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634章 人阶顶尖圣品武学

第1634章 人阶顶尖圣品武学

        “不过,可以肯定,他现在还不是‘圣境’。”

        这一点,段凌天还是能确认的。

        圣境强者,别的不说,气质就不同。

        “看来,这个能在《天榜》上排名第一的强者,也不是泛泛之辈……岭南袁府圣境之下第一人,确实名不虚传!”

        段凌天暗自深吸一口气,一时倒也不敢再小觑林栋。

        片刻之后,众目睽睽之下,两种领域几乎在同一时间凝聚成形,且重合在了一起。

        其中一种领域,里面有上万道凝实剑芒在呼啸,衬托着周围的虚空,仿佛化作了剑的世界。

        另外一种领域,里面有着上百个弥漫着青色气息的漩涡在旋转,这些漩涡旋转的度很快,仿佛能吞尽一切。

        而现在,这两个领域重合在一起,也是势如水火。

        “没想到你的领域竟然能和我的领域平分秋色……我真是小看你了。”

        看到这一幕,即便是林栋,也是不由得面露惊讶之色。

        要知道,过去在岭南袁府的时候,即便面对《天榜》第二人的挑战,他的领域也能轻而易举的吞噬对方的领域……然而,现在,面对段凌天的领域,他的领域却是并没有占据任何上风。

        “你的领域,也出乎我的意料。”

        段凌天淡淡说道。

        虽然,他在领域上并没有占据任何上风,但他却并不在意。

        毕竟,他强的不只是领域。

        “你不会以为能在领域上和我抗衡,就能和我一战了吧?天真!”

        段凌天的淡定,让林栋很不爽,非常不爽。

        其实,在此之前,他就听说了段凌天最强的手段是‘领域’,所以在段凌天的领域和他的领域平分秋色的时候,他虽然惊讶,却并不意外。

        因为他心里早就有底。

        作为《天榜》第一强者,岭南袁府周边公认的圣境之下第一人,他强的可不只是领域。

        呼!

        刹那之间,在林栋的右手之上,多出了一只钢爪,钢爪是直接扣在他的手上的,上面闪烁着森然的寒光,仿佛能撕碎一切。

        显然,这就是他的圣器!

        嗖!

        骤然之间,林栋动了,整个人宛如化作一阵风,穿梭在剑的世界和漩涡的世界,片刻之后,便到了段凌天的附近。

        嗤!嗤!嗤!嗤!嗤!

        ……

        随着林栋抬起扣着钢爪的那只手,钢爪落下,万千锐利的爪痕,宛如一颗颗横空而过的流星,对着段凌天呼啸而出,仿佛要将段凌天撕成碎片。

        爪痕破空,携带着锐利无匹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段凌天有一种置身于刀山剑海的感觉。

        不过,面对林栋这试探性的攻击,段凌天却是一点都不慌张。

        只见他抬手之间,取出了‘射日弓’,真气凝聚成箭矢,直接施展出《太衍陨星箭》里面的群体攻击招式‘流星箭雨’。

        一瞬之间,漫天箭芒洒落,犹如下起了一场流星雨。

        “想要以这区区箭雨和我硬拼?”

        感应到漫天箭芒的气息,林栋就知道这些箭芒的攻击力并不强,远远逊色于他施展出来的招式。

        硬拼,吃亏的只会是段凌天,不会是他。

        “这段凌天的攻击竟然这么弱?”

        而段凌天施展出来的‘流星箭雨’,落入在场一群圣境强者的眼中,却是让他们有些失望。

        “看来,这段凌天也就领域强……如果不是领域压制,他的实力甚至于连浮炎宗的那位凤姑娘都不如!”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暗道。

        “哼!自寻死路!”

        司徒明、叶峰连连冷笑。

        乾王也在笑,他仿佛已经看到封魔碑落入他手的情景。

        他甚至于在幻想着,等他得到了封魔碑,他完全去威逼那些圣境魔修,让他们立誓效忠自己,否则就用封魔碑镇杀他们。

        甚至于,他的对手荣王那里,也有好几个圣境魔修。

        有了封魔碑,就算只是他出手,都能镇杀那几个圣境魔修。

        “段先生。”

        司徒昊、司徒航父子二人面露担忧之色,他们也看得出来,段凌天施展出来的手段,不如林栋。

        只有百里鸿等人,一脸镇定。

        其实,他们之所以这般镇定,也是因为他们看到了段凌天的脸色没有太大变化,依然自信满满。

        对段凌天,他们无条件的信任。

        而事实证明,他们没有看错段凌天。

        众目睽睽之下,那众人并不看好的流星箭雨,却是没有和林栋施展出来的万千爪痕碰撞,而是迅掠向段凌天,在段凌天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层防御。

        箭雨呼啸,在段凌天的身体周围形成了‘巨钟’的形状。

        太衍箭钟!

