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21章 阴山黑市分部首领

第1521章 阴山黑市分部首领

        月耀宗一群人,在面对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紫衣少女的时候,都是面露忌惮,谁也不敢靠近她。

        听说她要跟他们回月耀宗,他们也只能苦笑。

        “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百里鸿深吸一口气,看向紫衣少女,脸上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

        “紫儿。”

        紫衣少女说道,同时对着段凌天眨了眨眼睛,让得段凌天一阵无语。

        咱似乎不认识她吧?

        现在,段凌天对这个紫衣少女的身份,也是愈的好奇了。

        “也不知道她跟那个魑魅有没有关系……如果没有,那这一切也太巧了。”

        段凌天暗道。

        “你刚才为什么帮我?”

        段凌天忍不住传音问紫衣少女。

        “因为这群人里面,就你穿着紫色的衣服。”

        而紫衣少女的回复,却是让段凌天一阵无语,“就……就因为这个,你就帮我出气?”

        段凌天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原来还以为紫衣少女和那个魑魅有什么关系,毕竟她一出现就主动传音跟他交流……可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对方主动和他交流,是因为这个!

        因为他也穿着紫色衣服!

        而月耀宗的一群人中,也确实只有他穿着紫衣,而他也只有紫衣。

        不管是前世今生,他对紫色情有独钟。

        “原来是紫儿小姐。”

        百里鸿倒是没有注意到少女对段凌天眨眼睛的一幕,因为他根本不敢直视少女,毕竟这一位可是圣境圣兽。

        “紫儿小姐。”

        这时,月耀宗的另外两个内门长老,也恭敬的对少女行礼,深怕礼数不到,会惹恼对方。

        眼见三个内门长老都对少女行礼,一群内门弟子自然是不敢怠慢。

        就连那被少女揍得不成人样的钟火,在伤势恢复了一些以后,也是带着贺中一起向少女行礼。

        虽然丢了脸面,但钟火却没有任何怀恨在心的念头。

        开什么玩笑!

        这一位可是圣境圣兽!

        别说他只是半步圣境,就算他步入了圣境,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

        她既然敢闹着要去月耀宗,明显也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一定自信,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冲动。

        “师弟!”

        眼见只有段凌天没有向少女行礼,一时显得有些鹤立鸡群,百里鸿脸色微变,连忙出声提醒。

        这时,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一幕。

        “紫儿小姐。”

        段凌天看到百里鸿脸上的焦急,心中感动,为了不让他担心,一时也是对着紫衣少女点了点头,打了一声招呼。

        看到段凌天这么随意,百里鸿的脸色又是一变。

        而其他人,以副宗主钟火,或多或少都有些幸灾乐祸,觉得段凌天要倒霉了。

        然而,少女接下来的表现,却是让他们彻底傻眼了。

        “嗯,你很不错,跟我一样有眼光,都喜欢穿紫衣服……紫色,才是天底下最好看的颜色。至于绿色,实在难看。”

        少女微笑着对段凌天点了点头,随即又看向身穿绿衣的钟火,眉头不由自主的皱起,“天底下,怎么会有品味这么差的人,竟然穿绿色的衣服!”

        一时间,众人一阵无语。

        穿紫衣服,就是有眼光?

        穿绿衣服,就是品位差?

        而听到少女的话,段凌天嘴角一抽,敢情少女针对钟火,还不只是因为他当时看了钟火一眼,也因为钟火身上穿着的绿色长袍。

        这时,其他人也都反应了过来。

        一时间,一道道目光落在钟火的身上,隐约夹杂着几分怜悯。

        钟火听到少女的话,也是差点吐血!

        他的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次回去以后,就将所有的绿衣服烧掉。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少女会盯上他,原来是因为他穿了绿色的衣服,而少女正好讨厌绿色。

        堂堂月耀宗副宗主,因为穿的衣服不对,被圣境圣兽虐打了一顿。

        在场的内门弟子,仿佛都已经预料到,这个消息传回宗门以后,所能造成的轰动。

        少女喜欢紫色,所有人都不觉得意外。

        毕竟她的本体,那只紫色巨鸟,就是一身紫色羽毛。

        而少女讨厌绿色,却是让得所有人都觉得钟火倒霉,正好撞在枪口上。

        现在,不只是钟火,就算是百里鸿等人,也已经在心里想着,这次回到宗门以后,第一时间就将自己的绿色衣服给丢了,要不然迟早会惹事!

        钟火,就是前车之鉴!

