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621章 乾王府来人

第1621章 乾王府来人

        因为凤天舞正在闭关,所以段凌天这一次来并没有见到凤天舞。

        “凌天小子,你不和我一起留下来?”

        受到浮炎宗宗主紫芸邀请留下的凤无道,听说段凌天要回去,一时不由问道。

        “凤叔叔,你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天舞了,这次留在浮炎宗,等天舞出关你就能见到她……至于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做,所以怕是不能陪你了。”

        段凌天歉然道。

        眼见段凌天去意已决,凤无道也没再说什么,“那你一路小心。”

        “放心吧。”

        段凌天点点头,随即和紫芸打了一声招呼,便离开了,离开了浮炎宗,往回而行。

        刚离开浮炎宗,以段凌天为中心的虚空,瞬息出现在了上万道凝实的剑芒,剑芒呼啸,继而汇聚在一起,凝成了一柄飞剑,悬在段凌天的脚下,携带着段凌天以一种极其可怕的度往扶风国过去而去。

        嗖!

        段凌天身影闪过,犹如鬼魅一般,快得离谱。

        一时间,司徒家家主司徒昊派出来的那几个半步圣境武修,都被段凌天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这……”

        几人现身以后,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这真的是和我们一样的半步圣境?”

        “这度,虽然不及圣境强者,但却是远胜我们这些半步圣境……就算和圣境强者的度比,也差不了多少。”

        “我们司徒家的这位客卿段先生,还真是不简单的人物……不说别的,就说他的度,便是《天榜》第一的那人,怕也是远不如他。”

        “天下武学,唯快不破……就算对上《天榜》第一人,段先生也未必会吃亏。”

        ……

        几人低声议论了一阵以后,这才朝着扶风国国都回去。

        只是,这一路上,他们却彻底失去了段凌天的踪影。

        段凌天急着回扶风国国都,回司徒家,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知道,有关阴冥宗的事,这几日肯定能传到扶风国国都,到时,那司徒明一脉得知阴冥宗已名存实亡,怕是会被气得吐血。

        而在那等情况下,他很可能会狗急跳墙。

        他要做的,就是回去帮司徒昊父子二人。

        虽然,不是魔修的圣境强者他不是对手,但圣境以下的存在,他却是一个都不惧,甚至来多少他都能灭多少。

        这就是他的自信,他的底气!

        正如段凌天所想的一般,他刚回到司徒家没几天,有关阴冥宗的事,便传到了扶风国国都,并且传进了司徒家。

        “阴冥宗两大圣境强者之一,阴冥宗的太上长老,被人杀死……阴冥宗宗主,失踪。”

        “阴冥宗驻地,人去楼空,阴冥宗名存实亡。”

        “阴冥宗,这一次十之八九要彻底消失在扶风国的历史上。”

        ……

        类似的言论,在扶风国国都内到处传扬着。

        而随着这个消息传来,司徒家内,却是一片平静。

        然而,段凌天却知道,这一切,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段先生,谢谢。”

        司徒家家主司徒昊,再次登门拜访段凌天,言语之间充满了感激。

        虽然,早在段凌天上次回来的时候,他就得知了阴冥宗名存实亡的消息,而他也相信段凌天……然而,这一次,消息传回来,无疑是大大的打击了司徒明那一脉的嚣张气焰,让他对段凌天的感激又是加深了几分。

        “司徒家主无须客气,在某些立场上,我和你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段凌天淡淡一笑说道。

        作为司徒家家主,司徒昊自然知道段凌天这话是什么意思。

        确实,早在段凌天为他的儿子解除身上的‘魔纹’,段凌天就站在了他们这一边,站在了司徒明那一脉的对立面。

        不同于司徒昊这一脉的士气大振,司徒明那一脉,却是完全相反。

        司徒明所居的大院中,‘啪’得一声传来,却是司徒明将手里的茶杯砸到地上砸成了碎片,“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司徒昊和司徒侯明明没有离开司徒家,阴冥宗岂会遭此劫难?”

        “父亲,这件事会不会也跟那个段凌天有关?”

        立在一旁的司徒卓,眼中闪着寒光,近乎咬牙切齿的说道。

        上次,就是那段凌天坏了他的好事,救了司徒航。

        否则,他现在已经将司徒航取而代之,成为司徒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了。

        “段凌天?”

        听到司徒卓的话,司徒明眉头皱起,“他能杀死周舒,已经让我震惊……阴冥宗的两个圣境强者,一个死,一个失踪,你觉得是他能办到的事?”

