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79章 核心弟子‘陈治’

第1279章 核心弟子‘陈治’

        可儿和李菲的未婚夫。

        可不正是那疑似轮回武帝转世的存在?

        轮回武帝,两万多年前站在云霄大6巅峰的强者,除了一身武力惊人,更是一位逆天的炼药师。

        直到现在,她都没听说云霄大6上有炼药师能打破一品炼药师的桎梏,晋级为准皇品炼药师。

        更别说是皇品炼药师!

        而两万年前的轮回武帝,却是一位皇品炼药师。

        在那个时代,轮回武帝可谓是叱咤风云的存在,在云霄大6的风头之盛,无人能及。

        这一切,幽寒武帝都知道。

        另外,她还知道,轮回武帝修炼了一套名为三生轮回诀的逆天功法,需要历经三世轮回,才能将其彻底修炼成功。

        时隔两万多年,轮回武帝的第三世,也是时候诞生了。

        “寒冰神剑诀……按照寒冰武帝的留言,在她寿终就寝的那一刻,除了她本人以外,只传授给了轮回武帝一人。”

        “后来,我幽寒谷得到了寒冰武帝的传承……也就是说,普天之下,除了轮回武帝和我们幽寒谷以外,无人懂得寒冰神剑诀!”

        “而在我们幽寒谷,寒冰神剑诀只传给下一代谷主,不可能外传。”

        “由此,可儿的寒冰神剑诀,肯定是轮回武帝传给她的……准确的说,是轮回武帝的第三世转世传给她的。”

        “而根据可儿所言,她修炼的寒冰神剑诀,乃是她未婚夫传给她的。”

        一瞬之间,幽寒武帝念头万千,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可儿的未婚夫,就是轮回武帝的第三世转世。

        “他在什么地方?”

        幽寒武帝目光灼灼的看着徐蓉,俨然有些失态。

        也容不得她失态。

        轮回武帝的第三世,虽然还没有成长起来,可对她而言。却是一件独一无二的至宝。

        因为他不只是一位皇品炼药师,更是一位曾经的武帝强者。

        轮回武帝第一世时,就是站在云霄大6巅峰的武帝强者,第二世时,如无意外,肯定也是武帝强者。

        甚至于,很可能过了第一世!

        历经两世的他。在进行第三次轮回转世之前,肯定给他的第三世留下了一些东西。

        那些东西中。肯定有许多让她眼红之物。

        正因如此,幽寒武帝迫切想要找出轮回武帝的第三世转世,并且将他控制,抢夺他身上的纳戒,乃至奴役他。

        一个皇品炼药师,成为自己的奴仆。

        只是想想,幽寒武帝的心里就一阵莫名激动。

        “他在雾隐城,跟可儿师妹和李师妹在一起。”

        徐蓉说道。

        “雾隐城?”

        幽寒武帝点了点头,随即也没见她有什么动作。下一刻,已是凭空消失在徐蓉的眼前,让得徐蓉一阵懵。

        “师尊竟亲自去了……看来,那个段凌天身上确实有让师尊感兴趣的东西。”

        徐蓉暗道。

        虽然早有猜测,但直到现在,她才彻底的确认了下来。

        就在徐蓉念头陡转的时候,幽寒武帝已经在前往雾隐城的路上。所过之处,迷雾荡散开来,纷纷避让。

        以幽寒武帝的度,没多久,就顺利抵达了雾隐城。

        只可惜,她此行注定一无所获。

        不管是段凌天。还是可儿和李菲二女,如今都已不在雾隐城。

        不只不在雾隐城,甚至还有意远离了雾隐城。

        不过,幽寒武帝很快就听说了段凌天前不久在雾隐城的作为,“废掉了雾隐岛的两个内岛弟子?不愧是轮回武帝第三世转世,还没成长起来,就如此高调。”

        幽寒武帝喃喃低语。

        从雾隐城的一些人口中得知段凌天、可儿和李菲三人早已离开了雾隐城以后。幽寒武帝也离开了雾隐城。

        她并没有四处去寻找。

        雾隐岛虽然不大,可想要找三个人,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幽寒武帝回了南岛,回到了雾隐岛为她们幽寒谷之人安排的府邸之中。

        回来以后,幽寒武帝又去找了徐蓉,“你将你遇到可儿和李菲她们的未婚夫时的情景,一五一十告诉我。”

        眼看幽寒武帝独自一人归来,且脸色不太好看,徐蓉不敢怠慢,将自己遇到段凌天的经过一一说出,没有丝毫隐瞒。

        “这么说来……他应该也是跟着云霄大6上的一个武帝或妖帝来到雾隐岛的?”

