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643章 目标,碧波韩府!

第1643章 目标,碧波韩府!

        戴着鬼脸面具的黑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阴山黑市驻扶风国分部的第二强者,景渊。

        景渊的实力,只在阴山黑市驻扶风国分部的领‘洪振’之下,而洪振又是一个魔修,一旦景渊得到封魔碑,洪振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正因如此,景渊对封魔碑充满了渴望。

        只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乾王府上上下下,面对景渊,自然是毫无还手之力。

        开什么玩笑!

        景渊可是中圣境中期的强大存在,就算是在扶风国皇室之中,也只有一人能和他相提并论。

        在这样的强者面前,乾王府的一群圣境强者在乾王的率领下,温顺得像是一群猫,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前辈,我已经立下雷罚誓约,那封魔碑真的不在我的手里……这几天来,我仔细的想了想,应该是封魔碑另外还有什么特殊的能力,能让那段凌天遥遥的隔空收回。”

        乾王苦笑着对景渊说道。

        “段凌天?”

        景渊隐藏在鬼脸面具下的脸阴沉了下来,一双眸子更是闪烁着寒光,“知道他现如今在什么地方吗?”

        “不瞒前辈,这几日我们也在找他,但却是没有查到任何蛛丝马迹……我猜测,他肯定在那日就离开了国都。现在扶风国上下,有不少人在找他,过一阵子,等消息传来以后,找他的人怕是更多。到时,就算是扶风国,怕也是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乾王猜测道:“在这种情况下,他很可能会选择离开扶风国。”

        乾王的话,景渊心里赞同。

        封魔碑的消息,一旦传开,确实足以吸引诸多强者到扶风国来。

        “依你所言,当日,那段凌天很配合的将封魔碑送到你手里……而以你和他的关系,他根本不可能这么好心,是吗?”

        景渊问道。

        “是。当时也是我昏了头了,要是我当场检查一下纳戒,那段凌天也不至于那么轻松的离开……现在回想起来,他肯定是故意将封魔碑给我,目的是为了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而他在所有人的注意力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悄然离开。”

        想到这里,乾王愈确认,“所以,封魔碑现在一定在他的手里!我敢肯定!”

        景渊目光一闪,沉默了片刻,没有说话。

        一时间,乾王和他身后的一群圣境强者,都是面露忐忑,深怕景渊一个不高兴,直接出手抹杀他们。

        景渊的实力,他们现在也都已经知道。

        景渊来时,司徒明为了给乾王拍马屁,直接对景渊出手……结果可想而知,司徒明被一招秒杀!

        自始至终,景渊甚至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以领域的力量,就将司徒明杀死。

        能以这样的手段,杀死一个小圣境中期武修。

        景渊,必是中圣境强者无疑!

        这一点,乾王府的一群圣境强者都可以确认,也正因如此,他们在景渊的面前老老实实,不敢逾越。

        哗!

        眼看景渊突然一抬手,乾王等人瞬间脸色大变,他们都以为景渊要对他们出手。

        “前辈,我……”

        乾王刚想开口求饶,但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却让得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他误会了。

        眼前的这位戴着鬼脸面具的黑衣男子,并没有对他们出手的意思,他抬手,只是取出了一幅卷在一起的画像。

        “你们都看看……这个画像上面的人,是不是你见过的段凌天?”

        景渊一边说着,一边展开了画像。

        这幅画像,正是他通过阴山黑市驻扶风国分部的领手里的画像临摹的,上面画着一个面容英俊、气质非凡的青年男子,剑眉星目,一眼看去,让人只觉得如沐春风。

        将画像摊开以后,景渊看向乾王,淡淡问道:“是不是他?”

        “是他!没错,就是他!”

        乾王只看了一眼,便连忙点头,同时也拿出了一幅画像摊开,“前辈,你看我这幅画像。”

        画像展开以后,里面也有一个青年男子,和景渊手中画像里面的青年男子少说也有九分相似,只一眼就可以看出,两幅画像上面的青年男子是同一人。

        “果然!他就是我们阴山黑市要找的那个人。”

        看着乾王手里的画像,景渊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

        片刻,呼吸平复了一些以后,景渊又看向乾王,淡淡问道:“你可知道段凌天有什么亲朋好友在扶风国?”

