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35章 ‘剑之一道’

第1235章 ‘剑之一道’

        “对于三生轮回诀,寒冰武帝也了解一些……据说,那个轮回武帝每隔万年,便能转世重生一次!直到第三次轮回转世,冲入武帝境以后,便算是将三生轮回诀修炼到了极致。  ”

        这一切,都是幽寒谷先祖留传下来的手札中记载的信息。

        “算算时间……现在,也应该是那个轮回武帝第三世转世重生的时候了。这一世的他,一旦修炼到武帝境,三生轮回诀也将圆满!”

        想到这里,幽寒武帝心头再次大震。

        两万年前的轮回武帝,历经三世,只为将一套名为三生轮回诀的功法修炼到极致。

        这套功法,该是何等的强大?

        要知道,轮回武帝还在第一世时,就能击败修炼了寒冰神剑诀的寒冰武帝。

        轮回武帝的实力,可想而知。

        “看来,这个小丫头修炼的寒冰神剑诀,便是轮回武帝第三世转世传给她的。”

        幽寒武帝看着可儿,心里暗自猜测。

        被幽寒武帝盯着的可儿,眼见幽寒武帝半天没有反应,不由有些忐忑不安。

        再怎么说,站在她眼前的都是一位武帝强者,云霄大6中至高无上的存在。

        “你的寒冰神剑诀,是谁传授给你的?”

        终于,幽寒武帝回过神来,刚一开口,便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是……是少爷传授给我的。”

        可儿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少爷?”

        幽寒武帝眉头一掀。

        “他是我和可儿妹妹的未婚夫。”

        眼见可儿似乎有些拘束,李菲代替她回答道。

        “未婚夫?”

        幽寒武帝闻言,目光不易察觉的亮起,心中一动,“看来……轮回武帝的第三世转世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

        “根据我幽寒谷先祖留传下来的手札记载,寒冰武帝在她留下来的凝音玉片中提起过……轮回武帝,除了是一位强大的武者,还是一位逆天的炼药师!”

        “一般炼药师,一品便是极限!而轮回武帝。却是另辟跷径,成为了凌驾于一品炼药师以上的准皇品炼药师,乃至皇品炼药师。”

        “据说,轮回武帝炼制出来的皇品疗伤丹药,甚至能生死人、肉白骨!”

        “而且,轮回武帝历经两世,肯定留给他的第三世不少好东西……”

        想到这里。幽寒武帝的目光深处,贪婪一闪而逝。

        紧接着。她回过神来,看向可儿,“我想收你为亲传弟子……你可愿意?”

        虽然,她不知道轮回武帝第三世转世的未婚妻为何会来到她幽寒谷,但既然来了,她自然要好好利用。

        “轮回武帝……你历经两世给第三世留下的东西,注定为我做嫁衣!”

        幽寒武帝心里暗道。

        “我可以做你的亲传弟子……不过,你必须一并收菲儿姐姐为亲传弟子。”

        听到幽寒武帝的话,可儿目光一亮。随即看向身边的李菲,对幽寒武帝说道。

        一旁的徐蓉皱了皱眉。

        这个不知好歹的丫头,在她面前谈条件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在她的师尊,高高在上的幽寒武帝面前谈条件?

        “我答应你。”

        本以为自己的师尊会生气的徐蓉,却是意外的现,她的师尊不只没有生气。还爽快的答应了可儿的条件。

        “谢谢武帝大人。”

        可儿闻言,目光大亮,慌忙道谢。

        “谢谢武帝大人。”

        李菲也跟着道谢。

        “现在还喊武帝大人?”

        幽寒武帝淡淡一笑,意有所指的问道。

        “师尊。”

        顿时,可儿和李菲二人都反应了过来,恭敬对幽寒武帝行礼。

        现在的她们。完全被喜悦冲昏了头脑。

        全然不知,一张暗含阴谋的巨网,正向着她们和她们的未婚夫张开……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

        又一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距离灵玄峰举办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灵玄峰一侧的半山腰上,有着一道长长的阶梯。将两座石台完完全全的分隔开来。

        这一道阶梯,就好像一道天堑,将一上一下两座石台分成两个世界。

        上面那座石台,伫立着一座精致的楼阁。

        楼阁被近乎实质的天地元气缠绕,修炼环境极佳,足以羡煞旁人。

        反观下面那座石台,除了地面龟裂,宛如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笼罩在那里,上面还有一座座茅屋,其中充斥着久久难以散去的臭味。

        呼!

