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30章 你确定他是‘洞虚境武者’?

第1230章 你确定他是‘洞虚境武者’?

        清醒过来之前,段凌天修炼的同时,不忘领悟、提升融合奥义、剑之奥义。

        突然被打断,他自然十分不爽。

        所以,在清醒过来、睁开双眼的刹那,段凌天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滚出来!”

        被踢开的茅屋门外面,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声音中充满了不耐烦。

        段凌天眼中寒光一闪,盘坐在空中的他,缓缓落下,立在地上,随即缓步走出了茅屋。

        出来以后,只一眼,段凌天就看到茅屋外站着一人。

        这是一个身材壮硕、面容狰狞而丑陋的壮汉,壮汉有着一双三角形的眸子,正盯着他,闪烁着森冷的厉芒。

        “小子,我不得不佩服你……区区洞虚境一重武者,也敢来参加武帝弟子、门徒选拔。”

        丑陋壮汉言语之间,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嗯?”

        听到壮汉的话,段凌天眉头皱起。

        他是洞虚境一重武者的事,知道的人不多,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更是只有两人知道。

        一时间,段凌天环视周围,现大多数茅屋里面都走出了一人,正在看他这边的热闹。

        很快,段凌天从看热闹的人中认出了两人,那两个和他一起被乔仲带来的武皇境三重武者,也是这里仅有的两个知道他底细的人。

        其中一人,正目露怜悯的看着他。

        另外一人,却是一脸讽笑的看着他。

        “这家伙找我麻烦……是你怂恿的?”

        段凌天目光森然的盯着后者,沉声问道。

        不用猜,他也能想到,壮汉之所以找上他,是因为有人泄了他的底,且是故意泄他的底。

        “是又如何。”

        正面露讽笑看着段凌天的那人,听到段凌天的话,大方的承认下来。

        “段凌天。这里的茅屋,现在已经住满了人……这位兄弟刚来,没地方住,于情于理,都应该是你这个洞虚境武者将茅屋让出来。”

        说到后来,他脸上的讽笑更甚。

        洞虚境武者这五个字,他咬得特别重。

        “小子。自我突破到武皇境以来,还从没对洞虚境武者出过手……今天。我要好好尝尝一根手指碾压死蝼蚁的滋味!”

        丑陋壮汉缓缓咧嘴,狰狞的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与此同时,他向着段凌天踏前一步。

        轰!

        刹那间,他身上的元力宛如化作乳白色火焰,暴涨而起,散出一阵阵磅礴的气息,令得周围空气震荡,掀起一阵轻微的气爆声。

        随着壮汉头顶虚空之上出现三千头远古角龙虚影。他一掌掠出,宛如蒲扇般对着段凌天笼罩而下,去势汹汹。

        仅凭元力,引动天地之力,汇聚三千头远古角龙虚影。

        正是武皇境二重的标记!

        “他要死了。”

        “洞虚境一重,也敢来参加武帝弟子、门徒选拔,他不死谁死?”

        ……

        旁观众人心里一动。

        虚空之上。两道年迈的身影立在那里。

        眼看壮汉对段凌天出手,其中一个老人对另一个老人说道:“乔仲,看来他是撑不到三个月后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了。”

        另一个老人,正是乔仲,三个月前带段凌天来到这里的人。

        听到前者的话,乔仲淡淡说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紧接着。两个老人都有些兴致乏然,甚至收回了目光。

        在他们看来。

        接下来的一切,毫无悬念。

        那个段凌天,肯定会被那个拥有武皇境二重修为的壮汉杀死。

        砰!!

        下一刻,一声巨响传来,震耳欲聋。

        两个老人的目光,重新延伸出去。俯瞰着下方。

        “这……”

        他们的目光,几乎在同一时间凝固,脸上不约而同的浮现骇然之色。

        眼前的一幕,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在他们看来本该死去的人没死,不该死的人却死了……准确的说,是化作了漫天血雾,死无葬身之地!

        “白痴。”

        随着丑陋壮汉化作漫天血雾,段凌天立在原地,语气平静而淡漠的开口。

        这时,在场之人都看到。

        壮汉虽被爆成漫天血雾,且距离紫衣青年不过咫尺之遥,但紫衣青年身上却没有沾染到一丝血迹。

        “他……是洞虚境武者?开玩笑的吧!”

