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343章 故人‘齐羽’

第1343章 故人‘齐羽’

        就算是雾隐岛岛主唐振,也不知道凤天舞被道武圣地哪个势力的人带走了。

        这让段凌天忍不住叹了口气。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天舞现在是安全的。”

        想到这里,段凌天暗自松了口气。

        紧接着,段凌天让唐振帮忙寻找修复七宝玲珑塔所需的材料。

        不管是摄于韩雪奈的手段,还是摄于半月岛的威严……对于段凌天的要求,唐振都不敢怠慢,马上吩咐下去,调动整个雾隐岛的力量搜寻材料。

        在知道段凌天成为了新的半月岛岛主的时候,唐振也是惊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个时候,段凌天也得知来自云霄大6的一群武帝强者、妖帝强者都回云霄大6去了。

        “上次半月岛之行,不管是三大海外圣岛,还是包括云霄大6在内的三大凡人大6……都可谓是损失惨重!”

        段凌天暗道。

        当初生在他眼前的一幕,历历在目。

        原来的半月岛岛主帝雍,以魔功吸取精气,杀死了八十五个来自三大海外圣岛、三大凡人大6的杰出壮年强者……

        很快,段凌天一行人离开了雾隐岛。

        离开雾隐岛以后,便直接回了云霄大6。

        一路上,韩雪奈这个脱凡境初期的强者带着段凌天几人赶路,度之快,远非段凌天来时所能比。

        段凌天来时,是灵玄武帝杨辉带他们赶路的。

        杨辉,一身修为只有武帝境四重。

        论度,和韩雪奈相差甚远。

        以韩雪奈的度,不过几天的时间,段凌天一行人就穿梭了漫长的海域,顺利回到了云霄大6。

        一路上,因为度太快,甚至于都没有惊动海域中的强大妖兽。

        段凌天一行人抵达云霄大6的北外6以后。继续赶路,穿梭弱水河,顺利抵达了云霄大6内6。

        “雪奈,我想请两大古族帮我寻找那些材料。”

        回到内6以后,段凌天对韩雪奈说道。

        “小事而已。”

        韩雪奈随意一笑,对她来说,让两大古族帮忙确实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小金、小黑、小白……你们去让其他妖帝、妖帝帮忙。”

        段凌天又对三个小家伙说道。

        “好。”

        三个小家伙目光大亮。对他们而言,这可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哪个妖帝、武帝要是敢不配合。他们就有借口出手了。

        在半月岛那么长一段时间,他们早就憋坏了。

        对于三个小家伙的实力,段凌天还是有信心的。

        即便是遇到云霄大6明面上最强大的青玄武帝、蛮无妖帝,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而且,青玄武帝认识他们,肯定会很配合。

        至于蛮无妖帝,见识过韩雪奈的手段,就算实力胜过他们,想来也不敢不配合他们。

        韩雪奈和三个小家伙离开以后。段凌天带上两个小妮子,直往凌天宗新的驻地而去……他已经从韩雪奈的口中得知了凌天宗新的驻地所在。

        凌天宗新的驻地,是一座巍峨山峰,也被韩雪奈命名为凌天峰。

        “我先带你们回去拜祭杨雪师姐。”

        段凌天伸出双手,分别握紧两个小妮子的手,带着她们一路往凌天宗原驻地而去。

        凌天宗的原驻地,也是以前阴阳宗的驻地。

        可儿和李菲听到段凌天的话。眼睛都有些红……这一刻,她们忍不住想起那个为了她们,牺牲掉自己性命的师姐。

        感觉到两个小妮子的情绪有些不稳定,段凌天握着她们的手紧了几分,同时安慰道:“杨雪师姐要是知道你们还好好的活着,便是在九泉之下。也能安息了。”

        嗖!!

        段凌天带着两个小妮子飞而行,犹如一颗流星横空而过,度之快,骇人听闻。

        轰!轰!轰!轰!轰!

        ……

        突然之间,一声声巨响传来,传入了段凌天三人的耳中。

        声音越来越近,正是段凌天三人前方传来的声音。明显有人在打斗。

        对此,段凌天本没有理会的打算。

        可随着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却是让得他猛然顿住了身形,脸色随之变得凝重起来。

        “齐羽,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这一声炸雷般的暴喝,也是让段凌天停下的原因。

        “齐羽?”

