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433章 委屈的杨河

第1433章 委屈的杨河

        真气凝兵,便是在不影响自己出手的情况下,另外以真气凝成神兵利器,辅助对敌。

        神兵利器,和自己并肩作战。

        这,也是入圣境后期的强大的手段。

        也正因为这一手段,使得入圣境中期和入圣境后期之间的实力差距很大。

        如果入圣境后期不施展真气凝兵的手段,入圣境中期就算不敌入圣境后期,也能支撑个一时半会。

        可一旦施展真气冰凝,转眼之间,就能击败入圣境中期!

        就如之前在丘山城城主府,月耀宗内门长老刘焕的亲传弟子周奇和丘山城城主方讳交手事的情景一样。

        起初,方讳能在周奇手下保持多招不败。

        而当周奇以真气凝成神兵巨锤,轰然落下的时候,方讳却是直接被镇压,被击败。

        入圣境后期和入圣境中期之间的差距,一览无遗。

        这两个修为层次,虽然只是间隔了一个层次,可一旦前者全力出手,却是差如鸿沟,难以逾越的鸿沟。

        段凌天在七宝玲珑塔第二层修炼,将一切抛之脑后。

        所以,他却是不知道,外面因为他击败曾志一事,彻底闹翻了天。

        一个刚进宗门的外门弟子,第一天,还没有找到自己的住处,就强势击败了实力原来在外门可以排在第八十五的曾志。

        “在我们月耀宗的历史上,好像还没有出现过刚进宗门,就击败外门中排名前一百的人物吧?”

        “我们月耀宗,向来只招收四十岁以下的年轻天才……这些年轻天才,或许天赋不错,可想要在刚进宗门的时候,击败外门排名前一百的人物,却无异于天方夜谭。”

        “能在外门排名前一百的人物,哪个不是临近脱凡境大圆满巅峰的存在?这些存在,面对寻常的脱凡境大圆满武修,都是彻彻底底的碾压!”

        “如此看来,那个刚进宗门的外门弟子段凌天,开创了宗门的一个历史……一个刚进宗门,就击败外门前一百之人的历史。”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变态存在。”

        “这样的变态,就算放眼整个道武圣地,也算得上是不可所得的武道天才了吧?”

        ……

        外门之中,一群老资格外门弟子议论纷纷,说着全是段凌天之前碾压曾志的事,一个个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

        虽然,曾志第一次出手,拳头诡异的偏移、让开段凌天的一幕,很多外门弟子都看到了。

        但他们几乎都觉得是自己眼花了。

        至于曾志第二次动用圣器长枪出手,再次诡异偏移的一幕,因为相隔甚远,所以他们并没有看到。

        要不然,现在的话题,怕是就要围绕在这个上面了。

        “杨河,那个段凌天是你带进来的……你知道他的来历吗?”

        很快,不少人找上杨河,他们都对段凌天的来历充满了好奇。

        他们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块风水宝地,能诞生出如此这般妖孽的人物。

        “不知道。”

        杨河摇头。

        他是从石台后面登上石台去接段凌天的,所以并没有听到石台前面一群人的窃窃私语,不知道段凌天是来自丘山城的人。

        “真没想到,这一次宗门招收的外门弟子质量那么高……那个段凌天,好像是第十三个脱凡境大圆满了。”

        一个外门弟子感叹道。

        “十年前,我通过入门考核,进宗门的那一次……只有九个脱凡境大圆满。”

        另一个外门弟子也不由一叹。

        “那也比我进宗门的那次强多了。那一次,只有五个脱凡境大圆满。”

        又一个外门弟子说道。

        一时间,围在杨河面前的几个外门弟子,七嘴八舌的感叹起来,一个个不断的摇头,仿佛恨不得将头摇下来。

        “他不是脱凡境大圆满。”

        杨河皱眉说道。

        杨河的话,就好像大旱中的一滴甘霖,吸引了周围一众外门弟子的目光,让得他们在第一时间闭上了嘴。

        “杨河,你说谁不是脱凡境大圆满?你……说的该不会是那个段凌天吧?”

        “开什么玩笑!那个段凌天,可是击败了曾志的存在。即便是在他前面进宗门的十二个脱凡境大圆满,面对曾志的勒索,都要乖乖的交出圣石。现在,你说段凌天不是脱凡境大圆满?”