        不知何时,上面那座楼阁之前,凭空出现一道身影,一道紫色的身影。

        正是又闭关修炼了两个月的段凌天。

        “还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段凌天喃喃低语,随即身形一动,踏空而起。

        转眼之间,他就离开了先前所在之地,自始至终,都没有遭到阻拦。

        这当然不是因为乔仲和另一个武帝弟子不知道段凌天的离开,他们虽然知道,却也没打算去阻拦段凌天。

        且不说以他们的实力,未必能拦下段凌天。

        就是以段凌天的实力,既然打算来参加他们灵玄峰举办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肯定不会反悔。

        而段凌天自然没有反悔。

        他暂时离开,只是想出去透透气。

        踏空而起的他,一经施展出身法武技龙游九天,整个人宛如化作一头神龙,绕着灵玄峰往峰巅而去,

        一路上,段凌天见到了不少武帝门徒,而后者却无一人现他。

        没多久,段凌天来到了灵玄峰峰巅。

        峰巅之上,完全被云雾缠绕,进入其中,段凌天很快就听到了一阵阵清晰的剑鸣声。“还有人在这里练剑?”

        疑惑之下,段凌天继续深入。

        他很快就现,在灵玄峰峰巅之内,正有一人在练剑。

        此人练剑,并没有动用元力,也没有动用奥义,完完全全是以精神力在操控一柄灵剑。跟他修炼的九劫御剑诀有异曲同工之妙。

        “铭纹师?”

        现对方正在以精神力御剑以后,段凌天暗自猜测。因此才没有动用精神力去探查对方的修为。

        对方是铭纹师,很容易就能现他的精神力探查。

        探察他人修为,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以精神力御剑之人,是一个青年男子,身材高大,穿着一袭青衣,随风而动,整个人风度翩翩,潇洒自如。

        因为他背对着段凌天。所以段凌天看不清他的容貌。

        不得不说,青年男子在剑之一道上的造诣颇深,如果是以前的段凌天,肯定会自叹不如。

        可现在,段凌天却是忍不住摇头。

        “怎么?你还能做得比我好?”

        突然,段凌天的耳边传来一道声音,惊得他打了一个激灵。彻底回过神来。

        他这才现。

        眼前一直背对着他的青年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现了他的存在,正在跟他说话。

        而在跟他说话的同时,青年男子也转过身来,露出庐山真面目。

        这是一个看起来约莫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剑眉星目。容貌俊逸,整个人立在那里,宛如化作一柄利剑,随时准备冲霄而起。

        “你以为你做的很好?”

        回过神来的段凌天,有些好笑的反问道。

        眼前的这个青年男子,以精神力御剑的手段,远胜他过去施展的九劫御剑诀。可在现在的他的眼里,却又是不值一提。

        经过这段时间对脑海中积蓄的剑道感悟的领悟,他在剑之一道上的造诣,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光说不练假把式。”

        青年男子说道。

        段凌天淡淡扫了青年男子一眼,也不墨迹,抬手之间,手中多出一柄三尺青锋,正是他的那柄准皇品灵剑。

        紧接着,他也没将准皇品灵剑一分为九,直接以精神力操控着它御空而行,绕着自身掠动起来,度越来越快。

        近段时间因领悟剑道感悟而提升的剑之一道造诣,彻底展现出来。

        青年男子立在一旁,他的目光,从刚开始的不以为然,逐渐的生变化,到得后来,充满震惊之色。

        “他到底是谁?灵玄峰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青年男子喃喃低语。

        没多久,青年男子的目光变得有些呆滞。

        他的心神,完全沉侵在眼前紫衣青年的动作里,准确的说,是沉侵在紫衣青年身体周围那柄灵剑的动作里。

        毕竟,紫衣青年本身是没有动的,立在那里,不动如山。

        青年男子的目光,从一开始的呆滞,化作茫然,紧接着是恍悟,每时每刻都在生变化。

        “竟然还能这样?”

        “妙极!妙极!”

        ……

        随着时间的流逝,青年男子对于眼前紫衣青年在剑之一道上展现出来的造诣,只剩下叹服,自愧不如。

        “你叫什么名字?”

        随着紫衣青年收回精神力,灵剑回到他的手里,青年男子忍不住好奇问道。

        “段凌天。”

        段凌天不紧不慢的回应道。

        “段凌天?你是灵玄峰的武帝弟子?”

        青年男子又问。

        “不是。”

        段凌天摇头,“我是来参加灵玄峰在一个月后举办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