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68章 真正的黑手

第1568章 真正的黑手

        司徒航的客观,一定程度上也感染了段凌天。

        其实,在刚进来,看到司徒航眉心的那个黑色蜘蛛印记,他就已经有九成以上的把握确认那是‘阴蛛魔纹’。

        当然,在没有用精神力探查之前,他不敢百分百确认。

        “放松。”

        段凌天对司徒航说道,声音很轻,让人如沐春风。

        而就在司徒航的脸色缓和下来的刹那,段凌天的精神力已经迅疾的掠出,第一时间融入司徒航的眉心,准确的说,是融入司徒航眉心的黑色蜘蛛印记。

        “啊!!”

        而就在段凌天的精神力进入司徒航眉心的时候,司徒航惨叫一声,直接倒下。

        “你在干什么?”

        一旁的司徒侯看到这一幕,再也不能保持镇定了,脸色微变,怒视段凌天。

        然而,段凌天却是没有理会他。

        但他的嘴角,已经浮现淡淡的笑容,自信的笑容。

        段凌天的笑容,自然而然的落入了司徒侯的眼中,让得他心里不由一蹬,“莫非他有办法?”

        自段凌天出现在他眼前,到轻而易举力压司徒家内府管事,再到在观察了司徒航的‘病情’以后露出的这般姿态……也是让司徒侯越来越看不透段凌天,他感觉这个年轻人虽然不是圣境强者,却比圣境强者还要神秘。

        “你有办法?”

        深吸一口气,司徒侯郑重问道。

        不过,段凌天还是没有理会司徒侯,而是来到床边,伸出右手,拇指按在司徒航眉心的黑色蜘蛛印记上面。

        下一刻,就可以看到司徒航眉心的黑色蜘蛛印记淡化了一些。

        虽然只是淡化了一些,但聚精会神看着这一幕的司徒侯还是看清楚了。

        这一刻,不用段凌天回答,他也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脸上不又浮现出笑容,自内心的笑容。

        “唔……”

        而就在段凌天退后一步的时候,司徒航醒转了过来,苍白的脸色稍微好转了一些。

        “刚才生了什么事?我怎么……怎么感觉好像好多了。”

        司徒航有些迷茫的说道。

        片刻,他似是想到了什么,死死盯着段凌天,“是……是你吗?”

        “不是我还有谁?难道是侯长老?”

        段凌天在自然知道司徒航问的是什么,淡淡一笑说道:“我大概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了……要帮你解除你中的‘魔纹’不难,不过却要准备一些材料。以你们司徒家的底蕴,那些材料不难找。”

        段凌天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司徒航就呆住了,以至于后面的话他都没听进去。

        虽然不知道什么是‘魔纹’,但他也隐隐猜测和自己身上的情况有关。

        最重要的是,眼前的紫衣青年,言语之间,似乎说可以让他康复?

        这……

        这一瞬间,司徒航甚至于有一种从地狱升到天堂的感觉。

        要知道,经过前段时间的痛苦和折磨,他几乎都已经绝望了。

        然而,他却没想到,就在宫中那几位擅长炼药的四品圣炼师都断定他活不到下个月的时候,他却是迎来了希望的曙光。

        希望的曙光,一瞬间将他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如果可以活着,谁愿意死?

        而且,还是这么不明不白的死。

        “什么是魔纹?”

        而就在这时,一旁的司徒侯却是疑惑的问道。

        “魔纹,也是圣纹的一种……不过,和一般圣纹不同,它是害人的圣纹,也是一次性圣纹,这一点和道符相似。”

        段凌天直言说道。

        “还有这样的圣纹?”

        司徒侯忍不住一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小航怎么会中那什么魔纹呢?”

        司徒侯疑惑问道。

        “魔纹,既然是圣纹,同样也是铭刻出来的……一般隐藏在圣器之中,可以完美的和寻常圣纹融为一体,却又难以察觉。而一旦和铭刻了魔纹的圣器接触一定时间,魔纹的力量,也将彻底附身在接触圣器的那个人身上。”

        段凌天侃侃而谈。

        而他知道的这些,也是来自于那枚记载有‘诡纹之术’的玉简。

        不过,那枚玉简里面只提了一些魔纹,以及化解之法,却是没有铭刻之法。

        而且,按照玉简里面所说,魔纹有很多,上面记载的只是其中一些比较常见的、粗浅的。

        阴蛛魔纹,作为二星魔纹,自然也是比较常见、粗浅的魔纹。

        “圣器?”

        听到段凌天的话,司徒侯和司徒航不由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不敢置信。

        “我听说司徒少爷是因为接受了皇帝赏赐的圣器,才变成这样?”