        “父亲,也许他不是自己动的手呢?”

        司徒卓坚持道:“他和浮炎宗的那位凤姑娘,关系非比寻常……也许,是他通过凤姑娘,让浮炎宗宗主帮忙杀死阴冥宗太上长老的呢?甚至于,浮炎宗宗主都不必亲自出手,只需要派麾下的强者前往,就能做到这一点。”

        “不可能!”

        司徒明却是摇头,随即在司徒卓疑惑的目光下,解释道:“浮炎宗的两个副宗主,其中一人是我的好友,他在浮炎宗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就算是浮炎宗宗主也极其器重他。如果浮炎宗宗主出了手,或者浮炎宗宗主派人出手,他不可能不知道。”

        “而只要他知道,他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我。所以,这个可能性,不存在。”

        司徒明无比肯定的说道。

        他和浮炎宗的那位副宗主,有着过命的交情。

        “如果不是浮炎宗宗主插手,那就只有两个可能……其中一个可能,便是那段凌天是圣境强者!第二个可能,便是阴冥宗招惹了什么强敌,自取灭亡。”

        司徒家中站在司徒明这边的太上长老‘司徒中’适时的说道。

        “也许,我们一开始的思路就错了……当初阴冥宗驻国都的据点出事,其实就是一个信号。我们都以为是段凌天出的手,但除了段凌天当时正好不在司徒家以外,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段凌天出的手。”

        司徒明深吸一口气,思路逐渐的清晰了起来,“也许,那一次的事,就和那段凌天无关!”

        “至于说段凌天是圣境强者,却是不可能……因为他上次和浮炎宗凤姑娘的父亲一起离开的时候,我遥遥的以神识注视了他一阵,并没有从他的身上察觉到任何圣境强者该有的气息,虽然没有惊扰他,但我可以肯定,他绝对不是圣境强者!”

        司徒明无比肯定的说道。

        “这么说来,不管是阴冥宗在国都的据点出的事,还是阴冥宗这一次出的事,都和段凌天无关?”

        司徒卓皱起眉头,明显有些不高兴。

        他很希望这些事和段凌天有关,那样一来,他的父亲一怒之下,肯定会不惜一切除掉段凌天。

        “应该是。”

        司徒明点头,眼中厉芒一闪,“那阴冥宗,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特别是那叶峰,我早就跟他说过,好好约束门下弟子,别到处惹是生非,可他偏偏不听!现在倒好,连他自己都不知所踪,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二爷!”

        而就在司徒明以为阴冥宗是因为到处惹事惹了强敌才会落得这般下场的时候,大院外传来了一道声音。

        “进来。”

        司徒明眉头一挑,淡淡的对外面说了一声。

        很快,司徒明就看到自己麾下的一个司徒家长老,带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二爷。”

        司徒家长老欠身对司徒明行礼。

        “见过明二爷。”

        貌不惊人的中年男子进来以后,第一时间看向司徒明,淡淡打了一声招呼,眉宇间夹杂着几分桀骜,似乎不屑于在司徒明的面前欠身一般。

        见此,司徒明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你是谁?见到我父亲,竟然也敢不行礼!”

        司徒卓眼中寒光一闪,沉声喝道。

        呼!

        而随着中年男子抬手之间,一枚金灿灿的令牌出现在他的手里,正面对着司徒卓,却是让得司徒卓脸色一变。

        只因为,他看到了金色令牌正面的那三个大字。

        乾王府!

        这个人,是乾王府的人?

        一念至此,司徒卓脸色苍白一片。

        天!

        刚才,他竟然对着乾王府的人大喊大叫?

        能拿出乾王府金令之人,意味着什么,他自然是一清二楚,意味着对方是为乾王办事的。

        看到乾王府金令以后,不管是司徒明,还是司徒中,眉头都忍不住一皱。

        “原来是乾王府的大人。”

        司徒明对着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却不知大人来此,有何贵干?”

        虽然,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不是圣境强者,但既然是乾王府的人,却也不是他司徒明能轻易招惹之人,而且对方拿着乾王府金令而来,明显是奉乾王之命而来。

        “明二爷,我此来,是奉了四王子殿下之令,邀请你到乾王府一聚。”

        中年男子直言道。

        而他此话一出,不只是司徒明脸色一变,便是司徒中、司徒卓和那个司徒家长老,也是齐齐色变。

        身为司徒家之人,他们自然知道他们司徒家支持的那一位王子殿下,是和四王子‘乾王’站在对立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