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415章 战脱凡境大圆满!

第1415章 战脱凡境大圆满!

        “这么说来……你们郑家是想要找死了?”

        段凌天双眼眯起,淡淡问道。

        打从一开始,段凌天的脸色就没有变过,即便是得知要对他出手之人是脱凡境小圆满武修后,还是一脸平静。

        这一幕,也让得郑霖心里一沉。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以为有人在暗中保护段凌天,段凌天才敢如此。

        不过,他很快又否认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据郑健所说,段凌天自离开城主府开始,身边并没有跟着人……而且,他们迟迟没有出手,也是提前观察了好几天。

        确认没人在暗中保护段凌天以后,这才决定出手。

        毕竟,杀死丘山城城主的弟子,一旦传扬出去,他们新南镇郑家必将引来一场大灾难。

        丘山城城主府,乃是八流势力。

        要灭郑家这样的九流势力,不费吹灰之力。

        “除非有入圣境强者隐藏在空中保护他……我们才现不了。只是,这根本不可能!”

        想到这里,郑霖心中大定。

        入圣境强者,就算是丘山城城主府,也没有几个。

        在他看来,即便这个段凌天是丘山城城主的弟子,也不可能让丘山城城主派一个入圣境强者在暗中保护他。

        “段凌天,你少故弄玄虚!今天,不管你如何故作镇定,不管你说什么,你都难逃一死!”

        郑健冷笑道:“在你和我郑健为敌的那一刻起,你的命运就已经注定,必死无疑!这一点,即便你成为了丘山城城主的弟子,也无可改变。”

        说到后来,郑健眼中流露出几分嫉恨,嫉恨段凌天,竟然能成为丘山城城主的弟子。

        而他郑健,不只没能成为丘山城城主的弟子,还被逐出了丘山城城主府!

        他要让段凌天死!

        只有这样,才能泄他心中的愤怒,才能让他心理平衡。

        “丘山城城主的弟子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死在我新南镇郑家的手里?”

        郑健看向段凌天,眼中流露出几分蔑视。

        “蔑视我?”

        看到郑健的目光,段凌天笑了,笑得灿烂,“郑健,你一个手下败将,也有勇气用这种目光看我?看来,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啊。”

        话音刚落,甚至没等郑强反应过来,段凌天已经飞身扑向郑健。

        郑健没想到段凌天会对他出手,顿时脸色大变。

        “找死!”

        郑强冷喝一声,整个人犹如化作一道闪电,直掠段凌天而去,度之快,俨然更胜过段凌天。

        以段凌天现在的度,等到了郑健面前的时候,郑强完全来得及赶到。

        完全可以及时阻拦段凌天。

        也正因为看出这一点,郑霖这个脱凡境大圆满武修并没有出手的打算,远远的冷眼旁观。

        “他真的只是脱凡境中期武修?这度,已经不下于大多数脱凡境后期武修!不过,想要在郑强面前杀人,他还是嫩了点。”

        冷眼旁观的同时,郑霖心中冷笑。

        而在段凌天飞身到了郑健面前不远处的时候,郑强也确实赶到了,插队一般落在段凌天和郑健之间,拦住了段凌天。

        “强叔,杀了他!”

        被吓出一身冷汗的郑健,歇斯底里的咆哮。

        “白痴!”

        眼看郑强出现在郑健的身前,段凌天的嘴角泛起一抹笑容,阴谋得逞的笑容。

        这笑容,落在郑强的眼里,让得郑强心里一颤,生出不祥的预感。

        就在他想要将不祥的预感压下的时候,他现,立在他身前的段凌天,抬手之间,取出了一张残旧的弓。

        黄泉之音!

        伴随着锵一声难听的巨响传开,一道凝实的真气光刃,宛如化作死神镰刀,掠空而过,将郑强的脑袋硬生生割了下来。

        郑强瞪着一双眸子,看着自己的另外半截身体,意识逐渐的模糊。

        自始至终,他甚至来不及出手。

        然而,这一切还没完。

        宛如死神镰刀的真气光刃,在割下郑强的脑袋以后,继续掠出,将郑健的脑袋也割了下来,让得郑健步上郑强的后尘。

        仅一招,杀死两人!

        这一切,只生在转眼之间,快得郑霖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在郑霖的视野中,郑强刚出现在段凌天的面前,眨眼功夫,大好头颅就离开了身体……还有郑健,下场也跟他一样。

        这一刻,他也意识到段凌天刚才在藏拙,故意施展出那般度,让他放松警惕。

        “小子找死!!”

