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52章 鲁忠之死

第1252章 鲁忠之死

        呼!

        而就在南宫逸询问段凌天的时候,段凌天已经到了银袍中年被雷罚轰杀的地方,将他死后留下的纳戒收起。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

        “不是很明显吗?我们三人通过了重力梯,而他没通过,所以被雷罚轰杀至死。”

        段凌天回到南宫兄弟两人的身边以后,方才开口回应南宫逸的话。

        只是,南宫逸却听得出来,段凌天这是在敷衍他。

        他愈的觉得,刚才的事和段凌天脱不了干系,包括他顺利通过重力梯,以及重力梯突然生异变,将比他还强的银袍中年震飞出去的事。

        不过,他看得出来,段凌天没打算说,所以他也就没有多问,虽然他的心里存有万千疑惑。

        呼!呼!

        就在现场众人还在为刚才的事而感到莫名震惊的时候,宋亭和钟安这两个武帝亲传弟子,却是来到了重力梯下方。

        这个时候,重力梯里面分作七种颜色,代表七个级别的中立,也恢复了正常。

        嗖!嗖!

        宋亭和钟安对视一眼,同时动身,消失在在场众人的眼前。

        下一刻,众人才看到他们的身影出现在重力梯里面,而且很快就通过了重力梯。

        自始至终,他们身上昙花一现的力量,甚至没能引动天地之力,更别说是凝聚出天地异象。

        呼!呼!

        宋亭和钟安再次现身之时,却是到了段凌天的身前。

        “你刚才做了什么?”

        宋亭看向段凌天,目光冷厉,沉声问道。

        只是,面对宋亭近乎质问的语气,段凌天却是没有理会,自始至终一脸云淡风轻,仿佛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你很不错……如果师尊他老人家在这里,我想他肯定会喜欢你。”

        和宋亭的态度不同,钟安对段凌天却是颇为友善。上下打量着段凌天,似乎对段凌天很感兴趣。

        他口中的师尊,自然就是灵玄武帝,灵玄峰的主人。

        不管是钟安,还是宋亭。

        刚才通过重力梯,都没现任何异常。

        如此,只有一个可能。

        那便是刚才的一切。都是眼前的紫衣青年做的手脚,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做的手脚。但却只有这个可能。

        “他喜欢我,我还不见得喜欢他。”

        听到钟安的话,段凌天淡淡回应道。

        一时间,钟安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牵强。

        “放肆!”

        就在宋亭听到段凌天的话,脸色沉下的时候,一声厉喝声适时的传来。

        紧接着,一道身影来到了宋亭的身后,怒视段凌天,继续沉声喝道:“小子。你竟然无礼亵渎武帝大人,理应当诛!”

        如今出现之人,正是鲁忠。

        原本,眼见段凌天跟人打赌赌赢了,鲁忠就已经很是不爽,但他却也只能选择等待时机,出手干掉段凌天。

        原以为要等第三轮选拔。才有机会干掉段凌天。

        可他却不曾想到,段凌天言语之间,竟敢亵渎他们灵玄峰的武帝大人!

        顿时,他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名正言顺出手的机会。

        “怎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杀我?”

        段凌天双眼眯起,和鲁忠彼此对视。淡淡开口问道。

        “我不知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你亵渎了武帝大人,所以你该死!”

        “宋师兄,钟师兄,还请让我杀死这小子,以儆效尤!”

        鲁忠脸色阴沉的看着段凌天,说到后来。又看向宋亭和钟安两人,恭声请命。

        这一次,钟安没有开口,他虽然看段凌天顺眼,但段凌天刚才的话,却也是彻底激怒了他。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而他的师尊,正是他的逆鳞!

        所以,他默许了鲁忠的请命。

        “去吧。”

        至于宋亭,看着段凌天的双眸,寒光四射,择人而噬。

        “是。”

        听到宋亭的话,鲁忠目光大亮,心情无比的激动。

        他终于等到机会了。

        他终于可以为他的弟弟报仇了!

        “小子,敢杀我弟弟,我今天要你的命!”

        鲁忠再次看向段凌天的同时,元力凝音传递而出。

        不过,他元力凝音是这么说,但嘴上却又是说着另外一套:

        “小子,敢亵渎我们灵玄峰的武帝大人,别说你不可能成为武帝弟子、门徒……从今日起,你,也将彻底离开这个世界!”

        “我,鲁忠,今日便杀死你,送你上路,以示我们灵玄峰武帝大人的威严!”