        幽寒武帝眼中精光一闪,喃喃低语。

        “应该是这样。”

        徐蓉点头。

        “段、凌、天!”

        幽寒武帝一字一句的念叨着,眼中精光愈强盛。

        “段凌天……轮回武帝的第三世转世?”

        这个时候,幽寒武帝心中有数。

        雾隐岛,东岛。

        一处风景秀丽的山谷之内,正不停的传出一阵阵靡靡之音。

        这声音,足以让脸皮薄的人面红耳赤。

        一个身材壮硕的高大青年男子,正在跟一个身材火辣的年轻女子进行着最原始的运动。

        女子趴在一块巨石上,青年男子在后面不断的冲击,宛如正在纵马驰骋。

        靡靡之音,正是出自女子之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年男子的动作快了起来,最后低吼一声,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半响才恢复平静。

        至于女子,如一只死狗般倒在巨石上,竟是累得昏死了过去。

        淡淡扫了姿色还算不错的女子一眼,青年男子抬手之间,一身长袍出现,被他穿在了身上。

        “嗯?”

        突然,青年男子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看向山谷之外。

        “陈师兄。”

        与此同时,两道异口同声的声音,自山谷外传来,清晰的传入了青年男子的耳中。

        呼!

        青年男子闻声,眉头一挑。随即动身,宛如化作一阵风,吹出了山谷,来到了山谷之外。

        “是你们?”

        出了山谷以后,凌空而立的青年男子淡淡扫了站在地上的两个中年男子一眼,“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作为雾隐岛核心弟子。他的手下也有一些内岛弟子追随。

        眼前的两人,正是他的追随者。

        “陈师兄。我们的丹田被废了。”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悲愤道,在他的双眸深处,俨然充斥着极致的寒光,择人而噬。

        被称为陈师兄的青年男子,正是雾隐岛的核心弟子陈治。

        陈治,除了一身武力惊人,早就突破到武帝境以外,还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女人。

        说起陈治。只要是雾隐岛的人,或多或少都了解一些。

        陈治,雾隐岛核心弟子,为人好色,无女不欢,据说每天最少都要做两次最原始的运动。

        而且,若非姿色出众的女人。他还看不上眼。

        “怎么回事?”

        陈治皱眉。

        正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得知自己的两个追随者被人废掉丹田,他的心里忍不住兴起勃然的怒意。

        “陈师兄,你要为我们做主啊!这一次,我们也是为了陈师兄你,才会得罪那个家伙……只是。我们万万没想到,他下手那么狠,直接废掉了我们的丹田。”

        另一个中年男子满脸羞愤的说道。

        “为了我?”

        陈治眉头皱得更深了,“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陈师兄,事情是这样的……前不久,我们二人负责接待来自云霄大6的一位武帝强者,及其麾下的十个弟子。”

        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压着呼之欲出的怒火说道:“当时,我们接待的是云霄大6的一位女性武帝,幽寒武帝。”

        “幽寒武帝带来的十个弟子,全是女弟子……”

        中年男子说到这里的时候,陈治的目光陡然亮起,完全被吸引了。

        全是女弟子?

        在陈治的目光深处,俨然充斥着几分淫邪的光泽。

        “幽寒武帝带来的十个女弟子中,有两个女弟子,长得可谓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对,应该说是倾国倾城……”

        中年男子说到后来,有些口不择言,“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美的女人,而且还是两个。”

        “我也一样。那两个女人,各自有着堪称绝世的容颜,绝代佳人四字,放在她们的身上再适合不过。

        另一个中年男子也道,言语之间,双眼放光。

        “她们真的长得那么美?”

        陈治的目光,早在第一个中年男子说的时候,就已经陡然亮起,眸若繁星。

        当第二个中年男子跟着附和的时候,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精光闪烁的一双眸子,俨然浮现出一缕缕的火焰。

        他这一生,最大的兴趣,莫过于两个。

        其一,修炼。

        其二,女人。

        对于无女不欢的他而言,美人,是他的源泉。

        “我们怎么敢骗陈师兄你。”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连忙说道。

        “谅你们也不敢骗我!不过,我对她们很感兴趣,快告诉我她们在哪里。”

        陈治的语气间,俨然夹杂着几分急切。

        “陈师兄,我们本想请她们到东岛来见你……可谁曾想到,半路杀出一个家伙,不只将我们的一身修为给废了,还说陈师兄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另一个中年男子义愤填膺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