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30章 刘焕的震惊

第1530章 刘焕的震惊

        蒋巍离开月耀宗禁地以后,第一时间便去了赵丰在内门区域的府邸,问了赵丰府邸的人。

        很快,他得知赵丰前段时间出关,曾经和内门长老刘焕接触过,并且昨日就离开了府邸,至今没有回来。

        蒋巍心里清楚,赵丰永远都不可能回来了。

        只因为,他已经死了!

        “刘焕!”

        离开赵丰的府邸,蒋巍直接去找了刘焕,他刚到刘焕府邸之外的时候,正好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中走出。

        “百里长老?”

        看到百里鸿从刘焕的府邸内走出,蒋巍也是有些惊讶。

        如今,百里鸿和刘焕,不该是势如水火的吗?

        毕竟,百里鸿认的那个师弟,是出自于丘山城的人,是那丘山城城主方讳的弟子。

        而方讳和刘焕之间的仇恨,蒋巍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甚至于想过,百里鸿也许会来找他打一声招呼,灭杀刘焕。

        如果百里鸿真的来找他,他还真没办法拒绝。

        虽然刘焕也是月耀宗的内门长老,但跟百里鸿比起来,却是什么都算不上。

        说难听一点,刘焕在月耀宗的地位,真要跟百里鸿在月耀宗的地位比起来,连给百里鸿擦鞋都不配。

        百里鸿是谁?

        三星圣纹师!

        纵观整个九宗联盟区域,除阴山黑市的圣纹师之外,也就只有两个三星圣纹师。

        正因如此,不管是他,还是另外几位月耀宗的太上长老,在面对百里鸿的时候,都是客客气气,深怕会因为什么细节问题而让百里鸿心生不满。

        要知道,百里鸿在另外八大宗门,乃至阴山黑市的眼里,可都是香饽饽。

        这些年来,八大宗门和阴山黑市都向百里鸿抛出过橄榄枝,但却都被百里鸿拒绝了……而百里鸿之所以拒绝,也是因为在月耀宗有归属感,也感恩于月耀宗多年来的照顾。

        正因如此,一直以来,包括蒋巍这个月耀宗宗主在内,一众月耀宗高层在面对百里鸿的时候,都是尽可能把握着分寸。

        就如现在,蒋巍跟百里鸿打招呼,不苟言笑的脸上,也是难得浮现一抹温和的笑容。

        “宗主。”

        百里鸿出来看到蒋巍,也是有些惊讶,“宗主也是来找刘焕长老的?”

        “正是。”

        蒋巍微笑点头。

        “那我就不打扰宗主了。”

        百里鸿跟蒋巍打了一声招呼,便离开了。

        如今已经过去了大半天,他也不担心刘焕还能追上他那正在回乡路上的师弟了。

        而在刘焕的府邸里面,刚送走百里鸿的刘焕,刚转过身来,就听到后面传来结结巴巴的声音,“宗……宗主!”

        结结巴巴的声音,来自于刘焕府邸门口的一个内门弟子,也是刘焕的记名弟子。

        当然,记名弟子,其实就是一个打杂的,跟亲传弟子的地位根本没法比。

        “宗主?”

        听到后面传来的结结巴巴的声音,刘焕心下也是一惊,第一时间转过身去。

        只一眼,他就看到一个高大威严的中年男子立在不远处,正一脸平静的看着他,“刘焕长老。”

        “宗主,您……您怎么来了?”

        看到蒋巍,刘焕脸上也是不由浮现出几分震惊之色。

        要知道,在此之前,蒋巍可是从来没有到他府邸上来过的。

        他虽然是内门长老,但在月耀宗的一群内门长老中,却也是垫底的存在,平时甚至于入不了宗门的决策层,所以也是很少有单独面对宗主的机会。

        更别说是宗主亲自到他的府邸来找他。

        一时间,刘焕受宠若惊的同时,毕恭毕敬的将蒋巍迎了进去,“宗主请。”

        一路上,刘焕点头哈腰,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听话的狗,让他咬谁就咬谁。

        现在的刘焕,跟前段时间在汉河城耀武扬威的那个刘焕比,简直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

        两相对比,天壤之别!

        刘焕府邸的大殿中,刘焕恭敬的将蒋巍迎上了位,自己立在下。

        蒋巍也不客气,顺势坐下,一宗之主的气派尽显。

        “宗主,您找我可有事?”

        刘焕立在那里,有些忐忑的问道。

        宗主特意来找他,固然让他受宠若惊,但脑子里的兴奋逐渐压下之后,他也是意识到,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宗主来找他,肯定是有什么事。

        不可能是来找他闲聊。

        第一时间,刘焕想到了段凌天,想到了百里鸿,“难道是百里鸿让宗主除掉我?”

