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37章 五爪金龙!三足金乌!

第1537章 五爪金龙!三足金乌!

        “嗯。”

        听到帝绝的询问,段凌天点了点头。

        “你先进去,我随后再进。”

        帝绝目光一亮,随即说道。

        直到现在,他还是保持着小心谨慎的心态,让段凌天先进去打头阵,有什么危险也是段凌天先遭遇,段凌天先倒霉。

        对于帝绝的小心,段凌天也是差不多已经麻木,淡淡应了一声,便进了七宝玲珑塔里面。

        七宝玲珑塔整个都是他的,他怕什么?

        时间悄然流逝。

        因为帝绝在支撑着周围的海水,所以段凌天的铭纹之阵并没有消耗。

        以帝绝的实力,周围的海水,对他根本造不成威胁。

        这样持续个十年八年,都没有什么问题。

        一刻钟过去,帝绝皱起眉头,暗道:“那小子不会真的遭遇不测了吧?”

        想到这里,帝绝又想起段凌天之前说过的话,“他之前说,但凡外面有风吹草动影响到这座塔,进入其中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被送出来……”

        一念至此,帝绝随手一挥。

        顿时,一阵风吹过,席卷向前方的七层巨塔。

        而几乎在风吹过去的同时,一道狼狈的身影也是凭空出现,正是段凌天。

        难受的感觉,蔓延全身,但段凌天却是没有丝毫气恼,反而暗自冷笑,“他终于沉不住气了么?”

        他在七宝玲珑塔里面待了那么久,自然也是故意的。

        他想看看,帝绝能沉得住多久的气。

        “为什么这么迟不出来?”

        帝绝沉声问道。

        “在里面遇到了一些情况。”

        段凌天苦笑道。

        “什么情况?”

        帝绝追问。

        “我现确实有人进过里面,因为里面少了一些铭刻了三星圣纹的圣器……我记得,我和帝雍当初离开以后,那些圣器都是还在的。”

        段凌天叹道:“看来,跟我猜测的一样,帝雍后来真的进过里面。”

        “哼!”

        听到段凌天提起帝雍,帝绝的脸色顿时一沉,冷哼一声以后,淡淡说道:“你随我一起进去。”

        听到帝绝的话,段凌天的心情一阵激荡。

        不过,他还是努力保持着冷静,同时看向七宝玲珑塔,苦笑着对帝绝说道:“前辈,要不然我在外面帮你撑着周围的海水,你独自一人进去?有我在外面,你完全不用担心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以后会被它给送出来。”

        “怎么?你想趁着我进去的时候逃走?”

        帝绝冷笑一声,“如果是这样,你大可放心……这件事以后,只要你立下雷罚誓约,说帝雍之死和你没有直接关系,我自然不会与你为难。我乃龙族的五爪金龙,身份尊贵,自然不是不讲理的人。”

        帝绝的话,却是让段凌天嗤之以鼻。

        不是不讲理的人?

        不是不讲理的人,会杀死半月岛上那么多人,让半月岛成为了一片废墟?

        当然,这些话段凌天没有说出口。

        现在的他,跟帝绝硬碰硬,无异于以卵击石。

        他还没有冲动到那等地步。

        “前辈,这个誓言我却是不好立吧?如果帝雍真的死在这座塔里面,那自然也是跟我有直接关系……毕竟,他也是因为我,才知道这座塔的存在,才会进入里面。”

        段凌天苦笑说道。

        “哼!你说的这个我自然想到了,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只要你立下雷罚誓约的时候,再加上一些条件就行了。”

        帝绝哼道:“现在,你先随我进去。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足以让我观察一阵了。”

        到了这个时候,段凌天也没有再拒绝帝绝。

        因为他如果再拒绝,肯定会让帝绝生出疑心,那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

        念头一动,段凌天进入了七宝玲珑塔,同时操控七宝玲珑塔延伸出吸力,将帝绝也吸了进来。

        帝绝一进来,外面的海水便好像失控了一般,对着七宝玲珑塔涌动而来。

        不过,这些海水最后却是被段凌天布置的铭纹之阵阻挡在外。

        当然,毕竟只是铭纹之阵,而且材料简单,在海水的挤压下,铭纹之阵形成的那一层光罩,也是逐渐的暗淡了下来。

        一旦光罩彻底暗淡,也将被海水挤压得支离破碎。

        到时,不管是段凌天,还是帝绝,都会在第一时间被七宝玲珑塔给送出来。

        “火老,看你了。”

        进入七宝玲珑塔以后,段凌天动身闪让到一旁,片刻之后,便被一层迷雾遮挡。

        当然,这层云雾,段凌天是看不到的。

        不过,后脚进来的帝绝,在进来以后,却是现周围尽是一片片迷雾,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小子,你在哪?”

