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426章 一念成魔

第1426章 一念成魔

        “规则介绍完,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董冲,是月耀宗的外门长老,主要负责外门人员的调动、安排。”

        老人缓缓说道。

        “这规则……”

        听到董冲说的规则,段凌天不由皱眉,“以精神秘术探查……四十岁以下的脱凡境小圆满,才算通过第一阶段考核?”

        虽然他现在的战力可以和寻常脱凡境大圆满比拟,但他的修为却只有脱凡境后期。

        在精神秘术面前,他的修为无所遁形!

        “段师兄,你的修为只有脱凡境后期……按照这老头说的规则,岂不是连第一阶段的考核都过不了?”

        熊虎皱眉,骂骂咧咧说道:“这月耀宗入门考核什么破规矩,只看修为,不看战力?这不是坑人吗?”

        不管是熊全,还是凌云,都已经知道段凌天突破到脱凡境后期的事。

        当然,他们也知道,他们的这位段师兄,虽说一身修为只是脱凡境后期,但他的一身战力,却是堪称脱凡境大圆满之下无敌。

        就算是一般的脱凡境大圆满,也未必是他们段师兄的对手。

        凌云的眉头也不由皱起,如果段师兄都无法通过月耀宗的入门考核,那可就真的是天大的笑话了。

        “放心吧。”

        眼看段凌天三人眉头皱起,方讳笑道:“第一阶段考核,段凌天或许没办法通过……但第二阶段考核,段凌天想要通过却并非难事。”

        “第二阶段考核?”

        段凌天三人闻言,齐齐看向方讳,面露疑惑。

        因为董冲还没有说第二阶段考核的具体内容,所以他们并不知道第二阶段考核的内容是什么。

        “宗门为了不让明珠蒙尘,也给了脱凡境小圆满以下的年轻天才一个机会……即便他们第一阶段落选,只要在通过第二阶段考核,一样能拜入宗门。”

        方讳说道。

        “脱凡境大圆满,无需参与第二阶段的考核;脱凡境小圆满,参与第二阶段考核,却是要充当耙子;而没有通过第一阶段考核的人,参与第二阶段考核,则是挑战靶子,只要挑战成功,便算通过入门考核,可以直接进入宗门。”

        方讳继续说道。

        “而被挑战,并且落败的脱凡境小圆满,则失去进入宗门的机会。”

        方讳先董冲一步,将入门考核的规则说完。

        哗!

        而当董冲说完以后,现场的一众青年才俊纷纷哗然。

        只有包括方讳在内的十八城城主,因为早就知道规则,所以并不觉得惊讶。

        “如此说来,脱凡境小圆满被击败,只是一次,便会被淘汰,失去进入月耀宗的资格?”

        “太残酷了吧!被击败,连机会都不给。”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一个连修为弱于自己的人都胜不过的脱凡境小圆满,几乎没什么前途可言。”

        “不过,这种情况应该不太可能出现……修为在脱凡境小圆满以下的存在,一般不可能战胜脱凡境小圆满的存在。”

        “这倒也是。如果真的被脱凡境小圆满以下的存在击败,那也是他技不如人,活该被淘汰。”

        ……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逐渐的也接受了这个规则。

        “这样还好。”

        知道这第二阶段考核的内容后,段凌天松了口气。

        击败脱凡境小圆满,对他而言,并非难事。

        很快,在月耀宗外门长老董冲的主持下,月耀宗的入门考核正式开始。

        一个个来自月耀宗麾下十八城,由各城城主举荐的年轻天才,以及月耀宗外门长老、执事搜罗到的年轻天才,纷纷登上石台。

        十个人为一组,接受董冲身后两个中年男子的审视。

        这两个中年男子,是月耀宗外门执事。

        当然,表面上看是审视,实则是以精神秘术探查一个个年轻天才的年纪,以及他们的一身修为。

        “三十六岁,脱凡境小圆满,通过。”

        “三十四岁,脱凡境小圆满,通过。”

        ……

        一开始的十个年轻天才,全部通过。

        “在场的一群青年中,不会就我一人不是脱凡境小圆满以上的武修吧?”

