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333章 ‘试金石’

第1333章 ‘试金石’

        老人出现以后,也没跟段凌天打招呼,二话不说扑了上去,出手狠辣,明显想要一击杀死段凌天。

        他的手里,一柄七尺长枪,正喷射出数丈长的枪芒,令得虚空一颤,仿佛能洞穿一切。

        轰!轰!轰!轰!轰!

        ……

        随着一声声沉闷的气爆声响起,数丈长的枪芒,转眼到了段凌天的身前,眼看就要将段凌天整个人洞穿。

        “不好!!”

        在老人出枪的刹那,段凌天已然惊醒。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老人手中七尺长枪迸射而出的枪芒,却是已经到了他的近前,距离他不过咫尺之遥。

        他根本来不及闪躲。

        砰!!

        一声巨响传来,伴随着一股滚动的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席卷开来,上方和周围还好,下方的海域,却是一阵动荡。

        原本平静的海面,宛如被一颗巨石砸落,溅起浪花阵阵,冲天而起,映衬着烈日,波光粼粼,甚是好看。

        只是,不管是段凌天,还是突然出现的老人,却没有心情去看这些。

        如今的段凌天,正被一块石碑推飞了出去,犹如离弦之箭。

        石碑落在他身上的那一刻,一股可怕的力量,通过石碑,尽数落在他的身上,令得他肺腑震荡,只觉得浑身上下传来一阵剧痛。

        若非他意志坚韧,怕是已经昏死过去。

        连吐几口淤血,继续倒飞而出的段凌天,终于缓过气来,第一时间取下一枚皇品起死丹服下。

        药力消散,伤势有所缓和。

        不过,因为伤得太重,即便服下皇品起死丹,也未能痊愈。

        “以这个度……最少也要三十个呼吸的时间,才能彻底痊愈!接下来。却是要好好拖延一下时间了。”

        段凌天念头陡转,有了决定。

        “多亏了你。”

        段凌天的目光,很快落在随他飞出的封魔碑上。

        刚才,正是他及时取出了封魔碑,让封魔碑为他挡下了那一枪。

        若非如此,他已经被杀死。

        又飞出一段距离,段凌天才顿住身形。他第一时间看向追上来的年迈身影,讽刺道:“堂堂雾隐岛二岛主。偷袭我这一介无名小卒……你也不觉得丢人?”

        “只要能杀了你,为我儿报仇……就算被天下人耻笑又如何?”

        出手偷袭段凌天的老人,正是雾隐岛二岛主,陈碑。

        自雾隐岛大岛主唐振率领众人回到雾隐岛以后,陈碑就想杀死段凌天,为他儿报仇……他认为,那个时候,大岛主不会再插手。

        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段凌天竟然留在了半月岛。

        而且,他还听说段凌天身边有一身份神秘的少女,可以凭借一张画满鬼画符的黄纸,杀死珊瑚岛大岛主。

        珊瑚岛大岛主,可是一位实力不下于他们雾隐岛大岛主的存在。

        这时,他感觉到了压力。

        不过,他还是来了。来了半月岛。

        他是前几天到半月岛的,今天,他终于找到机会,可以保证段凌天身边的那个少女不会出现。

        “没想到你还有可以用来防御的灵器,算你命大!不过,下一次。你的运气就不会这么好了。”

        陈碑冷笑连连。

        “陈碑,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儿子吗?”

        段凌天沉声问道。

        现在,他需要时间恢复伤势,否则,他不可能是陈碑的对手。

        陈碑,雾隐岛二岛主,武帝境八重的存在。

        虽说这半年来他的实力进境飞。连韩雪奈都为之震惊,但若想以受伤之躯和陈碑抗衡,却又是不可能。

        “不管你为什么杀我儿……今日,都是你段凌天的死期!”

        陈碑眼中寒光一闪,手中七尺长枪一震,可怕的元力肆虐开来,伴随着暴涨的奥义之力,令得虚空一阵动荡。

        枪动,震动虚空,犹如一颗石头掉进平静的湖面,掀起一圈圈波纹般的涟漪。

        “好强!”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心中暗惊,“不愧是雾隐岛二岛主……这个陈碑的实力,就算是在武帝境八重武者中,也是拔尖的存在。”

        虽说离开云霄大6以后,任何人出手,天地之力都不会再凝聚成天地异象。

        但段凌天还是可以隐隐察觉到陈碑一身实力的可怕。

        “陈碑,你儿在临死之前,跟我说过一件事……你,想知道吗?”

        眼看陈碑就要出手,段凌天暗自倒吸一口冷气,但脸上却保持着镇定,不紧不慢的说道。

        而正是段凌天的镇定,让得陈碑暂时没有出手。

        “什么事?”

