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49章 护短的百里鸿

第1549章 护短的百里鸿

        “宗主,我知道你的为难之处,无非就是因为他是三星圣纹师……宗主你大可放心,只要他能证明赵丰之死和他无关,我愿意拉下这张老脸,向他赔礼道歉。  ”

        老人沉声说道。

        事情展到这个地步,蒋巍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否决老人,而且就算他想否决,也是否决不了。

        老人决心已定,不是他能干预的。

        “钱师叔,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就随你走一趟。”

        蒋巍说道。

        老人没再多说什么,任由蒋巍跟着他。

        没多久,两人便联袂来到了百里鸿的府邸。

        当百里鸿得到禀报,说宗主来了的时候,也是并不意外……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他都已经知晓。

        但那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根本不担心。

        不过,虽说不担心,他的心情还是有些沉重。

        如果那个消息是真的,那岂不是也意味着赵丰曾经想要杀他的师弟?

        亏他之前还以为只有刘焕一人想要杀他的师弟,却是将赵丰给算漏了,“幸好师弟没出什么事……否则,我如何对得起老师!”

        一念至此,百里鸿也是有些心有余悸。

        不过,来到大殿的时候,百里鸿却是颇为意外。

        因为来到他府邸的不只是宗主蒋巍一人,另外还有一张熟面孔,赫然正是月耀宗的几位圣境强者之一。

        也是月耀宗太上长老,钱空。

        “见过宗主,钱长老。”

        虽说百里鸿是三星圣纹师,在月耀宗地位特殊,但在面对蒋巍和钱空的时候,倒也不敢恃宠而骄。

        “百里长老。”

        蒋巍微笑着回应百里鸿。

        如果是平时,钱空同样会微笑着回应百里鸿,但现在,他却是开门见山的直言道:“百里长老,我今日是为赵丰一事而来。”

        “传言钱长老和赵丰长老曾经有过师徒之实,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赵丰长老没有拜入钱长老门下……不过,在这等情况下,钱长老还能对赵丰长老的事如此上心,实在是让人敬佩。”

        虽然震惊于钱空也是为赵丰一事,但百里鸿还是微笑着回应。

        钱空和赵丰的事,他也是听说过的。

        他也一直疑惑,为何钱空不收赵丰为徒。

        “虽然我很相信百里长老你的为人,但这件事,我还是希望在百里长老你这里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赵丰之死,是否与你有关?!”

        钱空目光灼灼的盯着百里鸿,仿佛想要看清百里鸿脸上任何一丝一毫细微的变化一般。

        “与我无关。”

        百里鸿脸上还是保持着笑容,但却是摇了摇头。

        “你可敢立下雷罚誓约,说赵丰之死与你无关?”

        钱空继续问道。

        而听到钱空这话,百里鸿脸上的笑容却是彻底凝固了,继而沉声问道:“钱长老这是不相信我?”

        “不是不信,只是想要确认!百里长老,只要你愿意立下雷罚誓约,说赵丰之死与你无关……我,钱空,愿意向你躬身道歉!”

        钱空再次开口,言辞凿凿,一脸震惊。

        钱空的话,自然也是让百里鸿感到震惊。

        钱空,愿意为了赵丰,向他躬身道歉?

        他没听错吧?

        一时间,百里鸿也不由看向一直没说话的宗主蒋巍,似乎想要从蒋巍那里得到答案,钱空为何这般在意赵丰。

        只可惜,蒋巍虽然知道隐情,但却不可能说出来。

        “百里长老,赵丰长老和钱长老之间的感情,胜似父子。”

        蒋巍只能这样说道。

        “胜似父子?”

        听到蒋巍这话,百里鸿却是嗤之以鼻,如果真是胜似父子,钱空当年为何不直接收赵丰为徒?

        “钱长老,你让我立下雷罚誓约,是在怀疑我的为人……我百里鸿这一生,从不屑于说谎!不过,既然你硬是要我立下雷罚誓约,那我便如你所愿。”

        百里鸿看向钱空,沉着脸说道。

        一番话说完,便当着钱空和蒋巍二人的面,立下了雷罚誓约。

        誓约内容,便是赵丰之死与他百里鸿无关!

        轰!轰!轰!轰!轰!

