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67章 《天榜》

第1567章 《天榜》

        “难道你们司徒家还规定不是圣炼师不能来?如果是,我立马掉头就走。”

        面对脸色略微阴沉下来的美妇人,段凌天淡淡说道,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美妇人闻言,脸色有所舒缓,随后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重新在前面带路。

        虽然她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哪来的自信,但她却还是没有说出让他离开的话,反正都已经来了,自然是要试试,如果将其赶走,倒是她失职了。

        在美妇人的带领下,段凌天很快来到了司徒家内府的一座宽敞大院之外。

        “我去通传一声。”

        美妇人跟段凌天打了一声招呼,随即也不管段凌天什么反应,径自走进大院。

        段凌天静静的立在门口,目光闪烁,“司徒家的这个内府管事,也是不简单呐……一身修为入圣境大圆满,且她给我的感觉,跟那月耀宗的副宗主一般无异。她,应该是一位‘半步圣境’的存在。”

        如果是以前,得知美妇人是半步圣境的存在,他肯定会多有忌惮。

        可现在的他,却是没什么感觉。

        以他现在的实力,自问就算不用‘瑰仙剑’,圣境之下也是罕逢敌手。

        很快,美妇人又出来了,跟她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位老人。

        这个老人,身穿一身整洁的白袍,配合满头的白,倒也是显得出尘飘逸。

        他每一步跨出,落入段凌天的眼里,都是那么自然。

        甚至于,无形间给段凌天带来了一定的压力。

        “圣境强者!”

        眼见美妇人在老人面前显得谦恭,再综合老人带给他的压力,段凌天不难猜测这个老人的实力,一时心中也是不由一惊。

        这里,好像是司徒家大少爷住的地方吧?

        怎么会有圣境强者?

        像司徒家这样的七流家族,圣境强者顶多也就那么几个,竟然在这里出现一个,也难怪段凌天不惊讶。

        “这位是侯长老。”

        美妇人紧随老人出来,对段凌天说道。

        “侯长老。”

        段凌天对老人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侯长老是我们司徒家的太上长老,请你放尊重点。”

        而就在这时,老人还没有回应,美妇人就又传音提醒段凌天,语气间夹杂着几分不愉。

        “芙管事,你管得太宽了吧?我来你们司徒家,是你们有求于我,就算这位侯长老是你们司徒家的太上长老,那又如何,难道还要我卑躬屈膝?”

        段凌天淡淡扫了美妇人一眼,肆无忌惮的直言道。

        “你!!”

        美妇人显然没想到段凌天会说出这一番话,而且不是传音,而是明着说出来,顿时脸色一变,目露寒光。

        “怎么?我说错了吗?”

        段凌天冷笑。

        在进入司徒家的那一刻起,段凌天就已经有了打算,想要通过司徒家在扶风国过度站稳脚跟,他就必须保持强势,那样才能得到看重。

        而以他现在的实力和凭借,也确实是有资格在司徒家这样的家族展现出强势的一面。

        与此同时,段凌天不再去看美妇人,而是直视眼前的老人。

        而就在这时,段凌天却又是现,老人的嘴角,竟然浮现出一抹难以言表的笑意。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笑意,段凌天心里就忍不住升起了一丝警惕。

        轰!!

        而就在这一瞬之间,宛如石破天惊一般,伴随着一声巨响,段凌天只觉得有一股劲风铺面而来,吹打得虚空仿佛都为之哀嚎。

        伴随着劲风而来的,还有阵阵香气。

        这香气,对于段凌天而言并不陌生,正是来自于内府管事‘芙管事’,也就是原本跟在老人身后的美妇人。

        芙管事突然出手,出乎段凌天的意料。

        不过,段凌天也不是软柿子,面对芙管事的突然袭击,右臂猛然一震,继而肉身之力全爆,配合通过九十九条圣脉转瞬涌入拳头真气,雷霆般一拳砸出,迎上了芙管事先制人的玉掌。

        玉掌突如其来,宛如化作巨大的蒲扇,要将段凌天拍飞。

        铁拳后制人,威风凛凛,无所畏惧的迎上美妇人的玉掌。

        刹那之间,拳掌相交。

        砰!!

