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28章 拿命来赌

第1228章 拿命来赌

        “好!我接受你们的下注。  ”

        那个开口说要坐庄的中年男子,面露贪婪的看着南宫兄弟,目光炙热的说道。

        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是在给他送元石。

        “接受我们的赌注可以,但你必须先证明你有赔的资本……三百枚极品元石,五百万枚上品元石。”

        南宫逸淡淡说道。

        “哼!我不会输。”

        中年男子说道。

        “这么说来……你是想空手套白狼了?你觉得,天下间会有这样的好事?”

        南宫逸讽笑道。

        “看来你们压根就没打算下注。”

        中年男子冷笑。

        让他一下子拿出三百枚极品元石,五百万枚上品元石,他自然是拿不出来。

        甚至于,他敢肯定。

        在场之人,包括疑似灵玄峰武帝弟子的三个老人在内,恐怕没一人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元石。

        “看来他们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下注……他们,吃准了对方没有那么多的元石作为赔注。”

        “亏我还以为他们真对自己的同伴有信心,原来是这么回事。”

        ……

        不少人窃窃私语。

        “压根就没打算下注?”

        南宫逸笑了,笑得双眼都不自觉的眯了起来,“这样如何?我们两人还是下注……要是我们输了,你拿走我们的所有元石。”

        “要是你输了,除了留下你的纳戒以外,我们还要你的命!”

        说到后来,南宫逸的嘴角噙起一抹邪异的弧度。

        哗!

        南宫逸此话一出,惊到了除段凌天、南宫辰以外,包括疑似灵玄峰武帝弟子的三个老人在内的所有人。

        其中也包括说要坐庄开赌的那个中年男子。

        “你要我拿身家性命和你赌?”

        中年男子双眸一闪,沉声问道。

        “你敢吗?”

        南宫逸淡淡问道。

        一时间,两人争锋相对。

        在场大多数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两人的身上。

        “我有何不敢!”

        很快。脸色一阵变幻的中年男子咬了咬牙,直言应承了下来。

        同时,他看向那三个疑似灵玄峰武帝弟子的老人,“三位大人,还请你们能为我和他们二人之间的赌约做一个见证。”

        三个老人中的那个为老人,淡淡点头,“可以。”

        为老人看向南宫兄弟二人。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们二人,一旦输了。拿不出那么多的元石给他……我会废掉你们的丹田,将你们驱逐出灵玄峰!”

        紧接着,他又看向那个中年男子,“你若输了,你的身家性命都将不再属于你自己。”

        “大人。”

        这时,中年男子看向为老人,恭敬问道:“我想问下,如果有人执意要参加半年后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而到了那时他又不敢上场……他。会有什么下场?”

        “任何人,只要决定参加半年后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将再无退路……任何人,都不得后悔。”

        “就算后悔,最少也要参加半年后的一轮武帝弟子、门徒选拔……否则,将被视为戏弄灵玄峰。戏弄灵玄峰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说到后来,为老人的语气加重了几分,同时特意看了静静立在一旁的段凌天一眼,有意警示段凌天。

        洞虚境一重武者,敢到他们灵玄峰参加武帝弟子、门徒选拔。

        在他看来,这人简直就是没将他们灵玄峰放在眼里!

        身为灵玄峰的武帝弟子。他感觉被自己视为圣地的灵玄峰遭到了亵渎,满腔怒火呼之欲出。

        “哈哈……好!我跟他们赌了。”

        听到老人的话,中年男子哈哈大笑,爽快的应承了下来。

        在他的眼中,贪婪更盛,仿佛已经看到三十枚极品元石,五十万枚上品元石进了他的口袋。

        “得意什么?真以为你自己赢了?”

        南宫逸冷笑一声。随即看向为老人,“我们也跟他赌了。”

        老人点头,同时看向立在一旁的段凌天,说道:“你是否执意要参加我们灵玄峰在半年后举办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

        “一旦你执意参加,将再无退路,最少要参与半年后的一轮武帝弟子、门徒选拔……或是一场针对武皇强者的生死考验,或是与武皇强者的对决。”

        为老人不紧不慢的说道。

        在他看来。

        只要眼前的这个紫衣青年不想死,肯定不会再执意参加半年后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

        洞虚境一重武者,参与武帝弟子、门徒选拔,十死无生!

