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323章 珊瑚岛大岛主

第1323章 珊瑚岛大岛主

        嗖!

        箭出,如一颗流星陨落,迎上其中一头水龙,从头到尾,摧枯拉朽般将其轰碎,溅起水花漫天。

        一时间,段凌天眼前多出了一个缺口。

        身随箭走!

        又是一箭射出,段凌天落在箭上,顺着缺口逃出。

        轰!轰!轰!轰!轰!

        ……

        而几乎在段凌天逃出的瞬间,漫天的水龙向着他刚才所在的地方冲去,一一撞在一起,出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巨响。

        与此同时,一股股冲击波席卷而出,扩散开来,将一些修为低的人震飞了出去。

        流星箭雨!

        段凌天逃离之后,目光冷漠的扫向罗风竹,抬手之间,弓弦满月,又是一箭射出。

        这一箭射出,却是射向罗风竹头顶上空。

        片刻,漫天的箭芒落下,宛如下起了一场流星雨,让罗风竹无处可躲。

        流星箭雨!

        “雕虫小技!”

        罗风竹低喝一声,身上青袍一震,虚空之中,顿时出现一支支凝实的箭矢,完全由水凝成的箭矢。

        “出!”

        随着罗风竹爆喝一声,一支支由水凝成的箭矢飞掠而出,将漫天席卷而落的箭芒挡下,一支箭矢对一道箭芒。

        转眼之间,罗风竹硬生生拦下段凌天的攻击。

        “我就说……他没用外力,怎么可能施展出那么强大的攻击,乃至展现出那么快的度。原来,他身上的青袍是一件灵器。”

        段凌天双眸一凝,看出罗风竹身上穿着的青袍的不简单。

        罗风竹的力量和度,都通过了它的增幅。

        “难怪敢说我们珊瑚岛弟子都是废物……确实有点实力。不过,这一切,也该结束了。”

        罗风竹不紧不慢开口的同时,双眸一闪,随即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

        嗖!

        罗风竹度很快。转眼到了段凌天的附近。

        不过,他并没有冲向段凌天,而是围着段凌天迅掠动起来,度越来越快,看得人眼花缭乱。

        “他想干什么?”

        在场不少人面露茫然,不知道罗风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而身处中心的段凌天,脸色却是凝重了起来。

        作为当事人。罗风竹的目标。

        此时此刻,他可以清晰的察觉到空气间气流的不稳定。一丝丝凌厉的气息,更是在不断的壮大。

        “是风!”

        很快,段凌天就猜到了罗风竹在干什么,“他在借风!”

        猜出罗风竹的目的以后,段凌天抬手之间,又是一箭射出,施展身随箭走,意欲逃离罗风竹一人形成的包围圈。

        嗖!

        段凌天随箭而行,度飞快。

        远看就要冲出包围圈。本该高兴的段凌天,脸色却是骤然一变,“不好!”

        几乎在刹那之间,在段凌天的前方,虚空之中,凭空出现一道道凝实的青色风刃,撕裂长空而来。目标正是他。

        一道道风刃,仿佛要将段凌天绞杀!

        “道法太诡异了!”

        这一刻,段凌天深深的感觉到道修的可怕,施展的道法,让人防不胜防。

        漫天风刃席卷而来,转眼就到了段凌天的身前。眼看就要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这个时候的段凌天,根本来不及取箭。

        “不好!”

        杨辉脸色大变,他看出了段凌天现在的危机。

        可儿和李菲的脸色也变了。

        “凌天哥哥。”

        本想出手的韩雪奈,在看到段凌天的脸色缓和下来,重新变得从容以后,又打消了出手的念头。

        她相信她的凌天哥哥。

        锵!锵!锵!锵!锵!

        ……

        而几乎在大多数人的一颗心悬起,以为段凌天要被罗风竹操控的风刃绞杀的时候。一道道刺耳难听的声音传来。

        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震耳欲聋。

        “噗!”

        “哇!!”

        顿时,一些修为低的旁观之人,被震得五脏六腑一颤,喉咙升起甜意,忍不住喷出一口口刺眼夺目的淤血。

        黄泉之音!

        段凌天目光冷漠,弹指之间,手中弓弦动荡,犹如一道道琴声响起……只是,这琴声,却不是一般的难听。

        不过,声音虽难听,威力却不弱。

        转眼之间,段凌天手中的弓弦,伴随着他每一指弹出,都射出了一道凝实的弧光。

        段凌天动作的频率很快,一道道弧光射出,直指迎面而来的风刃。

        转眼之间,一声声沉闷的响声,伴随着一股股气浪席卷开来,却是段凌天弹指间由弓弦射出的弧光,一一拦下迎面而来的风刃。

        “怎么可能?!”

