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86章 谁认谁做爹

第1586章 谁认谁做爹

        “要是让独孤知道天机老人主动来找府主你,怕是会气得火冒三丈!”

        枯弥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灿烂笑容,仿佛看到了阴山黑市的领‘独孤’火冒三丈的一幕。

        段如风淡淡一笑,没有接话。

        其实,对于这件事,他的心里也感到十分奇怪。

        他第一次偶遇天机老人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运气特别好,特别是天机老人还愿意为他的儿子占卦,更是让他惊喜莫名。

        第二次,天机老人主动找上门来,而且为的也是他的儿子的事,这更是让他受宠若惊。

        不过,在受宠若惊的同时,他的心里却又是充满了疑惑,到底他的儿子有什么魔力,能让天机老人那样的强者如此上心?

        为此,他想过很多种可能。

        但那些可能,却都有些不切实际。

        然而,自上次荣渊来找他,告知他龙族到处搜寻他儿子‘段凌天’的行踪以后,他对天机老人就更是敬若神明。

        只因为,天机老人第二次来找他,便提起了龙族。

        虽然没有说具体什么事,但他却也是说了,如果有可能的话,为他儿‘段凌天’争取进入龙族洗龙池的机会。

        另外,他还说了洗龙池对龙族的重要性,说关键时刻,可以各让一步,立下‘五年之约’。

        五年之约,便是他先前和帝山的约定。

        而这个约定,也是天机老人下的决定,他只是照做而已。

        虽然,他也不觉得自己的儿子五年后能击败帝绝,但他更相信天机老人,天机老人的神机妙算,已经彻底折服了他,让得他对天机老人的话也是深信不疑。

        也正因如此,才有了后面的事。

        紧接着,枯弥也从段如风的口中得知了这一切,一时也是感叹不已,“过去只是听说过天机老人的神机妙算,这一次,我算是真的长见识了!或许,在他来找府主大人你的时候,就已经算到少府主和龙族之间的瓜葛了。”

        “府主大人,我们现在回青云府吗?”

        枯弥看向段如风,问道。

        在他看来,府主大人现在应该做的事,便是回青云府,然后传令下去,四处寻找少府主。

        “先不急回青云府。”

        然而,面对枯弥的询问,段如风却是摇了摇头,“我们去碧波韩府!”

        碧波韩府!

        听到段如风的话,枯弥面露疑惑,“去碧波韩府?”

        “嗯,去碧波韩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的另外一个儿媳妇,应该就在那里……我们去接她回家。”

        段如风笑道。

        虽然,段凌天在云霄大6赤霄王国留下来的玉简中并没有提起‘碧波韩府’,然而,综合段凌天在凝音玉片中的留言,他也是意识到自己那个名为‘李菲’的儿媳妇,现如今应该是在一个名为‘雪奈’的道武圣地势力大小姐的家里。

        另外,他也听枯弥提起过‘碧波韩府’的人大肆从南边离开道武圣地,在大片海域搜索的事。

        综合他儿的留言,他也是隐隐猜测到,碧波韩府之人的大动作,很可能是在找他的儿子,段凌天。

        因为他的儿子提起了当初和一个名为‘雪奈’的女子一起离开半月岛,然后因为一些状况,所以彼此走散的事。

        另外,按照枯弥的形容,当初碧波韩府的人来找人,为的是一个驯兽师和一个少女。

        那个少女,十之八九就是他儿子口中提起的那个名为‘雪奈’的女子。

        综合种种,他也是意识到,他的那个儿媳妇‘李菲’,在半月岛破灭之后,十之八九去了碧波韩府。

        所以,他现在要去碧波韩府,接他的儿媳妇回家。

        “早就听柔儿提起过这个儿媳妇,每每提起都是赞不绝口……这一次,我倒也是可以见到她本人了。”

        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那个素未谋面儿媳妇,段如风的心里也是充满了期待。

        段如风带着枯弥前往'碧波韩府'的事,段凌天自然是不知道,现在的他,正在房里静坐修炼。

        身处陌生的环境,并且明天一早又要随浮炎宗大长老游走浮炎宗驻地,所以他也是并没有进七宝玲珑塔里面去修炼。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逐渐的昏暗了下来。

        傍晚时分,红霞满天,仰望天际,那天就好像被血染过一般,刺眼而夺目。

        “司徒家大少爷,老朋友来了,不出来见见吗?”

        一道鸭子叫声般嘶哑的声音,突兀从房外传来,蕴含着真气,清晰的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惊扰了段凌天的修炼。

        一时间,段凌天眉头也是不由皱起。

        只听声音,他就可以听出来者不善。

        “什么人?”