        此时此刻,就连钟火都没有想到,他今日经历的事,会在月耀宗留传多年,甚至于在未来的百年时间里,都经常被人拿出来说。

        当然,更多的是拿出来逗乐、说笑。

        这件事,伴随了钟火一生,让得钟火在寿终就寝的那一刻,都在后悔今天为什么要穿绿色衣服。

        这一切,却都是后话了。

        就这样,月耀宗的一群人,带上少女紫儿一起回月耀宗去。

        如果他们可以选择,他们自然是不想带她回去。

        只是,他们有得选择吗?

        在一群人快回到月耀宗的时候,另外一头的遥远之地,魑魅也是重新回到了阴山黑市驻九宗联盟区域的分部的老巢所在。

        一回去,她便去找了阴山黑市分部的领。

        阴山黑市的领,住在一座半山腰上的独立府邸,而魑魅进入这座府邸,却也是肆无忌惮,如入无人之境,直接落空而下,落在府邸的后院。

        至于府邸后院上空的阵法,却是好像对她起不了任何作用。

        后院之中,一个身穿金边黑袍、长相威严的中年男子,原本在盘腿修炼,突兀起来的动静,也是让得他瞬间睁开了双眼。

        被人吵醒,他的脸上自然是不会有好脸色。

        只是,当他看到吵醒他的人时,脸上的不满之色又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恭敬。

        “魅儿小姐。”

        黑袍中年男子豁然立起,恭敬对魑魅欠身行礼,他在魑魅面前表现出来的敬意,俨然是源自于骨子里。

        这一幕,如果被阴山黑市分部的其他人看到,肯定会目瞪口呆,乃至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阴山黑市驻九宗联盟区域分部的领,分部地位最高的人,在面对准四星杀手魑魅的时候,竟露出了这般姿态?

        此时此刻,阴山黑市分部的领,在面对魑魅的时候,就好像是一个下位者在面对上位者。

        “撤销针对月耀宗弟子段凌天的任务,我留着他有用。”

        面对阴山黑市分部的领,魑魅目光冷漠,淡淡说道。

        “是。”

        听到魑魅的话,阴山黑市分部的领也没有问原因,一口答应了下来。

        甚至于,在魑魅吩咐完离开以后,第一时间他就走出了府邸,将命令下达了出去。

        一个小时以后,阴山黑市驻汉河城的据点,也收到了命令。

        “撤销杀死月耀宗弟子段凌天的任务?”

        收到这个命令的时候,阴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确认过后,他才意识到,他没听错,而且这个命令是他们阴山黑市分部的领亲自下达的。

        “难道魑魅也失手了?”

        泰吴皱眉。

        “有这个可能。”

        阴阳点了点头,随即又是面露疑惑,“不过,就算魑魅失手,按理说领也不会下达这样的命令……魑魅,也不过只是准四星杀手而已。在我们分部,可是有不少四星杀手,以及准五星杀手。”

        “领的实力,更是堪比五星杀手!”

        阴阳感到很奇怪。

        “也许是段凌天的后面有什么强者,而领给那位强者面子吧。”

        泰吴猜测道。

        “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阴阳点头,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其它原因。

        “现在,我对那个月耀宗的段凌天,倒是越来越好奇了。”

        泰吴目光一闪,说道。

        泰吴的实力,放在阴山黑市,绝对是准五星杀手一流的。

        “泰吴,你可千万不要乱来!这个命令,是领亲自下达的,你应该知道领的脾气……对于敢忤逆他命令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听到泰吴的话,阴阳连忙提醒道。

        “放心,我只是说对那段凌天感到好奇,并没有打算对他出手。”

        泰吴说道。

        想到阴山黑市分部的那位领,泰吴眼中也是流露出几分忌惮。

        当年他刚来到分部的时候,击败了分部大多数圣境强者,只有一人和他战成平手……但最后,另外一人强势出手,却是单以一招,就将他击败了,而且他还败得没有任何脾气。

        而那个一招击败他的人,正是阴山黑市驻九宗联盟区域分部的领。

        很快,刘焕在阴山黑市布的任务就被取消了。

        与此同时,段凌天一行人,也是重新回到了月耀宗。

        随着那个本体是级圣兽紫云雷鹏的少女离开视线,段凌天也是松了口气。

        虽然,那个少女对他还算友善,但一想到对方有着轻而易举碾死他的实力,他的心里难免还是升起了几分忌惮。

        “也不知道,宗门的那几位圣境强者,是否降得住她。”

        想到这里,一时之间,段凌天的心里也充满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