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50章 坦诚相对

第1550章 坦诚相对

        百里鸿,再怎么说也是三星圣纹师,对月耀宗至关紧要。

        钱空深知就算自己出手,也会被蒋巍拦下,而且还会令得蒋巍不满,所以也就忍住了没出手。

        如果他只是孤身一人,以他一身圣境的修为,自是不用忌惮蒋巍。

        然而,他却还有不少子孙后代在月耀宗,想让他的子孙后代以后过得好,却是不能过于得罪蒋巍,凡事都要点到即止。

        就像现在,蒋巍都解释到这个地步了,他要是还不识趣,那就是有意跟蒋巍对着干了。

        “百里长老,今日之事,给你造成的困扰,我万分抱歉。”

        钱空离去以后,蒋巍松了口气的同时,苦笑着对百里鸿道歉。

        “宗主,此事与你无关,你不必道歉。”

        百里鸿摇了摇头,他自然不会将对钱空的气撒在这位宗主身上,一直以来,这位宗主都很照顾他。

        若非如此,他早就按耐不住其它势力的利诱,离开月耀宗了。

        “不管如何,此事我都有一定责任……这样,我听说令师弟有不少亲朋好友都拜入了宗门,我送他们一人一百万功勋点,也算是向百里长老你赔罪了。”

        蒋巍是个人精,知道如果自己直接补偿百里鸿,肯定会被拒绝,所以,他才说要给凤无道等人功勋点。

        而事实证明,他这样是对的。

        “如此,就多谢宗主了。”

        百里鸿虽然不愿意接受蒋巍的赔礼,但如今这份赔礼关乎到他师弟的亲朋好友,而且这么一大笔功勋点,对他师弟的亲朋好友也确实有不小的用处,所以他也就没有拒绝。

        “百里长老客气了。”

        眼见百里鸿默认收下这份赔礼,蒋巍这才松了口气,告辞离开。

        而蒋巍作为月耀宗宗主,自然也是唾沫星子板上钉钉,不过半天的功夫,就有一个内门长老到百里鸿的府邸来,将功勋点转给了凤无道等人。

        一人一百万功勋点!

        现在,凤无道等人已经不再是刚来月耀宗的愣头青,自然知道功勋点意味着什么,也正因如此,他们一个个都傻眼了。

        “这是宗主给我们的功勋点?”

        直到那位内门长老离去,凤无道等人的目光才从手里的水晶卡上收回来,一时间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愕然。

        他们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那月耀宗宗主,对他们而言,高高在上,以他们现在的身份根本接触不到。

        可就是在这么一位高高在上的存在,竟然没来由的给了他们一人一百万功勋点。

        “肯定是百里长老为我们争取的。”

        司马长风断言道。

        一时间,其他人也都是深以为然,也只有那位百里长老,才有这么大的面子。

        当段凌天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几日之后。

        他刚从七宝玲珑塔出来,便来找凤无道等人,想看看他们在月耀宗是否待得习惯,同时也从凤无道等人的口中,得知了他们一人得了一百万功勋点的事。

        当听说功勋点都是来自于月耀宗宗主时,他也是有些惊讶。

        一时间,他隐隐意识到,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开什么玩笑!

        凤无道一行人,一人一百万功勋点,加起来就是近千万功勋点。

        就算月耀宗宗主不缺功勋点,也不可能拿功勋点这样送人,而且是送给一群刚拜入月耀宗没多久的人。

        好奇之下,段凌天第一时间就去找了百里鸿。

        “师兄,听说宗主给了凤叔叔他们一人一百万功勋点……这是怎么回事?”

        段凌天见到百里鸿以后,开门见山的问道。

        看到段凌天脸上浮现的疑惑,百里鸿淡淡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宗主硬要给我赔礼,知道如果直接给我我不会收,所以也就想出了这么个法子,让我不收都不行。”

        “宗主给你赔礼?”

        段凌天闻言,却是更加疑惑了,“为什么给你赔礼?”

        “因为赵丰。”

        百里鸿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

        这几日,百里鸿翻来覆去想过一个问题。

        赵丰之死,真的是巧合吗?

        虽然,他也不认为他的这位师弟有杀死赵丰的实力,可那一切也实在是太巧了。

        以前,赵丰没少独自离开过宗门,但却从未出过事。

        就这一次,为了追杀他的这个师弟,却是出事了,一出事就丢了性命。

        “赵丰?”