        面对这个结果,段凌天不由苦笑。

        “应该还是有不少脱凡境后期武修。”

        作为过来人,方讳知道的远比段凌天多,“道武圣地中,还是有不少可以越级败敌的天才武修……不过,我以前见过的可以越级败敌的脱凡境后期武修,最多只能战胜寻常的脱凡境小圆满武修。”

        说到后来,方讳深深的看了段凌天。

        就好像在对段凌天说:

        不是每一个脱凡境后期武修,都像你那般变态,甚至能击败脱凡境大圆满。

        正如方讳所说。

        第二批上去的年轻天才中,出现了两个脱凡境后期,他们都没有通过第二阶段的考核……不过,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气馁,明显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他们的目标,是第二阶段的挑战。

        只有第一阶段被淘汰的人,在第二阶段的时候,才有挑战的机会。

        第三批上去的年轻天才中,脱凡境后期更多,占了一半之数。

        第四批,又少了一些。

        当第五批年轻天才上去,熊虎怪叫一声,“是那小子!”

        听到熊虎的提醒,段凌天三人凝眸望向前方的石台,却现十人之中,叶满赫然在列。

        叶满站在那里,浑身上下流露出阴冷的气息,显得与另外九个年轻天才格格不入……另外的九个年轻天才,有意无意跟他保持着距离。

        “魔修?”

        “这个年轻人是魔修!”

        “啧啧……魔修的修炼度,向来逆天,也不知道他今年多大,修为几何。”

        “他的年纪和修为,肯定惊人……拭目以待吧。”

        ……

        叶满吸引了不少的目光,更多人的注意力,汇聚在他的身上。

        “三十岁,脱凡境大圆满!”

        随着外门长老董冲身边的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开口,全场哗然。

        中年男子说的正是叶满。

        “不愧是魔修!年仅三十岁,就已经突破到脱凡境大圆满。”

        “厉害!厉害!”

        “比我想象的还要强。”

        ……

        一时间,全场沸腾了。

        叶满,是今天月耀宗入门考核中出现的第一个脱凡境大圆满,毫无意外的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不只是和他站在一起的九个年轻天才,便是前面通过第一阶段考核的年轻天才,在他面前,尽皆黯然失色。

        叶满立在石台上,鼻子朝天,面露傲色。

        他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与此同时,他那居高临下的目光也落在段凌天的身上,俯瞰着段凌天。

        “段凌天,你这一生,注定被我叶满踩在脚下!”

        叶满的真气传音,嚣张无比。

        不过,段凌天却并不在意,表情如初,只是淡淡的扫了叶满一眼,甚至懒得搭理他。

        在他眼里,叶满只不过是他的手下败将。

        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手下败将,何足言勇?

        段凌天的态度,让得叶满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他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段凌天还敢这般无视他。

        一时间,叶满只觉得满腔怒火呼之欲出。

        “段凌天……不杀你,我叶满誓不为人!”

        叶满眼中泛着凶光,咬牙切齿,喃喃低语。

        叶满是脱凡境大圆满,直接免去第二阶段的考核,由一个月耀宗外门弟子带领前往月耀宗驻地外门区域。

        叶满,也是在场一群年轻天才中,第一个通过入门考核,成为月耀宗弟子之人。

        “段师兄,那个叶满看你的目光,似乎恨不得将你吞掉……你跟他到底有多大仇?”

        虽然叶满的目光不是针对他,但熊虎心里还是有些毛。

        “对于小鸡肚肠的人而言,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冲突,也可以视作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你觉得,他跟我多大仇?”

        段凌天反问道。

        熊虎无语。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那可是天底下最大的仇恨!

        “段凌天,进入宗门后,多提防那个叶满……魔修之中,没有善类。特别是,他极可能是因为你,而一念成魔!”

        方讳面色凝重的说道:“一般武修、道修,如果因为某种执念而堕入魔道……那么,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第一条路,便是消除执念,从此一飞冲天!第二条路,则是没能消除执念,轻则走火入魔,重则被魔气反噬,身死道消。”

        对于魔修,方讳曾经特意去了解过。

        甚至于,当年他额妻子被刘焕逼死以后,他也想过以报仇为执念,堕入魔道,成为魔修……因为只有那样,他才有机会报仇。

        只是,他的妻子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自杀之前,留下遗言,让他万万不可堕入魔道,否则,她死不瞑目。

        妻子死那么惨,方讳就算再恨,再想报仇,最终还是不忍心违背她的遗言。

        “这个我也听说过。”

        熊虎看向段凌天,“如果他堕入魔道的执念,真的是为了杀段师兄你……那么,段师兄你就是他的宿敌。终他一生,要么杀死段师兄你,要么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