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31章 不知者无畏

第1231章 不知者无畏

        段凌天目光平静的扫了带着身后两人落空而下的青袍中年一眼,淡淡问道:“你弟弟是刚才那两个家伙?”

        他自来到灵玄峰以后,只杀过两人,便是刚才的两人。

        “我弟弟是鲁义,灵玄峰武帝弟子!”

        青袍中年声音冷漠的开口,一双眸子泛起择人而噬的厉芒,在他身上,隐隐散出一阵阵可怕的杀意,让得在场不少人一阵心悸。

        武帝弟子!

        段凌天,杀了一个武帝弟子?

        随着青袍中年开口,全场一阵哗然。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段凌天的身上,他们的脸上充满了震惊。

        “他……杀死了武帝弟子?”

        那个三个月前和段凌天一起跟着乔仲过来的武皇境三重武者,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俨然有些呆滞。

        三个月前的一幕,他记得一清二楚。

        当时,这个段凌天,确实只展现出了洞虚境一重的修为,这个作不得假。

        三个月后的今天,段凌天杀死一个武皇境二重武者、一个武皇境三重武者,已是让他震撼莫名,完全想不通段凌天的提升怎么会这么夸张。

        现在,有人来者不善,直言段凌天杀死了他的弟弟,灵玄峰武帝弟子。

        “应该是认错人了吧。”

        他的心里暗道。

        和他一个想法的,还有在场不少人,其中也包括乔仲和乔仲身边的老人。

        “鲁义?武帝弟子?”

        段凌天眉头一挑,脑海中第一时间就浮现出一道身影,“你说的是那个悍匪领?”

        悍匪领!

        段凌天此话一出,乔仲和他身边的老人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

        鲁义,灵玄峰武帝弟子。

        平时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带着几个武帝门徒到外面充当悍匪,在灵玄峰周围一带进行劫掠。

        现在。段凌天说出悍匪领四个字,他们就隐隐意识到,段凌天很可能真的干掉了鲁义。

        “果然是你!”

        青袍中年双眸间厉芒更盛,随即跨前一步,身上元力暴涨而起,宛如化作冲天而起的乳白色火焰,气势如虹。

        砰!!

        他一脚踏出。整个石台的地面龟裂,一道道狰狞的裂缝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宛如化作了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由此可知现在的他是多么的愤怒。

        就在段凌天话音刚落,青袍中年跨前一步,准备对他出手的时候,一道如鬼魅般的身影,立在了青袍中年的去路上。

        这道身影的出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是他!”

        眼前的背影,段凌天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当初带他来这里的那个灵玄峰武帝弟子,乔仲。

        “乔仲。你这是什么意思?”

        青袍中年脸色阴沉,厉声道:“今天的事,你最好别管。”

        “鲁忠。”

        乔仲淡淡的扫了青袍中年一眼,“我不管你弟弟是不是死在了他的手里,现在他在我这里,就是我要保护的人。”

        “在武帝弟子、门徒选拔开始之前,我不会让他有任何的闪失。”

        说到后来。乔仲眼中精光闪烁。

        “乔仲,别忘了,你只是我的手下败将。”

        鲁忠讽笑道。

        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

        灵玄峰,一样如此。

        在灵玄峰中,灵玄武帝麾下。有三个武帝亲传弟子。

        大弟子平时跟在灵玄武帝身边修炼,和灵玄武帝一样,神龙见不见尾。

        整个灵玄峰,平时由二弟子、三弟子掌管。

        日子久了,两人之间难免会生一些摩擦,这也导致他们手下的武帝弟子、门徒争锋相对,形成了两大阵营。

        鲁忠。除了是灵玄峰中实力可以排进前三的武帝弟子,同时也是武帝亲传二弟子阵营的人,因为实力强,深受武帝亲传二弟子看重。

        乔仲,则是武帝亲传三弟子手下的人。

        两人之间,因为阵营不同,本就势如水火。

        今日,鲁忠想要从乔仲眼皮子底下带走段凌天,乔仲自然不可能让他得逞。

        呼!

