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416章 郑家灭

第1416章 郑家灭

        “阁下是谁?”

        被中年男子提在手里的郑霖几欲魂飞魄散,他刚才没逃出多远,就被此人制住,毫无还手之力。

        对方的实力之强,远胜于他,最少也是脱凡境大圆满巅峰的存在!

        然而,中年男子却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段凌天,微微一笑,“段凌天,他就交给你处置了。”

        话音刚落,中年男子随手将郑霖丢向段凌天。

        郑霖被中年男子丢出去,也脱离了束缚,第一时间就想故技重施,再次逃窜。

        只是,他逃得掉吗?

        嗡!!

        随着一阵难听的声音响起,一道凝实的真气光刃掠出,摧枯拉朽般掠过郑霖的脖子,将郑霖的脑袋斩了下来。

        前一刻还生龙活虎的脱凡境大圆满武修,此刻也是身死道消,再无翻身的可能。

        郑霖的脑袋滚到墙边,一路带出刺眼的血迹,立在墙边后,瞪着一双眼睛,眼中除了惊恐还是惊恐。

        嘶!!

        这一幕,让得赶过来的洪宇倒吸一口冷气,与此同时,他也现了另外两具被断开的残躯。

        “凌天兄弟,你没事吧?”

        洪宇一脸担心的看向段凌天,如果他这兄弟在他家里出了事,那他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没事。”

        段凌天对着洪宇摇头一笑,随即看向那正笑看着他的中年男子,“多谢前辈施予援手。却不知前辈是?”

        “难怪城主大人如此看重你,确实不凡。”

        中年男子笑道。

        “你……你是老师的人?”

        段凌天心中一惊,随即脑海中灵光一闪,好奇问道:“前辈莫非是老师麾下三十六亲卫之一?”

        段凌天没有在中年男子面前开启天眼通,因为面对这个中年男子的时候,有面对他那老师和天魁卫的时候差不多的感觉。

        而不管是他那老师,还是天魁卫,都是入圣境强者。

        “你倒是聪明。”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我在城主大人麾下的三十六亲卫中,排名第二。”

        “天罡卫?”

        段凌天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还真被他猜对了,此人真的是他那老师麾下的三十六亲卫之一,而且是排名第二的天罡卫。

        三十六天罡,天魁第一,天罡第二。

        “这里生的事情,我已经传讯给城主大人……新南镇郑家,一个人也逃不掉。”

        天罡卫淡淡说道,似乎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而对他而言,灭郑家也是再简单不过,只需要他一人出马,就能颠覆整个郑家,让郑家永无翻身之日。

        “能迫得一个脱凡境大圆满武修落荒而逃……就算是城主大人,怕也是不知道你有这本事吧?”

        天罡卫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着段凌天。

        在段凌天刚进丘山城城主府没多久,他早就听说了段凌天这个人物,一开始不以为然,到得后来,却不得不重视。

        前几日,段凌天离开城主府,城主大人更亲自下令,让他暗中保护段凌天。

        那一刻,他才深刻意识到城主大人对段凌天的看重。

        郑家三人的小动作,自始至终,都被隐藏在空中保护段凌天的他看在眼里。

        原本,他以为自己要出手,却没想到,段凌天以一己之力,就杀死了郑家两人,并且迫得郑家的一个脱凡境大圆满武修落荒而逃。

        他心里清楚,段凌天肯定能追上郑霖。

        他之所以出手,是因为想要正面认识一下段凌天,这个半年后主动要拜入月耀宗的年轻天才,比苏柒还要耀眼的天才。

        “脱……脱凡境大圆满?”

        听到天罡卫的话,刚被天罡卫的身份震得一阵懵的洪宇,忍不住惊呼出声,目光随之落在郑霖的脑袋上。

        “这……这是脱凡境大圆满武修?”

        洪宇心里充满震撼,再次看向段凌天时候光,也是面露不可思议。

        “只是一个刚突破到脱凡境大圆满的武修,根基不稳。若非如此,我不一定是对手。”

        段凌天摇头说道,而他的话,自然也被洪宇和天罡卫视作谦虚。

        “城卫军队长洪宇,见过天罡卫大人!”

        这时,洪宇压下心中的震惊,向天罡卫行礼。

        “你就是城卫军的洪宇?我听说过你……确实不错。”

        暗中保护段凌天的几天,天罡卫也知道段凌天和洪宇的关系不错,所以对洪宇也是客气得很。

        他知道,段凌天是注定要走出丘山城的人物,日后的成就,必然不在城主大人之下。

        所以,段凌天的朋友,他自是不敢怠慢。

        哗!!

