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33章 可儿的姐姐?

第1533章 可儿的姐姐?

        然而,段凌天暂时却是没有理会帝绝的意思。

        他第一时间看向清泪染面的可儿,微笑说道:“可儿,你的心意,我明白。不过,你别忘了,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你的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孩子。”

        段凌天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可儿那鼓起的腹部,眼中尽是柔情似水。

        “只可惜,我段凌天怕是没机会见到我的孩子了……还有小菲儿和小菲儿肚子里的孩子。”

        段凌天心中一叹,充满了遗憾。

        但他也知道事已至此,纵然他有一身不俗手段,也是无力回天。

        帝绝,太强大了。

        就算是他的师兄百里鸿在,也远非帝绝的对手。

        听到段凌天的话,可儿一时也是沉默了。

        “少爷,可儿知道了。”

        看到段凌天眼中的柔情似水,可儿嘴上应着段凌天,但心里却已经下定了决心,一旦孩子出世,她会第一时间自刎,到黄泉路上去追她的少爷。

        少爷不在了,她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没有任何意义。

        眼见可儿这么懂事,段凌天也是松了口气。

        “你们走吧,替我好好照顾可儿。”

        段凌天看向凤无道等人,说道。

        凤无道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高空之上,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阵冷意,冰冻彻骨的冷意。

        “你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冰冷至极的声音,从天而降,仿佛能将空气冻结。

        “什么人?!”

        帝绝脸色大变,自始至终,他竟然没有现来人的存在,这意味着什么,他心里一清二楚。

        来人的实力,不在他之下!

        呼!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冷风吹过,紧接着,一道浑身笼罩在黑色劲装下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魔鬼般的身材,充满了魅惑。

        然而,在场男人虽然多,却没几人去关注这些。

        所有人都被这个黑衣蒙面女子的气场给镇住了。

        “是你!”

        段凌天脸色一变,“魑魅,你跟踪我?!”

        在这里见到魑魅,也让段凌天忍不住大吃一惊,但回过神来以后,他也是猜到了一些事。

        还有,魑魅刚才的那句话,明显是对可儿说的。

        她说那句话的语气,充斥着责备的意味。

        眼见段凌天竟然认识这个凭空出现的女子,帝绝脸色又是一变。

        不过,当现段凌天和女子之间浓浓的火药味时,他又是意识到,这个女子,应该不是来帮段凌天的。

        一念至此,他松了口气。

        这个女子,他虽然不至于怕,但如果没有必要,他不愿去招惹。

        只因为,她给了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然而,面对段凌天的质问,魑魅却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一脸迷茫的看着她的可儿,同时伸手摘去了脸上的遮挡,露出了那一张堪称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

        而在魑魅的面容暴露在众人眼前的时候,除了段凌天以外,包括可儿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都被吓到了。

        只因为,魑魅的一张脸,和可儿几乎长的一模一样。

        除了气质有所不同,其它特征都没有任何区别。

        “你……你是谁?!”

        可儿看到魑魅的脸,有一种正在照镜子的感觉,看到这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她的声音也是微微颤抖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在眼前的女子刚出现,甚至没有露出真容的时候,她的心里生出了一种亲切的感觉。

        那种感觉很强烈,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

        而现在,眼看女子摘下脸上的遮掩,暴露出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容颜,可儿也是意识到,眼前的女子和自己可能有着某种她过去所不知道的联系。

        “我是你的姐姐。”

        面对可儿的时候,魑魅冷若冰霜的一张脸,也是忍不住浮现出几分温和,跟可儿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都温柔了许多。

        她很想责备这个失散多年的妹妹,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正面相对的时候,她的心里除了怜爱以外,便不再有其它的情绪,怒火仿佛也被她抛之脑后了。

        姐姐?

        而听到魑魅的话,不只是可儿愣住了,就算是段凌天也愣住了。

        可儿什么时候有姐姐了?

