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88章 李菲的危机

第1588章 李菲的危机

        天机前辈!

        听段如风对这个‘老乞丐’的称呼,这个‘老乞丐’赫然正是道武圣地传闻中神龙见不见尾的那位天机老人。

        也许,就连道武圣地大多数只听说过天机老人的武修、道修都不知道,原来天机老人是这样的形象,跟他们想象中的仙风道骨的天机老人完全搭不上边。

        甚至于,就算真正的天机老人站在他们的面前,说自己是‘天机老人’,他们也未必愿意相信。

        然而,这个老人,却偏偏就是天机老人!

        “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不让你去碧波韩府,并且不让你的人和碧波韩府的人接触?”

        看着段如风,天机老人淡淡一笑问道。

        刚才,段如风原打算带枯弥去碧波韩府,将自己的儿媳妇‘李菲’接走。

        然而,因为天机老人的传音,也是让得段如风改变了主意。

        这也是枯弥疑惑于段如风突然下的这个决定的原因。

        因为这不是段如风的本意,是天机老人的授意。

        “前辈让我这么做,肯定是有前辈的用意。”

        段如风说道。

        “其实,我的用意,和你当初没有带他离开云霄大6的用意也是差不多……也许,现在的你,迫切想要找到他,将他带回青云府去栽培!然而,孰不知那并不是最适合他的路。他的成就,也不该局限于‘下域’。”

        天机老人笑着说道。

        “不该局限于下域?”

        段如风微微一惊,他自然听得出天机老人这话的意思,无非是说他儿段凌天的潜力,并不只是局限于下域。

        “总而言之,你儿和我渊源极深,我也不愿意看着他走错路……你只要知道,这样对他更好就行了。至于青云府,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家,我无意不让他和你们夫妻团聚……只是,我希望是他自己找到你们,而非你们找到他。明白吗?”

        天机老人又道。

        “嗯。”

        段如风点头,心里却充满了震撼,没想到自己儿子的天赋那么高,连天机老人都那么看好他。

        “天机前辈,你刚才说我儿和你渊源极深?却不知是何渊源?”

        段如风问道。

        “他为‘烟雨’,我为‘天机’。”

        而面对段如风的询问,天机老人却是只回了这么一句话,简短的一句话,只有寥寥八个字。

        而在话音落下之时,天机老人又消失了,凭空消失在段如风的眼前,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他为烟雨,我为天机?这是什么意思?”

        对于天机老人的神龙见不见尾,段如风早就领教过,所以也是并不意外。

        “看来,天儿的机缘比我过去的遭遇还夸张……就连那位神龙见不见尾的天机老人,都因为他而三次主动和我接触。”

        段如风感叹道。

        虽然,第一次是他遇到天机老人,但现在回想起来,却也是天机老人有意暴露行踪,他才能找到。

        另外,就算他能找到,要不是天机老人愿意见他,他也未必能见到天机老人。

        现在,段如风也是意识到,能遇到天机老人,全是因为自己的儿子段凌天。

        虽然,他也不知道天机老人和他的儿子有什么渊源。

        而如果段凌天听到天机老人留下来的这句话,肯定会大为惊讶……只因为,在他得到了剑圣风轻扬的《无上心剑》传承以后,根据剑圣风轻扬的留言,他已经成为了‘烟雨’一脉的唯一传人。

        在他之前,剑圣风轻扬赫然也是‘烟雨’一脉之人。

        当然,剑圣风轻扬是上一辈的烟雨传人。

        一定的程度上,剑圣风轻扬算得上是段凌天的师尊,也是段凌天心中认了的师尊。

        要知道,在此之前,不管是云霄大6的‘司马长风’,还是后来的丘山城城主‘方讳’,他都只是认他们为‘老师’,而非‘师尊’。

        老师,师尊,虽只是一字之差,但代表的意义却又是全然不同。

        烟雨,天机。

        如果有人知道,乃至了解遥远的那个年代存在的顶尖宗门‘七绝门’,在听到这两个词的时候,脑海中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冒出四个字。

        绝,烟雨;次绝,天机。

        烟雨,天机,赫然正是七绝门中的前两绝。

        如果说,烟雨一脉代表的是七绝门的至强武力。

        那么,天机一脉代表的就是七绝门的大智慧。

        烟雨,天机,本就是强强联手,再加上后面的五绝,也让得七绝门所向睥睨,在遥远的那个年代,风头之盛,更甚于道武圣地上最强的三大教派,一时将三大教派都压在下面。

        当然,那个年代,七绝门之所以那般强势,也离不开当时的绝烟雨传人。

        当时的烟雨传人,正是剑圣‘风轻扬’!

