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616章 探亲

第1616章 探亲

        暂时擅离职守的司徒家家将,在进入司徒家府邸以后,并没有回去修炼。

        他的目的地,是‘内府’。

        准确的说,是内府司徒家二爷‘司徒明’的所居的大院。

        “二爷。”

        经过通报以后,这个司徒家家将顺利的见到了司徒明。

        “怎么?有什么情况?”

        只一眼,司徒明就认出这是自己安插在司徒家大门口的家将,一时也是不由问道。

        司徒家大门口,每次进出什么人,他都能从自己安插的人口中得知。

        “二爷,那位段先生回来了。”

        家将说道。

        “现在才回来?”

        司徒明皱眉。

        要知道,前段时间,在阴冥宗驻国都据点出事之前,他就知道那个段凌天离开了司徒家。

        甚至于,他还因此怀疑阴冥宗驻国都据点的事,是不是就是那个段凌天干的,毕竟段凌天是有实力杀进《天榜》前十的存在。

        不过,一想到阴冥宗据点的负责人‘周舒’的实力,他又觉得段凌天未必是周舒的对手。

        “嗯。”

        家将点头,接着说道:“他这次回来,还带回了八个人。”

        “八个人?”

        司徒明皱眉,“什么人?”

        “这个就不清楚了。”

        家将摇头。

        “嗯,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司徒明应了一声,挥手让家将退下。

        家将退下以后,司徒明的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也是极其的阴沉,“那个段凌天,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就好像是凭空出现在扶风国的一般,而且坏了我的好事!”

        司徒明口中的‘好事’,自然是上次暗害司徒航的事。

        那件事,自然不是他儿子一人能搞出来的,他才是背后真正的主谋。

        段凌天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司徒家家主‘司徒昊’和司徒家大少爷‘司徒航’的耳中,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来迎接段凌天。

        “司徒家主,航少爷。”

        眼看司徒昊和司徒航出现,段凌天微笑着跟他们打了一声招呼,随后便将身后的百里鸿几人介绍给他们认识。

        “百里大师。”

        对于百里鸿,司徒昊两人早就有所耳闻,一时也是热情无比。

        当然,凤无道等人,他们也没有冷落,毕竟都是段凌天的亲朋好友。

        很快,司徒昊就亲自为百里鸿等人安排了住处,就在司徒航所居大院的附近,这样安排,自然也是为了方便段凌天一行人,让他们不至于要穿过大半个司徒家才能相聚。

        将百里鸿等人安顿好以后,段凌天看向凤无道:“凤叔叔,今天你好好休息……明日一早,我和你一起去浮炎宗。”

        “嗯。”

        凤无道虽然急,却也知道不急在一时,点头答应了下来,回房休息去了。

        又跟百里鸿几人打了一声招呼,段凌天才和司徒昊父子二人,回到了司徒航所居的大院。

        “段先生,你竟然一个人就将他们全部救出来了。”

        司徒航一脸惊讶的说道。

        “段先生,你这次去阴冥宗,应该没有遇上阴冥宗的宗主和太上长老吧?”

        司徒昊问道。

        对于阴冥宗,他再了解不过,甚至于恨不得将其连根拔起。

        只是,一想到阴冥宗和司徒明那一脉的联系,他又担心如果贸然去动阴冥宗的话,司徒明那一脉的人会狗急跳墙,和阴冥宗的两大圣境强者一起对付他们这一脉。

        有阴冥宗的两大圣境强者加入,他们这一脉绝对不是对手。

        到时,就算他们司徒家的老祖宗插手,他们这一脉的元气也已经大伤,想要再和司徒明那一脉斗,也几乎是不可能了。

        作为司徒家的老祖宗,就算明知道事情是司徒明那一脉不对,但为了家族着想,肯定也不会过于责怪司徒明那一脉。

        这就是道武圣地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也正因如此,就算这次的事段凌天让他帮忙,就算他很想帮忙,也是无能为力,因为他不能带他们这一脉的所有人去赌,因为这是一个几乎必输的赌局。

        不过,段凌天能以一己之力,将人救回来,却又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遇到了。”

        段凌天点头。

        “遇到了?”

        司徒昊和司徒航父子二人闻言,瞳孔都是忍不住一缩,“那……”

        “阴冥宗太上长老死了……至于阴冥宗宗主,也已经逃了。现在的阴冥宗,应该名存实亡了吧。”

        段凌天不紧不慢的说道,言语间很是随意,就好像在说着一件无关痛痒的事。

        “什么?!”

