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26章 跟踪之人

第1526章 跟踪之人

        段凌天以真气凝兽的手段凝出的五爪神龙法相,只一个照面,就摧枯拉朽般的击溃了百里鸿的真气凝兽。

        对此,百里鸿自然是目瞪口呆。

        原本,段凌天突破到入圣境小圆满的事,就已经让他感到震撼莫名。

        如今,眼见段凌天的真气凝兽,一个照面击溃他的真气凝兽,他却是彻底被震撼了。

        如果他的真气凝兽只是以想象的方式凝成的,那也就算了……可他的真气凝兽,偏偏也是跟段凌天的一样,是用圣兽的精血配合真气凝聚而成的。

        作为圣纹师,他自然有手段在突破到入圣境小圆满之前,搞到入圣境小圆满以上的圣兽的精血。

        “师弟,你这真气凝兽,可是传闻中的神龙?”

        百里鸿深吸一口气,面露震撼的问道。

        神龙,他只是听说过,从未见过。

        刚开始,段凌天施展真气凝兽的手段,凝出神龙法相的时候,他就察觉到段凌天的这尊神龙法相不简单。

        转眼之间,他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自己看过的有关神龙的记载。

        眼前这尊段凌天以真气凝兽手段凝成的法相,赫然和他看过的有关神龙的记载一模一样,不管是什么特征,都是极其的一致。

        “不错。”

        段凌天微笑点头。

        “这么说来,师弟你之前就得到了神龙的精血?”

        百里鸿眼中闪过一丝羡慕之色,当然,他并不嫉妒,甚至源自心底为段凌天感到高兴,“师弟你果真是有大造化的人,连神龙精血都能搞到……神龙,据说在一定程度上,堪称圣兽之王。”

        虽然好奇段凌天的神龙精血是怎么来的,但他却也是没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听到百里鸿的话,段凌天淡淡一笑,却是没有说话。

        这时,他也是意识到,百里鸿似乎没有认出他以真气凝兽的手段凝出来的神龙法相其实是一头五爪神龙。

        “也许,师兄他根本不知道神龙也有三六九等之分的吧。”

        段凌天暗道。

        该道别的也都道别了,两天以后,段凌天便离开了月耀宗驻地,准备回半月岛去。

        百里鸿将段凌天送出了月耀宗驻地,“师弟,师兄等你回来……到时,顺带把两个弟妹也带来。能配上师弟你这般人中龙凤的女子,定然也不是寻常女子。”

        “那师兄你可要准备好礼物了。”

        段凌天笑道。

        “不就是两份礼物吗?小事而已。”

        百里鸿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师兄,恐怕不是两份,而是四份。”

        段凌天笑得更加灿烂。

        “四份?”

        百里鸿瞪眼,“你不是就只有两个未婚妻吗?”

        “忘了告诉师兄,我那两个未婚妻都已经有了身孕,我这次回去,正是陪着她们待产的。”

        段凌天笑道。

        “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现在才跟我说?”

        百里鸿有些不满的说道:“要不然,我还是跟你一起回去算了,不只可以一路上为你保驾护航,还能第一时间在见到我的那两个侄儿。”

        “师兄莫急,我下次回来,一定将他们都带来。”

        段凌天笑道。

        过去,他没有将可儿和李菲那两个小妮子带来,是因为道武圣地对他而言也是极其陌生,他在道武圣地也没有落脚之地。

        而现在,有月耀宗,他却是可以放心的将两个小妮子带来了。

        有百里鸿在,她们在月耀宗必然是最安全的。

        “那你可要赶紧回来,我还记着见我那两个未出生的侄儿呢。”

        百里鸿说道。

        “师兄放心,等孩子出世,我就带他们回来。”

        段凌天点头,随后又跟百里鸿告辞了一声,便飞身远去。

        眼看段凌天的背影消失在眼前,百里鸿目光一闪,随即转身回了月耀宗驻地。

        回到内门区域以后,他第一时间走进了一个宽敞的府邸,这座府邸,并非他的府邸,但他进来之时,也是如入无人之境。

        这座府邸的人,根本不敢阻拦他。

        “百里长老,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而就在这时,府邸里面走出了一人,热情的迎接着百里鸿。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刘焕。

        刘焕表面热情,但双眸深处,却是闪过一丝连百里鸿都没有察觉到的恍然的流光,就好像对百里鸿的并不感到意外一般。

        “来找你,自然是有事。”

        百里鸿淡淡说道,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当然,他来找刘焕的最主要目的,也是为了保证刘焕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不离开他的视野。