        “我只知道段凌天和司徒家大少爷‘司徒航’走得很近,另外他前段时间带了一群人到司徒家去安置,现在那些人都待在司徒家。”

        乾王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面对景渊这样的强者,他不敢有任何隐瞒,也不敢添油加醋。

        要是惹对方不高兴,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一旦对方不高兴,要出手抹杀他,他都不知道该找谁哭去。

        “司徒家?”

        听到乾王提供的线索,景渊目光一亮,一个闪身离开乾王府以后,再次光临司徒家。

        “前辈。”

        眼看戴着鬼脸面具的中圣境强者去而复返,司徒昊心里也是一阵忐忑,面露敬畏的问道。

        “听说你儿子‘司徒航’和段凌天走得很近?另外,段凌天还带了一群人,到你们司徒家安置?”

        景渊淡淡扫了司徒昊一眼,问道。

        面对强势的景渊,司徒昊虽然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和段凌天的亲朋好友见景渊,但到了这个时候,他却是没有选择。

        如果惹对方不高兴,整个司徒家都会有危险。

        所幸,身为中圣境强者,景渊并没有过于为难司徒航、百里鸿等人。

        在几人立下雷罚誓约,说真的不知道段凌天的去向以后,景渊便离开了,雷罚誓约足以证明一个人有没有撒谎。

        如果段凌天在这里,肯定会忍不住松一口气。

        因为幸好他没有告诉百里鸿等人他要去的地方,否则百里鸿等人肯定会为难,因为他们就算是选择一死,也不可能出卖他。

        在景渊离开扶风国国都的时候,一位疑似中圣境强者的存在降临乾王府,并且迫得乾王立下雷罚誓约的消息,随之传扬开来。

        当然,更多的人的注意力,都在乾王立下的雷罚誓约的内容上。

        “乾王,立下雷罚誓约,说他根本没有得到封魔碑?”

        不少人得知这个消息以后,都愣住了。

        “开什么玩笑!几日前,我亲眼看着段凌天将封魔碑给了乾王,而乾王也将封魔碑收进了纳戒……现在,乾王又说没得到封魔碑?谁信?”

        也有人忍不住骂出声来。

        “那雷罚誓约你又怎么解释?如果违背了雷罚誓约,没有人能逃过雷罚誓约的制裁。”

        “就是!我觉得乾王说的肯定是真的,否则他现在已经被雷罚轰杀了。”

        ……

        随着时间的流逝,乾王立下雷罚誓约的事也得到了验证。

        一时之间,就算是原来不相信乾王没得到封魔碑的人,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接受了这个事实以后,他们又忍不住想起了段凌天。

        “当日,段凌天将封魔碑交给乾王,乾王将封魔碑收进纳戒??在我们的眼里,乾王是将封魔碑收进了纳戒。自始至终,我们的注意力都被乾王吸引,以至于都没有去关注段凌天。段凌天什么时候走的,我们都不知道。”

        “是啊,当时的情况确实是这样。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很可能都是段凌天的一个‘阴谋’!他肯定有手段遥遥隔空将封魔碑收回去,所以才故意制造乾王得到封魔碑的假象,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而他则趁机离开。”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个段凌天也太可怕了……在那等情况之下,还能这么冷静的想到应对之法。要知道,这个方法,一旦错一步,那他就是万劫不复!”

        “确实。只要当时乾王检查了纳戒,并且当场立下雷罚誓约,说自己没得到封魔碑……那么,所有人的注意力,也会重新转移到段凌天的身上,段凌天根本不可能离开。”

        ……

        扶风国国都上下,到处充斥着类似的言论,更有不少人源自心底佩服段凌天。

        他们自问,在那等情况下,他们未必做得到全身而退。

        而段凌天却做到了。

        扶风国国都生的这一切,段凌天自然是不知道,现在的他,已经离开了扶风国,进入了‘岭南袁府’的地域。

        当然,就算是扶风国,也算是岭南袁府地域内的一部分……准确的说,段凌天现在进入的,正是岭南袁府地域内的‘中心区域’。

        在这里,没有六流圣国,只有六流家族、六流宗门。

        当然,在这里,最强的还是‘岭南袁府’。

        岭南袁府,既是道武圣地一方地域的统称,同时也代表着一个统领一方的强大五流势力。

        当然,对段凌天而言,岭南袁府也不过是他此行路途中的过客。

        他的目的地,是‘碧波韩府’。

        碧波韩府,和岭南袁府一样,都是道武圣地上的强大五流势力,统管一方。

        嗖!

        一道身影,自天边迅横空而过,正是‘段凌天’。

        现在的段凌天,正在卖力的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