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50章 赌命!

第1250章 赌命!

        在场之人,目不转睛的凝视着重力梯内的十人。      .

        十个人,抵达重力梯的青色部分以后,便步步为艰,每一步都走得极其的艰难,甚至于未必能闯得过去。

        “那人还差一点。”

        片刻,在场之人现,有一人只差一点就能通过重力梯的青色部分,进入蓝色部分。

        一旦进入蓝色部分,只需要再闯过紫色部分,便算是通过了重力梯。

        这个人之所以快要通过青色部分,是因为他不只一身元力全爆,奥义尽出,甚至还取出了灵器,凭借灵器抵抗强大的重力。

        他双手举过头顶,紧紧的握着一柄灵剑,身上融合了多种奥义的元力,衬托得他连人带剑仿佛化作了一柄巨剑。

        这柄剑,剑尖向上,尽可能将重力梯内源源不绝的重力卸到四周,为他减轻压力。

        嗖!

        与此同时,他借势冲天而起,一口气闯入重力梯的蓝色部分。

        就在不少人目光大亮,觉得此人有希望通过重力梯的时候。

        轰!

        重力梯内的蓝色部分,骤然涌出一股更加强大的重力,一口气将那人轰了下去,让得他宛如离弦之箭般坠空而落。

        “哇!”

        众目睽睽之下,此人只来得及喷出一口淤血,就被轰出重力梯,失去了成为武帝弟子、门徒的机会。

        “大意了。”

        被轰出重力梯以后,他叹了口气,擦去嘴角的血渍后,黯然离去。

        他正是在闯入重力梯的蓝色部分以后,因为欣喜而有所大意,这才会被重力一举震出重力梯。

        要不然,他就算不能闯入重力梯的紫色部分,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不过,他虽然被重力梯淘汰,却也为后来人提供了经验。那便是可以动用灵器抵御重力梯内源源不绝的重力。

        剩下的九人,也都纷纷取出灵器,借助灵器之力,顺利登上重力梯的蓝色部分。

        不同于刚才那人的大意,他们步步为营,顺利在蓝色部分坚持了下来。

        “段凌天,他们已经登上蓝色部分……你觉得他们有希望登上紫色部分。乃至通过重力梯吗?”

        段凌天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正是南宫逸在问他。

        “他们,不可能通过重力梯……至于登上紫色部分,也许有一人可以。”

        同样在关注着重力梯内的情况的段凌天,在听到南宫逸的询问后,适时的回应道。

        剩下的九人中,有一人实力还不错,在武皇境六重武者中算是佼佼者。

        “只有一人能登上紫色部分?无人能通过重力梯?”

        听到段凌天的话,南宫逸的脸色不太好看。

        进入重力梯的十人,他都有印象。都是近半年来和他在同一处修炼之地的人,都是武皇境四重以上,武皇境七重以下的存在。

        这些人中,实力强的,甚至还在他之上。

        “这么说来,我没希望通过这重力梯?”

        南宫逸脸色难看的同时,双眸深处。俨然流露出几分失望。

        片刻,重力梯内,又有一人被震出了重力梯。

        这人正是想凭借手中的灵器,一鼓作气强闯重力梯的紫色部分,结果,他手中的灵器刚触及紫色部分。就引了更加强大的重力,将他震飞出去。

        “唉。”

        他被震出重力梯后,叹了口气,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6续有人被淘汰。

        最后,只剩下一人。

        也是段凌天比较看好的人。

        这个人,凭借手中的灵器。硬生生闯入了重力梯的紫色部分,整个人进入其中。

        就在不少人以为他要通过重力梯的时候,他就被轰了下去,砰一声砸在广阔的石台上。

        当他重新站起身,浑身上下都是血,狼狈不堪。

        “我劝你们,没有武皇境七重以上修为,还是别不自量力。”

        他离开之前,看向广阔平台上立着的众人说道。

        他的话,让得不少人心生阴霾。

        这些人,正是除段凌天以外,包括南宫逸在内的一群修为没有步入武皇境七重以上的人。

        “哼!没有武皇境七重以上修为,也妄想成为灵玄峰的武帝弟子、武帝门徒?真是不自量力!”

        而就在这时,一道不屑的低哼打破了广阔石台上的宁静,正是先前那个挑衅段凌天三人的银袍中年面露讽笑的在说话。

        “真是臭气熏天……谁的嘴这么臭?”

        就在包括南宫逸在内的不少人面露怒意的时候,段凌天不紧不慢的说道,意有所指。

        “噗嗤!”