        而段凌天的话,却也是让得司徒昊父子二人近乎石化,两人认真的看着段凌天,却现段凌天神情自然,不像是在说谎。

        “航少爷,我在离开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会给你一个‘惊喜’吗?这个惊喜,你可还满意?”

        段凌天看向司徒航,笑道。

        惊喜!

        这时,司徒航才想起,当日段凌天说不用他们帮忙救人,独自一人离开司徒家之前,确实跟他说过会给他一个惊喜。

        然而,他只以为那个惊喜是段凌天是到阴冥宗据点灭了两个阴冥宗副宗主之事。

        现在,他才意识到,段凌天说的惊喜,原来是这件他事先想都不敢想的事……阴冥宗太上长老死,阴冥宗宗主逃,阴冥宗名存实亡。

        “看来,在这位段先生的背后,还有着极其可怕的能量。”

        司徒航暗道:“难不成,是浮炎宗的强者出的手?”

        想起段凌天和浮炎宗那位凤姑娘之间的密切关系,再想到凤姑娘是浮炎宗宗主最疼爱的亲传弟子,他也是不由如此这般暗自猜测。

        司徒昊的想法,也跟司徒航差不多。

        阴冥宗,竟然被灭了!

        一念至此,他的心里充满了兴奋,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是充满了感激。

        “段先生,谢谢。”

        作为司徒家家主,司徒昊竟然在段凌天的面前躬身道谢,如果传扬出去,还不知道会惊到多少人。

        司徒航也跟着欠身道谢。

        司徒昊父子二人的想法,段凌天自然是不知道。

        段凌天看向司徒昊,说道:“司徒家主,我师兄和我的一群朋友,暂时应该会在司徒家落脚,你……”

        “段先生,百里大师和你的朋友不管是想在我们司徒家待多久都可以,我可以向你承诺,我司徒家一定会将他们视作‘上宾’一般对待,让他们时刻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段凌天话还没说完,就被司徒昊打断了,司徒昊信誓旦旦的承诺道。

        “那就多谢司徒家主了。”

        段凌天连忙道谢。

        “段先生客气了。”

        司徒昊笑道:“你是我们司徒家的客卿,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段先生。”

        突然,司徒航似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凝重的起来,“先前我听你和那位凤先生说,明日你要和他一起去浮炎宗?”

        “嗯。”

        段凌天点头。

        “段先生。”

        这时,司徒昊的脸色也有些凝重了起来,“你有所不知,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司徒明那一脉的人动静很大……先前你离开了,他们不知道你的行踪,倒也罢了。今日,你回来的事,想来他们也是已经收到风。”

        “你明日如果离开,我担心他们会对你不利。”

        司徒昊说出顾虑。

        “是啊。”

        司徒航也点头,“就算让侯爷爷明日与你们随同样,同样不安全……据我们猜测,司徒明十之八九已经将阴冥宗据点阴冥宗两大副宗主被杀死的事怀疑到你的身上。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他们的好事,只要让他们找到机会,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这事?”

        段凌天摇头一笑,似乎不以为意。

        “段先生,这件事可不是开玩笑的……那司徒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枭雄。上一次你救了航儿的事,就已经让他怀恨在心,这一次的事,就算他只是怀疑,不能确认,肯定也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你。”

        司徒昊苦笑道:“明日,就算候长老和你们随行,你们也不安全。因为司徒明很可能会亲自出手,再加上我们司徒家另一位太上长老,两大圣境强者出手,即便是候长老也是难以阻挡。”

        “不过,如果段先生坚持的话,我可以和候长老与你们一同前往。”

        眼看段凌天还是没将事情放在心上,司徒昊深吸一口气,说道。

        “司徒家主,我知道你的好意,不过没有必要。”

        段凌天摇头说道,脸上隐约浮现出几分自信之色,“只要你们将我们去浮炎宗的‘目的’传扬出去,就算给他司徒明十个胆子,也不敢对我们出手。”

        “目的?什么目的?”

        似是被段凌天的自信所感染,司徒昊忍不住问道。

        司徒航也好奇的看向段凌天。

        “我的那位凤叔叔,就是浮炎宗凤姑娘的父亲!你说,我陪我凤叔叔去浮炎宗探亲,消息传扬出去,他司徒明敢妄动吗?”

        段凌天笑道。

        而段凌天的这话,落入司徒昊父子二人的耳中,也是犹如重磅炸弹,炸得两人半响才回过神来。

        “那位凤先生,是……是凤姑娘的父亲?”

        司徒航惊得直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