        “杨河,你可别觉得我们好骗。”

        ……

        围着杨河的一众外门弟子,再次七嘴八舌的吵闹起来。

        “他真的不是脱凡境大圆满。”

        杨河苦笑,眼前几人不信他的话,他并不觉得意外。

        设身处地,如果他站在对方的立场,也不会相信击败了曾志的人,会不是脱凡境大圆满的存在。

        看到杨河脸上浮现的苦笑,几个外门弟子的眉头不由皱起。

        看杨河的样子,不像是骗人。

        “难不成他是入圣境的存在?”

        一个外门弟子倒吸一口冷气,问道。

        入圣境!

        一时间,另外几个外门弟子也被吓到了,不约而同的狠狠咽了口唾沫以后,眼巴巴看着杨河,“杨河,他不会真的是入圣境的存在吧?”

        “如果他是入圣境,那一切就都好解释了……入圣境强者,即便只是入圣境初期,别说是曾志,就算是我们月耀宗外门第一人,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没错。”

        ……

        现在,几个外门弟子又达成了共识。

        “他不是入圣境武修。”

        杨河摇头,“他跟我们一样,也是脱凡境武修。”

        “脱凡境武修?你想说……他只是脱凡境小圆满武修?”

        一个外门弟子皱眉说道。

        “嗨!杨河说那个碾压了曾志,刚进宗门的外门弟子段凌天,只是脱凡境小圆满武修……你们信不信?!”

        另一个外门弟子,唯恐天下不乱,对着远处的不少外门弟子叫道。

        “段凌天,脱凡境小圆满?”

        顿时,远处的一群外门弟子嗤之以鼻,“开玩笑吧!脱凡境小圆满,碾压实力在外门能排到第八十五的曾志师兄?”

        “哈哈……杨河,你在说梦话吗?”

        “或许,连杨河自己都没想到,他指引进宗门的新弟子,会是一个实力比曾志师兄还要强大的存在吧。”

        “杨河,你是见识到对方的实力,自卑了吗?所以,找出这样的借口,想要在修为上压对方一头?”

        ……

        越来越多的外门弟子围了过来,不断讽笑着杨河。

        杨河被讽刺的面色涨红,到得最后,再也忍不住,彻底爆了,“我可没说他是脱凡境小圆满!告诉你们,他是脱凡境后期武修。”

        脱凡境后期!

        不得不说,杨河这话还是很有分量的。

        最少,他话音刚落,围着他的十几个外门弟子,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戛然无声。

        眼看众人被惊得呆若木鸡,杨河不由面露得色。

        吓到了吧?

        “疯了!这杨河疯了!”

        “不是疯,就是在梦游……这说的都是梦话。”

        “脱凡境后期,击败脱凡境大圆满中的佼佼者?而且是单方面的碾压……这绝对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大的笑话!”

        “杨河,你该吃药了!”

        ……

        十几个外门弟子,被杨河的话惊得呆滞片刻之后,纷纷以更加讽刺的语气说道。

        说段凌天是脱凡境小圆满,这些人都不信。

        说段凌天是脱凡境后期,他们自然是更加不信。

        “你们才疯了!”

        “你们才在说梦话!”

        “你们才该吃药!”

        杨河瞪着眼吼道:“你们不信我就算了,我还真不稀罕让你们信……反正,等其他通过入门考核的人进来,你们自然能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吼完以后,心里充满委屈的杨河走出人群,回自己的石屋去了。

        只剩下十几个外门弟子面面相觑。

        “杨河似乎被我们逼急了。”

        “哼!他装得倒是挺像的……起初,我还有些信他,毕竟以脱凡境小圆满的修为击败脱凡境大圆满,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只是没那么夸张而已。”

        “是啊,我刚开始也有点信他了……然而,他竟然又说段凌天不是脱凡境小圆满,是脱凡境后期。真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以脱凡境后期修为,击败脱凡境大圆满,而且还是击败那种临近脱凡境大圆满巅峰的人物?简直痴人说梦!”

        ……

        一群外门弟子骂骂咧咧,根本不相信杨河说的话。

        “咦!又有人进来了……是彭嘉!我记得,彭嘉今天也跟着外门执事去考核现场了。他身边的那个生面孔,应该也是刚通过入门考核的人。”

        突然,一个眼尖的外门弟子看向远处,叫道。

        “这个生面孔……你们见过吗?我没见过。”

        “我也没见过。”

        “看来,他确实是刚通过入门考核,进入宗门的人。”

        “走!去问问他们。”

        “对!问清楚,等下次见到杨河,好打他的脸!让他忽悠我们,忽悠不成还急了,装得倒是挺像的。”

        ……

        十几个外门弟子一边叫嚷着,一边走向从远处走来的两人。

        一个中年男子,一个青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