        陈碑眼中寒光不减,眉头挑起,沉声问道。

        “陈碑,你想知道你儿子的遗言,总要有点诚意吧?你这一副要打要杀的模样,吓得我都有些记不起你儿子说的话了。”

        段凌天扫了陈碑手中的七尺长枪一眼,说道。

        “怎么?你想拖延时间?”

        陈碑冷笑,“没用的……就算你放出传讯玉片,就算我追不上它,我也有把握在那个小丫头赶过来之前,将你杀死!”

        “拖延时间?传讯玉片?”

        段凌天摇了摇头,“陈碑,不得不说,你的想象力还真是够丰富的……你觉得,你说的这些,我会不知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陈碑哼道。

        他的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段凌天,“别在我面前耍花样……你若有异动,我会在瞬间将你杀死。”

        “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不过,你总得给我时间好好想想吧?”

        段凌天淡淡说道。

        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个呼吸的时间。

        他体内的伤势,也已经好了三分之一,皇品起死丹的药力,还在不断挥,继续治疗着他体内的伤势。

        伤势,以极快的度恢复。

        想要恢复到全盛时期,还需要近二十个呼吸的时间。

        原本动荡的海面。逐渐的恢复了平静。

        高空之上,段凌天静静的立在那里,眉头微微皱起,似是在思索着什么……而在他的对面,陈碑死死的盯着他,深怕他会耍什么花样。

        陈碑的手,紧握七尺长枪。淡淡的元力,呼之欲出。

        只要稍有不对。他会瞬间全力出手,杀死段凌天。

        “我的耐心有限。”

        又是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去,陈碑脸色一沉,冷声说道。

        “再等等……”

        段凌天眉头皱得更紧,至于陈碑愈低沉的脸色,他却懒得去管。

        他的伤势,还差一些就能痊愈。

        一旦痊愈,便有和陈碑一拼之力!

        这半年以来,他各方面的实力都有所提升。他也想看看自己的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

        他,将陈碑当作是自己的试金石。

        最后十个呼吸的时间,转眼过去,而段凌天也能清晰的感应到体内伤势彻底痊愈……这一刻,他只觉得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你耍我!”

        眼看段凌天舒展开皱起的眉头,脸上浮现一抹笑容,陈碑脸色大变。暴怒之下,手中元力暴涨,伴随多种奥义,融入七尺长枪之中。

        顿时,七尺长枪一震,强大的力量弥漫开来。仿佛能毁灭一切。

        嗖!

        面对暴怒的陈碑,段凌天手中凭空出现一弓一箭,箭搭上弓弦,弓弦被拉成满月后,箭也被他射了出去。

        这一切,只生在转眼之间。

        在陈碑长枪一震,撕裂长空。数丈长的枪芒刺向段凌天方才所在之地的时候,段凌天已经先一步躲开。

        身随箭走!

        脚踩迅疾射出的箭矢,段凌天让开了陈碑的含怒一击。

        不过,他的危机并没有就此解除。

        他可以听到身后传来的风啸声,不用回头,他也能听出是陈碑追上来了……不过,陈碑的度,却只是和他持平。

        根本追不上他。

        “怎么可能?!”

        全追击段凌天的陈碑,现这一点后,脸色大变,目露不可思议,“他的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没什么不可能的。”

        陈碑的话,段凌天自然听到了,不屑一笑,“陈碑,今日,我倒是见识见识你这个雾隐岛二岛主,到底有多大能耐!”

        “你不是要为你儿子报仇吗?我奉陪到底!”

        不知何时,段凌天已经跳下箭矢,立在远处高空,遥遥的俯瞰着陈碑,开口挑衅。

        “你以为你度和我相当,就能胜我?可笑!我陈碑的手段,最强的可不是度……”

        听到段凌天的挑衅,陈碑顿时怒火暴涨,厉声咆哮,不愿在气势上弱段凌天一筹。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段凌天打断了,“你想说你最强的不是你的度,而是你的攻击手段吗?那我倒是想见识见识!”

        段凌天话音刚落,已经弯弓搭箭,弓弦锵得一颤,又一次被他拉成满月。

        与此同时,段凌天的目光紧紧盯着迅奔向他的陈碑,待得确定锁定了陈碑以后,他放开了手中的箭。

        嗖!

        漆黑如墨的利箭破空,犹如一道黑色闪电横空而过,迎上了陈碑。

        它的目标,是陈碑的眉心。

        刺啸声愈临近,陈碑只看到一个黑点越来越近,转眼到了他的眼前,让得他感应到了死亡的气息,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