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436章 疯狂的周奇

第1436章 疯狂的周奇

        虽然,苏柒一入月耀宗,便进入了内门,成为了内门弟子。

        然而,有关外门区域的一些事,苏柒却也是知道的。

        外门之中,实力排名前一百之人,可住进最高档的独立小院……而这些人,实力最弱的,都是临近脱凡境大圆满巅峰的存在。

        据说,实力在外门可以排进前五十的外门弟子,几乎都是脱凡境大圆满巅峰的存在。

        特别排名最前列的那几位,更是名列地榜的强大存在!

        地榜,乃是笼括九宗联盟范围区域的榜单,其中笼括了九宗联盟最出色的一百个脱凡境大圆满巅峰强者。

        九宗联盟,是由九个七流宗门组成,意在联合抵御六流势力的入侵。

        月耀宗,就是其中一个七流宗门。

        能排进地榜的脱凡境大圆满巅峰强者,都是站在脱凡境巅峰的存在,排名末流的,实力都能和寻常入圣境初期武修、道修比肩。

        排名前列的,更是有能力击败寻常的入圣境初期武修、道修!

        “看来,这苏柒也不知道那段凌天的实力。”

        眼看苏柒面露骇然,周奇心中有数。

        “那个段凌天,击败曾志,自始至终都是单方面的碾压……曾志,毫无还手之力。他的实力之强,怕是还要胜过苏师弟你。”

        周奇继续补充说道,有意无意的挑拨着苏柒。

        单方面碾压?

        不得不说,周奇的话再次吓到了苏柒。

        “看来,这半年来,段凌天的实力也是有了很大的提升……半年前的他,或许胜过我一筹,却绝对没有这么夸张!”

        苏柒暗自倒吸一口冷气。

        半年前,他和段凌天一战,虽然因为周奇的出现,而没有分出结果。

        但他有自知之明,知道段凌天的实力要胜过他几分。

        当然,胜得不多。

        他原以为,这半年来,实力突飞猛进的他,已经将段凌天甩在了后面……却没想到,段凌天的实力,也在以一种极其可怕的度提升着。

        当然,即便如此,他也不认为段凌天的实力能胜过他。

        外门排名第八十五的人物,即便是他对上,也有信心单方面将其碾压。

        所以,他觉得段凌天的实力应该和他在伯仲之间。

        眼看苏柒没接话,周奇眉头皱起,一脸不悦。

        不过,他的眉头很快又施展开来,脸上再次浮现虚伪的笑容,“苏师弟,你和那段凌天,毕竟曾经是师兄弟一场……你可有兴趣去会会他?”

        “周师兄,我和他并不熟。”

        苏柒淡淡说道,他哪里看不出周奇是在故意挑拨,“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送周师兄了……我正打算回房去修炼。”

        说完,也不等周奇回应,苏柒转身回房去了。

        眼见苏柒关上房门,周奇的脸色彻底阴郁了下来,“这个苏柒,仗着师尊的袒护,竟然如此不将我放在眼里……该死!”

        半年前,在他的面前,苏柒温顺得像只猫。

        而现在,昔日的猫,似乎有化作老虎,压过他一头的趋势。

        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他也知道,苏柒大势已成,有他那师尊的袒护,即便他是师兄,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欺压苏柒。

        他丝毫不怀疑,他那师尊为了这个半年前才收的弟子,而网顾和他多年的师徒之情。

        他的师尊,最看重的是门下弟子的武道天赋。

        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

        如果他和苏柒同时遭难,而他的师尊只能救其中一人……他的师尊,绝对会救苏柒。

        这一点,他一点都不怀疑。

        “也许……那段凌天的事,暂时没必要告诉师尊。自苏柒来以后,师尊深居简出,外面的事,便是传得再如何沸沸扬扬,他也未必会知道。”

        突然,周奇的心里升起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废掉他!”

        周奇打算废掉段凌天。

        “那个段凌天,论天赋,比苏柒还高……如今,师尊门下有了一个苏柒,我的地位便已一落千丈。如果再多一个段凌天,我哪还有地位可言?”

        周奇心里一颤。

        如果他的师尊知道段凌天的天赋比苏柒还高,而段凌天又是出自丘山城城主府……那么,他的师尊一定会将段凌天也收为亲传弟子。

        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废掉段凌天!

        如此一来,即便他的师尊后来知道了段凌天天赋强,也顶多骂他几句。

        而段凌天,却是不可能再成为他师尊的亲传弟子。

        “半年前,是师尊让我去接苏柒回月耀宗,我没有选择,以至于养虎为患……这一次,我一定要在师尊现段凌天的天赋之前,废掉段凌天!”