        ……

        伴随着九声雷响,雷罚誓约就此应验,而雷罚并没有从天而降,也说明百里鸿确实没有撒谎。

        一时间,蒋巍松了口气。

        他还真担心这件事跟百里鸿有关,那样他势必会夹在中间难做人。

        钱空,是月耀宗守护神一般的人物。

        百里鸿,是月耀宗唯一的三星圣纹师。

        两人对月耀宗都很重要,他不希望失去其中任何一人。

        而现在这个结果,总算是圆满了。

        “百里长老,我为我的唐突向你道歉。”

        钱空倒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在百里鸿立下雷罚誓约以后,当真向着他躬身道歉,虽然不怎么诚恳,但毕竟是低下了他那高傲的头颅。

        “钱长老,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恕我不远送了。”

        百里鸿淡淡说道,言语之间,明显也是在送客了。

        他自问是一个脾气还不错的人,可钱空今日的作为,却是让他也是不由心生怒火。

        “钱师叔,我们走吧。”

        百里鸿的心情,蒋巍自然也是感同身受,一时也是劝钱空一起离开。

        “不急。”

        然而,钱空却是摇了摇头,同时看向百里鸿,说道:“百里鸿长老,还请叫出你那师弟段凌天。”

        “钱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百里鸿脸色大变,语气不善的问道。

        “百里长老,我相信赵丰之死与你无关……然而,我却是不能确认,这件事与你那师弟段凌天无关!所以,还请叫出你那师弟,让我确认一番。”

        钱空说道。

        “怎么?钱空长老是打算让我师弟也跟我一样,立下雷罚誓约,说赵丰长老之死与他无关?”

        百里鸿讽笑道。

        “不错。”

        钱空理所当然的点头。

        “钱长老,我刚才立下雷罚誓约,除了是因为我尊敬你,更是因为我不想让宗主为难……否则,以我的脾气,绝不可能立下那等雷罚誓约!那对我而言,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百里鸿冷着一张脸说道,言辞早早。

        “百里长老,我已经向你道过谦了。”

        钱空沉声道。

        “道过谦?”

        百里鸿笑了,笑得灿烂,“钱长老,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倒是想要问问……是不是我事后跟你道歉,你也愿意按照我的要求,立下一个雷罚誓约?”

        “有何不可?”

        钱空淡淡说道。

        “很好。那就请钱长老你立下一个雷罚誓约,说你与你母亲从未行过苟且之事……如何?虽然我相信钱长老你的为人,但我还是希望借雷罚誓约确认一番。”

        百里鸿不顾钱空那瞬间大变的脸色,语气清冷的说道。

        一番话,说得不可谓不毒!

        便是蒋巍,也是不由为之色变,全身真气涌动,深怕钱空一怒之下对百里鸿出手,他已经准备护住百里鸿。

        他的心里也是充满了苦涩和无奈,他以前怎么就不知道这位百里长老的嘴巴这么毒呢?

        这种雷罚誓约,就算钱空敢立,却也是不可能立。

        因为这已经是对他莫大的侮辱!

        不只是对他的侮辱,更是对他母亲的侮辱!

        “百里鸿,多少年了,你是第一个让我兴起杀机之人”

        钱空冷冷的盯着百里鸿,眼中杀机闪现。

        如果不是因为实力不下于他的蒋巍立在o一旁,如果不是因为今日是他先侮辱百里鸿的人格,他早已出手。

        “钱长老,我只是想要借此告诉你,有些雷罚誓约,不是敢立就能立的。”

        百里鸿丝毫不惧钱空,淡淡说道。

        说完,也不等钱空接话,又看向蒋巍,“宗主,我那师弟的来历和底细,想必你也早已查清楚……你觉得,在我没有插手的情况下,他有能力害死赵丰长老?”

        “我刚才的雷罚誓约,已经足以说明,赵丰长老之死不只和我无关,同样和我师弟无关!”

        百里鸿正色道:“今日,钱空长老已经侮辱了我的人格,我不可能再让他侮辱我师弟的人格!”

        “如果我百里鸿连师弟都保护不了,那我有何颜面继续存活在这个世上?”

        百里鸿说到后来,很是激动。

        “百里长老息怒,这件事也是怪我之前没跟钱师叔说清楚。”

        眼看百里鸿这么激动,蒋巍也是急了,同时看向钱空说道:“钱师叔,既然百里长老都立下雷罚誓约,说赵丰长老之死一事与他无关,肯定也是与他那师弟段凌天无关。”

        “他那师弟段凌天,我曾经查过,来自于我们月耀宗麾下十八城之一的丘山城……另外,他是来自于凡人大6的人,并没有别的什么背景。”

        “以他自己的实力,不可能杀死百里长老……以他的背景,也不可能让比赵丰长老还强的存在帮他。”

        蒋巍一番话迅说完,主要也是为了打消钱空的疑虑,他还真担心钱空再和百里鸿杠上。

        而听到蒋巍的话,钱空的脸色也是缓和了几分,但看向百里鸿的目光,依然遍布杀机。

        百里鸿丝毫不惧的和他对视,似乎根本不担心他会动手一般。

        “哼!”

        冷哼一声以后,钱空方才仿佛化作一阵风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