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16章 苏柒死,汪涛现!

第1516章 苏柒死,汪涛现!

        这个时候,刘焕也是意识到,苏柒布局已久。

        他体内的剧毒,绝非一朝一夕形成。

        “刘焕,我做的羹,味道还不错吧?哈哈……咳咳……咳……”

        被刘焕接住的苏柒,目光冷漠的扫了刘焕一眼,哈哈笑道,笑到后来,脸色更加苍白,咳了几声,再次吐出几口淤血。

        与此同时,苏柒身上的生气也开始萎靡,明显处于弥留之际。

        “羹?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看来,从一开始,你就不是真心拜我为师!我自问对你不错,可到头来,你竟然要害我……孽徒!孽徒!!”

        刘焕什么都明白了,他那泛着青绿的一张脸上,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真心?”

        苏柒闻言,有些激动的讽笑道:“我苏柒这一生,只认一位师尊,但却不是你刘焕!可笑你刘焕,竟然以为能让我苏柒归心……若非为了卧薪尝胆,等待时机为师尊报仇,我又岂会假意转投你门下?”

        “只可惜,就差那么一点……要是再给我几个月的时间,我有把握让你毒暴毙!”

        说到后来,苏柒满脸可惜。

        刘焕,乃是入圣境大圆满强者,寻常剧毒,根本奈何不了他。

        所以,他用的是当年在凡人大6偶得的一种慢性剧毒,不只无色无味,甚至于根本察觉不出来。

        而那一种剧毒,平时也并非剧毒。

        只有另一种药物与它配合之时,它才会展现出它的强大毒性。

        而他刚才出其不意刺入刘焕体内的那根针,便沾染了那一种激剧毒毒性的药物,将刘焕体内潜藏已久的剧毒彻底激活,使得刘焕中毒。

        “师尊,你快离开!趁着刘焕现在必须专注于驱毒,不敢妄动身形,你赶紧走……”

        苏柒看向刘焕,催促道。

        他自己下的毒,他自己清楚。

        现在的刘焕,只剩下自保之力,一旦移动身形,体内剧毒必将侵入他的内腑,到时就算是大罗神仙也难救。

        而刘焕想要压制体内剧毒,没有一两个小时是不可能的。

        这一两个小时,足够他的师尊方讳逃离刘焕的追杀了。

        “苏柒!”

        方讳双目含泪,满脸激动。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知道苏柒不是真的背叛他的时候,他心里的失落就已经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高兴,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看错人。

        这个最早跟在他身边的弟子,始终视他为唯一的师尊。

        “师尊,快走!”

        但苏柒却知道现在不是煽情的时候,连忙催促道。

        “他不是中毒了吗?我现在就杀了他!”

        方讳却没有离开的打算,眼中寒光一闪,直视正在专注于驱毒的刘焕。

        “师尊,他只是不敢移动身形而已,但自保之力还是有的……走!快走!!”

        苏柒继续催促道,激动的又吐出了几口淤血,伤上加伤。

        “好!我走!!”

        虽然不甘心,但方讳也知道苏柒不会骗他,咬咬牙,就准备带着苏柒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哈哈哈哈……”

        一阵中气十足的大笑,突兀的传来,充满了肆意,充满了张扬。

        而听到这中气十足的大笑,不管是方讳,还是苏柒,纷纷色变。

        远处,凌空而立、放声大笑的刘焕,在他的脸上,哪里还看得到一丝绿青之色?

        现在的刘焕,立在那里,神采奕奕,哪里像是一个中了剧毒的人?

        “不可能!不可能!!”

        看到这一幕,苏柒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不断的摇头,满脸的惊骇和不敢自信,显然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没什么不可能的!”

        刘焕冷笑道:“我本身就是一个专注于炼药的圣炼师,虽然荒废了多年,但我在青年时期,却是曾经服用过千毒兽的血肉……自那以后,我的身体,虽算不上万毒不侵,却也有着极大的抗毒能力。”

        “你下的毒确实不错,也很隐蔽……只可惜,对我而言,威胁不大。”

        刘焕的每一句话,都仿佛直击苏柒的灵魂,让得苏柒的脸色愈的惨白,眼中更是流露出几分绝望。

        “既然你们师徒情深,那我就送你们一起上路!”

        刘焕目光一寒,身形动荡之间,犹如化作了一阵飓风,转眼就出现在方讳和苏柒的近前。

        “师尊,若有来生,我还是要做你的弟子!”

        苏柒陡然爆喝一声,用尽体内最后一丝力气,离开了方讳的身边,迎向刘焕。

        他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守护他的师尊!