        段凌天现在施展出来的,正是《太衍陨星箭》里面的最强招式,也是防御招式。

        太衍箭钟一经出现,那万千爪痕,也终于落了下来,铺天盖地般轰在太衍箭钟的上面,掀起了阵阵涟漪。

        然而,随着爪痕攻势的结束,涟漪荡起平复,太衍箭钟却是没有损伤分毫。

        一时间,全场一片死寂。

        “好强的防御招式!”

        “这防御招式,已经脱离了人阶圣品武学的招式范畴!”

        “是啊。段凌天施展的这防御招式,就算比起地阶圣品武学的防御招式,也是不遑多让。”

        ……

        人群一阵闹腾,一些眼光独到的圣境强者,更是真切的看出了段凌天这一防御招式的不简单。

        “人阶顶尖圣品武学!他修炼的肯定是人阶顶尖圣品武学……只有人阶顶尖上品武学里面,才会有这般可怕的防御招式。”

        很快,一个圣境强者低呼出声。

        人阶顶尖圣品武学!

        听到这话,在场之人的目光都是亮了起来。

        虽然,他们都没有接触过人阶顶尖圣品武学,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人阶顶尖圣品武学,其中有一招式,脱离了寻常人阶圣品武学的范畴,可以比拟圣境以上强者才能修炼的地阶圣品武学的招式。

        人阶顶尖圣品武学,就算是五流势力,也不一定有。

        当然,这并不代表修炼了人阶顶尖圣品武学的人,就和五流以上的势力有联系。

        也有人,遭遇了某种际遇,得到了以前的强者的传承,而传承中就有人阶顶尖圣品武学。

        “这个段凌天,竟然修炼了人阶顶尖圣品武学!”

        林栋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是彻底变了。

        要知道,即便是他们林氏家族,堂堂六流家族,家族里面也没有人阶圣品武学。

        人阶圣品武学,对圣境以上的存在或许没什么用,可对圣境以下的存在而言,帮助却不是一般的大。

        “看来,这个段凌天应该是得到了某种奇遇,正好得到了人阶顶尖圣品武学……也许,那个乾王想要让我杀死他,夺取他的纳戒,也是想要得到那套圣品武学。”

        很快,林栋想起了乾王请他来办的事。

        这件事,说实话刚开始他也是挺纳闷的,堂堂扶风国皇室的王子,竟然想要夺取一个七流家族客卿的纳戒。

        纳戒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而现在,他明白了。

        “那乾王倒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我没现也就算了,如今现了,少不了要和他分一杯羹!要是他不愿意跟我林氏家族分享那一套圣品武学,他也别想得到段凌天的纳戒。”

        这一瞬间,林栋心里有了决定。

        直到现在,林栋都觉得段凌天手里的纳戒是他的囊中之物。

        即便段凌天施展出‘太衍箭钟’这样的堪比地阶圣品武学防御招式的招式,他似乎也是一点都不忌惮。

        “这个段凌天竟然还有人阶顶尖圣品武学?”

        乾王瞪眼,面露骇然,心里充满了震惊,“他不只有封魔碑,还有这样的圣品武学……他到底碰到了什么奇遇?”

        震惊过后,乾王一脸的惊喜。

        对他而言,段凌天死后,纳戒都是他的,那人阶顶尖圣品武学自然也不会落下。

        人阶顶尖圣品武学,绝对是意外之喜。

        现在,包括荣王在内,在场的大多数人,也被段凌天有人阶顶尖圣品武学的消息给惊到了。

        不少人眼中更是流露出贪婪之色。

        人阶顶尖圣品武学,谁不想要?即便是圣境强者,他们或许用不上,但他们的子孙后代却是用得上。

        就如林栋,一心想着带段凌天的圣品武学回家族。

        他即将突破圣境,对于这样的圣品武学不感兴趣,但如果他将这样的圣品武学带回他后面的林氏家族,却又无疑是一种极大的功劳。

        这功劳,足以让他在林氏家族名垂万古。

        后世林家子弟,每每修炼那套圣品武学之时,都会想到他这个‘功臣’。

        想到这里,林栋看向段凌天的目光,更是流露出浓浓的贪婪之色。

        虽然,对方的防御招式很强,但他却不怕没办法法破开对方的防御,因为他手里的圣器钢爪之上,还有两道‘四星圣纹’!

        只要两道四星圣纹齐齐一出,对方的防御招式必破!

        “你现在是不是在想……等你杀死我以后,便能得到我修炼的人阶顶尖圣品武学?”

        捕捉到林栋眼中的贪婪,段凌天目光一闪,直言问道。

        “是又如何?”

        林栋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