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94章 天舞、封魔碑的下落

第1294章 天舞、封魔碑的下落

        太衍陨星箭!

        雷光电闪之间,段凌天手中的箭矢射出,度之快,石歧武帝根本反应不过来。

        嗖!

        噗嗤!

        “哼!”

        箭矢破空的声音,箭矢破体而入的声音,一声因为痛苦而出的闷哼,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却是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石歧武帝握枪的那只手被洞穿,只留下一个狰狞可怖的血洞,上面不断的喷出鲜血。

        臂骨,被一箭轰断。

        嗖!嗖!嗖!

        就在石歧武帝脸色大变,惊骇于段凌天的出箭度和箭的威力的时候,段凌天又连续射出了三箭。

        箭,还是那支箭。

        四次射出,四次回到段凌天的手上,这一切,只生在转眼之间。

        噗嗤!噗嗤!噗嗤!

        而石歧武帝的另一只手臂,还有一双腿,如今各自也多出了一个狰狞可怖的血洞。

        石歧武帝的脸色,在这一瞬之间,变得惨白无色。

        “你……你……”

        当他面露痛苦的看向段凌天时,眼中充满了惊恐。

        他没想到,时隔一年多,眼前的紫衣青年会变得这么强。

        没有神秘石碑作为凭借,实力都已胜过了他。

        刚才,对方射出的第一箭,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中箭了。

        后来,对方再次射出三箭。

        他虽然在第一时间选择避让,但对方射出的箭就好像长了眼睛一般,将他的双臂和双腿齐齐洞穿,且箭箭碎骨。

        如此强大而可怕的箭技,让他源自心底升起恐惧。

        他知道。

        眼前的紫衣青年,已经不是一年多以前的那个紫衣青年,远非他所能敌。

        “你……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强?这才过了一年多的时间。”

        石歧武帝面露惊恐的同时,心里充满不甘,一年前不用石碑动用秘法,在他面前犹如蝼蚁之人。今日却堂堂正正的以自身的实力战胜了他。

        让他只觉得他这大半辈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我最后问你一次……天舞是否还在你迷失石林?”

        段凌天没有理会石歧武帝,他目光冰冷,一字一句的问道,问到后来,脸上遍布杀意。

        他的心里,有了决断。

        如若石歧武帝再不配合,他不会再留手。

        “不……不在。”

        这一次。段凌天话音刚落,石歧武帝就已经慌忙回答。见识到段凌天现在的实力,他怕了,彻底怕了。

        “不在?”

        段凌天面露寒霜,身上力量再起,左手弓、右手箭的周围,又开始跳动起一道道五彩的闪电霹雳,散着一阵阵可怕的气息。

        “她被赤火带走了。”

        石歧武帝身体一颤,慌忙说道。

        现在的他,哪里还有一点武帝强者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条苟延残喘的可怜虫。

        “赤火?”

        段凌天眉头皱起。

        “赤火,是雾隐岛的第一供奉长老,在雾隐岛的地位,只在三大岛主之下……当初,他作为雾隐岛的使者,到我迷失石林传递雾隐会武提前举办的消息。”

        石歧武帝说道:“那一次,他看上了你那红颜知己的天赋。带走了她……如无意外,你那个红颜知己,现在就在雾隐岛。”

        “天舞……在雾隐岛?”

        听完石歧武帝的话,段凌天双眸一凝,沉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你若不信,我愿意以誓言之劫九九雷劫起誓。如若我有半句虚言,让我被雷罚轰杀而死。”

        石歧武帝说道。

        这一下,段凌天倒是信了石歧武帝的话,心里松了口气。

        如此,说明天舞无事。

        而且,只要天舞在雾隐岛,他相信无需多久。他们就能见面。

        这对他而言,倒也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

        “天舞的事,我还没告诉可儿和小菲儿……可儿还好。小菲儿,却不知道会不会生气。”

        想到李菲那个醋坛子,段凌天有些头疼。

        天舞对他的心思,他很清楚。

        多年的相处,他的心里,也对天舞产生了感情。

        不知不觉之间,他现,天舞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和可儿、李菲两个小妮子不相上下,各占一席之地。

        石歧武帝悬空在一旁,现在的他,服下疗伤丹药以后,伤势倒也恢复了几分。

        不过,被洞穿的四肢想要完全恢复,却是需要一段时间。

        毕竟,他手里的疗伤丹药只是一品回生丹。

        如果他有段凌天的皇品起死丹,就这点伤势,转眼就能完全恢复。

        虽然恢复了一些伤势,石歧武帝却不敢离开。

        看着紫衣青年,石歧武帝目光复杂,心里充满了忌惮。

        一年前,这个紫衣青年,还要凭借神秘石碑动用秘法,才能勉强和他一战……时隔一年,对方不用秘法,一身实力已是完全碾压他。

        “我的封魔碑呢?”