        想到这里,刘焕的心里一阵惊颤。

        这个可能性,他以前也不是没想过,但想过又能如何?

        难道离开月耀宗?

        他刘焕,这辈子都在月耀宗,早就在月耀宗扎根,让他到外面去讨生活,他却是源自心底不愿。

        正因如此,他一直存有侥幸心理,觉得百里鸿应该不至于那样。

        毕竟,百里鸿之前来敲打他的时候,他也是十分配合的,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抗拒的意思。

        “应该是因为其它事。”

        深吸一口气,心中忐忑的刘焕,也是开始不断的安慰着自己。

        “赵丰长老出关以后,你去找过他?”

        蒋巍看向刘焕,淡淡的问道。

        “是。”

        虽然不知道蒋巍问这个做什么,但刘焕还是点头应道。

        这个并不是什么秘密。

        赵丰府邸的人,有不少都知道他去求见过赵丰。

        “赵丰不是去追杀段凌天了吗?怎么宗主会这么巧来问赵丰的事……”

        刘焕心里觉得有些奇怪。

        “你知道赵丰长老昨天就离开了吗?”

        蒋巍又问道。

        “不知道。”

        刘焕摇头,面露迷茫之色,“宗主,是不是赵丰长老出什么事了?”

        他自然知道赵丰昨天离开宗门,提前潜伏在外面的事。

        只是,他又怎么可能承认他知道。

        毕竟,他和赵丰密谋杀死段凌天一事,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的。

        “赵丰长老死了。”

        蒋巍目光直视刘焕,淡淡说道。

        赵丰长老死了!

        而蒋巍的话,传入刘焕的耳中,也是犹如惊雷一般,震得他半天回不过神来。

        “赵丰长老……死了?”

        当刘焕回过神来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懵,目露骇然,有些不知所措。

        当然,这是刘焕本能的反应。

        而看到这一幕,却也让蒋巍意识到,赵丰的死,应该和刘焕没有关系……看刘焕的表情,却也不像是在作假。

        只是,他又怎么想得到,刘焕之所以被吓到,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会生这样的事。

        赵丰,竟然死了!

        赵丰去干什么,他心知肚明。

        原本,在他看来,赵丰此去,必然能达到目的,杀死他的心头大患段凌天。

        他都已经等着赵丰回来开庆功宴了。

        然而,赵丰还没回来,宗主就先来找他了,而且给他带来了这么一个震撼的消息。

        “赵丰去杀那段凌天……而百里鸿一直跟我在一起,不可能是他出的手。也就是说,是有其他人出手,杀死了赵丰长老?”

        想到这里,刘焕又是一阵心惊胆战。

        当然,他从未想过是段凌天杀死了赵丰。

        段凌天就算天赋不错,且已经突破到入圣境,在他的眼里,却也是一样不放在心上。

        自始至终,他都视段凌天为蝼蚁。

        要不是因为百里鸿,段凌天早就已经死了,就算没有死在他的手里,肯定也死在了阴山黑市的杀手手里。

        “赵丰死了……肯定是他在路上得罪了什么强者,被那位强者所杀!也不知道,在那位强者杀死他之前,他是否已经将段凌天杀了。”

        现在,刘焕想的并不是赵丰的死,他想的更多的是段凌天有没有死。

        赵丰死不死,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并不关心。

        他在乎的,是段凌天的死活。

        段凌天在世一日,他就一日寝食难安。

        自始至终,刘焕不只没想过是段凌天杀死赵丰,也没想过杀死赵丰的那位强者和段凌天有关。

        在他眼里,段凌天就是一个乡下小子。

        如果不是乡下小子,怎么可能拜他的死对头,那个地位卑微的丘山城城主方讳为师。

        一个乡下小子,身边怎么可能有那样的强者庇护。

        当然,他不是没想过可能是百里鸿请来的强者在保护段凌天,但转念一想,却又是觉得不对。

        如果百里鸿真的请了一位足以杀死赵丰的强者在保护段凌天,今日又何必在他这里待上半天,监视他,不给他有离开宗门去追击段凌天的机会?

        所以,他也将这个可能性排除在外。

        如此,只有他想的那种可能,是一个和段凌天没有任何关系的强者,杀死了赵丰。

        “这件事,你知道就行了,不要外传。”

        蒋巍淡淡扫了刘焕一眼,在刘焕的连连应声中,身形一晃,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刘焕也是暗自抹了一把冷汗。

        “希望赵丰在被杀死之前,已经除掉了段凌天……要不然,以后还要我多费一番手脚。”

        刘焕喃喃说道。

        “不过,那赵丰也是倒霉,闭了这么久的关,第一次出门,就被干掉了……不过,这一次也幸好不是我去追杀那个段凌天。要不然,死的可能就是我。”

        想到这里,刘焕又是一阵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