他们倒是并不意外。

        毕竟,唯一的儿子死了,换作是谁心情也不会好。

        “大长老,《冲霄榜》排位战上,到底生了什么变故……为何我儿会伤成这样?还有,你的孙子‘徐灿’,和另外两人,为何会死?”

        回来以后,徐毅成第一时间看向徐岑,沉声问道。

        “伤?”

        听到徐毅成的话,不只是徐岑,便是在场的其他人,也是不由愣住了。

        府主大人,说少府主伤?

        少府主不是死了吗?

        “府主大人,少府主他……”

        这时,冲霄府的一个副府主再也忍不住了,看向徐毅成问道:“只是受了伤?”

        “受了很重的伤!少说要近三年的时间,才能痊愈。”

        徐毅成冷声说道,听他的语气,明显心情很不好。

        想想也是,唯一的儿子伤成那样,做父亲的心情又岂会好?

        不过,徐毅成的目光,自始至终不离徐岑左右,因为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一次的《冲霄榜》排位战到底生了什么变故,竟然令得他冲霄府壮年一辈最出色的四人三死一伤。

        “只是受了伤?”

        听到徐毅成的话,不管是徐岑,还是其他人,都好像见了鬼一般,面露骇然和不可思议之色。

        要知道,徐靖的尸体,他们是看过的。

        自眉心开始,整个脑袋都被穿透,按理说灵魂也随之溃散了,根本不可能活着。

        可现在,府主大人竟然说他只是受了伤,三年后就能痊愈?

        “府主大人,你……说的是真的?”

        徐岑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看向徐毅成这个冲霄府府主,他们对此也感到十分好奇,因为他们觉得那几乎是不可能生的事,可既然府主大人这么说了,肯定是事出有因。

        “我也不知道靖儿身上生了什么事,他虽然受了伤,灵魂也受到重创,但灵魂却没有溃散、湮灭……不只如此,他还以微弱的灵魂和我取得了联系,说最多三年,他就能痊愈。所以,我很想知道,《冲霄榜》排位战上到底生了什么变故,靖儿身上又到底生了什么事。”

        说到后来,徐毅成又看向徐岑。

        “真的没死!”

        只是,这个时候,徐岑等人的心思,却都不在徐毅成的后半句话上。

        只因为,他们完全被徐毅成前面的话吓到了。

        受了那么重的伤,灵魂还没有溃散?

        少府主,到底是什么怪物!

        “会不会是少府主懂得‘聚魂’的手段?”

        而就在这时,一个年迈的副府主有些迟疑的说道。

        “聚魂?”

        顿时,包括徐毅成这个冲霄府府主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个副府主的身上。

        对于这个副府主,他们还是很了解的。

        虽说实力在冲霄府中算不上顶尖一流,但却极其博学,冲霄府内历代传承下来的典籍,几乎没有他没翻看过的。

        在冲霄府,论见识,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嗯,就是‘聚魂’。”

        年迈的副府主点头,随即面色凝重的说道:“那是我在我们冲霄府历代传承下来的一部古老典籍上看到的记载……据说,一些顶尖魔修功法里面,便有记载聚魂的手段,即便灵魂被暂时击溃,也能在短时间内重新凝聚起来。”

        “不过,重新凝聚灵魂的过程,却是极其的艰难……而且,想要将灵魂彻底恢复,并且让灵魂重新和身体契合,让身体痊愈,少说也要花费个三五年,乃至更长的时间。”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方才继续说道:“就如当初害得我们冲霄府从‘准三流势力’沦为‘四流势力’的那个魔修,根据那部古籍的记载,他修炼的歹毒魔道功法《噬阴魔功》,便是一顶尖魔道功法,里面也记载有‘聚魂’的手段。”

        魔修!

        《噬阴魔功》!

        听到这个副府主的话,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有关冲霄府过去的那段往事,只要是冲霄府之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那个修炼了歹毒魔功《噬阴魔功》的魔修,也是所有冲霄府之人恨得牙痒痒的存在,因为正是因为那个魔修,冲霄府才会堕落到如此这般田地。

        “如果少府主是魔修,也修炼了顶尖魔功,懂得这‘聚魂’手段并不稀奇……可问题是,据我所知,少府主并不是魔修。”

        年迈副府主继续说道。

        年迈副府主此话一出,徐毅成和一群没有去《冲霄榜》排位战现场的人,纷纷点头。

        只是,包括徐岑在内的一行刚从玲珑峡谷赶回来的人,却是面面相觑。

        因为只有他们知道,少府主现在就是魔修!

        没有人注意到。

        在徐岑一行人的后面,那个扛徐靖尸体回来的驼背青年,也是徐靖身边的狗腿子,在听到年迈副府主的话以后,目光陡然亮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