        “武皇境二重的存在,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他干掉了。”

        “你们看清他的动作了吗?”

        “我只看到昙花一现的残影。”

        ……

        现场一片哗然。

        一群人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有了不同,变得有些敬畏。

        “怎么可能!”

        那个出卖段凌天的武皇境三重武者脸色大变,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三个月前,在他面前展现出一身洞虚境一重修为的人,三个月后,一个照面秒杀武皇境二重的存在?

        而且,对方出手动作之快,连他都难以捕捉到分毫。

        很快,这个武皇境三重武者瞳孔一缩,只因为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身前已经多出了一道身影,一道熟悉的身影。

        “段……”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却是没机会说完了。

        只因为,段凌天已经出手要了他的命。

        转眼功夫,连杀两人,让得段凌天一时成为了在场众人眼中的杀神,一个个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忌惮。

        “幸好我没跟那白痴一样算计他。”

        当初和段凌天一起过来的另外一人,暗自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心里有些庆幸。

        “就是这个刚被杀死的家伙到处传扬假消息,说这个紫衣青年是洞虚境一重武者……他怕是做梦也没想到,他不只害死了别人,还害死了自己。”

        “这样的强者,如果都只是洞虚境一重。那我岂非连窥虚境都没有步入?”

        “以他的实力,根本不该待在我们这里。”

        ……

        一群人议论纷纷,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满了忌惮。

        这些人,要么是比段凌天早来的人,要么是比段凌天晚来的人。

        不过,他们有一个共同点:

        都是武皇境四重以下的武者。

        “乔仲……你确定他是洞虚境武者?”

        高空之上,身穿一袭青袍的老人。正一脸古怪的看向乔仲问道。

        “怎么可能!”

        乔仲没有理会青袍老人,他的目光落在那一道紫色身影之上。其中充斥着骇然和不可思议。

        三个月前,这个紫衣青年展现出洞虚境一重的修为,是他亲眼所见,不会有假。

        可现在,这个紫衣青年出手,展现出不下于武皇境五、六重的实力,一样是他亲眼所见,也不会有假。

        正因如此,他想不通。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洞虚境一重武者,在三个月后,拥有如此一身可怕的实力。

        “段……段凌天。”

        突然,一道元力凝音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

        段凌天闻声,第一时间看向声音传来处,很快就现,元力凝音跟他交流的。正是另一个和他一起跟着乔仲来到这里的人。

        “有事?”

        段凌天元力凝音问道。

        “段凌天,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击败阶梯后面的那座楼阁里面的人,将那座楼阁占为己有……那里的环境,可比这里好多了。“

        元力凝音再次传来,提醒着段凌天。

        “楼阁?”

        段凌天闻言。第一时间望向阶梯另一头更高处,那里有着另外一座石台,且石台上伫立着一座精致的楼阁。

        当初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那座楼阁。

        当时,他只以为那是乔仲和另一个灵玄峰武帝弟子的居所,所以也就没有多想。

        现在,有人跟他说。他可以击败楼阁里面的人,将楼阁占为己有?

        “从一开始,我们就错了……那座楼阁,也是给我们的居所。不过,只有我们当中最强的那人,才有资格住进里面。”

        提醒段凌天的人,似乎猜到了段凌天的心思,继续元力凝音说道。

        虽然,段凌天刚才两次出手,都没有引动天地之力,凝聚出天地异象。

        但他却可以看出,段凌天的实力,绝非占据了那座楼阁的人所能比,那人再强,也只是武皇境三重武者。

        那人,未必有能力一个照面杀死刚才被段凌天一个照面杀死的两人。

        “你们真要嫌弃它们脏,你们可以自己改善自己的居住环境……”

        这时,段凌天的耳边仿佛又回荡起当日乔仲说过的话。

        当日,段凌天还在纳闷,乔仲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现在,他懂了。

        “看来有热闹看了。”

        “那家伙占据了那个楼阁整整两个月之久……现在,他也该挪挪窝了。”

        ……

        不少人现段凌天的目光望向阶梯后面那座石台上的楼阁,都猜到了段凌天想要干什么,一时都有些激动和期待。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刚准备动身。

        “就是你,杀死了我弟?”

        一道从天而降的冷漠声音,让得段凌天顿住身形,望向声音传来处。

        只见,高空之上,正有三道身影踏空而落,为的是一个身穿青袍的中年男子,正目露厉芒的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