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457章 以命换命

第1457章 以命换命

        “你确定,他是丘山城城主府的人,是方讳的弟子?”

        刘焕眼中厉芒一闪,沉声问道。

        他实在不愿意相信。

        方讳,先是收了苏柒那么出色的天才武修为徒,而后又收了一个比苏柒还要出色的天才武修为徒?

        那是什么运气?

        为什么他刘焕就没有这样的运气?

        两个月前才进入外门,说明那个名为段凌天的外门弟子不到四十岁……而他能杀死冯帆,足以说明他的天赋,远胜他引以为豪的亲传弟子苏柒。

        如果是以前知道那个段凌天的存在,他脑海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必然是收其为徒,像对待苏柒一般。

        可现在,确实不可能了。

        只因为,对方杀死了冯帆!赵长老的亲传弟子!

        赵长老,乃是月耀宗一众内门长老中,实力能排进前三的存在,是他刘焕都要巴结、示好的对象。

        杀死赵长老亲传弟子的人,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收之为徒。

        “师尊,我半年前去接苏柒师弟的时候,就曾经见过他……只是,我当时并不知道他的天赋比苏柒师弟还高。要不然,我就将他一起带回来了。”

        周奇跟了刘焕多年,自然清楚刘焕的想法,专挑刘焕喜欢听的说。

        如果他早知道段凌天那么妖孽,半年前降临丘山城城主府的时候,他绝对不会留下段凌天的性命……每每想到此处,他都很是后悔,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卖。

        果然,听到周奇的话后,刘焕的脸色缓和了下来,但眼中厉芒却是不减反增,“真么想到,那方讳的运气这么好,接连收了两个天赋妖孽的弟子……他何德何能!”

        说到后来,刘焕眼中杀意凛然,“我本来还觉得,就算留下他的性命,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现在看来,我的这个想法大错特错!如果那个段凌天成长起来,必是我的心腹大患!”

        “师尊,需要我前往丘山城城主府,出手将那方讳杀死吗?”

        周奇问道。

        “不用。”

        刘焕摇头,“方讳,还是交给赵长老吧……要不然,等赵长老出关,知道自己的弟子被杀死以后,怒火往何处宣泄?”

        “至于那个段凌天……在赵长老出关之前,必须解决掉他!如此一来,赵长老便算是欠了我刘焕一个人情。”

        说到后来,刘焕眼中精光闪烁。

        当然,有一点他没说。

        他之所以想要在赵长老出关之前,杀死段凌天,也是担心赵长老出关以后,对段凌天起了爱才之心,不顾冯帆之仇,收段凌天为他洗下新的亲传弟子。

        那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段凌天,来自丘山城城主府,如若拜入了赵长老门下,对他而言,对他这一脉而言,无疑是一场大灾难。

        “师尊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在赵长老出关之前,杀死那段凌天。”

        周奇说道。

        “不是尽力,而是必须!在赵长老出关之前,那个段凌天必须死!即便是用你的命,换段凌天的命,你也必须让他死。你死之后,师尊会记住你的。”

        刘焕看向周奇,缓缓说道,说到后来,脸上露出几分和蔼之色。

        看到刘焕脸上的和蔼,周奇的心里却是只有冷意。

        刘焕,他的师尊,为了杀死段凌天,斩草除根,竟然不惜牺牲掉他的性命!

        这一刻,在周奇的心里,刘焕和他的那一点师徒情分,也是彻底的烟消云散,化为乌有。

        先前还恨不得杀段凌天而后快的他,现在却是巴不得段凌天能好好的活下来,乃至帮方讳干掉段凌天……这一瞬之间,在他的心里,也是下了一个决定。

        一个关乎到他的未来的决定。

        “师尊,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面对一脸和蔼的刘焕,周奇虽然觉得恶心,但表面上却还是恭敬的应承了下来。

        “很好,很好。”

        眼见周奇这么听话,刘焕顿时笑了,“周奇,你是最早跟着为师的,为师想来也器重你……你放心,即便你杀死了那个段凌天,被宗门处死,为师也不会忘记你。”

        “为师会给你立一块灵位,供奉在后院,让你常伴为师左右。”

        刘焕面露和蔼的说道。

        “多谢师尊。”

        周奇的心冷如冰,但表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他必须先应付这一关。

        “三天之内,我要听到他的死讯……你应该不会让师尊失望吧?”

        刘焕看向周奇,给了他一个期限。

        三天!