        回过神来,郑霖暴喝一声,身上衣袍动荡,一头长崩断箍,无风而扬,犹如一条条蟒蛇在掠动。

        同一时间,他身上散出强大的气息,整个人犹如化作了一座山,向着段凌天压了过去。

        “刚突破没多久,根基未稳的脱凡境大圆满……正好给我练练手!”

        面对了疯一般杀来的郑霖,段凌天不只不惧,反而目光大亮。

        同一时间,他体内五十二条圣脉,牵引着气海内的真气,转瞬遍布全身上下,施展出银布衫。

        刹那间,段凌天整个人好像穿上了一件银布衫,气息随之生变化。

        面对来势汹汹,一拳砸来的郑霖,段凌天也没打算占他便宜。

        “来得好!”

        段凌天兴奋的迎上前去,一拳后制人,跟着砸出,犹如化作一颗真气缠绕的炮弹,狠狠的撞向郑霖的拳头。

        这一拳,蕴含了段凌天的所有力量,毫无保留!

        施展银布衫后,变得更加可怕的肉身之力,五十二条圣脉转瞬搬运出来的真气,在这一刻,彻底爆。

        一拳对一拳,拳还没撞上,空气间已经掀起了一阵刺耳的气爆声,如雷贯耳。

        砰!!

        而就在转眼之间,段凌天的拳头,终于和郑霖的拳头撞上了。

        “以为杀死了郑强,就能和我郑霖拼?不知天高地厚!”

        在拳头对上的刹那,郑霖的脸上浮现不屑的笑容。

        只是,很快郑霖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随着两人的拳头撞在一起,空气间凭空响起一声巨响,一股浩瀚的气浪席卷开来,震得房间里的多样摆设化作齑粉。

        甚至于,门窗都被崩了开来。

        “凌天兄弟!”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洪宇,洪宇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当他赶过来的时候,却现段凌天正和一个老人对峙……相对于段凌天的脸色苍白,老人更加不堪,口中鲜血狂喷。

        “不……不可能!不可能!!”

        郑霖抬起头,看向段凌天,满脸的不可思议。

        他没用圣器,对方也没用圣器。

        然而,就是在这种前提下,他先制人、去势汹汹的一拳,还是被对方拦了下来……

        不只如此,在他重伤过后,却现,对方只是受了一点轻伤。

        他难以接受!

        这个段凌天,不是脱凡境中期武修吗?不是实力也就和脱凡境后期武修相当吗?

        为什么他不只能秒杀脱凡境小圆满的郑强,还能力压他?

        “没什么不可能的。”

        段凌天冷笑,在他的目光深处,俨然充斥着几分兴奋之色。

        他没想到,他全力施为,竟然可以正面击溃一个脱凡境大圆满武修。

        虽说对方明显刚突破到脱凡境大圆满不久,但脱凡境大圆满就是脱凡境大圆满,实力之强,非脱凡境小圆满巅峰所能比。

        “别得意的太早!我刚才还没用圣器。”

        服下一枚疗伤丹药,恢复些许伤势的郑霖,抬手之间,取出了一柄圆月弯刀,刀一入手,他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

        浑身上下,透露出阵阵凌厉的气息。

        “你没用圣器?难道我就用了?”

        段凌天冷笑,随即抬起了手中的射日弓。

        一个在没用圣器的前提下,都被他击败的人……想要用圣器击败他?真当他手里的射日弓是吃素的不成?

        听到段凌天的话,再看到段凌天手里的射日弓,郑霖的脸色异常的难看。

        他这才想起,对方刚才一样没用圣器。

        这一刻,他心里一阵无力。

        “段凌天,你现在也没事,而我新南镇郑家死了两人……你和我新南镇郑家,就此揭过,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在意识到自己很难杀死段凌天以后,郑霖骤然变脸,服软道。

        “就此揭过?井水不犯河水?”

        段凌天笑了,笑得灿烂,笑得讽刺,“你觉得可能吗?今日,若是我实力差一点,你们愿意就此揭过?井水不犯河水?”

        砰!!

        雷光电闪之间,连段凌天也没想到,郑霖会这么干脆的蹬地借力向外飞掠而去,度之快,不下于之前身法招式还没突破的他。

        当段凌天反应过来,郑霖已经掠出窗户,眼看身影就要消失在夜幕之中。

        “想逃?”

        段凌天冷笑一声,抬手就准备一箭射出,准备施展身法招式身随箭走追上去。

        凭借突破以后的身随箭走,他有十足的把握追上郑霖。

        只是,随着一道残影出现在他左眼的视野中,并且掠进房里,他的注意力也转移了过去。

        当来人现出身形,段凌天才看清楚这是一个面如冠玉、气度非凡的中年男子。

        在中年男子的手里,正老鹰捉小鸡一般提着郑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