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642章 中圣境强者

第1642章 中圣境强者

        能在扶风国国都上空御空而行,明显是圣境强者。

        敢这么嚣张的在司徒家府邸上空说要找司徒家‘司徒昊’,明显还不是一般的圣境强者,否则绝对不敢这么嚣张。

        “谁到我司徒家放肆?!”

        几乎在黑衣男子的声音惊动司徒家上下的时候,一道愤怒而苍老的声音,却是从远至近传来。

        片刻之后,在黑衣男子的前方,出现了一个老人。

        这个老人,身材精壮,鹤童颜,看着黑衣男子的目光,充满了冷意,“还带着面具,装神弄鬼!”

        “你是司徒昊?”

        老人出现以后,戴着鬼脸面具的黑衣男子,淡淡问道。

        老人一头白束在身后,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浑身上下,也透露出一股股出尘的气息。

        “你到底是什么人?”

        鹤童颜的老人,却没有回应黑衣男子,沉声反问道。

        “呱噪!”

        而就在老人话音刚落的时候,黑衣男子低喝一声,随即一抬手,也不见他有其他的什么动作。

        顿时,一股磅礴的磅礴之力,令得虚空震荡,宛如平静的湖面随着石头砸落荡起一圈圈涟漪,继而向着老人挤压了过去,片刻之后,便压到了老人的身上。

        而就在同一时间,脸色凝重起来的老人,身上也是升腾起滚动的真元。

        看他的真元透露出来的气息,明显还不是一般的圣境强者。

        轰!!

        只是,面对黑衣男子的力量,老人身上的真元只是刚刚升腾而起,就被无情的碾压,摧枯拉朽般的碾压。

        刹那之间,老人身体一震,被轰飞了出去,一直飞出百米之外才勉强顿住身形。

        “中……中圣境!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连吐几口鲜血,狼狈的仿佛从一个仙翁变成老叫花的老人,再次看向黑衣男子的目光,俨然充满了忌惮,源自内心、源自灵魂的忌惮。

        “老祖宗!”

        黑衣男子还没开口,又一道声音传来。

        紧跟着,一个中年男子出现,正是司徒家的家主‘司徒昊’现身了。

        听司徒昊对老人的称呼,老人明显就是他们司徒家的老祖宗。

        “我再问一句,你是不是司徒昊?”

        黑衣男子的一张脸虽然被鬼脸面具挡住,但他那一双冰冷的眸子,却是显露了出来,看向司徒家老祖宗的时候,也是让后者如坠冰窟。

        “前辈,我是司徒昊。”

        眼见自己老祖宗都被伤成这样,司徒昊虽然意识到对方来者不善,却也是只能硬着头皮上来。

        他的心里,却是充满了不解和疑惑,“听老祖宗刚才所言,这个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竟然是‘中圣境强者’?是了……老祖宗现在已经是‘小圣境巅峰’,也只有中圣境以上的强者,才有可能在转眼功夫,将他伤到这等地步。”

        一念至此,司徒昊的心里忍不住剧震。

        中圣境强者,即便是放眼扶风国皇室,也是屈指可数。

        而在扶风国,除扶风国皇室的那几位以外,也只有浮炎宗的那位紫芸宗主是中圣境强者。

        圣境,也分三六九等。

        刚突破到圣境,为‘小圣境’,而小圣境又分为四个层次,分别是小圣境初期、小圣境中期、小圣境后期和小圣境巅峰。

        小圣境以后,是‘中圣境’,这样的强者,一般只存在于六流势力。

        当然,也有一些七流势力有中圣境强者。

        浮炎宗,正好就是这样的一个七流势力。

        而有中圣境强者坐镇的七流势力,哪怕只是一个,也能在诸多七流势力中脱颖而出,独占鳌头。

        司徒昊本身,只是小圣境中期,跟他们司徒家的老祖宗都没法比,更别说是跟比他们司徒家的老祖宗还要强大的中圣境强者比。

        “你就是司徒昊?这一代的司徒家家主?”

        黑衣男子淡淡的扫了司徒昊一眼,问道。

        因为戴着鬼脸面具,所以捕捉不到他现在的表情,正因如此,也让司徒昊忐忑得很,不知道这样的‘中圣境强者’到司徒家来找他做什么。

        “是。”

        不过,面对黑衣男子的再次询问,司徒昊却是不敢怠慢,连忙点头,同时有些忐忑的问道:“前辈大驾光临,且来找我,却不知所为何事?”

        这时,司徒家老祖宗,那个鹤童颜的老人,也已经站在了司徒昊的身边,但他看向黑衣男子的时候,却是一脸忌惮,在他的目光深处,俨然还有着几分惊惧。

        对方的实力,太强了。

        即便他是小圣境巅峰强者,在对方刚才动手的那一刹那,也是毫无还手之力。

        “他最少也是‘中圣境中期’的存在!”

