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36章 五成把握

第1536章 五成把握

        如今,段凌天的话,他已经信了七、八成。

        得知自己的儿子十之是因为贪婪,闯入眼前的这座塔而死,他心里只有悲伤,没有仇恨。

        毕竟,他总不能仇恨一座塔吧?

        “雍儿,莫非你真的这般福薄?如若你能不死,且得到剑圣风轻扬的传承,你必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以碾压龙族所有成员的实力,强势回归龙族……可惜,可惜。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呐!”

        帝绝的心里无声的呐喊,他为他失去的儿子感到悲伤,觉得他的儿子死的太冤。

        不过,确认自己的儿子的死因以后,他一时倒也是将悲伤暂且压下,目光灼灼的盯着前方的七层巨塔,“剑圣风轻扬留下来的遗迹……如此神奇的遗迹,里面除了各种重宝以外,肯定还有他留下的传承!”

        “剑圣风轻扬最强的就是剑法……我帝绝若能得到他的剑法传承,他日纵横道武圣地,不在话下!”

        想到自己有可能得到剑圣风轻扬的传承,帝绝的心里一阵莫名激动。

        这个时候,他已经将他的儿子的死抛到九霄云外。

        或许,在意识到他的儿子并非被人杀死时,他的怒火就已经消失了,只剩下淡淡的悲伤。

        道武圣地,强者为尊,适者生存。

        当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被人杀死的以后,他也是看开了,而且当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关心。

        “这座塔怎么进去?”

        帝绝看向段凌天,问道。

        “要进这座塔,先要在它的周围布置一座阵法,将海水隔开……然后,我们进去那片没有海水的区域,靠近它,便可以感受到它的吸力,到时只要不抗拒就行了。如果抗拒,却是进不去。”

        段凌天对帝绝说道。

        “将海水隔开?这又是为什么?”

        帝绝皱眉,对此有些不解。

        也容不得他不解,因为这实在是太怪异了。

        莫非海水还能进那座塔里面去?

        “如果不将海水隔开的话,虽然也能进塔里面去,但却会在第一时间被送出来……按照我和帝雍之前的石燕,外界不能有任何风吹草动影响到这座塔,否则里面的空间是不稳定的。”

        段凌天又道。

        “你进去。”

        而听到段凌天的话,帝绝沉默了片刻以后,淡淡说道。

        “嗯?”

        段凌天一怔,一时也是没能反应过来。

        “我让你进去。”

        帝绝又道。

        段凌天闻言,深深的看了帝绝一眼,暗叹帝绝真是够小心的同时,也是一个念头就进入了七宝玲珑塔。

        而刚进七宝玲珑塔,段凌天就只觉得地动山摇一般,紧接着被送了出来,有些狼狈。

        如今,海水不断挤压七宝玲珑塔,里面的空间也是不稳定。

        这一点,段凌天倒是没有说假话。

        就算真要引帝绝进去,也必须先在七宝玲珑塔之外营造出一个没有任何风吹草动的环境,那样帝绝才不至于在第一时间被七宝玲珑塔传出来。

        火老出手,也需要时间。

        所以,他刚才的话,也是提前给帝绝打了一剂预防针,免得一会帝绝因为他的举动生疑。

        看到狼狈的段凌天,帝绝一时又信了几分。

        “我试试。”

        与此同时,帝绝走到七宝玲珑塔之前,想要自行试验。

        段凌天一个念头,控制七宝玲珑塔将帝绝吸进去……然而,他一个念头过去,帝绝却不为所动,并没有进入七宝玲珑塔。

        段凌天心里一蹬,他知道这是因为帝绝抗拒进入七宝玲珑塔。

        现在的七宝玲珑塔,还没有强行将人拉扯进去的能力。

        “果然。”

        而这也是帝绝的试验,证明段凌天刚才没有撒谎。

        “再来。”

        一念至此,帝绝开始放松身体,任由七宝玲珑塔将他拉扯进去。

        而就在帝绝眼前一闪的瞬间,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感觉有一股推力落在他的身上,直接将他推出了巨塔。

        这股推力,浩瀚无穷,让他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难受的感觉,蔓延全身,当帝绝眼前再次一闪,一经现自己回到了七宝玲珑塔之外。

        “我没骗你吧?”

        段凌天淡淡扫了帝绝一眼,耸耸肩道。

        “哼!”

        帝绝冷哼一声,继而又道:“过去,你和帝雍是如何将海水隔开的?”

