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64章 不一般的悍匪

第1564章 不一般的悍匪

        邓老三调头去追段凌天的时候,本打算离开蛮兽,自己独自追上去。

        毕竟,他脚下的蛮兽也只是入圣境初期蛮兽,度也就和段凌天相当,想要追上段凌天很难。

        而他作为入圣境中期武修,要追一个入圣境初期武修,再简单不过。

        显然,段凌天如今展现出来的度,也是让他意识到段凌天只是一个入圣境初期武修。

        “嗯?”

        很快,邓老三放弃了追上去的打算,因为他现那个年轻人在飞出一段距离以后,竟然主动停了下来,并且转过身来,就好像是在等着他和他身后的一群人追上来一般。

        这一瞬间,他的心里升起了几分不安。

        在这一刻,他甚至于有一种掉头就走的念头。

        只是,一想到这么多手下人在后面看着,他咬咬牙,还是追了上去,“一个入圣境初期武修而已,直接杀了就是!在这偏僻之地,天高皇帝远,纵然他背景不凡,有由谁知道是我邓老三杀死他的?”

        想到这里,邓老三心中一定。

        片刻,邓老三就带着一群悍匪将段凌天围住了。

        “怎么?想通了?愿意将纳戒留下了?”

        邓老三面露冷笑的看着段凌天,“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将纳戒留下,我可以饶你一命!”

        听到邓老三的话,紧跟在邓老三身后的两个老人都有些惊讶。

        要知道,他们过去不只遇到过一次这种情况,但每一次,只要目标有一次逃走的念头,他们的这位三当家,都会直接谁追上去将目标干掉。

        而这一次,他们的三当家,竟然给了这个年轻人第二次机会!

        这不得不让他们惊讶。

        “也许是三当家看他主动停下来,觉得他死罪可恕吧。”

        两个老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情绪。

        只是,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

        邓老三的心里,已经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升起了一丝忌惮。

        “如果我不给呢?”

        自始至终,段凌天都是一脸云淡风轻,仿佛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听到段凌天的话,邓老三脸色一变。

        “小子,找死!”

        “三当家,干掉他!”

        “干掉他!”

        ……

        这时,邓老三带来的几十个悍匪,纷纷怒吼道。

        要不是邓老三没有下令,他们早就冲上去,将眼前这个不识抬举的年轻人撕成碎片了。

        “杀了他!”

        而这时,听到一群手下人的意愿,邓老三也是骑虎难下了,爆喝一声,直接下令。

        “杀!”

        “杀!!”

        ……

        刹那间,除了邓老三和他脚下的那只蛮兽,以及他身后的两个老人,其他悍匪纷纷出手,杀向段凌天,一副要将段凌天碎尸万段的架势。

        而被围攻的当事人段凌天,嘴角却是噙起了一抹不屑的笑意。

        眼看几十个悍匪就要近身,以段凌天为中心,方圆百米的虚空仿佛一阵颤抖。

        紧接着,在这方圆百米的虚空之中,凭空出现了一道道凝实的剑芒,每一道剑芒,都好像是一柄真正的剑一般。

        乍一看,这些剑的数量,足有上万之数。

        “领域!”

        而就在这一瞬之间,邓老三和他身后的两个老人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纷纷色变,意识到自己等人这次踢到铁板了。

        开什么玩笑!

        只有掌握真气凝域手段的强者,才能施展出‘领域’。

        而掌握了真气凝域手段的强者,无一不是入圣境大圆满的存在。

        别说是他们,就算是他们这个悍匪团伙中的大当家,也只是入圣境小圆满武修,距离‘入圣境大圆满’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

        就算是大当家,面对入圣境大圆满强者,都要装‘孙子’。

        而他们,竟然追杀入圣境大圆满强者?

        在邓老三和两个老人纷纷脸色大变的同时,虚空中的上万道剑芒中的几十道也是宛如化作了一颗颗流星,横空而过。

        每一道剑芒,都带走一个悍匪的命。

        这些悍匪,强的也就是入圣境初期,在段凌天‘万剑领域’之中,简直就是砧板上的鱼肉。

        只一瞬之间,除了邓老三和他脚下的那只蛮兽,以及他身后的两个老人,其他悍匪全部被剑芒穿心而死,尸体好像下雨一般坠落而下,摔成了一滩滩肉泥。

        这时,邓老三才反应过来。

        “大人,是我邓老三有眼不识泰山!是我邓老三有眼不识泰山!”