        听到百里鸿的话,段凌天眉头一挑,“我好像听说过这人……他好像我以前杀死的那个冯帆的师尊。”

        虽然表面平静,但段凌天的心里,却还是荡起了一丝丝涟漪。

        “看来,赵丰也有魂珠。”

        段凌天暗道。

        “这段时间,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两个消息,师弟你应该还不知道吧?”

        百里鸿笑着问道。

        “什么消息?”

        而段凌天也确实是不知道,因为他这段时间都在七宝玲珑塔第三层闭关修炼,冲击入圣境大圆满,如今虽然还没有完成最后的突破,却也是已经到了最后的瓶颈。

        凤无道等人,最近因为没出门,同样不知道那两个消息,也就不可能告诉段凌天。

        紧接着,百里鸿将外面传扬的两个消息告诉了段凌天。

        段凌天眉头一掀,“没想到我闭关的这段时间,外面生了这么多的事……师兄以为,这两个消息是谁放出来的?”

        “这还用猜吗?”

        百里鸿双眼眯起,寒光一闪而过,择人而噬。

        “确实不用猜。”

        段凌天一时也是笑了。

        “至于宗主给的赔礼,倒也和后面这个消息有关……几日前,宗主和钱空长老联袂而来,就是想要确认赵丰之死是否与我有关。”

        说到这里,百里鸿也将几天前生的事一眼说出。

        ”钱空长老?“

        段凌天疑惑。

        ”他是月耀宗的太上长老,月耀宗的几位圣境强者之一。“

        百里鸿解释道。

        圣境强者!

        段凌天心里微微一惊,”难道他和赵丰有什么联系?“

        赵丰之死,能让那个钱空做到那一步,若说两人之间没什么关系,他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

        “我也没想到,赵丰之死,会让那钱空不惜向我道歉……能让圣境强者为其折腰,赵丰和他之间的关系,绝对不简单,不可能连师徒都不是。”

        百里鸿无比肯定的说道。

        ”也许是他的私生子吧。”

        段凌天随口说道。

        段凌天却是想不到,就是他这随口说出,类似开玩笑的话,正好说中了事实。

        “师兄,你让那钱空立的雷罚誓约,还真是狠呐……那个时候,钱空估计恨不得将你杀死吧?”

        段凌天看似在笑,实则心里也是颇为沉重。

        百里鸿之所以那般,都是为了维护他。

        而回过头来,他却是连自己杀死赵丰的事,都没有在百里鸿面前承认。

        “他自然是恨不得将我杀之而后快!”

        百里鸿冷笑道:“只可惜,宗主不会让他得逞……而且,就算他真的杀了我,他以后在月耀宗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时,不只是宗主,便是宗门中的另外几位圣境强者,都会对他不满。他或许能一走了之,但他却不是孤身一人,除非他不为他的子孙后代着想。”

        虽然百里鸿说得轻描淡写,但段凌天还是能意识到当时百里鸿面临的危机,一时又是感动,又是后怕。

        如果百里鸿真的因为他出了什么事,那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师兄,有件事我没有跟你坦白。”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对百里鸿说道:“那个赵丰,是我杀的。”

        轰!

        而段凌天的这话,落入百里鸿的耳中,无异于一道晴天霹雳。

        他的师弟,杀死了赵丰?

        原本,他虽然猜测赵丰之死和他的这位师弟脱不了干系,却也没想到是他的这位师弟杀的赵丰……他只以为,是他的师弟有什么隐藏的背景,能使唤什么强者,让那位强者杀死了赵丰。

        而现在,段凌天的话,让他也是深刻的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的错误。

        “师弟,你……你真的杀死了赵丰?”

        呆滞了半天,百里鸿才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师兄,这个我没必要骗你……当初,在我离开宗门之前,我曾经特意放出我要回乡的消息,想要引那刘焕上钩。谁知,后来刘焕没追来,反倒是那赵丰追来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段凌天说道:“他倒是想要杀我,只可惜,最后还是死在了我的手里。”

        “师弟,你的计划,应该事先跟师兄说的……那个刘焕,之所以没去追你,是因为我在你离开以后,寸步不离的监视着他。”

        百里鸿苦笑道:“在我的监视下,他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去追杀你。”

        “师兄,你……”

        百里鸿的话,令得段凌天一时也是有些无语。

        他就说,以那刘焕的性子,怎么会没追来。

        原来,是他的这位师兄拦下了刘焕。

        “师弟,以后你有什么计划,还是跟师兄商量商量吧……免得师兄又坏了你的好事。”

        百里鸿叹道,好事二字,咬得特别重。

        “师兄,是我不该瞒你。”

        虽然百里鸿没有怪他的意思,但段凌天还是一脸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