        罗风竹脸色大变。

        眼前的一幕,他万万没有想到。

        在他看来,眼前的段凌天,既然擅长以弓箭进行远程攻击,按理说,近战肯定是他的弱点。

        正因如此,他才决定施展道法,凝聚风刃,进行出其不意的攻击。

        他相信,在他的攻击之下,段凌天来不及动用手中的弓箭。

        只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段凌天不只远程攻击强,便是近身攻击,也是丝毫不弱……借助弓弦,如有神助!

        “你说得没错……这一切,确实该结束了。”

        而就在罗风竹脸色大变,震撼于段凌天近战能力的时候,段凌天不紧不慢的开口,手中凭空出现的箭再次射出。

        身随箭走!

        段凌天整个人,随箭矢掠出,度越来越快,转眼到了罗风竹的附近。

        这个时候,罗风竹才反应过来。

        “水之壁障!”

        随着罗风竹面色凝重低哼一声,在他的身前,凭空出现了一面墙,准确的说,是一面水墙。

        水墙,通体由水构成。在罗风竹的身前,形成了一层防御。

        轰!

        段凌天连人带箭撞在水墙上,却也只是令得水墙一颤,没能将水墙破坏。

        “有点意思。”

        段凌天喃喃低语的同时,脚踩箭矢,猛然射向高空。

        与此同时,在他的手里又多出了一支箭矢。箭矢搭在弓弦之上,弓弦转眼间被他拉成了一轮满月。

        段凌天俯瞰着脚下。手中箭矢的箭头对准罗风竹的脑袋以后,他才松开了箭矢。

        陨星一击!

        刹那间,箭矢从天而降,犹如一颗陨石坠落,携带着滚动而浩瀚的威势。

        在段凌天手中箭矢射出的同时,罗风竹身前的水墙,已经转移到了他头顶虚空之上,横在那里,意图保护他。

        嗖!

        箭矢落下。转眼之间,撞上了水墙。

        轰!

        一声巨响,水墙一震,波纹涟漪动荡,乱成一团。

        轰!

        又一声巨响传来,却是箭矢上再次传递出一股力量,这一次。箭矢的力量摧枯拉朽般将水墙震碎,去势不减的刺向罗风竹的脑袋。

        一旦刺实,罗风竹必死无疑!

        箭矢的力量,虽被水墙挡下了不少,但要杀死罗风竹,却也并非难事。

        就在罗风竹脸色大变。目露绝望的时候。

        千钧一之际,在箭矢距离罗风竹不过咫尺之遥的时候,一层火红色的壁障,凭空出现在他的头顶。

        这一层壁障,俨然是由火焰形成,上面散出一阵阵炙热的气息,仿佛能焚烧一切。

        嗤!嗤!嗤!

        ……

        箭矢落下。狠狠的撞向火焰形成的壁障,却只是在上面溅起一朵朵璀璨夺目的火花,甚至未能让它动摇分毫。

        “什么人?!”

        段凌天脸色一变,抬手之间,将力量完全消耗的箭矢以铭纹之阵收回,他的一双眸子,泛起森然冷意。

        呼!

        而几乎在段凌天话音刚落的瞬间,仿佛一阵风吹过,一个身穿灰衣的老人,出现在段凌天的对面,平静的和段凌天对视。

        “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

        灰衣老人看了段凌天一眼,淡淡说道。

        自始至终,灰衣老人的情绪,看似没有任何波动,但他看向段凌天的一双眸子,却又是夹杂着几分蔑视,源自心底的蔑视。

        “师尊!”

        “大岛主!”

        就在韩雪奈等人纷纷色变的时候,罗风竹和林泰两人,一前一后向着老人躬身行礼,语气间恭敬无比。

        灰衣老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珊瑚岛大岛主!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有点意思。”

        眼见珊瑚岛大岛主出现,段凌天就知道,他今天杀不了罗风竹,怒极之下,他忍不住沉声讽刺道。

        “风竹,怎么回事?”

        珊瑚岛大岛主眼中寒光闪烁,沉声问道。

        他是听说罗风竹来了这里,这才赶过来的,至于期间到底生了什么事,他一无所知。

        “大岛主,他说我们珊瑚岛的弟子都是废物……罗师兄气不过,所以才来找他算账。”

        罗风竹还没开口,林泰急着说道。

        “说我珊瑚岛弟子是废物?”

        听到林泰的话,珊瑚岛大岛主脸色一变,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俨然泛起了几分冷意,极致的冷意。

        “你血口喷人!段凌天从没说过这话。”

        旁观的王瑜意识到事态严重,怒视林泰,厉喝道。

        只是,林泰却不理会他。

        而珊瑚岛大岛主,更是没有理会他。

        一边是不认识的人,一边是自己珊瑚岛的弟子,他自然更倾向于相信后者。

        “怎么?堂堂珊瑚岛大岛主,还想对我动手?”

        眼看珊瑚岛大岛主看向他时,目露杀意,段凌天不由讽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