        可儿和李菲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惊讶之色。

        这个名字,她们并不陌生。

        她们还记得。

        段凌天当初她们说起以前经历的时候,便曾经提到过云霄大6南外6北漠之地以东区域的一个三流势力。

        那个三流势力,是一个宗门,名为五行宗。

        五行宗,分为金、木、水、火、土五峰……其中,木峰的峰主,名字就叫齐羽。

        而她们的男人,和五行宗木峰有一段不浅的渊源。

        “会不会只是巧合?”

        李菲说道。

        “是不是巧合,去看看就知道了。”

        段凌天说了一声,转眼之间,带着二女抵达了打斗声传来之处……那里,正有三个壮硕的中年男子在围攻一人。

        虚空之上,天地异象动荡,一头头远古苍龙虚影汇聚、奔腾……在四大海外圣岛,却是根本看不到这样的场面。

        不过,段凌天的注意力并不在这里。

        “齐羽峰主!”

        虽然只看到围攻之人的背影,但段凌天还是一眼就认出,他就是昔日五行宗木峰的峰主,齐羽。

        那个曾经帮过他很多的人。

        如今,面对三人联手围攻,齐羽受了不轻的伤,险象环生。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怕是不用多久,他就会被杀死。

        确认眼前之人是齐羽之后,段凌天凭空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已是在齐羽的身侧。

        轰!

        同一时间,一股浩瀚滚动的冲击波席卷开来,将围攻齐羽的三人轰飞出去,三人如离弦之箭般射出,狼狈不堪。

        一路上,他们口中不断喷出淤血,血洒长空。刺眼夺目。

        飞出一段距离后,三人才顿住身形。脸色惨白如纸。

        直到他们服下疗伤丹药,伤势才缓和了一些。

        “你……你是什么人?!”

        紧接着,三人回过神来,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满惊恐和忌惮。

        他们三人,都是妖帝亲传弟子。

        可如今,却被一人轻而易举的轰飞了出去……这个人的修为,显而易见,是一位帝境强者!要么是妖帝,要么是武帝。

        这时。齐羽也服下疗伤丹药,缓过气来。

        他本以为自己今日必死,却没想到有人出手救了他,缓过气来以后,他第一时间看向自己的救命恩人,“多谢恩人救……”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

        眼前的紫衣青年,只一眼,他就认出来了……跟过去相比,几乎没什么变化。

        如果真要说他跟过去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气质的变化,他的气质。如今在他眼里,是那么的高深莫测。

        “段……段凌……”

        齐羽不可思议的看着段凌天,语气间充满惊诧。

        眼看齐羽惊得半天没叫出自己的名字,段凌天笑着打断了他的话,“齐羽峰主,好久不见……真没想到,再次相见。你已步入了武皇境巅峰!”

        “武皇境巅峰又如何?跟你相比,还不是不值一提?”

        齐羽叹了口气,目光很是复杂。

        当初,他第一次见到段凌天的时候……段凌天的实力,根本不放在他的眼里。

        甚至于,以他当时的实力,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能碾压段凌天。

        不过,对于段凌天的武道天赋,他却是自愧不如。

        当年武帝秘藏入口处一别,他就知道,以后再见到段凌天,段凌天必会让他震惊……可他万万没想到,再次见面,段凌天会让他如此震惊。

        这些年来,他自问自己的实力提升已经算得上不错……如今,更是已经突破到了武帝境巅峰。

        只差一步,便能突破到武帝境,成为武帝强者。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没法跟现在的段凌天比。

        不用想,他也能猜到,段凌天的一身修为,已经突破到武帝境……要不然,不可能瞬间轰飞联手围攻他的三人。

        这三人,如果只揪出一人,不是他的对手。

        可三人联手,他却是招架不住。

        刚才,他甚至以为自己必死……却不曾想到,关键时刻,有人救下了他的命。

        这个人,还是段凌天。

        “我们三人,都是蛮无妖帝大人的亲传弟子……却不知阁下是哪位妖帝大人或武帝大人?”

        三个壮硕中年中的一人,拱手询问段凌天。

        提起蛮无妖帝的时候,他的眉宇间浮现几分桀骜。

        蛮无妖帝,云霄大6明面上最强大的两个帝境强者之一……在云霄大6的妖帝强者中,更是屈一指,无妖能及。

        身为蛮无妖帝的亲传弟子,他心中自然骄傲万分。

        “蛮无妖帝的亲传弟子?”

        段凌天淡淡扫了三人一眼,道:“我是谁,你们还不配知道!不过,你们既然伤了齐羽峰主……那么,你们的命,我将交给齐羽峰主定夺。”

        段凌天一番话,说得云淡风轻,却极其的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