        在老人询问段凌天的时候,其他人的目光也都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除了南宫兄弟二人以外,其他所有人都觉得段凌天肯定不会再执意参加半年后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

        “赢了!我赢了!”

        在看到段凌天嘴巴微动,准备开口的时候,中年男子目光大亮。

        在他的脸上,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

        只是,随着段凌天开口,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又彻底凝固了。

        “我参加。”

        只见段凌天看着眼前三个老人中的为老人,淡淡说道。

        轰!

        段凌天的话,对于在场大多数人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

        特别是那个中年男子,除了脸上的笑容彻底凝固,一双眸子也是充满了惊惧,对于即将要面临的死亡的惊惧。

        “疯子!疯子!!”

        中年男子看向段凌天,骂了两声,随即身形一动,就想要离开。

        他可不想真的丢了性命。

        只是,现在是他想离开就能离开的吗?

        中年男子刚刚动身,一道年迈的身影就已经凭空出现在他的身前,将他拦下。

        却是除为老人以外的另外两个老人中的一人。

        “好,很好。”

        为老人惊讶过后,脸色微沉,目光冷漠的盯着段凌天。“接下来的半年,我会监管你的一举一动……在参与最少一轮武帝弟子、门徒的选拔之前,你别想离开灵玄峰!”

        “那就麻烦你了。”

        段凌天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段凌天的随意,让得在场相继回过神来的众人一阵懵。

        “这家伙,好像一点都不怕死。”

        “不只不怕死,他好像还很自信……难道自信他能在武帝弟子、门徒选拔中撑过一轮。从而活下来?”

        “怎么可能!别说他只是洞虚境一重武者,就算他是化虚境一重武者。乃至化虚境九重武者,面对灵玄峰举办的武帝弟子、门徒的选拔,也是难逃一死!”

        “如此说来,这家伙是有意寻死了?”

        “就目前来看,应该是这样。”

        ……

        在场众人,一时只觉得段凌天是有意寻死。

        毕竟,在他们的眼里,段凌天只是一个洞虚境一重武者。

        按照常理。

        洞虚境一重武者,就算悟性再高。也不过领悟了一些洞虚意境。

        这样的存在,在他们的眼里,与蝼蚁无异。

        “希望半年后你还能如现在这般淡定……我拭目以待。”

        为老人沉声说道。

        说完,他不再理会段凌天,身形一动,到了和南宫兄弟进行对赌的中年男子身前,一双眸子寒冷如冰。不蕴含任何感情。

        “大人!我……我刚才只是开玩笑的。我不赌了,我不赌了!”

        中年男子看着近在咫尺的为老人,一脸惊慌的说道。

        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源自心底、源自灵魂的恐惧。

        别人不怕死,可不代表他也不怕死。

        如果他早知道那个紫衣青年不怕死。他绝对不会接下南宫兄弟二人的赌注。

        轰!!

        面对中年男子的求饶,为老人不予理会,抬手之间,直接将其轰杀。

        至于中年男子留下的纳戒和几枚奥义碎片,随着他手一抖,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引着飞向南宫兄弟二人。

        眼前的一幕,让得在场众人一阵唏嘘。

        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多谢大人。”

        南宫逸将纳戒和奥义碎片收起以后,笑着对为老人道谢。

        老人淡淡点头。

        紧接着,他环视周围,目光落在包括南宫辰在内的几个武皇境七重以上武者的身上,“你们几人,随他前往你们未来半年的居所。”

        说到后来,他看向身边两个老人中的一人。

        一时间,这个老人带着南宫辰等人离开。

        “你们,跟他离开。”

        紧接着,为老人又看向南宫逸等人,以及另一个老人。

        包括南宫逸在内的一群人,正是武皇境四重以上,武皇境七重以下之人。

        “段凌天,我先走了。”

        南宫逸和一群人跟着老人离开之前,笑着跟段凌天打了声招呼,似乎一点都不为段凌天面临的处境而感到担心。

        看到这一幕,为老人目光深处俨然流露出几分疑惑。

        这人一点都不为他的同伴担心?

        是对同伴充满自信?

        还是不管同伴死活?

        一时间,老人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段凌天的身上,心中一凛。

        他,更倾向于后者。

        “一个洞虚境一重武者,要是能在我们灵玄峰翻起什么风浪,那才是真的奇了怪了。”

        他心里暗道。

        “你们跟我来。”

        很快,老人看向包括段凌天在内的几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