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384章 驭兽师,洪宇!

第1384章 驭兽师,洪宇!

        “人贩子?”

        段凌天一怔。

        耳朵敏锐的他,听到了街道前方传来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

        “大人!就是他!就是他拐走了我家侄女!”

        而就在这时,段凌天又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沙哑的声音很难听,就好像一只鸭子在那里不停的叫唤。

        “你……和他们一起的?”

        段凌天看着小女孩,微笑问道。

        现在,他已经知道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仙人跳……不过,他却一点都不担心,反而专注的看着小女孩。

        “他们……他们打我……我不听他们话,他们就打我……”

        小女孩看着段凌天纯粹的目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泪光盈动,同时拉起来破烂的衣服,将小莲藕一般的手臂露出来。

        只一眼,段凌天脸色上的笑容凝固了,一双眸子仿佛能喷出火来。

        “他们是你什么人?”

        不过,段凌天还是压下了怒火,尽可能轻声问道,唯恐吓到小女孩……现在,他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一个无辜的孩子。

        小女孩只有五、六岁,她能懂什么?

        “他们……把我带走……娘不见了……爹不见了……爷爷不见了……”

        小女孩擦着眼泪说道,泪水染遍她脏兮兮的小脸蛋,让得她好像变成了一个小花猫。

        现在,段凌天几乎可以断定。

        小女孩,是被人拐骗的。

        那些畜生,利用她来玩仙人跳的把戏。

        “大人,就是他!你看,我女儿都被他整哭了。”

        “大人,他化成灰我都认识他……就是他拐走了我的侄女,我的侄女今年才六岁,要是被他拐走,让我哥哥嫂嫂该怎么活啊?”

        那两道声音,一前一后,到了段凌天的跟前。

        这时,段凌天现小女孩好像惊弓之鸟,重新一把抱住他的大腿,身体都瑟瑟的颤抖起来……难以想象,一个小女孩,受了多少折磨,才会一听他们的声音,就吓成这样。

        “有哥哥在,没有人能再欺负你了。”

        段凌天一把将小女孩抱起,抱在怀里,同时开始审视着拦在他身前和身后之人……拦在他前面的人,是一个身穿蓝衣的中年汉子,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丘山城城卫。

        在他的身后,除了一个长相丑陋、身材短小的中年男子,也站着一个丘山城城卫。

        “小子,敢拐我女儿……有城卫大人在,我看你怎么死!”

        蓝衣中年瞪着一双难看的三角眼,对着段凌天喝道。

        “大人,你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我哥哥嫂嫂就这一个孩子。”

        长相丑陋、身材短小的中年男子,对身边的丘山城城卫说道。

        “现在夜已经深了……我们也不方便打扰看守监牢的兄弟们,你们两个看看,是不是能和他私了。要是他不愿意,我们再将他关监牢去。”

        其中一个丘山城城卫说道。

        “人贩子,算你走运!要不是不想打扰看守监牢的兄弟,牢底坐穿你!”

        另一个丘山城城卫说道。

        “哥哥……他们是假的……他们是一起的……都是坏人,他们都是坏人。”

        小女孩正趴在段凌天肩膀上,颤抖着声音对段凌天说道。

        其实,早在第一个丘山城城卫打扮的人开口的时候,段凌天就知道他是假的……他来到丘山城虽然不久,却也听说了丘山城治军严谨,不可能出现这样的败类。

        “死丫头片子,你不想活了!”

        小女孩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安静的街道中,却是格外的响亮,前后围着段凌天的四人也都听到了,纷纷色变。

        他们玩仙人跳,更多的是为了讹取一些圣石,如无必要,他们很少杀人。

        因为这里是丘山城!

        一旦杀人,他们在这里就待不住了……丘山城城主府,会视他们亵渎丘山城的威严,掘地三尺,都会找到他们。

        不过,现在小女孩暴露了他们,他们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个个取出了兵器,四件人阶下品圣器。

        “什么时候,连脱凡境都没有步入的小毛贼,也敢在丘山城杀人了?”

        段凌天锐利的眸子一扫四人,讽笑道。

        在四人刚刚出现的时候,他就以天眼通探查到了他们的修为,都只是先天返虚镜。

        同一时间,段凌天身上紫衣动荡,脱凡境强者的气势席卷开来。

        “脱……脱凡境强者!”

        顿时,四人脸色大变,意识到自己踢到铁板了。

        “说!她是你们从哪里拐来的?”