        这一点,他几乎可以断定。

        此时此刻,在不远处的空中,正有一道身影停在那里,一动不动,脚下好像生了根一般。

        这个人,正是司徒家太上长老‘司徒侯’。

        他亲眼目睹自家老祖宗被黑衣男子一招碾压、重伤,在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在对方的眼里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同时他也被吓得挪动不了脚步,因为对方的实力带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对方的实力,让得他源自内心、源自灵魂感到恐惧。

        “听说你们司徒家有一个客卿叫‘段凌天’?”

        黑衣男子看着司徒昊,再次开口问道。

        “来找段先生的?”

        听到司徒昊的话,司徒昊忍不住一怔,全然没想到眼前的这位中圣境强者,竟然是来找他们司徒家昔日的客卿‘段凌天’的。

        “段先生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司徒家的客卿了。”

        司徒昊苦笑道。

        “不是你们司徒家的客卿?什么意思?”

        黑衣男子目光一冷,声音也变得有些低沉了下来,其中另外还蕴含着慑人的寒意,让司徒昊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不瞒前辈,在几日前,段先生就已经离开了司徒家。”

        司徒昊苦笑道。

        “离开了?”

        黑衣男子声音更加低沉了下来,“他去了哪里?”

        “前辈,你怕是还不知道国都近来传得沸沸扬扬的两个消息吧?”

        司徒昊说道。

        他看得出对方一身风尘,明显是刚到国都,而且是刚到国都就直奔他们司徒家而来的那种……另外,对方明显不知道这几日在国都上下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两个消息,否则也不会到他们司徒家来。

        “什么消息?”

        黑衣男子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听出黑衣男子语气间的不耐烦,司徒昊顿时有些慌了,随即不敢怠慢,慌忙将有关那两个消息的来龙去脉一一说出。

        其实就是说了段凌天宣布离开司徒家以后生的事。

        “段凌天,杀死了岭南袁府林氏家族的‘林栋’?那个《天榜》第一强者?”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即便是黑衣男子,一双瞳孔也不由微微缩起。

        “而且是在林栋突破到圣境以后,将其杀死?”

        得知这一点以后,黑衣男子的眼中也不由流露出震惊之色。

        一个入圣境武修,杀死圣境强者?

        虽然有偷袭的嫌疑,且那个圣境强者也是刚突破到圣境,但段凌天的实力,还是彻底惊到了他。

        “那还是人吗?”

        这是他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因为他从未听说过道武圣地出现过这样的人物,以非圣境的实力,杀死圣境,简直堪称逆天。

        不过,随着另一个消息传入黑衣男子耳中,有关林栋之死的消息,又是被黑衣男子抛在了脑后。

        “封魔碑?《十大圣器榜》上的十大级圣器之一?由段凌天使用,接连秒杀了两个圣境魔修?”

        得知封魔碑现世以后,黑衣男子双眼放光,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封魔碑!

        那可是绝对的宝贝!

        “乾王府?”

        当得知封魔碑被乾王得去了以后,黑衣男子转眼就离开了,仿佛凭空消失在司徒昊的眼前。

        黑衣男子离去以后,司徒昊长长的舒了口气。

        现在的他,额头上正不断的冒出冷汗。

        因为有关乾王立下雷罚誓约,说他没有得到封魔碑的消息暂时没有传开,所以司徒昊暂时还不知道封魔碑不在乾王手里的消息,要不然,他肯定不会对那个黑衣男子说封魔碑在乾王的手里,因为那有欺骗的嫌疑。

        “老祖宗,他……真的是中圣境强者?”

        深吸一口气,司徒昊忍不住看向身边鹤童颜的老人,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中圣境强者,而且最少也是‘中圣境中期’。”

        老人无比肯定的点头,“在他的面前,我毫无还手之力……这种感觉,只有中圣境中期以上的强者才能给我。”

        “中圣境中期?”

        司徒昊闻言,心里又是一颤。

        要知道,就算是扶风国皇室,也只有一位中圣境中期的存在,而那已经是扶风国皇室中最强大的存在。

        刚才那个黑衣男子,竟然是那般强大的存在?

        中圣境,和小圣境一样,也划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和巅峰,每一个层次,实力又不尽相同。

        “没想到这次来没找到段凌天,却是有额外之喜……要是能得到封魔碑,即便是那个老家伙,也将被我踩在脚下!我,景渊,将取代他成为阴山黑市驻扶风国分部的新领。”

        出现在乾王府上空的时候,黑衣男子心里也是一阵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