        周奇双眸一闪,寒光凛冽。

        废掉段凌天,自然是要让段凌天永无翻身之日。

        当然,月耀宗有规矩,不得杀人,不得致人伤残。

        杀人者,一般都会被处于极刑。

        而致人伤残者,却是可以逃过一死,虽然受罚严重,但却不用一报还一报。

        周奇,正是想要将段凌天弄残废。

        到时,即便段凌天天赋再高,也不会被他的师尊看上,只要不被他的师尊看上,便不能和他争宠,不能和苏柒一样骑在他的头上。

        “那个苏柒,想来也不会自讨没趣的在师尊面前提起段凌天……如此,我的计划,倒是可以顺利实施。”

        周奇的心里有了成熟的想法。

        一念至此,他离开了府邸,乃至离开了内门区域,去了外门区域。

        没过多久,在外门区域的一处偏僻之地,周奇的身边多出了一人,一个中年男子,只看外表,都能当周奇的爹了。

        只是,这个中年男子在周奇的面前,却显得毕恭毕敬。

        “林富,你应该知道,没事我不会找你……既然找你,自然是有事让你去办。”

        周奇淡淡说道。

        “是。周师兄,却不知你叫我来,有何吩咐?”

        林富恭敬问道。

        “我听说,外门区域来了一个名叫段凌天的新弟子,刚到外门,就击败了你们外门排名第八十五的曾志?”

        周奇问道。

        “是有这么一回事,我也听说了。”

        林富点头,“为此,我甚至去找过曾志……不过,曾志却说,他的实力未必不如那个段凌天!他之所以被单方面碾压,是因为那段凌天用了妖法。”

        “妖法?”

        周奇皱眉,“什么意思?”

        “他说……他有两次,攻击分明就要落在段凌天的身上,可最后却是转移到了段凌天的身侧,未能攻击到段凌天。”

        林富将从曾志口中得知的话,一一说出,“而段凌天,两次都趁着这个机会,给予他重创,让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哼!技不如人,还找这么多借口……什么妖法,谁信!”

        周奇冷哼一声,说道。

        “我也觉得不可信。”

        林富点头,“我猜就是那曾志不服输,所以才想出这么个借口……不过,他也不想想,就算他的这个借口传开,谁会信他?”

        “这个暂且不论。”

        周奇单刀直入,步入正题,“林富,我让你办的这件事,和我师尊密切相关……所以,你务必给我办妥!”

        “跟刘焕长老有关?”

        林富闻言,一时也是精神烁烁,仿佛重获了新生一般,“周师兄您请说。”

        他的师尊,乃是月耀宗的外门执事,年轻时,乃是刘焕长老身边的人,和刘焕长老关系很好。

        实际上,其实就是个跟班。

        只是林富不愿意承认而已。

        正因如此,林富算是刘焕一脉的人。

        “你可知道……那个段凌天,乃是出自于丘山城!”

        周奇直言道。

        “丘山城?”

        听到周奇的话,林富的瞳孔陡然缩起,面露骇然之色。

        丘山城,他自然不会陌生。

        甚至于,只要刘焕长老一脉的人,都不可能不知道丘山城……倒不是因为丘山城是月耀宗麾下十八城之一,而因为丘山城城主方讳和刘焕长老之间的仇恨。

        “周师兄,你半年前,不是将那方讳门下最出色的弟子苏柒给带回宗门了吗?怎么没将那段凌天一并带回来?他的天赋,似乎不在苏柒之下。”

        林富疑惑问道。

        “半年前,我倒是没看出他的天赋比苏柒高……不过,我曾经有意将他带回来,让他拜入我师尊的门下,但却被他拒绝了!而且拒绝得斩钉截铁!”

        周奇信口胡扯道:“如果我那个时候知道他的天赋比苏柒还高,当场就毙了他!当时没杀他,是我的遗憾。”

        “却没想到,当时的一念之差,以至于养虎为患!”

        周奇满脸愤怒。

        “真是不识抬举!”

        林富眼中闪过一丝嫉妒,面色一寒,随即问道:“周师兄,你要我办的事,跟那段凌天有关?”

        “不错。”

        周奇点头,“你的一身实力,乃是脱凡境大圆满巅峰,在外门之中,也能排在第四十七……我想让你向那段凌天下战帖,逼他出来和你一战。”

        “周师兄,他能单方面碾压曾志,实力最少也能和我战成平手,甚至可能胜我一筹……我怕是没法教训他。”

        林富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