        段凌天沉吟片刻,直言问道。

        司徒侯沉默了。

        “不可能是姨父。”

        司徒航摇了摇头,十分肯定的说道。

        他口中的姨父,自然也就是扶风国当今的皇帝。

        “能将那件圣器给我看看吗?”

        段凌天问司徒航。

        虽然段凌天还没有完全治好他,但让他恢复了许多却是事实,所以在司徒航的心里,已经将段凌天视作‘救命稻草’,对于段凌天的要求,自然是十分配合。

        “就是它。”

        司徒航抬手之间,取出了一杆七尺长枪,递到了段凌天的手中。

        枪入手,段凌天就可以感觉到它的不凡,准确的说,是铸造它的材料的不凡。

        入手寒气逼人,有一种刺骨的感觉。

        紧接着,段凌天的目光落在枪身上,可以看到枪身上铭刻的三道圣纹。

        这三道圣纹,他都认得出来,是三道三星圣纹。

        据他所知,司徒航的这杆枪上,应该有四星圣纹,既然枪身上没有,那么肯定就是在枪尖上。

        果然,段凌天在枪尖上现了那道四星圣纹,这也是段凌天来到道武圣地以后,第一次见到铭刻了‘四星圣纹’的圣器。

        四星圣纹,就算是他的师兄‘百里鸿’,也是铭刻不出来。

        当然,并不是说他的师兄在圣纹之术上的造诣不深,而是因为修为不够。

        一旦他的师兄突破到圣境,成为圣境强者,精神力进一步提升,要铭刻四星圣纹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要修为突破,他的师兄就是‘四星圣纹师’!

        “有什么问题吗?”

        司徒航忍不住问道。

        不过,段凌天却是没有回答他,因为段凌天的注意力正完全集中在枪尖上的四星圣纹之上。

        这是什么四星圣纹,段凌天认不出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深入的观察以后,他还是在这一道四星圣纹的纹路上现了一些痕迹,痕迹很浅,但却逃不过他的精神力的探查。

        “果然是魔纹!”

        不知何时,段凌天的嘴角噙起了一抹冷笑。

        “你说皇帝不可能害你?”

        收回目光,段凌天看向司徒航,问道。

        “嗯。”

        司徒航无比肯定的点头,“且不说他是我的义父,就以他目前的地位,根本没有害我的动机。而且……”

        说到后来,司徒航苍白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红晕,像极了一个害羞的小姑娘,以至于话都没有说完。

        “如果小航没有遇到这件事……最多半年,他便要迎娶‘秋茗公主’。这场婚姻,还是皇帝亲自赐婚。”

        就在段凌天因为司徒航没有说完的话而皱起眉头的时候,司徒侯笑着说道:“而秋茗公主,也是当今皇帝唯一的女儿。”

        段凌天恍然大悟。

        如果是这样,皇帝确实没有动机害司徒航。

        作为唯一的女儿,按照正常的逻辑,皇帝肯定是无比宠爱那个秋茗公主。

        不可能在赐婚以后,又要害死公主的未来丈夫。

        毕竟,这个世界就跟他所在地球的古时候一样,女子的名节特别重要,不可能拿来开这种玩笑。

        “如果不是皇帝的话……那么,那道‘魔纹’,很可能就是后面才铭刻上去的。”

        段凌天看向司徒航,问道:“皇帝将这杆枪赐给你之后,你可曾借给旁人?想要铭刻‘魔纹’的话,就算是再高明的魔修圣纹师,也必须花费一天一夜的时间!毕竟,魔纹不同于寻常圣纹,它是一次性圣纹,更是害人的圣纹。”

        “是啊,小航,你拿到这杆枪以后,可有借给旁人?”

        司徒侯也问道。

        司徒航还没开口,目光齐齐落在他身上的段凌天和司徒侯就得到了答案。

        只见,随着段凌天和司徒侯话音落下,司徒航的脸色就一阵风云变幻,眼中更是闪烁着挣扎,挣扎过后,便是不解,最后才是愤怒。

        “是谁?”

        司徒侯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问道。

        就在这一瞬之间,段凌天都可以感觉到房间里的温度仿佛下降了许多。

        “圣境强者生气,都和寻常人不同。”

        段凌天暗自咂舌。

        “司徒卓。”

        司徒航叹道。

        “果真是他!”

        司徒侯的脸色愈的阴沉,“他还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我这就去将他揪去‘执法堂’!”

        说着,司徒侯就要跨步而出。

        “候爷爷!”

        “等等!”

        司徒航和段凌天的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叫住了司徒侯。

        “嗯?”

        司徒侯疑惑的看了看司徒航,又疑惑的看了看段凌天,不知道两人为何同时叫住他,好像都在制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