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339章 里面两天,外面一天

第1339章 里面两天,外面一天

        跟三足金乌一番交流,段凌天也大概理清了头绪。.

        他得到的七宝玲珑塔,正是他前世所在地球的古老神话传说中,李靖的随身兵器,一件顶尖的仙家至宝。

        按照三足金乌的话来说,李靖已经被人干掉。

        而在李靖被干掉之前,为了不让七宝玲珑塔落入他人之手,他强行撕裂空间,将七宝玲珑塔丢进空间裂缝后面的空间乱流之中。

        空间乱流非常可怕,就算是当初杀死李靖之人,也不敢进入其中。

        作为顶尖仙家至宝,七宝玲珑塔在空间乱流中穿梭,只是受损,并没有被毁灭。

        最后,随空间乱流来到这里,一个陌生的星球。

        一百年前,七宝玲珑塔第一层的三足金乌醒转。

        随着时间的流逝,它的伤势虽然恢复了不少,但却没办法离开,它是七宝玲珑塔里面的塔灵,无法自行离开七宝玲珑塔。

        这一百年来,三足金乌从没想过自己能脱困。

        它虽是七宝玲珑塔的塔灵,可七宝玲珑塔不认除炎黄大地外的人为主,它也没办法,它影响不了七宝玲珑塔自存在之日起就有的意志。

        只是,让它想不到的是。

        时隔百年,它竟然在这个陌生的星球,遇到了一个来自炎黄大地的人……准确的说,是一个拥有炎黄大地子民灵魂的人。

        不只如此,七宝玲珑塔还自行认了他为新的主人。

        那一刻,三足金乌就知道,它脱困了!

        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三足金乌,早已心沉如水。

        即便段凌天之前提起它过去不共戴天的仇人后羿,它的情绪都没有任何波动。

        然而,得知自己脱困以后,它的情绪还是有了轻微的波动。

        “可惜了……那六件仙家至宝,我竟然一件都拿不到。”

        段凌天叹了口气,满脸可惜。

        按照三足金乌的话来说,想要去拿另外六件仙家至宝,必须将七宝玲珑塔一层层修复。

        时隔多年,七宝玲珑塔也只是自行修复了第一层,让三足金乌得以苏醒……而现在,七宝玲珑塔用积蓄多年的力量,助他完成脱胎换骨。

        消耗了这些力量,七宝玲珑塔暂时无法继续修复第二层到第七层。

        “如果你能找到我需要的材料,我就能以太阳之火,帮七宝玲珑塔修复受损的第二层。”

        三足金乌说道:“到时,你就能登上第二层,得到第二层的瑰仙剑。”

        “你要什么材料?”

        段凌天目光一亮。

        “我不知道这些材料在这里叫什么。这样,我将材料的样子,都印入你的脑海。”

        三足金乌言语之间,一双燃烧着烈焰的眸子闪动,一道不易察觉的流光掠出,瞬息刺入段凌天的眉心。

        刹那间,段凌天只觉得一阵头昏眼花。

        与此同时,他现脑海中多出了许多幻象,这些幻象,都是各种各样的材料……这些材料,有药材,有金属,还有石头。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液体。

        “这些材料,我好像都没什么印象……不对!这个我见过,这不是空灵草吗?还有这个,好像是奎山石。”

        段凌天一边喃喃低语,一边抬手取出两样东西。

        一株草,一块赤红色的石头。

        “这两种材料,你有多少?”

        三足金乌目光一亮,问道。

        “这些都是云霄大6的珍稀材料……我身上的存货不多。不过,我可以让人去收集。”

        段凌天说道,同时将身上的这两种材料全部取出。

        “嗯。有了这两种材料,我可以开始修复七宝玲珑塔第二层……不过,想要完全修复第二层,还需要更多的材料。”

        三足金乌说道。

        “我明白。我也会让人去收集你跟我说的其它材料。”

        段凌天点头。

        现在的他,已经掌控了半月岛,一声令下,自半月岛三大副岛主之下,半月岛的人都会为他卖命。

        而且,作为四大海外圣岛之,半月岛有着极强的威慑力。

        到时,可以让另外三大海外圣岛帮忙寻找材料。

        至于云霄大6那边,他有凌天宗,如今的凌天宗,已经是云霄大6第一宗门,影响力极大,可以动整个云霄大6的力量寻找材料。

        “对了。以后,我应该如何称呼你?”

