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70章 司徒卓

第1570章 司徒卓

        “段先生。”

        虽然段凌天看起来很年轻,但在面对他的时候,司徒家家主‘司徒昊’却是丝毫不敢怠慢,语气间夹杂着几分敬意。

        其实,在第一眼看到司徒昊的时候,段凌天就可以断定,司徒昊也是一位‘圣境强者’。

        “司徒家主。”

        段凌天对司徒昊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虽然司徒昊是圣境强者,但在面对他的时候,段凌天却是没有任何压力,他虽然只是入圣境武修,但却是连圣境强者都干掉过,自然不会在圣境强者面前失态。

        面对不卑不亢的段凌天,司徒昊心里对段凌天的评价也是高了几分。

        先前,他听司徒侯提起段凌天的时候,还觉得司徒侯言过其实,现在才知道,司徒侯是实话实话,没有半分虚假。

        这个名为‘段凌天’的年轻人,确实不俗。

        “段先生,我听候长老说,你要为我儿驱除魔纹的话,需要不少材料……却不知需要什么材料?”

        司徒昊直言问道,语气间也是夹杂着几分急切。

        原本,司徒昊也对治好自己儿子的怪病不抱任何希望,可希望的曙光却是突如其来,让他也是欣喜莫名。

        “材料我都画好了,且有标注。”

        段凌天将之前在房间里静坐的时候准备好的图纸递给司徒昊,上面画了各种各样的材料,且标注了一些特性,主要用来辨认。

        “段先生,如果将这些材料搜集齐……需要多久,才能彻底帮我儿驱除魔纹?”

        司徒昊看了手里的几张图纸一眼,便如获珍宝般收了起来,同时询问段凌天。

        “一个月。”

        段凌天自信说道:“只需要一个月,我定还司徒家主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司徒少爷。”

        一个月!

        听到段凌天的话,不只是司徒昊,便是司徒侯,也是目光大亮。

        紧跟着,司徒昊跟段凌天和司徒侯打了一声招呼,便匆匆离开了,明显是去准备材料去了。

        离开之前,他也对段凌天承诺,只要司徒航一好,便奉上两枚四星道符。

        对此,段凌天倒是不急。

        司徒家,既然公然许下重诺,自然是不可能出尔反尔,不然就是在打自己的耳光。

        而且,在来司徒家之前,他也是打听到了一些消息,知道不管是司徒家家主‘司徒昊’,还是司徒家大少爷‘司徒航’,人都不错,最少在扶风国国都的口碑很少。

        让段凌天意外的是,司徒昊离开以后,司徒侯竟然也在大院里住了下来。

        大院里有不少闲置的房间,司徒侯住进了段凌天旁边的那个房间,和段凌天成为了邻居。

        “看来,这候长老也担心我跑了。”

        段凌天摇头一笑。

        而在司徒侯住进司徒航的大院没几天,在司徒家府邸内府的另一个大院中,气氛却是有些低沉。

        “那个什么段先生,竟然在司徒航的大院里住了几天了?司徒侯那个老家伙,这几天也住在那里?”

        一个面容阴冷的青年男子来回踱步,喃喃低语,眼中闪烁着森冷的寒光。

        “莫非……那个什么段先生,能为司徒航驱除魔纹?”

        一念至此,面容阴冷的青年男子脸色一变,第一时间去了自家大院的客房,找了客房里面住着的客人。

        客房里面的客人,是一个身穿黑衣,带着一个鬼脸面具的人。

        “卓少爷,你找我可是有事?”

        鬼面人淡淡问道。

        听鬼面人所言,这个面容阴冷的青年男子,明显就是司徒家的二少爷,司徒卓。

        “你真的可以肯定,你的魔纹无人可解?”

        司徒卓沉声问道。

        “当然!”

        鬼面人无比自信的说道:“我的魔纹,虽然不是什么高级魔纹,但我自问在岭南袁府统领的区域范围内,能解我魔纹之人,绝对是屈指可数!而我知道的那些能解我魔纹之人,都不在你们扶风国。”

        “你可知道,最近有一人去看了司徒航,且在司徒航那里住了下来……并且,司徒侯那个老家伙,也在他那里住了下来。”

        司徒卓沉声说道:“我怀疑那个人有办法解除司徒航身上的魔纹。”

        “不可能!”

        鬼面人坚持道。

        “那这种情况你怎么解释?如果他没有办法,早就离开我们司徒家了,也不至于在司徒航那里住下来。”

        司徒卓问道。

        鬼面人闻言,一时也是沉默了,半响才道:“你找个机会,我随你一起去看看那司徒航……只要看到司徒航,我就能确认,那人是否能化解司徒航身上的魔纹。”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如果那人真的能化解司徒航身上的魔纹,那我们这一次就真的是白费力了!”