        听到刘焕的话,周奇心里一颤,却也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

        “很好。你准备去吧。”

        刘焕送客道。

        “弟子告退!”

        周奇退了下去,转过身以后,眼中冷光闪烁,心里暗道:“刘焕,是你逼我的……既然你不拿我的命当命,那我又也没必要再守着你了。从今往后,我周奇和你之间的师徒情分,一刀两断!”

        而在周奇转过身去以后,刘焕脸上的和蔼荡然无存,淡漠的扫了一眼周奇的背影,便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紧接着,他去找了苏柒。

        见到苏柒的时候,他的脸上自然而然的浮现和蔼之色。

        “师尊,你这么晚来找我是?”

        苏柒面露疑惑。

        “苏柒,在你离开丘山城城主府之前,你可知道那丘山城城主方讳的膝下,还有一个名为段凌天的弟子?”

        刘焕开门见山问道。

        “知道。”

        苏柒点头,“不过,那个段凌天却是傲得很!他只愿意认方讳为老师。不过,他毕竟是和我同出自凡人大6的武修,天赋之高,不在我之下。”

        “他也是出自凡人大6?”

        刘焕瞳孔一缩,问道:“你们是来自一个凡人大6?”

        “不是。”

        苏柒摇头,“我们来自不同的凡人大6。”

        “看来,传闻是真的……能从凡人大6走出来的天才武修,每一个都是得天独厚的妖孽之才!凡人大6的人,要么逆天,要么渣,简直是两个极端。”

        刘焕喃喃说道。

        “师尊,怎么了?你怎么会突然问起他?”

        苏柒疑惑问道。

        “他杀死了冯帆。”

        刘焕没有隐瞒,将自己刚从周奇口中得知的消息,告知了苏柒。

        “什么!?”

        而听到这个小子,苏柒的脸色也是瞬息大变,“怎么可能!冯帆可是地榜强者,那段凌天怎么可能杀死他?”

        看到苏柒瞬变的脸色,刘焕意识到苏柒应该也没有意识到段凌天的天赋那么妖孽。

        “是真的。如今,不只是外门区域,就算是内门区域,怕也是已经传开了这个消息。”

        刘焕说道。

        苏柒闻言,脸色也是变得极其的复杂,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步伐,较之段凌天的步伐,似乎越来越远了。

        外门区域,地处偏僻的府邸之内,前院一侧的凉亭之外。

        “禀报长老,冯帆死了。”

        脸上挂满震惊的壮硕大汉,迈着龙行虎步而来,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还真是一哥有趣的小家伙。”

        面对壮硕大汉的禀报,静静的坐在凉亭内品着香茗的老人,却只是淡淡一笑,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怎么意外。

        “长老,您……不惊讶吗?”

        大汉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可惊讶的。那个小家伙,可不像是一个主动送死的人。”

        老人一身白衣,鹤童颜,看起来颇有些仙风道骨,坐在那里,仿佛和整个凉亭,乃至整片天地融合为了一体,再也不分你我。

        “长老,那个冯帆可是赵长老的心头肉……要是赵长老出关,得知冯帆被杀死,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大汉又道。

        “这倒是一个问题。”

        白衣老人点了点头,沉吟片刻之后,又淡然一笑,“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对他很有信心……我倒也是有些好奇,他会如何过赵丰那一关。”

        赵丰,正是冯帆的师尊,也是一位实力强大的内门长老。

        月耀宗内门,内门长老足有近二十个。

        而赵丰的实力,却是能在这近二十个内门长老中,排进前三……他的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长老不怕他就此陨落吗?”

        大汉问道。

        “我说了,我对他很有信心……你退下吧。”

        白衣老人说道。

        “是。”

        虽然不知道老人为何对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外门弟子这么有信心,但大汉还是退了下去,老人的话,他不能违背。也不敢违背。

        大汉退下以后,老人的手里多出了一枚圣石,这枚圣石,看起来比六品圣石还要高级。

        “能随手拿出四品圣石的人,又岂会是一般人……也不知道,那个小家伙到底什么来历,竟然能拿出四品圣石。不过,这四品圣石对我的帮助,确实是远胜六品圣石,至少不需要再在闭关中打断修炼,换取圣石。”

        老人转动着手里的四品圣石,喃喃说道。

        轰!!

        夜深,伴随着一声巨响,段凌天只觉得浑身上下传来一阵剧痛,却是被七宝玲珑塔第二层给震了出来。

        “什么人?!”

        睡了半天,段凌天的精神力倒也勉强恢复了一些,第一时间脸色一沉,对着外面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