        鲁忠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同时踏空而出,走向段凌天,一步更比一步快,每一步跨出,都令得空气间一阵动荡,气爆声连绵起伏。

        “我看你是想为你的那个悍匪弟弟报仇吧。”

        面对来势汹汹的鲁忠,段凌天讽笑道。

        “随你怎么说……反正,今日无论如何你都是难逃一死!”

        鲁忠也不在意段凌天的话,身上元力陡然暴涨而起,多种奥义如影随形,衬托得他完全一尊战神,随时准备出手的战神。

        与此同时,包括宋亭和钟安这两个武帝亲传弟子在内,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段凌天和鲁忠的身上。

        便是南宫兄弟也不例外。

        他们收到段凌天的元力凝音,远远的让到了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段凌天和鲁忠两人。

        “鲁忠师兄除了是宋亭师兄的左膀右臂,更是我们灵玄峰武帝弟子中实力名列前三的存在……这个紫衣青年,怕是要倒霉了。”

        这是一群灵玄峰武帝弟子、门徒心里响起的声音,他们并不觉得段凌天能战胜鲁忠。

        而参加灵玄峰武帝弟子、门徒选拔的一群人,却都是目露期待的看着段凌天,希望段凌天能为他们争口气。

        毕竟,在一定的程度上,他们还不算是灵玄峰的人。

        就算是两个武帝亲传弟子,宋亭和钟安两人,虽然觉得段凌天奇怪。却也不认为段凌天能有战胜鲁忠的实力。

        鲁忠的实力,他们是知道的,在灵玄峰所有武帝弟子中可以排进前三。

        “小子,若有来世,好好记住,不是谁都是你能惹得起的!”

        鲁忠的声音再次传来,充斥着几分暴戾。

        这一次。他取出灵器,身形一动。凭空消失在大多数人的眼前,度之快,骇人听闻。

        而在他消失的时候,他头顶虚空上的天地异象,也随之迅奔掠而出,目标所指,正是段凌天的所在。

        五头远古苍龙虚影,七千头远古角龙虚影,齐齐张牙舞爪扑向段凌天。

        这。就是鲁忠的实力!

        鲁忠的度,在包括南宫兄弟两人在内的众人的眼里,快得离谱,甚至于难以捕捉。

        然而,在段凌天的眼里,鲁忠的度却是慢的可怜,以至于他随意抬起一只手。就轻而易举的抓住了鲁忠手中的灵器。

        啪!

        空手接下鲁忠的灵器,清脆的声音响起,让得全场一片死寂。

        不少人面露不可思议,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不可能!”

        作为当事人的鲁忠,第一个反应过来,面露骇然的盯着近在咫尺的紫衣青年。有些木讷的摇头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

        段凌天淡淡开口回应,回应的同时,在他身上刚刚出现不久的五彩力量,陡然暴涨,宛如化作一只五彩巨兽张开血盆大口,对着鲁忠咬了过去。

        刹那间,鲁忠直接被吞下。尸骨无存,步上了他的弟弟鲁义的厚沉。

        鲁忠整个人灰飞烟灭后,只留下几枚奥义碎片,以及一枚纳戒,都被段凌天顺手收了起来。

        与此同时,段凌天身上的五彩力量也被他重新收敛了起来,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事实上,自五彩力量出现到消失,天地异象都没能来得及出现,由此可知段凌天出手的度之快,连天地之力都没来得及反应。

        静。

        现场一片死寂。

        唯一能听到的,只有一阵阵沉重的呼吸声,以及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刚才眼前的一幕,让得南宫兄弟二人目瞪口呆。

        虽然意识到段凌天这半年来的提升肯定很大,但他们却也万万没有想到,段凌天实力的提升会这么大。

        动用了灵器的灵玄峰武帝弟子鲁忠,能施展出五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七千头远古角龙之力的存在。

        被段凌天一个照面杀死!

        自始至终,段凌天不只没有动用灵器,甚至没有任何明显的动作,仅凭身上爆出来的如肆虐火焰般的力量,就将鲁忠轰杀。

        “太强了!”

        “他的实力,恐怕都是武帝亲传弟子一个级别的了。”

        “他杀鲁忠师兄,简单得好像踩死一只蚂蚁。”

        ……

        这一刻,段凌天毫无意外的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只因为,他先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让人心惊。

        “你到底是什么人?到我灵玄峰有何目的?!”

        而就在这时,宋亭也回过神来,冷眸凝视着段凌天,厉声问道。

        同一时间,他身上的衣袍动荡而起,元力、奥义如影随形,宛如化作一股冲天而起的斑斓火焰,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