        又是一声炸雷般的巨响,却是段凌天和芙管事交上了手。

        这一交手,没有施展圣品武学招式,也没有依靠真气凝兵、真气凝兽、真气凝域等手段,乃至圣器等外力,完完全全是真气的比拼。

        当然,在段凌天这里,可不只是真气。

        段凌天突破到入圣境大圆满以后,肉身也随之再次蜕变,其中蕴含的力量,也是变得更加的可怕。

        当然,因为刚突破到入圣境大圆满没多久,在真气上,段凌天并不占优势。

        虽然他有九十九条圣脉用来输送真气,但他毕竟是后制人,在他出手之前,芙管事的真气早已尽数汇聚在玉掌之中,如狂风暴雨般袭来,丝毫没有留手。

        所以,在圣脉方面,他并没有占到什么优势。

        伴随着一股以两人对轰处为中心席卷开来的气浪肆虐,段凌天面色不变,身形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宛如不动如山的雕像。

        反观另一边,原本面露自信的芙管事,脸上的自信,却在一瞬之间瓦解。

        紧接着,整个人倒飞出去,一只飞出数米,方才狼狈的顿住身形。

        这还是段凌天及时的收手!

        否则,芙管事定然更加狼狈。

        “我可以进去了吗?”

        击退芙管事以后,段凌天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看向自始至终立在不远处的白袍老人,也是司徒家的太上长老‘司徒侯’。

        他不用猜,也能想到是老人让芙管事出手。

        否则,在老人的面前,即便是芙管事,怕也是不敢放肆。

        “当然。”

        听到段凌天的话,司徒侯点了点头,似乎一点都没被‘揭穿’的觉悟。

        段凌天闻言,第一时间跨步走进了眼前的大院。

        与此同时,司徒侯尾随上去,同时侧目看了脸色略显苍白的芙管事一眼,“这里没你的事了。”

        “是。”

        芙管事恭敬一声。

        不过,在离开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段凌天的背影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和不可思议。

        “可以肯定,他不是圣境强者……但他的实力,却又是明显远在我之上!莫非,他是《天榜》强者?”

        一念至此,芙管事眼中异彩连连。

        《天榜》,是道武圣地含金量较高的榜单,一般只有‘五流势力’才能立榜。

        也就是说,《天榜》,一般笼络了一府之地。

        准确的说,是笼括了一府之地的入圣境巅峰强者。

        《天榜》里面,一共有一百人,无一不是站在入圣境最巅峰的强大存在,距离‘圣境’,只是咫尺之遥。

        据说,《天榜》上最弱的存在,都有正面对战三个寻常半步圣境联手的实力。

        如果段凌天知道《天榜》的存在,肯定会大为惊讶,因为这跟九宗联盟区域的《地榜》颇为相似,只是《地榜》却是站在脱凡境巅峰的强者的榜单,而《天榜》则是入圣境巅峰强者的榜单。

        事实上,《地榜》,就是仿照《天榜》出来的产物。

        在道武圣地,像九宗联盟区域这样的区域,数不胜数。

        而五流势力,在道武圣地上虽然也多,但却也不过只有那么几十个。

        就算每个五流势力都立了一个《天榜》,道武圣地上的《天榜》,也只有几十个……如此可知《天榜》的含金量有多高。

        能名列《天榜》的强者,无一不是入圣境中的佼佼者。

        也正因如此,芙管事在猜测段凌天是《天榜》强者的同时,态度也是彻底变了。

        这时,想到那张近乎完美的英俊面孔,不知为何,芙管事的双颊竟也是浮现几分红晕,仿佛在这一瞬之间,有了怀春少女般的羞涩。

        芙管事态度的转变,段凌天自然是不知道。

        当然,他也没兴趣知道。

        现在的他,正和司徒家太上长老‘司徒侯’一起走进了司徒家大少爷所居的房间,一个简洁而朴实的房间,实在难以想象这会是司徒家下一代家主继承人的房间。

        单这一点,就让段凌天对司徒家大少爷生出好感。

        与此同时,段凌天也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司徒家大少爷,司徒航。

        司徒航有着一张英俊而不是坚毅的面庞,只是现在却是苍白的像是一张白纸,硬撑着他眉心的黑色蜘蛛印记,更是显得有些可怖、吓人。

        在段凌天和司徒侯进来的时候,他也挣扎着坐了起来,可以看出他很虚弱,虚弱的像是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

        “候爷爷。”

        他先和司徒侯打了一声招呼,随后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挪动着苍白的嘴唇问道:“这位是?”

        “这位是来看你病的先生。”

        司徒侯似乎和司徒航的关系不错,说话的时候,目光中难掩慈祥之色。

        “我都已经放弃了,你们又何必……”

        司徒航叹了口气。

        “还没到最后,不要轻言放弃。”

        司徒侯认真的说道。

        “好吧。”

        司徒航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段凌天,脸上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