        反应过来以后,脸色变得无比煞白的邓老三,也是左右开弓,‘啪啪啪’给了自己一个又一个耳光,主动将自己打成了猪头。

        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个念想。

        那就是希望眼前的这位强者能饶他一命。

        在对方的面前,他根本兴不起任何反抗之心,因为他知道反抗也没用。

        当然,在他的内心深处,也是充满了抱怨……抱怨段凌天堂堂一个入圣境大圆满武修,竟然扮猪吃虎,故意在他们面前展现出‘入圣境初期’的度。

        那不是挖坑让他们跳吗?

        如果段凌天刚才离开的时候,展现出入圣境大圆满的度,他们绝对是屁都不敢放一个,更被说是去追了。

        当然,就算追也追不上。

        “大人饶命!”

        “大人饶命!”

        而邓老三身后的那两个老人,则是直接跪在半空,低着头向段凌天求饶,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惊惧到极致。

        他们此刻的心态,也跟邓老三无异。

        就算是邓老三脚下的那只蛮兽,虽然没什么灵智,却也是可以本能的意识到段凌天的可怕,开始躁动了起来。

        “如果我真的只是一个入圣境初期武修,不愿意交出纳戒……我现在还有活路吗?”

        面对三人的求饶,段凌天淡淡问道。

        其实,就算不问,段凌天也能得到答案。

        所以,还没等邓老三三人开口,段凌天一个念头,万剑领域中的剑芒再次呼啸而出,将邓老三三人和那只蛮兽尽数绞杀,不留一个活口。

        在离开崔家村的时候,意识到邓老三一群人不是来屠村的,他也没有插手的打算。

        崔家村上交‘保护费’,不过是他们的生存法则。

        段凌天不想去破坏。

        然而,他不想插手,邓老三等人却将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

        而在那一刻,他就没打算留手。

        不过,为了不牵连到崔家村,他还是特意引邓老三等人远离崔家村,来到了这里以后,方才出手。

        “万剑领域,也是越来越娴熟了呢。”

        在段凌天的操控之下,以他为中心的方圆百米之地,俨然化作了剑的海洋。

        万剑齐飞,场面极其壮观。

        最后,将一众悍匪的纳戒收取以后,段凌天也是令得万剑聚拢,在他脚下化作了一柄‘飞剑’,托着他以更快的度往东北方向而行,前往那遥远的扶风国国都。

        而在段凌天继续赶路的时候,在距离崔家村不远的一片丛山之中,也是传出了一阵悲呼。

        “老三!”

        一个身材壮硕,白苍苍的老人看着眼前碎裂的魂珠,双目赤红。

        在他的身上,森冷的气息扩散开来。

        “大哥,生什么事了?”

        片刻,又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出现。

        当他看到碎裂的魂珠时,也是不由色变,“这……这是老三的魂珠?”

        “不管是谁,我都要将他揪出来,为老三报仇!”

        老人红着眼,声音无比的仇恨、阴冷。

        “我这就去查。”

        中年文士的脸色也是极其难看,他们三兄弟,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感情却是胜过了亲兄弟。

        因为段凌天并没有毁尸灭迹,所以悍匪团伙的人,也是很快就现了胡老三等人尸体,并且将这些尸体运回了老巢。

        “大哥,我问过老三身殒之地周围几个村子的人……按照时间推算,老三是在追杀一个年轻人的时候出的事。”

        中年文士,不只是悍匪团伙的二当家,同时也是悍匪团伙的‘军师’、‘智囊’,很快就查出了一些东西,“我问过那崔家村的人,那个年轻人曾经找他们的人问路,说要去国都。”

        “国都?”

        听到中年文士的话,老人咬牙切齿的说道:“那我就让他死在国都!”

        “大哥,你这是打算……去国都?”

        中年文士皱了皱眉,“大哥,从兄弟们的伤口上看,几十人死于同一瞬间……那个年轻人真正实力,怕是不在你之下!我另外观察过老三身殒之地的环境,并没有别的痕迹,我怀疑他施展了‘领域’,是入圣境大圆满强者!”

        “为了老三,我必须去一趟国都!当年,我离开的时候,‘四殿下’对我许下过一个承诺,说我以后可以找他做一件事,只要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都不会推辞……别说他是入圣境大圆满,就算他是寻常圣境强者,四殿下一声令下,他也一样要死!”

        老人双目赤红,看起来仿佛有些失去理智,“老二,你再去找崔家村的人,让他们描述出那人的模样,画出画像……只要画像出来,我即刻出前往国都!”

        “大哥,我替老三谢谢你。”

        中年文士深吸一口气,躬身向老人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