        同时,帝绝现段凌天的踪影也消失了。

        他还没来得及去寻找段凌天的行踪,突如其来的一股压力,却是让得他脸色大变,同时爆喝一声,“谁?!”

        然而,来人却是没有理会他,一股浩瀚、滚动的无匹力量,顷刻间穿过迷雾,对着帝绝席卷而出。

        毕竟是龙族中的五爪神龙,雷光电闪之间,帝绝第一时间化作了本体,一头蜿蜒数百米长的五爪金龙出现,龙尾闪电般扫出,迎上了那股让他都感觉到了莫大压力的力量。

        轰!!

        随着龙尾撞上那股力量,帝绝只觉得一股震颤之力,自他的龙尾传递到他的全身上下,让得他庞大的身躯都不由为之一颤。

        片刻之后,帝绝看到了出手之人的真面目,却是一个老人,身穿红袍的老人。

        “你是什么人?!”

        体内气血翻涌的帝绝,在看到红袍老人以后,帝绝脸色阴沉,喝问道。

        红袍老人,自然就是火老,在看到帝绝竟然接下了他近乎偷袭的一击后,眼中也是流露出几分诧异。

        下一刻,他的一双眸子各自升起一缕火焰。

        刹那之间,火老浑身上下被一股炙热的火焰笼罩,不同于一般火焰的红色,这一股火焰却是金灿灿的,是金色的火焰。

        而随着金色火焰动荡,火老化作的本体三足金乌,也是现身于帝绝的眼前。

        “这是什么圣兽?”

        帝绝自然认不出火老的本体。

        开什么玩笑!

        火老的本体,乃是天地之间仅剩的一只三足金乌,在这片天地之间再也找不出第二只。

        在一层层迷雾之后,段凌天立在那里。

        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并没有迷雾存在,有的只是一只庞大的五爪金龙,以及一只巨大的三足金乌,“还有九个呼吸的时间……希望火老能在九个呼吸的时间内,将他干掉!否则,倒霉的那个人就死我。”

        段凌天的心里,充满了期待和忐忑。

        这一战的结果,将直接影响到他的生死。

        至于火老一击被帝绝挡下,没有接着出手,段凌天倒也是可以猜到原因,肯定是火老在探寻着帝绝的破绽,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帝绝击杀。

        在他进来之前,就告知了火老,只有十一个呼吸的时间。

        他的生死,对火老而言也是至关紧要,他相信火老绝对不会留手。

        转眼之间,又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过去。

        就在这时,火老有了动作,率先化作一股金色的火焰,宛如火烧云一般,笔直的撞向了帝绝的本体,那头五爪金龙。

        当然,金色火焰的度很快,段凌天只能勉强捕捉到一丝残影。

        至于帝绝的本体,度也是很快,段凌天的目光难以捕捉。

        砰!砰!砰!

        ……

        随着火老动手,刹那之间,虚空中也是传递出一道道炸雷般的气爆声,气爆声炸耳,让人听了都只觉得毛骨悚然。

        轰!轰!轰!

        ……

        伴随着一道道气爆声而来的,是一股股浩瀚滚动的气浪,气浪挤压成冲击波,横扫四面八方,将段凌天也笼罩在内,令得段凌天也是连连后退,略显狼狈。

        与此同时,帝绝也没再开口说话。

        当然,他倒是想开口,但火老那犹如狂风暴雨般压制他的攻击,却让他疲于应付。

        这一刻,他只希望这座古怪的塔赶紧将他传出去。

        只是,两三个呼吸以后,他现他还是没有被传出去,一时心里也是生出无尽的愤怒,“该死!那小子骗我!”

        这个时候,他要是还猜不出一点什么,那他也就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不过,虽然愤怒,且恨不得将段凌天挫骨扬灰,但他也知道,当务之急不是想这个,而是应付眼前的危机。

        如今的帝绝,一身手段尽出,再无保留。

        然而,即便如此,他在火老的面前,还是节节败退。

        在火老那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之下,极其被动的他,只觉得无比的压抑,这种压抑,也给他带来了惊慌的情绪,

        惊慌的情绪一经升起,便蔓延开来,难以压下。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圣兽?就算是道武圣地顶尖的级圣兽,我也不是没遇过,却远没有它可怕……看他展现出来的真元,他的修为甚至还不如我!可他展现出来的战力,却是远胜于我。”

        帝绝有些气急败坏。

        “不行!这样下去,最多十来个呼吸,我必定将死在他的手里!”

        意识到了这一点以后,帝绝反倒是冷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