        随着天罡卫一挥手,地上的三具残躯被他收起,他跟段凌天的打了一声招呼,又对洪宇点了点头后,方才离开。

        一时间,门窗尽毁、遍地血迹的房间里,只剩下段凌天和洪宇两人。

        洪宇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很是复杂。

        虽然知道段凌天是不可多得的天才武修,可他却也没想到这么逆天……连脱凡境大圆满武修,都不是他的对手。

        “洪大哥,这里要麻烦你收拾一下了。”

        段凌天看了房间一眼,有些尴尬的说道。

        “无妨。我先带你去别的客房……至于这里,我一会去叫丫鬟过来收拾收拾。”

        洪宇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随即在别的客房安置好段凌天。

        自始至终,他的心情都很复杂。

        他洪宇何德何能,能有这样一个兄弟?

        这一刻,他心里升起了一个荒唐的想法:是不是该去他家的祖坟上看看,看看上面是不是冒青烟了。

        要不然,他洪宇哪来这么大的造化?

        今晚的事,对段凌天而言,只是一个小插曲。

        段凌天清楚,新南镇郑家意图杀他,得手了还好,没有得手,也就意味着将遭遇灭顶之灾。

        对此,段凌天倒是看得很淡。

        这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的法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既然是老鼠,就应该老实的待在自己的老鼠窝里,妄图去扯猫须,注定是自取灭亡。

        半夜,丘山城城主府上空,两道身影掠空而出。

        离开城主府后,一路飞驰而去。

        半个小时以后,他们在一座广阔的城镇上空站定。

        “新南镇?”

        随着两道身影落空而下,这座城镇一脚的一座大宅院,却是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新南镇郑家,就此灭亡。

        天还没亮,新南镇的所有人都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大半个新南镇,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

        “天呐!郑家到底招惹了什么人?一夜之间,满门尽灭!”

        新南镇的人,得知郑家上下不剩一个活口以后,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在洪宇的家里又待了几天,段凌天便离开了,直接回了城主府。

        回到城主府后,他并没有回丘山城城主所居的大宅院,而是回了潜龙营营地,准备跟郭莉打声招呼。

        往后一段时间,他都打算待在丘山城城主那里修炼,迎接月耀宗入门考核之日的到来。

        “段凌天!”

        刚进潜龙营,段凌天就听到有人喊他。

        “朱浪?”

        喊他的人,正是朱浪。

        “哈哈……段凌天,你听说了吗?新南镇郑家,满门尽灭了!真是痛快!”

        朱浪眉开眼笑,看起来心情很好。

        “新南镇郑家?郑健的家族?”

        段凌天问道。

        虽然心中有数,但他心里还是忍不住一惊……他那老师的动作,也太快了吧?

        段凌天却是不知道。

        他那老师得知新南镇郑家的人想要杀他,也是勃然大怒,当即就下令让天魁卫和一个入圣境供奉长老前往新南镇,灭郑家满门。

        堂堂丘山城城主,被丘山城周边区域的人挑衅,而且还是一个九流家族,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

        “段凌天,以你的天赋,半年后拜入月耀宗是板上钉钉的事……也不知道,你这一去,日后再次见面,又该是什么时候了。”

        郭莉被段凌天叫出来,得知段凌天往后半年都不会继续待在潜龙营以后,不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和段凌天是一起进丘山城城主府的。

        如今,段凌天马上就要进入七流势力,而她,却还是要留在这八流势力打拼。

        “有空我会回来看老师和你的……而且,你以后未必不能进月耀宗。”

        段凌天笑道。

        他这次来,也有跟郭莉道别的意思。

        毕竟,半年后离开,肯定仓促。

        到时候,郭莉是否正巧闭死关也说不定……所以,道别,还是提前的好。

        就是今天,段凌天也只是想来碰碰运气,如果郭莉正在闭死关,他只能下次再来找她。

        毕竟,他并不是来挑战郭莉的。

        如果是挑战郭莉的,自然是不管她有没有闭死关。

        看着段凌天离去的背影,郭莉的目光无比的复杂,心里喃喃低语:“郭莉,这样的男人,不是你高攀得起的……”

        显然,郭莉对于相处不过数月的段凌天,动了情。

        不过,这情,却是被她隐藏了起来。

        她看得出来,段凌天只是将她当作是好朋友,绝无其它意思。

        如果她贸然捅破这张窗户纸,也许以后朋友都做不成。

        这份友谊,她很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