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305章 神来之笔

第1305章 神来之笔

        立在原地,脚步不曾移动分毫,以精神力御剑施展剑技,一举击败武帝境三重的冷芸。

        段凌天的实力,又一次震撼了所有人。

        “他的一身实力,怕是不下于寻常的武帝境四重武者了。。”

        “那是自然!要不然,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击败冷芸。”

        ……

        一道道灼灼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充满了惊讶和震撼。

        不过,很快,这些目光又有了新的变化,变成了期待。

        “今日雾隐会武的第三,是冷芸……现在,就差段凌天和王瑜的最后一战,决出第一。”雾隐会武的第一,马上就要诞生,在场之人都很期待。

        “了不起!了不起!”

        蛮无妖帝感叹一声,看向青玄武帝,“青玄,王瑜是你麾下最得意的亲传弟子……你觉得他能胜那个段凌天吗?”

        “不好说。”

        青玄武帝摇头。

        “连你都对王瑜没信心?”

        蛮无妖帝一怔。

        “他要是对上别人,我对他有信心。可这个段凌天……”

        青玄武帝说到后来,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他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却俨然多出了几分复杂和忌惮。

        这个紫衣青年,他看不透。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纷纷落在彼此对视的两个青年男子的身上。

        段凌天一脸平静的看着王瑜,这个身负灵魂攻击类天赋神通的异类。

        不知何时,在他的手中,多出了一张弓。

        这张弓,弓身通体漆黑如墨,弓弦呈赤红色,周围俨然弥漫着一缕缕腥红色的雾气,散出一阵阵血腥的气息。

        “如此看来,剑非他所擅长,他擅长的是弓。”

        看着手持强弓的段凌天,王瑜暗道。

        不知何时,段凌天抬起右手,乳白色元力跳动,转眼化作一股五彩的力量,散出一阵阵凌厉的气息。

        片刻,五彩的力量凝聚,化作一支箭矢,浑身上下剑气逼人,宛如一柄利剑,而非一支箭矢。

        “开始吧。”

        段凌天看向王瑜,语气平静的说道。

        如今,王瑜身上的力量也是暴涨而起,动作不比段凌天慢。

        听到段凌天的话,他点了点头,陡然凝起的目光,闪烁着一缕缕无比妖异的光泽。

        同一时间,段凌天右手上凝成的那一支五彩箭矢,也适时的落在左手的强弓之上,顺势搭上了弓弦。

        嘎吱!嘎吱!

        随着一阵阵古怪的声音响起,段凌天拉动弓弦,拉出一轮满月,一双眸子直视王瑜,瞳孔骤然一缩。

        天赋神通!

        随着王瑜眼中厉芒一闪,一朵黑莲凭空出现,宛如化作黑色闪电,直射段凌天,去势汹汹。

        转眼之间,黑莲就掠过了一半距离,愈的靠近段凌天。

        与此同时,段凌天本就缩起的一双瞳孔,进一步收缩,同时松开手中那一支由自身力量凝成的箭矢。

        太衍陨星箭!

        随着锵一声响起,弓弦颤动的那一片空气之间,气流动荡,犹如平静的湖面被一颗石头荡起一圈圈波纹涟漪。

        咻!

        五彩箭矢破空,散出一阵阵凌厉的气息,席卷而出。

        “他疯了不成?”

        而就在箭矢破空而出的时候,仅有的三个能完全看清箭矢轨迹之人,其中两人的脑海中,第一时间冒出这个念头。

        这两人,正是雾隐岛三岛主,以及蛮无妖帝。

        至于剩下的第三人,正是青玄武帝。

        雾隐岛三岛主和蛮无妖帝之所以失态,乃至以为段凌天疯了,是因为段凌天射出的一箭,目标并非王瑜本人。

        破空而出的箭矢,目标直指那一朵漆黑如墨的黑莲,也就是王瑜施展的天赋神通。

        剩下的一群武帝强者、妖帝强者,虽未能完全看清段凌天箭矢掠出的轨迹,但很快也捕捉到了一些。

        很快,他们确认下来,段凌天射出的箭矢,目标正是那一朵破空袭向他的黑莲。

        “他不知道元力和奥义是没办法触及天赋神通的吗?”

        “想要粉碎天赋神通,必须动用极其强大的精神力,才有可能成功。”

        “这个段凌天,真是疯了!以为这样就能破掉天赋神通?”

        ……

        转眼之间,不少人心里各自冒出一个念头。

        这些念头,大多都在讽刺段凌天天真,一部分人的嘴角上更是噙起了一抹讽笑。

        只是,这些人嘴角的讽笑,很快就凝固了。

        只因为,他们清清楚楚的看到,随着那一闪而逝五彩箭矢掠过,那一朵黑莲,竟是被直接击溃,随即化作无踪。

        “怎么可能?!”