        如此一来,他也就不担心刘焕会对他的师弟段凌天不利。

        只是,让百里鸿万万想不到的是。

        如今,想要取段凌天性命的人,可不只有刘焕一人。

        即便阴山黑市已经撤销了杀段凌天的任务,同时也不再接杀段凌天的任务,还是有其他人想要段凌天的命。

        另一头,段凌天跟百里鸿道别以后,便一路往南而行。

        以他如今的一身修为,倒也无需东躲西藏,直接坦然赶路。

        当然,这也是因为南边是通往道武圣地边缘之地的方向,在道武圣地的边缘之地,别说是圣境以上的存在,就算是入圣境以上的存在,都不多见。

        当然,只是不多见,偶尔还是能见到。

        但现在能威胁到他的入圣境武修、道修,却也是不多,所以他无需忌惮。

        嗖!

        原本以不快不慢的度赶路的段凌天,突然全而行,直射远方。

        很快,他来到了一片广阔的海滩上空。

        这一处海滩,已经是道武圣地的边缘,出海以后,便算是离开了道武圣地。

        只是,如今立在海滩上空,段凌天却是顿住了身形,同时转过了身,没有再继续赶路。

        “跟了我那么久,你是不是也该出来了?”

        段凌天望向远处的虚空,淡淡开口说道,声音不大,却极其清晰,轻而易举的冲破了空气间风浪的格挡。

        只是,远处却没有回应,就好像根本没有人在一般。

        不过,段凌天却是很有耐心,且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一个方向,锁定了远处的一片云雾,就好像后面隐藏着什么人一般。

        终于,一刻钟以后,一道身影从云雾之后踏空而出。

        “你怎么现的?”

        从云雾之后走出来的人,是一个年迈的老人,老人看起来鹤童颜,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度。

        他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闪过几分惊疑。

        “你觉得很难现吗?”

        段凌天冷笑道:“说吧,你是什么人,跟着我做什么?”

        如果跟来的人是刘焕,他并不意外,因为他早就已经有心理准备……还在月耀宗的时候,他就故意放出消息,将他要独自离开月耀宗返回家乡的事传扬了出去。

        他这样做,其实只是在放一个诱饵。

        而他放这个诱饵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大鱼上钩,而这条大鱼,正是刘焕。

        他打算将刘焕引来杀他,然后让刘焕有来无回!

        以他现如今的实力,对于留下刘焕,还是有一定自信的。

        刘焕,只是寻常的入圣境大圆满武修,既不是入圣境大圆满巅峰,更不是半步圣境,他自问现在的他对上刘焕还是有九成以上的把握取胜。

        他甚至于想着,借着这一次离开的机会,彻底除掉刘焕,也算是为他的老师方讳报仇。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刘焕并没有跟来。

        虽然有人跟了上来,但这个人却不是刘焕,但可以肯定,这个人的一身修为,绝对不比刘焕弱。

        “杀我弟子,还问我是什么人?”

        老人冷眼凝视着段凌天,冷笑道。

        “杀你弟子?”

        段凌天先是一怔,随即念想开来,很快脑海中闪过一丝灵光。

        他杀过的月耀宗弟子,似乎只有冯帆一人。

        据他所知,冯帆有一位师尊,是月耀宗的内门长老赵丰,实力之强,在月耀宗的一众内门长老里面也是可以排进前三。

        “你是赵丰?冯帆的师尊?”

        这一瞬间,段凌天几乎确认了下来,眼前这个鹤童颜的老人,正是冯帆的那个师尊,赵丰。

        “不错,我就是赵丰!”

        赵丰坦然道。

        “赵丰长老跟着我一路来到这里,应该不是来找我聊天的吧?”

        段凌天看着赵丰,似笑非笑。

        虽然不知道段凌天为何到现在还这般淡定,但赵丰却是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当然,他也不担心暗中有人保护段凌天。

        以他的一身实力,自问除非有圣境强者隐藏在一侧,否则他不可能现不了。

        就算是百里鸿隐藏在一边,他肯定也能现。

        “死到临头,还如此镇定……别的不说,就你这份气魄,非一般年轻人所能有。只可惜,你杀了我的弟子,我却是不能留你。”

        赵丰义正言辞的说道。

        “赵丰长老!”

        段凌天嗤笑道:“当初,是你的弟子冯帆向我出生死决战帖,是他想杀我,而非我想杀他……难不成,你是觉得,在生死对决之时,我应该引颈就范,任他宰杀?”

        “就因为他是你赵丰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