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620章 ‘铁板’

第1620章 ‘铁板’

        “怎么?你认识他?”

        叶峰的失态,很快就被乾王现了,乾王目光一亮,忍不住问道。

        说实话,他拿到夜慕白递来的画像的时候,并没有把握找出画像中的那人,更别说是为夜幕白报仇。

        可现在,画像不小心掉到地上展开,使得叶峰这般,一时也让他意识到,叶峰很可能认识画像中的人。

        “这个叶峰,倒像是我的福星。”

        一时间,乾王心里暗道。

        “四王子殿下,这个不就是司徒家的那个客卿‘段凌天’吗?”

        深吸一口气,叶峰回过神来,听到乾王的询问以后,有些愕然的问道。

        听乾王这么说,也让他意识到乾王没有见过段凌天。

        只是,乾王如果没有见过段凌天,手里又怎么会有段凌天的画像呢?

        对此,他百思不得其解。

        “什么?!他就是司徒家客卿段凌天?”

        即便是乾王,在听到叶峰的话以后,也是不由大惊失色,“那个夜慕白想要让我帮他杀的人,竟然就是司徒家的那个客卿段凌天?封魔碑的拥有者?”

        “这也太巧了吧?”

        乾王身后的两个老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愕。

        “四王子殿下,你这是……”

        叶峰并不明白情况。

        经由乾王身后的其中一个老人的解释,叶峰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一时也是目光大亮,“竟然还有那么巧的事?”

        乾王府内的事,段凌天自然是不知道。

        他更不知道,现在的他,已经被人盯上了,盯上他的那个人,在扶风国的身份地位以及掌握的能量还不简单。

        现在的段凌天,正好带着凤无道来到了浮炎宗。

        经由上次来浮炎宗挑战凤天舞,浮炎宗中少有人没见过段凌天,所以刚到浮炎宗山门的时候,看守山门的几个浮炎宗弟子就认出了段凌天。

        如果段凌天只是击败他们浮炎宗凤姑娘的人,他们或许不会给段凌天脸色看。

        可就上次的情况来看,这位司徒家的客卿‘段先生’,和他们浮炎宗的凤姑娘,却是关系匪浅。

        “段先生。”

        所以,在面对段凌天的时候,几个浮炎宗弟子都是不敢怠慢,恭敬的打了一声招呼。

        “我来找凤姑娘和你们宗主。”

        段凌天对几个浮炎宗弟子说道。

        段凌天之所以提浮炎宗宗主,也是因为想让浮炎宗宗主知道凤无道的存在,从而对凤无道照顾一二。

        “段先生请。”

        很快,一个浮炎宗弟子在前面引路,带着段凌天一路进入了浮炎宗。

        一路走来,越来越多的浮炎宗弟子现了段凌天,见到段凌天又来了浮炎宗以后,免不了一阵议论,“这个司徒家客卿段凌天又来我们浮炎宗干什么?”

        “他跟凤姑娘关系不一般,来我们这里不是很正常吗?”

        “就是!小情人见个面,再正常不过。”

        ……

        周围一阵议论纷纷,也有不少浮炎宗男弟子面色落寞,他们浮炎宗年轻一辈的第一强者,浮炎宗第一美人,竟然被一个外人给抢走了,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

        听到一群浮炎宗弟子的议论,凤无道也不由多看了段凌天一眼。

        他是真心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跟段凌天在一起的,即便段凌天已经有了两个怀有身孕,或许现在已经将孩子生下来了的未婚妻。

        他相信,就算自己的女儿跟了段凌天,也不会吃亏。

        段凌天,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

        得知段凌天来了以后,浮炎宗宗主‘紫芸’也是亲自召见。

        “紫芸宗主。”

        跟紫芸打了一声招呼以后,段凌天凝眸一扫,却是没有现凤天舞的行踪,“紫芸宗主,天舞呢?”

        “天舞正在闭关修炼。”

        紫芸说道:“她往后的几次闭关,都关乎到她进一步的突破,如果没有过于要紧的事,最好还是不要打扰她。”

        言语之间,就好像在提醒段凌天,没事别打扰凤天舞修炼。

        虽然,凤天舞一颗心都在段凌天的身上,她也没有反对,但她却不看好两人之间的事。

        在她看来,凤天舞得到了七绝门‘炎离’一脉的传承,日后一飞冲天,不在话下,迟早会远远的将段凌天甩在后面……到时,就算凤天舞不会嫌弃段凌天,段凌天也未必会继续和凤天舞在一起。

        她和段凌天虽然相处不多,却也看得出这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

        “见过紫芸宗主。”

        这时,凤无道也跟着向紫芸行了一礼,同时对段凌天说道:“凌天小子,既然天舞在修炼的紧要关头,我们暂时还是不要打扰她了。”

        “嗯。”

        段凌天点头。

        “这位是?”