        “是我用属于凡人大6的铭纹之阵隔开的……不过,那是因为帝雍给我提供了大量的资源,才能支撑得比较久。如果我现在用身上的材料就地布置,却是支撑不了太久的时间。”

        段凌天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

        “先用你身上的材料就地布置试试……我先看看里面的情况。最多到时先出来,后面找到足够的资源,重新布置,重新进去。”

        帝绝说道。

        “我听说,道武圣地有道符阵法、圣纹阵法,和我们凡人大6的铭纹之阵有异曲同工之妙,且效果更好……”

        段凌天看向帝绝,目光灼灼。

        “我不是道符师,也不是圣纹师。”

        帝绝一句话,让得段凌天大感失望。

        失望的同时,心中也是不由一紧,“原本还打算如果这帝绝是道符师或圣纹师的话,让他自掘坟墓……可现在看来,却是要我自己动手了。而且,为了不让他怀疑,我还不能用圣纹布置阵法。”

        如今已经能铭刻二星圣纹的段凌天,自然也是已经可以布置一些粗浅的圣纹阵法。

        然而,为了不让帝绝起疑,他却只能布置铭纹之阵。

        这个时候,每一步他都必须小心翼翼,不能冒险。

        一步错,步步错!

        “以我手里的材料,布置出来的铭纹之阵……恐怕最多也就坚持十个呼吸的时间。”

        段凌天暗道。

        想到这里,段凌天跟帝绝说了一声,“要不然,我们先去找布置铭纹之阵所需要材料?我手里的材料,所能布置出来的铭纹之阵,最多坚持两三个呼吸的时间。”

        段凌天为了让帝绝同意先去找材料,将时间大幅度缩减。

        然而,帝绝的话,却让得他的心情有些阴郁了下来。

        “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足够了……我只是想先看清楚里面的情况,没打算现在就去闯。”

        这是帝绝的原话。

        段凌天现在给自己一个耳光的心都有了,早知道他就说他身上没有布置铭纹之阵的材料,现在倒好,只能给火老十个呼吸的时间,“十个呼吸的时间,也不知道火老能不能干掉他。”

        想到这里,段凌天询问火老。

        “他的实力,我只是大概探查到了一些,不比现在的我弱多少……十个呼吸的时间,我只能说,我不保证一定能杀死他!但是,我会尽我所能,尽量杀死他,为你解决现下的危机。”

        火老说道。

        “有几成把握杀死他?”

        段凌天问道。

        “五成。”

        火老又道。

        “五成?”

        段凌天念头陡转,最后暗自咬牙,“拼了!”

        富贵险中求!

        而且,到了这一步,他已经没有其它选择,只能这样做。

        “在我布置铭纹之阵期间,需要你帮忙将塔周围的海水撑开……直到我们进去以后,这些海水再交给铭纹之阵去支撑。”

        段凌天看向帝绝,说道。

        帝绝淡淡点头,随即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四周挤压七宝玲珑塔的海水,尽数被隔开,被远远的推了出去。

        一时间,七宝玲珑塔周围的一片区域,再无一滴海水。

        而将海底深处水压极强的海水撑开,对帝绝而言,却好像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别说是帝绝这样的圣境强者,就算是段凌天,凭借一身入圣境小圆满的修为,只用真气,都能将周围的海水推开,就算维持个十天半个月,也没有一点问题。

        “早知道当初我就多准备一些布置这类铭纹之阵的材料了。”

        段凌天开始动手布置铭纹之阵的同时,心里充满了悔恨。

        只是,过去的他,又岂会想到自己在未来的某一日,会面临现在这种情况。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平复下心情,静下心来,全神贯注布置铭纹之阵。

        他必须保持最好的状态。

        只有这样,才能常挥,或许能为火老多争取一些时间……十个呼吸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不知不觉间,段凌天仿佛忘记了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忘记了其它一切,全神贯注的布置着许久没有布置过的铭纹之阵。

        不过,虽然许久没有布置过铭纹之阵,但因为圣纹和铭纹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段凌天布置起铭纹之阵,倒也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一切顺风顺水。

        而他却也确实常挥。

        “这座铭纹之阵,应该可以支撑十一个呼吸的时间……比预料中多一个呼吸的时间。”

        将铭纹之阵布置出来以后,段凌天满意的点了点头。

        多出一个呼吸的时间,虽然也是转眼功夫,但最少也是为火老争取了更多的时间,让火老有更多的时间对帝绝出手。

        “布置好了?”

        眼看段凌天收手而立,帝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