        段凌天疑惑的看向可儿,他从未听可儿说过她有姐姐。

        当他看到可儿脸上的茫然时,一时也是意识到,可儿也不知道她有这么一个姐姐。

        对于魑魅说她是可儿姐姐的说法,段凌天倒是没有怀疑,毕竟两个人长得实在是太像了,这是一般只有孪生姐妹才有的特征。

        当然,事无绝对,世界上可能有两个没有血缘关系,却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可现在,魑魅自己开口,说她是可儿的姐姐,事情就明显没有那么简单了。

        这时,凤无道几人,都忍不住看向南宫兄弟二人。

        看了看南宫兄弟,又看了看可儿和魑魅,觉得后者二人很可能真的是孪生姐妹。

        “不可能……我没有姐姐。我只有娘,可娘已经死了……娘早就死了。”

        可儿摇头,不愿意相信魑魅的话,虽然她也觉得魑魅很亲切,但她却无法接受她还有一个个姐姐活在这个世上的事实。

        “虽然我不知道你口中的娘是谁,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你和我的亲生母亲,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这些年来,她无时无刻都不在想念着你。”

        魑魅对可儿说道。

        亲生母亲?

        活得好好的?

        可儿懵了,彻底懵了。

        她努力让自己不去相信魑魅的话,但她的心却忍不住信了魑魅。

        不只是因为魑魅和她长得一模一样,更多的是她感觉到了自己和魑魅的那种血浓于水的额感觉。

        魑魅,让她感到亲切。

        “当年,你被人掳走,一无所踪……不只是师尊,便是母亲,也没少派人找过你。不过,因为你身份的特殊,她们虽然一直都在找你,却也不敢大肆张扬。”

        魑魅自顾自说道:“这些年来,她们从未停止过找你……几年前开始,我也开始凭着你我孪生姐妹之间的那点微弱联系,四处找你。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让我在她们之前找到了你。”

        当魑魅说到最后一句话中的她们的时候,语气间俨然夹杂着几分忌惮。

        “也幸好是我先找到你。否则……”

        说到这里,魑魅看了段凌天一眼,眼中杀意凛然,择人而噬。

        这个男人,竟然让她的妹妹怀上了他的孩子!

        难道他不知道,这对她妹妹而言是多么的危险吗?

        在意识到魑魅可能真的是可儿的姐姐的时候,段凌天也为可儿感到高兴,同时对可儿的真正身份来历颇感好奇。

        不过,如今察觉到魑魅眼中的杀意,他却是不由一阵毛骨悚然。

        他再怎么说也是魑魅的妹夫,怎么魑魅一副想要干掉他的样子?

        对于这一点,段凌天百思不得其解。

        “妹妹,跟姐姐走吧……姐姐会尽我所能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不同于看向段凌天时杀意凛然,看向可儿的时候,魑魅的语气却又是无比的温柔,跟先前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姐……姐姐。”

        不知道为什么,魑魅的一举一动,都让可儿感到无比的亲切。

        到了这个时候,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句姐姐喊得那么轻松、那么自然,好像没有任何拘束。

        听到可儿叫她姐姐,魑魅眉宇间的最后一丝冷意也淡去了。

        “姐姐,我可以跟你走……不过,要带上少爷他们。”

        深吸一口气,可儿鼓足勇气对魑魅说道。

        “妹妹,我不杀他,已经是看在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的面子上了……让我救他,却是断然不可能。”

        魑魅的语气斩钉截铁,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而听到魑魅的话,可儿脸色也是彻底变了,“姐姐,你不带少爷他们一起走,那我也不走!”

        “唉。”

        听到可儿的话,魑魅叹了口气,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可儿转眼间就昏迷了过去,被她及时的扶住。

        “可儿!”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下意识脸色一变,当现可儿只是昏迷了过去,他才不由松了口气。

        “姐姐,这些粗活就让我来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魑魅肩头的紫色鸟雀开口了,话音刚落,便化作了一个身穿紫衣的少女,帮魑魅扶住可儿,举手投足间,殷勤得很。

        “是她!”

        而看到这个紫衣少女,段凌天的瞳孔又是一缩。

        这个紫衣少女,他并不陌生,正是当初月耀宗的狩猎考核结束以后,突然派出来虐了副宗主钟火一顿,然后跟着他们回了月耀宗的那个小姑奶奶。

        “她果然和魑魅有关系。”

        现在,段凌天心里许多难解的困惑,也是彻底解开了。

        紫衣少女的出现,确实不是巧合。

        “紫儿,我们走!”

        淡淡扫了段凌天一眼,魑魅招呼紫衣少女一声,就准备离去。

        嗖!

        段凌天自然不可能让魑魅将可儿带走,虽然魑魅刚才说的话不多,但言语之间,却也透露出可儿的身世处境很危险,一时也是飞身而出,拦住魑魅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