        很快,段凌天回过神来,再次看向石歧武帝,沉声问道。

        封魔碑!

        听到段凌天的话,石歧武帝心里一蹬,充满苦涩,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

        原本,他还想着对方想不起那块神秘石碑,而他今日又能活下来的话,以后未必就没有机会从周毅的手里重新将其夺回。

        然而,事与愿违,对方终究是想起了那块神秘石碑。

        “原来……它叫封魔碑。”

        石歧武帝叹了口气。

        “封魔碑,不在我手里。”

        面对目光凌厉的段凌天,石歧武帝苦笑道。

        “不在你手里?”

        段凌天冷笑。

        石歧武帝的这话,他自然不信。

        开什么玩笑!

        石歧武帝,乃是迷失石林的主人,当初更是和魔化后的他一战,知道他的封魔碑里面有着惊人的秘密。

        而他的封魔碑,最后留在了迷失石林。

        封魔碑不在石歧武帝的手里?

        谁信!

        “真的不在我手里。”

        似是看出了段凌天的心思,石歧武帝苦笑道:“当初你离开以后,封魔碑确实到了我的手里……这一点。我承认。”

        “可是,后来在我研究封魔碑的过程中,却是被周毅蒙骗,被他偷梁换柱换走了真的封魔碑……这一点,我也能以九九雷劫起誓。”

        说到后来,石歧武帝的目光深处,俨然升起几分杀意。

        当然。不是针对段凌天的杀意,而是针对他那个孽徒周毅的杀意。

        “周毅?”

        段凌天皱眉。“就是将天舞掳去你们迷失石林的那人?他不是你的亲传弟子吗?”

        “他以前是我的亲传弟子……不过,在他偷梁换柱骗走封魔碑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再是我的亲传弟子,不再是迷失石林的人。”

        石歧武帝说道。

        “你后来没找到他?”

        段凌天沉声问道。

        “后来我去找过他,却一无所获……不过,就在今日,我见到了他。”

        石歧武帝坦然道。

        段凌天出现在这里,其目的,他也可以猜到一些。定是为了那雾隐会武而来。

        就算他不说,段凌天也能见到周毅。

        所以,他倒不如自己主动说出来,或许能因此讨好段凌天,留下一命。

        “今日,你见过他?他在雾隐岛?”

        段凌天目光大亮,有些惊喜的问道。

        “是。”

        石歧武帝点头。“他现在就在雾隐岛,是跟着云霄大6一个武帝强者来参加雾隐会武的。”

        “你没夺回封魔碑?”

        段凌天皱眉。

        “他现在跟着的那个武帝,实力远比我强……”

        石歧武帝将他和周毅刚才的相遇,一一说了出来,包括周毅的威胁,和他的心思。还有他对雷鸣武帝的忌惮。

        “雷鸣武帝?”

        段凌天点了点头,随即淡淡扫了石歧武帝一眼,道:“看在你这么配合的份上,今日,我便不杀你……希望以后你别再惹到我,否则,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得知了天舞行踪。以及封魔碑行踪的段凌天,现在迫切想要赶去举办雾隐会武的地方。

        封魔碑,他确认在那里。

        至于天舞。

        “天舞既然是被雾隐岛第一供奉长老带走的……今日雾隐岛举办雾隐会武,就算她不来参加,想必也会到场。”

        段凌天暗自猜测。

        然而,他却是不知道,因为某些原因,不只是凤天舞,便是雾隐岛第一供奉长老赤火,也离开了雾隐岛。

        紧接着,段凌天便准备离去。

        “等等。”

        而就在这时,石歧武帝却是叫住了他。

        “有事?”

        段凌天皱眉。

        “你今日不杀我,我承你的情……有件事,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说一下。”

        石歧武帝说道。

        在段凌天充满好奇的目光下,石歧武帝继续说道:“其实,在不久之前,有两位强大的妖帝强者降临了我迷失石林。”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段凌天眉头皱得更深,他可没时间在这里听石歧武帝胡侃。

        “她们是为了你而来。”

        只是,石歧武帝接下来的话,却让段凌天忍不住一怔,“为了我而来?他们是谁?”

        两位妖帝强者……

        他记得,他似乎并不认识什么妖帝强者。

        “我也不知道她们是谁……我只知道,她们是一个少女和一个小女孩。少女身穿黄衣,看起来约莫十五六岁;至于小女孩,一身黑衣,古灵精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