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682章 阴谋?

第1682章 阴谋?

        如果对方没有杀死他们冲霄府的人,他也不介意放下架子,邀请对方加入冲霄府。

        “我叫‘李风’。”

        段凌天对着任重和刘洪光一笑,道出了自己的化名,同时又道:“多谢任副府主和刘长老的厚爱,至于加入腾越府和洪涛府的事,对我而言却是大事,还请等我斟酌一番,等《冲霄榜》排位战结束后在回复二位如何?”

        斟酌一番?

        而段凌天此话一出,顿时也是令任重和刘洪光目光大亮。

        这话,意味着什么,他们自然清楚。

        这意味着对方没有拒绝!

        有机会!

        顿时,任重和刘洪光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激烈的火花。

        虽说有机会,但就算段凌天有意加入一个四流势力,那也是需要在他们二者之间选出其一。

        所以,现在的任重和刘洪光之间,无疑是充满了火药味。

        当然,他们心里也清楚,就算段凌天真的有心加入,最后肯定还是要看他们两家给出的条件,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这点道理,他们还是知道的。

        所以,他们的心里已经开始斟酌自己的底线了。

        “李风!你果然不简单。”

        在段凌天身体周围撑起让人看不透的金灿领域以后,花和尚就知道,这个李风不简单,最少领域连他都看不透,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诡异的领域。

        后来,那冲霄府子弟直接消失在天地之间,更是验证了他的猜想,他的直觉。

        这个李风,不是一般人!

        纯阳观那边,静虚子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逐渐的亮了起来。

        先前,他虽然关注过段凌天,但那却是因为段凌天是独自一人,难免引人注意。

        现在,他才意识到,这个和钟顾一般孤僻之人,论实力,怕是不在钟顾之下。

        钟顾目光复杂的看着段凌天。

        其实,自段凌天出场开始,他对段凌天的印象都不错,可就在刚刚,段凌天言语之间,似乎透露出愿意加入腾越府或洪涛府的意思,一时也是使得他对段凌天的印象大打折扣。

        他对大势力的人,没什么好感。

        要不然,也不会一直都是散修。

        以他的天赋,加入四流势力,不在话下,甚至于,只要立下雷罚誓约一生忠于那个四流势力,还能得到大力栽培。

        钟顾的心思,段凌天自然是不知道。

        他现在想的,是冲霄府少府主‘徐靖’怎么还没来。

        如今,也快到中午了,至今没有上场的人,好像也只剩下花和尚和静虚子了。

        “据说那个徐靖对下一代冲霄府府主之位颇有野心,他应该不可能不来。”

        一念至此,段凌天放下心来。

        来到冲霄府地域一段时间,地域冲霄府的那个少府主‘徐靖’,段凌天也特意去了解过,知道那不只是一个纨绔子弟,而且还是一个极具野心的纨绔子弟。

        回过神来,段凌天看向花和尚和静虚子,好奇他们谁会先上场。

        在场之人中,除了这两人以外,他不认为还有第三人会上场。

        毕竟,现在包括他在内的十个擂主,没有一个是弱者。

        只是,随着一道身影踏空而出,却是出乎段凌天的意料。

        这个人,段凌天有印象。

        “徐刚?”

        段凌天皱眉,没想到先前败在阴虚子手里的徐刚会再次站出来,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徐刚只是小圣境巅峰武修,这个时候上场,结果只能是找虐。

        “徐刚?他怎么又上场了?”

        徐刚的出场,也让周围的围观之人心生疑惑。

        “这个徐刚,不过是小圣境巅峰武修,先前败在了阴虚子的手里……现在,在场的十个擂主,都是中圣境以上的存在,他莫非还以为他有机会?”

        不少人讽笑道。

        “按照规则,他除了不能再挑战曾经击败他的阴虚子以外,可以挑战任何一人。”

        又有人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做人再怎么说也要有应有的自知之明?他一个小圣境巅峰武修,明摆着不是在场十个擂主的对手,这时候上场,不只是找虐,还是在浪费大家时间。”

        很多人都对徐刚的作为感到不满。

        任重和刘洪光也皱起眉头,觉得徐刚有些自不量力。

        就在所有人好奇徐刚会挑战谁的时候,飞身而出的徐刚,却是稳稳落在了其中一枚棋子的中间。

        “这……”

        眼看徐刚落在那枚棋子中间,在场之人都不由傻眼了。

        之所以傻眼,是因为徐刚选择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和他同为冲霄府的子弟,徐灿。

        徐灿,也是徐岑的亲孙。

        “徐刚,竟然挑战徐灿?”