        随着鲁忠讽笑出声,一阵风吹过,乔仲的身边多出了一道身影,正是之前和乔仲在一起的那个老人,也是监管在场一群参加武帝弟子、门徒选拔的灵玄峰武帝弟子。

        这个武帝弟子,和乔仲是一个阵营的人。

        “鲁忠,你若有信心胜过我们二人联手,你大可出手。”

        乔仲淡淡说道,言语之间,暗含挑衅。

        鲁忠脸色一沉。

        让他以一敌二,力战眼前的两个武帝弟子,他还真没有多大的把握。

        他的实力,虽说可以在灵玄峰一群武帝弟子中排进前三,但却和眼前的两人相差不多。

        单打独斗,他能胜过眼前两人中任何一人。

        可眼前两人要是一起上,他自问不是对手。

        至于他带来的两人,只是武帝门徒,面对两个武帝弟子,只能当炮灰,根本帮不上他什么忙。

        “乔仲,你是想比人多?”

        鲁忠眼中寒光闪烁,他已经打算离开去叫人。

        “比人多?”

        乔仲似是猜到了鲁忠的心思,深深的看了鲁忠一眼,“鲁忠,我如果是你,我不会蠢得去找人……别忘了,武帝弟子、门徒选拔的规矩,是武帝大人立下的。”

        “让我们保护参加武帝弟子、门徒选拔的人,也是武帝大人的令!”

        “不过,我倒是很想看看……你违背武帝大人的命令后,会有什么下场。到了那个时候,只希望你的那个主子愿意开口为你求情。”

        说到后来,乔仲脸上满是讽笑。

        “你!!”

        乔仲的话,一时气得鲁忠升起满腔怒火,但最后还是被他压了下来。

        经过乔仲这么一提醒,他也冷静了下来。

        “便让你再多活三个月……三个月后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希望你能有命通过。到时。我会亲手杀死你,为我弟弟报仇!”

        紧接着,鲁忠不再理会乔仲,而是冷眸看向段凌天,厉声威胁道。

        说完,也不等段凌天回应,他带着身后两个武帝门徒匆忙离开。来去如风,就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自始至终。段凌天一脸平静。

        他的心情,也没有因为鲁忠的威胁而兴起任何的波澜。

        事实上,他根本没将鲁忠放在眼里。

        “段凌天,你真的杀死了鲁义?”

        很快,乔仲看向段凌天,目光复杂的问道。

        “应该是吧。”

        段凌天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他也不知道那人是不是鲁义,不过,他记得当时他杀了那人以后。他身边的人好像称呼他为鲁师兄。

        应该是?

        听到段凌天的话,包括乔仲和他身边的老人在内的所有人一阵无语。

        “三个月前,倒是我看走眼了……你本不该待在这里的。不过,如今你得罪了鲁忠,便继续待在这里吧。”

        乔仲目光复杂的说道。

        “至于那座楼阁……便给你住吧。”

        乔仲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阶梯后面那座石台上的楼阁,被近乎实质的天地元气缠绕的楼阁。

        片刻。乔仲踏空而起,到了那楼阁之前,嘴巴微动,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紧接着,里面飞出一人,却是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男子。

        “大人。这座楼阁不是能者得之的吗?你这样做,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在以权谋私?”

        不同于乔仲轻声开口,中年男子刻意提高了声音,声音清晰的传入包括段凌天在内的所有人的耳中。

        一时间,大多数人都是一脸古怪。

        以权谋私?

        这家伙,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我只是建议你让出这座楼阁,如果你愿意。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你不愿听我一声劝,那便和他一战,争夺这座楼阁的归属权。”

        乔仲也提高了声音,同时转头看向段凌天。

        随着一道道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让得段凌天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从楼阁中出来的中年男子也看向了段凌天。

        “虽然不知道你和这位大人有什么关系,能让他来叫我让出这座楼阁……但你想要住进这座楼阁,却是必须先击败我,乃至杀死我!”

        中年男子踏空而出,转眼到了段凌天身前的高空,俯瞰着段凌天,沉声说道。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再看到中年男子的架势,在场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

        “不知者无畏!”

        在他们的脑海里,同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更有不少人面露怜悯的看了中年男子一眼。

        现在,他们几乎可以断定,段凌天确实杀死了灵玄峰的一个武帝弟子,对方的哥哥都杀上门来了,这件事不太可能有假。

        而现在,面对段凌天这个有着杀死武帝弟子实力的存在。

        从楼阁中走出来的中年男子,一个武皇境三重武者中的佼佼者,因为不知道他的实力,更不知道他的事迹,公然和他叫板。

        在场之人虽多,却没有一个人提醒中年男子。

        或许,他们都因为这个中年男子住了那么久的好地方而对他心生不满,有意看他出丑。

        “我不喜欢有人站在我头顶。”

        而就在这时,段凌天开口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抬头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