        意识到对方是冲着司徒航来的,段凌天一时也是走出了房间,正好看到司徒航一脸阴沉的走出了房间。

        另外一间房里面,司徒侯也走了出来。

        “段先生。”

        司徒航原本一脸阴沉,不过在见到段凌天以后,却又是挤出了笑容,主动打了一声招呼。

        “外面的人,似乎是冲着你来的。”

        段凌天说道。

        “嗯,是和我们司徒家敌对的一个七流宗门的少宗主,和我素来有过节……抱歉,段先生,打扰了你。这件事,我马上就去解决,保证不让他再打扰段先生你的清净。”

        说到后来,司徒航的目光深处,俨然闪过一缕寒光。

        如果只是他,他还不会这么生气。

        因为对方和他本就有过节,对方如此,再正常不过。

        然而,因为段凌天的存在,却是让他内疚不已,觉得对方的出现,打扰了段凌天的清净。

        在他的眼里,段凌天就是长辈一般的存在,是他司徒航尊敬的人。

        打扰段凌天的清净,跟打他耳光没什么区别。

        “我随你出去看看。”

        段凌天又道。

        “嗯。”

        司徒航没有拒绝,应了一声后,便和段凌天,以及司徒侯一起掠空出了府邸。

        如今,在府邸之外的空中,正凌空立着两人,一个看起来年纪和司徒航相差无几的青年男子,一个白白眉的年迈老人,后者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

        不过,不同于老人,青年男子虽然一身锦衣,但眉宇间却是夹杂着几分痞意。

        只一眼,段凌天就从对方高高在上的姿态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十足的纨绔子弟。

        对于这种纨绔子弟,他向来没什么好感。

        “风痕,你我之间的矛盾,已经不是一日两日……如若平时你这般大喊大叫,我可以不计较。不过,今日,你却是惊扰到了段先生!”

        司徒航看向锦衣青年,眼中厉芒一闪,沉声低喝道:“你,马上向段先生道歉!”

        “段先生?”

        而面对司徒航的严肃,锦衣青年‘风痕’却是嘿嘿笑了起来,目光戏虐的扫了司徒航一眼,最后落在段凌天的身上,“你说的段先生,莫非就是这一位?司徒航,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这一位,怎么看都是一个年纪未必有你大的毛头小子,你竟然像尊敬爹一样尊敬他,莫非你想认他做爹?”

        “真没想到,堂堂司徒家大少爷,还有这等爱好……哈哈哈哈……”

        风痕说到后来,也是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不得不说,他的一番话,说得极其恶毒,且丝毫不留情面。

        “风痕,你找死!”

        而听到风痕的话,即便司徒航脾气再好,也是忍不了,近乎低吼的怒喝一声以后,身上真气涌动,就想对风痕出手。

        面对暴怒的司徒航,风痕眼中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流光。

        流光虽然一闪而逝,但还是被段凌天清晰的捕捉到了,见此,他第一时间上前一步,拦在了司徒航的面前,阻挡司徒航出手。

        而看到段凌天拦住司徒航,风痕的眉头却是不由皱起,紧接着舒展开来,继续讽笑道:“啧啧……司徒航,你是准备一辈子躲在你爹的背后吗?”

        因为段凌天的阻拦,司徒航已经冷静了一些,但听到风痕的这话,还是不由火冒三丈。

        “左一句爹,右一句爹……看来你真的很缺父亲。”

        段凌天淡淡看了风痕一眼,说道。

        “你算什么东……”

        风痕脸色一沉,就想说你是什么东西,可‘西’字刚到嘴边,还没来得及脱口而出,司徒航一个激灵,似是得到了什么指示,好像放鞭炮一般的迅开口说道:“儿子叫声‘西’听听。”

        “西!”

        而风痕嘴边的‘西’字,也是适时的脱口而出。

        “儿子真听话。”

        司徒航笑了,笑得无比的灿烂。

        眼看风痕脸色涨红,双目充血,司徒航继续说道:“风痕……不对,儿子,听爹的话,赶紧向段先生道歉。”

        此刻,司徒航心里笑开了花。

        他以前怎么就没现,段先生竟然还有这么一面呢?

        刚才,正是因为段凌天的提醒,他才会仓促开口像放鞭炮般说出让风痕中套的话。

        而风痕,也顺利的中套。

        “司徒航,你找死!”

        风痕什么时候被这么羞辱过,顿时勃然大怒,身上气息腾升,转眼之间,方圆百米之地,陡然充斥着一丝丝凌厉的气息,虚空仿佛都被之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