        段凌天问三足金乌。

        “你是七宝玲珑塔新的主人,而我作为七宝玲珑塔的塔灵,自然也是跟着奉你为主……你想怎么称呼都行。”

        三足金乌说道。

        “那我以后就叫你火老吧。”

        段凌天上下打量了三足金乌一阵,感叹道:“我记得……在前世的古老神话传说中,你们三足金乌又被誉为玩火的老祖宗。”

        “论玩火,无人能比得上你们!”

        段凌天说道。

        “主人过奖了。论玩火,我们三足金乌,也就在炎黄星能称得上数一数二……而且,就算在炎黄星,也有一人能和我们相提并论。”

        三足金乌说道。

        言语之间,它身上火焰暴涨,继而收拢,出一道耀眼的光华,犹如灼灼烈日,令得段凌天只觉得双眼刺痛,第一时间闭上了双眼。

        当段凌天再次睁开双眼,却现眼前的三足金乌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老人。

        老人身材枯瘦,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但一双眸子却是精光闪烁、炯炯有神,犹如两轮烈日悬挂在那里。

        段凌天知道,这是三足金乌化形而成之人。

        “火老,你说的人……可是古老神话传说中的火神祝融?”

        段凌天看着老人,好奇问道。

        “不错,就是祝融。”

        火老点头,“他的天火,是和我的太阳之火是一个级别的火焰……因为他给世俗之人带去了火焰,带去了光明,所以被后世之人尊称为火神。”

        “嗯。”

        段凌天点头,火老后面说的典故,他也听说过。

        “火老……七宝玲珑塔是顶尖仙家之宝,即便受损,对我应该也有助力吧?”

        段凌天问道。

        他最在乎的,还是这个。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潜意识里觉得,七宝玲珑塔对他应该大有帮助。

        “当然。”

        火老点头,“你现在所在的七宝玲珑塔第一层,修炼环境虽然一般,但时间的流,却是比外面慢了整整一倍。”

        “慢了一倍?什么意思?”

        段凌天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意思就是……外面一天,相当于七宝玲珑塔第一层的两天。”

        火老说道。

        “外面的一天,相当于七宝玲珑塔第一层的两天?”

        这一次,段凌天终于反应了过来,面露骇然和不可思议,“也就是说……我在这里修炼两天时间,外面才过了一天时间?”

        “不错。”

        火老点头。

        得到火老的确认,段凌天的心跳骤然加,越来越快。

        在进入七宝玲珑塔第一层的时候,他就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这里的修炼环境,就算比起半月岛,也要好上许多。

        至于具体好多少,要等他在这里修炼过才知道。

        “修炼环境好,时间流慢……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修炼宝地!”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这才让得快的心跳缓和了几分。

        紧接着,段凌天又问了火老有关脱胎换骨的事……要知道,他早就通过万年石钟完成了脱胎换骨。

        虽说七宝玲珑塔用了积攒多年的力量,助他一举突破三个层次,直抵武帝境九重。

        可这应该算不上脱胎换骨吧?

        “你说的脱胎换骨,只是抵达凡人身体的极限而已……现在的你的身体,就算是刚才离开的那头小魔龙的本体,也比不上你。”

        火老说道。

        听到火老说帝雍是小魔龙,段凌天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那可是五爪魔龙!

        龙族嫡系五爪神龙中的一员。

        “火老,你说他的本体比不上我……什么意思?”

        段凌天问道。

        据他所知,龙族的身体,特别是龙族嫡系五爪神龙的身体,即便是放眼整个道武圣地,那也是数一数二。

        别说是天生身体弱的人类。

        就算是其它强大的妖兽,也比不上他们。

        火老说道:“现在的他,身体或许比你强,但都是因为他修为高……如果你的修为跟他一样,你的身体绝对比他的本体强!”

        过去,段凌天就从现在的帝雍,以前的王霸口中得知。

        武修、道修身体的强弱,跟一身修为息息相关。

        不只是龙族的本体,会随修为的提升而提升。

        就算是人类的身体,也会随修为的提升而提升。

        只是,人类身体的提升,却是远不如龙族本体的提升。

        人类,就算突破到圣境,只论身体,怕是连区区脱凡境初期的三爪神龙都比不上……更别说是五爪神龙。

        而现在,火老说……在同修为的情况下,他的身体比五爪魔龙的本体还强!

        这怎能让他不震惊?

        “火老……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段凌天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有些不确认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