        在那个年代,风轻扬是绝对的风云人物,或许有人不知道七绝门,但却没人不知道剑圣风轻扬。

        当然,因为七绝门沉寂的时间太久,所以即便是在青云府的卷宗之中,也没有任何有关‘七绝门’的记载。

        所以,段如风并不知道七绝门的存在,更不知道七绝门中的前两绝便是烟雨、天机。

        如果他知道,肯定能领会天机老人话中的意思。

        碧波韩府。

        一个灯光闪亮,气氛宁静的房间里,一个容颜倾城的女子,正轻柔的推动着摇篮,温柔似水的一双眸子,凝视着摇篮里熟睡的婴儿,脸上满是满足的笑容。

        不知何时,女子脑海中闪过一道紫色的身影,面色黯然了下来。

        “坏蛋,我们有孩子了……我们的孩子出生了,你知道吗?”

        女子喃喃低语。

        听女子的自语,她的身份也是呼之欲出,正是段凌天的两个未婚妻之一,李菲。

        “还有可儿……也不知道她是否平安。如果她平安,现在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该出世了吧?”

        想起可儿,李菲眼中又是一阵哀伤。

        她和可儿,早就亲如姐妹,突遭劫难,为之也是牵肠挂肚。

        摇篮里熟睡的婴儿,虽然脸上看不清像谁,但一双剑眉,却是和段凌天的一般无异,眉宇间和段凌天有着几分相似。

        这还是因为他还小。

        如果再长大一些,肯定更像段凌天。

        这就是李菲给段凌天生下的儿子。

        李菲看着摇篮里面的婴儿,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他的眉宇间,一时也是看得痴了。

        她和他的孩子,相比之下,却是更像他。

        现在的李菲,并不知道有一场危机,正在向她靠近。

        “少爷,你真的要这样做吗?虽然雪奈小姐和那三个小家伙都走了,但有青奴大人在,你怕是还没靠近她的房间,就会被青奴大人现。”

        一个眉宇间夹杂着几分迟疑的青年,对走在他前面的锦衣青年说道。

        锦衣青年,赫然正是当日李菲刚到碧波韩府的时候,对李菲兴起歹念的那个‘韩锦年’,同时也是碧波韩府唯一的一位太上长老的亲孙。

        “哼!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没脑子?”

        韩锦年听到身后跟着的‘狗腿子’的话,冷哼一声,不屑道:“在来之前,我就找裴伯伯支开青奴了……现在,青奴不在,那小娘们还不是我砧板上的肉,任我宰割?可惜了,她已经把孩子生下来,要不然我真想尝尝孕妇的滋味。”

        “哼!都怪那个韩雪奈,竟然将她护得那么好,我根本找不到机会……这一次,她带着那三个碍事的小家伙走了,真是天助我也!”

        韩锦年一边说着,一边带着狗腿子摸进了李菲的房外。

        “行了,你到外面去候着,免得被人看见影响不好。”

        韩锦年对狗腿子说了一声,便往李菲的房间走去。

        狗腿子应声出去了,而韩锦年也是迫不及待的推开了李菲的房门。

        李菲的房门虽然关着,但在韩锦年的面前,这一扇门却是形同虚设,抬手之间就被他打开了。

        咯吱!

        房门一下子被打开,虽然声音不大,却还是惊醒了李菲,让得李菲警惕了起来。

        “是你!”

        当看到推门而入的是韩锦年以后,李菲脸色微变,怒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小美人,我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韩锦年随手反观上房门,嘿嘿笑道,眼中充满了淫邪之色。

        “滚!”

        李菲继续怒斥道:“再不滚,我就找青奴前辈了。”

        “青奴?现在,青奴怕是暂时走不开吧……所以,你也别指望她了。”

        韩锦年嘿嘿笑道,一步步靠近李菲。

        这时,李菲自然也知道韩锦年此来是有预谋的,一时也是脸色微白,但心里却下了决心,即便死,她也不会让这个畜生得逞!

        只是,一想到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她的心里就隐隐作痛。

        “孩子,如果娘走了,你别怪娘……”

        李菲的心里已经升起自残的念头,即便死,她也不会让韩锦年得逞。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传音却是传入了她的耳中,“你叫‘李菲’?你的未婚夫,可是叫‘段凌天’?”

        伴随着这一道传音而来的,是一个凭空出现在房间里面,凭空出现在韩锦年的身后,而韩锦年察觉不到的人。

        一个浑身笼罩在灰衣之下,手握一根拐杖,宛如鬼魅一般的枯瘦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