        段凌天看向四人,本就锐利的目光,更加锐利,仿佛能洞穿一切。

        四人似乎也意识到在段凌天面前不可能逃掉,一起跪倒在地上求饶,“大人,饶命!她是我们从别人手里买来的,我们也不知道她来自哪里。”

        “大人饶命!”

        “大人饶命!”

        ……

        四人跪趴在地上,身体瑟瑟抖,不断求饶。

        “别人手里买的?那个人呢?“

        段凌天问道。

        “我们不认识他……他就是路过丘山城,我们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也不知道他去往何处。”

        三角眼中年颤抖着声音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段凌天看着怀中的小女孩,柔声问道。

        “诗诗。”

        或许是看到段凌天制服了四人,小女孩现在也不害怕了,转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崇拜的看着段凌天,“哥哥,你好厉害……诗诗跟你学本事好不好?”

        “跟你学了本事,诗诗以后就不怕坏人了……坏人就不敢打诗诗了。”

        小女孩诗诗的小脸满是认真说道。

        段凌天清晰的察觉到,在小女孩的话说到后来的时候,那四个跪趴在地上的家伙,身体不易察觉的颤抖了一下。

        段凌天掀开小女孩身上破旧的衣服,可以看到她的一双手臂、一双腿,都留下了黑红的淤青,而且都是新伤。

        “诗诗,告诉哥哥……他们经常打你吗?”

        段凌天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轻声问道。

        “小姑奶奶饶命!”

        “小姑奶奶饶命!”

        ……

        这时,跪趴在地上的四人慌了,彻底慌了,他们都是人精,可以听出段凌天语气间暗含的杀意。

        小女孩点了点头,“诗诗不听他们话,诗诗不想骗人……他们就打诗诗……让诗诗骗人……诗诗不是坏孩子,诗诗不要骗人。”

        “哥哥知道,诗诗是好孩子……诗诗,哥哥跟你玩个游戏,等下不管你听到什么声音,哥哥不让你睁开眼睛,你就不能睁开眼睛,好吗?”

        段凌天微笑着看向小女孩。

        “好。”

        小女孩乖巧点头,闭上双眼。

        几乎在小女孩闭上双眼的刹那,段凌天压抑的怒火,彻底宣泄而出……只见他脚一抬起,真气肆虐,随着地上跪趴的四个人渣横扫而出。

        只一脚,四个人渣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身体炸开,血染一路。

        “吼!!”

        “吼!!”

        ……

        而在四个人渣被段凌天杀死后没多久,街道前方,传来一声兽吼,声音越来越近,转眼间进入了街道。

        “什么人?!敢在丘山城杀人!”

        不一会儿,一个站在蛮兽背上、身穿铠甲的青年男子,正威风凛凛的纵着蛮兽来到段凌天身前不远处……在他的身后,八个同样身穿铠甲之人紧随其后。

        只一眼,段凌天就认出,这些人是丘山城的城卫。

        “传闻丘山城城卫军,有五位队长都是驭兽师……却不知阁下是哪一位?”

        段凌天看着站在蛮兽上的青年男子,问道。

        “洪宇!”

        立在蛮兽背上的青年男子,直视段凌天,冷声问道:“你又是何人?为何在丘山城杀人?难道不知道丘山城的规矩?”

        “队长,死了四人……其中两人,穿着我们城卫军士兵的铠甲。经验证,都是伪造的。”

        很快,一个城卫军士兵,检查完现场,向着洪宇汇报道。

        ”伪造城卫军士兵铠甲者,死罪!”

        洪宇目光冷漠,看向段凌天,“另外两人,你如何解释?”

        “洪队长……你驯服的这只蛮兽,就是血瞳豺?”

        段凌天的目光,落在洪宇脚下通体漆黑、双瞳赤红,跟豺狼极其相似的蛮兽身上,“传闻血瞳豺对血腥味有着特殊的感应,相隔甚远,就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就在洪宇脸色一沉,有些不耐烦的时候。

        段凌天取出了天伤卫给他的令牌,随手丢给了洪宇,说道:“自己人。”

        洪宇抓住令牌,凝眸一看,忍不住惊呼出声,“潜龙营!”

        潜龙营!

        随着洪宇一声惊呼,八个城卫军士兵看向段凌天,眼中露出几分炙热。

        在丘山城,潜龙营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谁都知道,潜龙营出来的人,再不济,对他们而言,也是大人物。

        “阁下虽是潜龙营的人,但丘山城禁止杀戮,是城主大人亲自下的命令……你杀的四人,其中两人伪造城卫军士兵铠甲,该死!另外两人,还请给我一个交待。”

        将令牌还给段凌天以后,洪宇的脸色缓和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