        紫芸早就现凤无道了,并且还感觉凤无道眉宇之间的神态给了他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如今听到凤无道开口,一时也是不由看向段凌天,询问道。

        “这是凤叔叔,也是天舞的亲生父亲。”

        段凌天对紫芸说道。

        “这几年来,天舞多得紫芸宗主照顾,凤无道拜谢。”

        凤无道对着紫芸鞠了一躬,行礼道。

        天舞的亲生父亲!

        听到段凌天的话以后,紫芸目光也是不由亮起,待得现凤无道在向她行礼以后,也是连忙以真元化作无形之力,将凤无道托起。

        “原来你是天舞的父亲,天舞这些年来,没少跟我提起你。”

        在面对凤无道的时候,紫芸的态度却是完全不一样了,不只和善,脸上还挂着笑容,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

        “这待遇……”

        段凌天暗自摇头。

        “你生了一个好女儿。”

        紫芸笑着将凤无道迎到大殿位的下坐下,方才坐回了位,笑着对凤无道说道。

        “是紫芸宗主教导得好。”

        凤无道谦虚道。

        很快,紫芸和凤无道言语间娴熟起来,凤无道更是时不时提起凤天舞的一些往事,而紫芸也听得津津有味。

        一时间,段凌天倒像是被孤立了,成为了陪衬。

        半个小时以后,凤无道才想起段凌天,尴尬一笑之后,又对紫芸说道:“说起来,我这一次能逃离那阴冥宗,还是多亏了凌天小子。”

        “阴冥宗?逃离?”

        紫芸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凤无道将他之前的遭遇,被阴冥宗的人抓去当劳役的事一说。

        “好一个阴冥宗!”

        紫芸冷笑道:“竟然连我紫芸的亲传弟子的父亲都敢抓去当劳役,叶峰还真是雄心豹子胆!凤先生,你放心,这件事,我紫芸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不用了。”

        凤无道闻言,却是摇了摇头。

        “凤先生莫非是不相信紫芸?”

        紫芸眉头皱起。

        “紫芸宗主误会了,我之所以说不用了,是因为现在那阴冥宗已是名存实亡了……阴冥宗太上长老死了,阴冥宗宗主逃了,就算你要去阴冥宗驻地找阴冥宗的人算账,怕也是找不到正主了。”

        凤无道连忙解释道。

        “这是怎么回事?”

        紫芸一怔,看了段凌天一眼过后,又问凤无道。

        她掌控的浮炎宗,作为扶风国内仅次于皇室的势力,情报能力自然也是极其惊人。

        阴冥宗和司徒家之间的那点联系,她还是知道的。

        所以,她知道司徒家不太可能帮段凌天向阴冥宗出手。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有什么强者降临阴冥宗,将阴冥宗的太上长老杀了,吓得阴冥宗长老逃了……就在阴冥宗一阵混乱的时候,凌天小子来了,趁机将我们救了出去。”

        本想说出真相的凤无道,在听到段凌天的传音以后,及时的改口。

        虽然不知道段凌天为什么不让他说实话,但他知道段凌天这样做肯定有原因,一路走来,他对段凌天的信任,早已到了无条件的地步。

        所以,段凌天怎么说,他便怎么做。

        段凌天让凤无道改口,自然也是有原因的,如果让谁都知道是他干掉的阴冥宗太上长老,那对他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入圣境武修。

        入圣境武修,杀死圣境强者,这实在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虽然,这样的消息传扬出去,一般人不会联想到‘封魔碑’,但肯定也会有人好奇他用了什么手段杀死的圣境强者,到时候,好奇的人纷涌而来,怕是能将他烦死。

        烦死倒也没什么,最怕有强者亲临,逼他说出事情的‘真相’。

        到时,他又该如何面对?

        “不过,那阴冥宗宗主‘叶峰’活着,终究是一个隐患……”

        想起那个知道他手里有封魔碑的叶峰,段凌天心里一沉。

        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那个叶峰,肯定会拿他手里有封魔碑的事,搞风搞雨。

        到时,他的麻烦就来了。

        “原来是这样。”

        听完凤无道的叙述,紫芸恍然大悟,“如此说来,你们的运气倒是不错……至于那杀死阴冥宗太上长老、吓得阴冥宗宗主逃窜的强者,想来也是阴冥宗招惹的强者。那阴冥宗,在扶风国名声并不好,无恶不作,估计这一次正好踢到了‘铁板’。”

        然而,紫芸却是根本想不到,她口中的‘铁板’就是眼前的段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