        虽死无憾!

        “螳臂当车!”

        刘焕冷笑一声,抬手之间,浩瀚而滚动的力量,转眼就将苏柒爆成了漫天血雾。

        血雾飞扬,除了没能沾染刘焕分毫,却是甩了方讳一脸。

        感受着迎面而来的血腥味,方讳心冷如冰,灵魂放在都在这一刻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苏柒,苏柒……”

        “刘焕,去死!”

        骤然之间,方讳爆喝一声,气海内的真气毫无保留汹涌而出,一副要和刘焕拼命的架势。

        然而,只是刘焕的真气凝兵手段凝成的一柄巨刀,就轻而易举的破解了方讳来势汹汹的攻击。

        “方讳,年轻的时候,你或许还能和我比……可现在,在我的眼里,你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刘焕冷冷的凝视着方讳,居高临下的说道。

        “是啊,我的实力没法跟你比……但我收的弟子,却是你刘焕的弟子比不了的。”

        生死一线,方讳再次笑了起来,他的脑海中闪现出一道身影,那是一个终日身穿紫衣的青年男子,也是他的希望。

        段凌天!

        “方讳,我说过,我不会让你痛痛快快的死……我会将你折磨到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听到方讳的话,刘焕的目光更加冰冷,一步步不紧不慢的跨出,迎上方讳,犹如猎人在捕杀猎物。

        每一步跨出,都仿佛化作一柄巨锤,重重的砸在方讳的胸膛上。

        骤然,刘焕抬手,闪电般抓向方讳。

        而就在这千钧一之际,一道迅疾的剑芒,却是突兀的穿过虚空,在刘焕和方讳两人之间掠过,惊得刘焕收回了手。

        “谁?!”

        意识到这一道剑芒的威胁,刘焕脸色大变。

        “哈哈……刘焕长老,你我似乎也有几年没见了吧?”

        而就在这时,一声大笑传来,伴随着出现的,还有一道精壮的身影,正是一个身材精壮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一身灰衣飘飘,在他的手里,赫然握着一柄剑。

        “你是……汪涛?”

        皱着眉头打量了眼前的中年男子一阵,刘焕沉声问道。

        “看来刘焕长老还认得我。”

        汪涛笑了。

        “哼!汪涛,没想到多年不见,你也突破到了入圣境大圆满……只是,你以为,就凭你,能拦得住我?”

        刘焕冷哼一声,不屑道。

        眼前之人,刘焕有些印象,正是月耀宗里面的一个内门执事。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再次见到此人,竟然会是在这里。

        能潜藏穿过他笼罩方圆百米之地的领域,而不让他察觉,汪涛的修为可想而知,必然也是步入了入圣境大圆满。

        只是,就算如此,他也不惧汪涛。

        一个近年来刚突破到入圣境大圆满的武修,还不被他放在眼里。

        “是否能拦得住刘焕长老你,却是要试过才知道。”

        汪涛淡淡一笑,一脸云淡风轻,似乎并没有如何将刘焕放在眼里。

        “汪执事?”

        而方讳这时也反应了过来,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精壮背影,完全没想到这一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明显是要保他。

        汪涛,月耀宗历史上最年轻的内门执事。

        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剑修。

        但因为生性孤僻,少于人来往,所以名声不显。

        听刘焕刚才的话,这位汪执事,似乎已经是入圣境大圆满强者?

        “好,很好!”

        听到汪涛的话,刘焕怒极反笑,“汪涛,我很想知道,你为何要保他?据我所知,你和他之间,似乎没有交情吧?”

        “刘焕长老,你也无需试探,我保他,也只是受人之托而已。”

        汪涛淡淡说道。

        “能驱使你出手保护他……那个人,是百里长老?&#o39;

        念及至此,刘焕脸色一变,眼中隐隐升起了几分忌惮之色。

        只是,汪涛却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的凝视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他率先出手。

        “哼!”

        脸色风云变幻了一阵,刘焕最终还是咬咬牙,选择了离开。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却又是不忘放下狠话,“汪涛,你我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他决定离开,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原本,他来杀方讳,就不敢声扬。

        为此,他甚至于真气凝域,笼罩方圆百米之地,隐匿自己的身形,不让人现。

        因为他知道,一旦被人见到是他杀死的方讳,他必定也是会彻底激怒那位百里长老,或许百里长老不会在意方讳的死活,但却会在意段凌天的喜怒。

        不过,只要不让人知道是他杀死的方讳,他却是不惧。

        就算段凌天怀疑到他的身上,没有真凭实据,他也不担心那位百里长老会对他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