        顿时,不少人愣住了,都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

        更有不少人,伸手拍了拍脸,捏了捏大腿,验证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事实证明,他们并没有做梦。

        徐刚,确实是要挑战徐灿这个中圣境中期修为。

        “同为冲霄府子弟,徐刚竟然要挑战徐灿,而且是以小圣境巅峰修为,挑战中圣境中期……他莫非和徐灿有仇?”

        “就算有仇,以他的实力,拍马也赶不上徐灿,根本不可能报仇吧?”

        “也许他明知不是徐灿的对手,只是想要恶心徐灿呢?”

        “有这个可能。”

        ……

        不得不说,群众的力量时庞大的,很快就有人‘猜’到了徐刚的用心。

        “在这样的场合,恶心同为冲霄府的子弟……这是多大仇?这个徐刚,就不担心给冲霄府丢脸吗?”

        不少人摇头,都觉得徐刚此举不理智。

        反倒是段凌天,并不觉得徐刚出场会是因为这么荒唐的理由,他眉头一挑,扬起冷峻的脸,第一时间看向冲霄府大长老‘徐岑’。

        如果徐刚真是因为那个荒唐的理由而挑战徐灿,徐岑的脸色肯定好看不到哪里去。

        然而,段凌天这时却是现,徐岑的脸上,俨然浮现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

        一双眸子,更是死死盯着他,宛如毒蛇一般,使得段凌天的心都下意识的一凉。

        “有阴谋!”

        而就在段凌天心中一动,意识到这是一个阴谋的时候。

        让在场之人更加震惊的一幕,却又是生了。

        原本,在众人看来,即便徐刚挑战徐灿,也会被轻而易举的击败。

        然而,结果却出乎他们的意料。

        “我认输。”

        徐灿冷冰冰的声音,传递开来,使得现场一阵哗然。

        这时,包括任重、刘洪光等几个比较理智的人在内,很快就回过神来,眼中精光一闪,齐齐看向段凌天,似乎猜到了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而眼前的一幕,对于在场的不少人来说,还是令人想不通的。

        “徐灿竟然认输了?他可是中圣境中期武修!”

        不少人惊呼道。

        “难道他是想用这种‘让’的方式,让徐刚名列《冲霄榜》?”

        很多人面露古怪的看向徐灿。

        “他疯了!这种方式,怎么可能让徐刚名列《冲霄榜》……要知道,先前被淘汰的人中,可是还有几个中圣境初期的武修。只要这几人上场,徐刚一样站不稳脚跟,马上要被拉下来。”

        更多的人议论纷纷,都觉得徐灿疯了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只是,他们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只因为,他们清清楚楚的看到,徐灿在认输以后,并没有回到冲霄府的一群人中,而是径自飞身到另一枚棋子上空,缓缓落下,跟那枚棋子上面的‘擂主’对峙,明显也是向对方起了挑战。

        “原来如此!”

        这时,不少人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绕这么大的弯,敢情这个徐灿,是为了挑战李风!”

        李风,正是段凌天现在的化名。

        他,刚才不只杀了冲霄府子弟,还挑衅了冲霄府大长老,无视了徐灿。

        一时间,在场之人都可以清晰的闻到徐灿身上流露出来的火药味,知道徐灿这是要和段凌天一较高下,甚至于想要干掉段凌天。

        “看来李风真的激怒了他……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迫不及待的跟李风交手!要知道,即便李风和他同时名列《冲霄榜》,后面他也还有和李风交手的机会,毕竟他们还要决出《冲霄榜》具体的排名。”

        有人感叹道。

        “你这样想就错了。徐灿这样做,其实很明智……你别忘了,当《冲霄榜》上的十个名额定下来,后面的具体排名对决,主持人是会插手的。过去的《冲霄榜》,最后的排名对决中,很少死过人。”

        又有人说道。

        “我一时倒是忘了这一点……确实,想要在《冲霄榜》排位战上杀人,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毕竟,十个名额还没有定下来。”

        更多的人恍然大悟。

        面对徐灿现身于眼前,段凌天的脸色无比平静,因为他先前在看到徐岑脸上浮现的阴谋笑容时,就猜到了一切。

        “你,就不怕你的孙子步上那个冲霄府子弟的后尘?”

        段凌天看向徐岑,淡然一笑问道,言语之间,似是夹杂着无比强大的自信。

        听到段凌天的话,再看到段凌天脸上的自信,原本脸上挂着笑容的徐岑,心里没来由的一蹬,“这个李风……这么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