        “哈哈哈哈……确实臭,我也闻到了。”

        ……

        现场沉寂片刻以后,不少人回过神来,忍不住笑了。

        包括南宫逸在内的一群修为不足武皇境七重的武者,更是笑着附和段凌天的话,尽情的出着气。

        “小子!你找死!!”

        银袍中年终于反应过来,怒视段凌天,眼中遍布森冷杀意。

        要不是这个场合不容他放肆,他恨不得马上将这个紫衣青年杀死,杀鸡儆猴,让其他人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好像更臭了。”

        南宫逸故意伸手捏着鼻子,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你……两个小子,你们有种现在就跟我一起进重力梯。我会让你们知道,像你们这样的蝼蚁,根本不可能通过重力梯,通过第二轮选拔!”

        银袍中年怒视南宫逸的同时,又看向段凌天,出声挑衅。

        南宫逸闻言,脸色一沉。

        他还真没把握通过重力梯。

        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被淘汰的准备。

        只是,现在被银袍中年如此挑衅,他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通过重力梯?通过第二轮选拔?”

        而就在这时,段凌天看向银袍中年,不紧不慢的开口问道。

        “那是当然!”

        银袍中年理所当然的说道。

        “看来你很自信。”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银袍中年一眼。随即看向南宫逸,笑道:“既然他对自己那么有自信……那我们就陪他玩玩。”

        “好。”

        虽然不知道段凌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南宫逸还是应承了下来。

        在他看来。

        虽然他没有足够的实力通过重力梯,但以段凌天的实力,要通过重力梯却并非难事。

        “我也一起。”

        南宫辰淡淡说道。

        “南宫辰,你很快就会看到你的这两个同伴被重力梯淘汰的一幕……没有步入武皇境七重的蝼蚁,也敢挑战重力梯。不自量力!”

        银袍中年踏空而起的同时,看向南宫辰。尽情的讽笑道。

        “既然你这么自信,那你可敢跟我打个赌?”

        段凌天眯起双眼,用挑衅的语气问道。

        “什么赌?”

        银袍中年哼道。

        “就赌我们三人,还有你,是否能通过重力梯,通过第二轮选拔。”

        段凌天不紧不慢的说道。

        “怎么赌?赌什么?”

        银袍中年不愿意在气势上落入下风,盯着段凌天冷笑问道。

        “赌命!”

        段凌天双眼眯起,寒光一闪而过。

        赌命!

        段凌天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便是两个武帝亲传弟子。宋亭和钟安两人的目光,如今也都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有点意思。”

        钟安饶有兴致的看向段凌天,笑道:“这小子对我胃口。”

        “哼!”

        跟钟安不同的是,宋亭却是冷哼一声,明显认出段凌天就是杀死鲁忠的弟子鲁义之人。

        而银袍中年听到段凌天的话,一时也是懵了。

        半响,察觉到在场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他才回过神来,看向段凌天,沉声问道:“你想怎么赌?”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愿意在气势上落入下风。

        “我们各自以誓言之劫九九雷劫立誓……如果我们三人中有一人未能通过重力梯,又或者你通过了重力梯,我将被九九雷劫降下的雷罚轰杀!”

        段凌天看着银袍中年。一字一句的说道:“反之,如果我们三人都通过了重力梯,且你未能通过重力梯,你将被九九雷劫降下的雷罚轰杀!”

        段凌天一番话落下,全场一片死寂。

        “这个紫衣青年,疯了不成?”

        当有人66续续反应过来,不由开始窃窃私语。都觉得段凌天疯了。

        按照段凌天的话来说。

        他、南宫辰和南宫逸三人,但凡有一人未能通过重力梯,他死。

        就算他们全部通过,只要银袍中年也通过,还是他死。

        只有他们三人都通过重力梯,且银袍中年未能通过,才是银袍中年死。

        “你确定你要这样赌?”

        听清楚段凌天的话以后,银袍中年面露讽刺的看向段凌天,冷笑问道。

        在他看来,眼前的紫衣青年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

        “你可敢?!”

        段凌天淡淡问道。

        你可敢?!

        段凌天此话一出,再次将在场众人的目光引到了银袍中年的身上,让得银袍中年再次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所在。

        “有意思,有意思。”

        钟安笑得灿烂。

        立在一旁的宋亭,则是眯起双眼紧紧盯着那一道紫色身影,若有所思。

        “我有何不敢!”

        银袍中年冷笑一声,说道:“不过,你的命没资格跟我赌……除非加上南宫辰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