        顿时,一群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怎么可能?!

        便是施展出天赋神通,凝出黑莲攻击段凌天的王瑜,一时也是呆住了,有些反应不过来刚才生了什么。

        原本,他心里都已经有了对付段凌天的计划。

        施展天赋神通以后,在段凌天出手之际,他第一时间全施展身法武技,尽可能躲避段凌天的攻击。

        只要天赋神通奏效的时候,他未败,便算是立于不败之地。

        可现在……

        呼!

        随着一阵风迎面袭来,王瑜的脸色大变,身上刚刚有所萎靡的力量,再次暴涨而起。

        他第一时间就想逃窜。

        “晚了。”

        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入王瑜的耳中。

        声音虽然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可在这个时候传入王瑜的耳中,却又是犹如恶魔的声音一般,让得他不寒而栗。

        砰!!

        很快,王瑜听到一声巨响传来,伴随而来的,是自胸口传到全身上下各处的剧烈疼痛。

        紧接着,他只觉得自己飞了出去,犹如腾云驾雾一般。

        喉咙内传来的甜意,愈急促,让得他忍不住吐出几口淤血。

        正是段凌天在王瑜失神的时候,施展身法武技龙游九天出现在他的眼前,一掌掠出,轻而易举的将他轰飞出去。

        王瑜一直飞出上百米方才立定,身形狼狈,脸色愈惨白。

        随着他取出一枚疗伤丹药服下,胜负便定了下来。

        段凌天胜,获得雾隐会武第一的殊荣。

        一时间,全场沸腾了起来。

        特别是灵玄峰的一行人,自灵玄武帝杨辉之下,所有人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再怎么说,段凌天也是代表他们灵玄峰参加的雾隐会武,和他们荣辱与共。

        随着段凌天干净利落的击败王瑜,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他的身上,让得他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所在。

        “这个段凌天,还真是怪物!”

        “是啊。不管是击败冷芸,还是击败王瑜,他都没用多长时间……他的实力,很强,完全乎我们的想象。”

        “亏得陈治还想杀他……真是不自量力!”

        ……

        围观的一群人,议论纷纷。

        一个个话题,围绕着段凌天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展开。

        很快,一个武帝强者最先反应过来,低呼出声,“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将王瑜施展的天赋神通破掉的。”

        “是啊……那一箭,我到现在都想不通。”

        “只一箭,击溃王瑜的天赋神通,如神来之笔。”

        “灵魂攻击类天赋神通,按理说不可能被元力和奥义触及,更别说是被破掉……段凌天的那一箭,不简单。”

        ……

        越来越多的人,震撼于段凌天的那一箭,如有神助的一箭。

        一些修为较低,原本看不出什么端倪之人,听到不少武帝强者的议论以后,一时也知道了段凌天在击败王瑜之前,做了什么。

        “他刚才施展的箭技,似乎有些熟悉……”

        幽寒武帝皱起眉头,她总觉得段凌天刚才施展的箭技,给了她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她一时半会却又是想不起来了。

        当然,并不是真的想不起来。

        而是她难以将昨天破掉她施展的冰绝天地的那一箭,和段凌天刚才施展的箭技联系在一起。

        只因为,昨天那一箭,更加可怕。

        之所以更加可怕,是因为段凌天同时动用了皇品灵器层次的箭矢。

        而今日,他有所保留,只是以自身力量凝成一支箭矢进行攻击。

        “举荐名列雾隐会武前十之人的武帝、妖帝,上前收取你们应得之物……至于参与雾隐会武,名列前三十内之人,十日后统一放奖励。”

        就在大多数人的注意力汇聚在段凌天身上的时候,雾隐岛三岛主洪声开口,让得一道道目光从段凌天身上移开。

        顿时,举荐名列雾隐会武前十之人的武帝、妖帝,都从雾隐岛三岛主手里接过了一枚纳戒。

        “我们的奖励,十日后才?”

        一个名列雾隐会武前三十之人,有些不高兴的皱起眉头。

        就在名列雾隐会武前三十的其他人郁闷的时候,段凌天从杨辉手中接过了纳戒,滴血认主后,可以看到十枚闪烁着白光的小石头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这些就是圣石?”

        段凌天一怔,“我记得,在雾隐岛二岛主独子陈治的纳戒里面,也有两枚这样的小石头……”

        “是谁?谁杀死了我儿?!”

        突兀其来的愤怒咆哮声,传自远处,犹如惊雷,打断了段凌天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