        司徒卓的脸色愈的阴沉。

        又过了几天,得知那个外来人还住在司徒航那里,司徒卓终于是沉不住气了,带上鬼面人,****去看司徒航,美其名曰是来探望司徒航这个‘大哥’。

        而在见到司徒航以后,鬼面人隐藏在鬼脸面具下的脸也是骤然变色。

        只因为,他现司徒航的情况较之先前好了许多。

        魔纹的力量,也变淡了许多。

        “那个什么段先生到底是什么人?他竟然真的能破解我的魔纹。”

        鬼面人第一时间传音给司徒卓,让得司徒卓也是心头大震,目光深处闪过一丝不甘。

        不过,他表面上却还是保持着镇定。

        “航哥,看来你恢复得不错……那位段先生还真是神通广大,连宫里那些四星圣纹师都束手无策的病,他竟然都能治。”

        司徒卓笑着对司徒航说道:“航哥,真希望你能早日好起来,我还有不少武学招式上的问题想要请教你呢。”

        “嗯。”

        司徒航淡淡点了点头,随即又道:“没什么事的话,我想休息了。”

        意识到自己之所以变成这般模样,都是因为司徒卓,在面对司徒卓的时候,司徒航虽然没有彻底翻脸,却也是没办法像以前那样自然。

        他的脾气,还没有好到可以笑脸面对想要害死他的人的程度。

        “航哥,那我先走了,回头再来看你。”

        而司徒卓却好像没有现司徒航的淡漠,笑着说了一声,方才走出了房门。

        刚出房门,他就看到了大院里站着的司徒侯,连忙打了一个招呼,“侯长老。”

        “你的身边,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人?他是谁?”

        司徒侯的目光落在司徒侯身后的鬼面人身上,淡淡问道。

        “这是我在外认识的一个朋友。”

        司徒卓笑着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是一个魔修吧?”

        司徒侯深深的看了司徒卓一眼,问道。

        “魔修?”

        司徒卓一怔,随即摇头一笑,“候长老你真会开玩笑……我们司徒家素来有祖训,但凡家族之人,不得和魔修来往,我还没有那个胆子去结识魔修。”

        “那样最好。”

        司徒侯淡淡点了点头。

        “听说航哥能恢复成这样,都是那位段先生的功劳……候长老,却不知那位段先生住在哪个房间,我想拜访一下他,代航哥道谢一声。”

        司徒卓对司徒侯说道。

        司徒侯还没有回应,大院里的一间客房的门‘咯吱’一声打开,一个身穿紫衣的青年从里面走了出来,青年剑眉星目,风度翩翩,朝气勃勃。

        只一眼看过去,司徒卓甚至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段先生。”

        司徒侯第一时间看向出来的紫衣青年,也就是段凌天,主动打了一声招呼。

        “候长老。”

        段凌天微笑应了一声,随即便走到一旁的石桌前坐下,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径自喝了起来,完全无视了立在一旁的司徒卓和司徒卓身后的鬼面人。

        鬼面人的一双眸子,闪烁着森冷杀意。

        就是这个年轻人,懂得化解他的魔纹?

        “段先生好,我是司徒卓,多亏了你,要不然航哥怕是凶多吉少……你放心,只要你治好了航哥,我们司徒家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眼见段凌天无视他,司徒卓心里顿时也是升起怒火,不过还是怒意压抑着,微笑向段凌天的道谢。

        “司徒卓?”

        段凌天这才看了司徒卓一眼,恍然的点了点头,“我听说过你,你是司徒家的‘二’少爷。”

        ‘二’字,段凌天咬得特别重。

        司徒卓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段凌天如此刻意的话,无疑是犯了他的禁忌。

        不过,想到司徒侯就在一旁,他倒也不敢乱来。

        “不错,我就是司徒家二少爷。”

        司徒卓微笑回应。

        不过,与此同时,他另外还传音跟段凌天交流,“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劝你还是别多管闲事!只要你回头说你没办法治好司徒航,并且袖手旁观,我愿意给你三枚‘四星道符’!这可比司徒家出的悬赏奖励要多。”

        “袖手旁观?”

        听到司徒卓的传音,段凌天明显愣了一下,疑惑传音问道:“司徒航不是你大哥吗?你竟然让我袖手旁观?你想让他死?”

        “你也别装傻了。你既然有办法化解他身上的魔纹,想来也是了解魔纹……如果我猜得没错,他已经怀疑我了,是吗?”

        司徒卓再次传音给段凌天,言语间好像将一切掌控在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