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27章 洞虚境一重!

第1227章 洞虚境一重!

        修为?

        包括段凌天在内,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没什么。

        然而,南宫兄弟二人的眉头却是忍不住皱起,南宫逸更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只看修为?难道奥义不是实力的一部分?”

        “怎么?你对我的决定有意见?”

        为的老人没想到有人敢在他面前放肆,顿时脸色一沉,冷声反问。

        他看向南宫逸的双眸,一时闪烁着森冷的厉芒,好像只要南宫逸敢再多说一句,他就会将南宫逸给干掉一般。

        一时间,南宫逸虽然愤懑,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眼前的老人,无形间给了他莫大的压力。

        而且,他这样说,其实更多是在为段凌天打抱不平。

        毕竟,段凌天现在的修为,最多也就是入虚境或洞虚境,如果只是看修为,对段凌天不公平。

        段凌天的实力,主要依赖他的奥义。

        只是,他很快就现段凌天对此好像并不在意,也就不再纠结这件事。

        当事人都不急,他急什么?

        紧接着,前来参加灵玄峰在半年后举办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之人,相继展现出一身修为,引动天地之力,凝成天地异象。

        不一会儿,除段凌天三人在内的所有人率先展现出了一身修为。

        这些人的修为,分别在武皇境三重到武皇境八重之间。

        他们展现过一身修为以后,按照为老人的话,分作三批,立在不远处。

        武皇境四重以下的,为一批。

        武皇境四重以上,武皇境七重以下的,为一批。

        武皇境七重以上的,为一批。

        其中,中间那一批的人最多。

        在段凌天之前,南宫辰和南宫逸相继在三个灵玄峰的老人面前展现出了一身修为。

        南宫辰是武皇境七重。

        南宫逸是武皇境六重。和南宫辰一样,在近一段时间里获得了突破、提升。

        一时间,南宫兄弟二人分开。

        因为南宫兄弟二人是孪生兄弟,所以从出场开始,他们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直到他们展现完一身修为。

        “就剩下你了。”

        为老人的目光,很快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现在。也只有段凌天还没有展现出一身修为。

        包括南宫兄弟二人在内,大多数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作为最后一个展现修为之人,获得了极大的关注。

        段凌天跨前一步,面对眼前的三个老人,身上元力悄然升起,转眼覆盖在他的身体周围,宛如一缕缕白雾弥漫于其中。

        “这……”

        看到这一幕,除了南宫兄弟二人以外,包括灵玄峰的三个老人在内,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之所以愣住。是因为他们看得出来。

        眼前这个紫衣青年身上弥漫的元力,甚至不如许多洞虚境武者的元力。

        哗!

        同一时间,段凌天头顶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动荡,转眼就凝聚成天地异象。

        包括南宫兄弟二人在内,在场之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段凌天的头顶虚空之上。

        准确的说。他们是在看段凌天外放的元力引动的天地之力凝成的天地异象。

        只见,那里正有二十头远古角龙虚影盘旋而落,栩栩如生。

        一时间,现场一片死寂。

        “洞虚境一重!段凌天这家伙竟然真的突破到了洞虚境?”

        早有心理准备的南宫兄弟二人,最先反应过来,南宫逸面露愕然的喃喃低语。语气间充满了骇然和不可思议。

        一个月的时间,从凝丹境一重到洞虚境一重。

        这等修炼度,简直就是变态中的变态!

        南宫辰虽然比较镇定,但他的一双眸子,却也是遍布难以置信的光泽。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修为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敢相信。

        “我没看错吧?这是洞虚境一重?”

        很快。有人跟着反应过来,面露古怪的说道。

        “区区洞虚境一重,也敢来灵玄峰参加武帝弟子、门徒的选拔?这不是来找死吗?”

        不少人讽刺道。

        “就是!这么点修为,要是和我对上,我可是会收不住手将他杀死的。”

        “哼!洞虚境一重,在我眼中与蝼蚁无异……这样的蝼蚁,我一根手指就能碾压!”

        有人目露凶光的看着段凌天。

        总而言之,在段凌天展现出一身洞虚境一重的修为以后,除了南宫兄弟两人以外,剩下的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要我说,等到武帝弟子、门徒选拔开始的时候,他肯定连上场跟我们争锋的勇气都没有。”

        有人猜测道。

        “我也觉得他没有跟我们争锋的勇气……甚至于,我觉得他就是来灵玄峰凑热闹的,目的就是为了看我们相互争锋。”

        “早知道可以这样来凑热闹,我就多带些人来了。”

        ……

        一群来参加灵玄峰半年后举办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的人,忍不住议论纷纷,大多数人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满了蔑视。

        一个洞虚境一重武者,站在他们一群最弱也是武皇境三重的武皇强者面前,格外的碍眼。

        “年轻人,你确定你是来参加我们灵玄峰在半年后举办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的?”

        三个老人中,除了为的老人脸色阴沉以外,另外两个老人中的一人问道。

        “嗯。”

        段凌天淡淡点头。

        “哼!你区区一个洞虚境一重武者,有什么资格来参加我们灵玄峰举办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

        另一个老人哼道。

        “怎么?你们灵玄峰这次举办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对修为还有限制?洞虚境武者就不能参加?”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这个老人一眼,问道。

        老人闻言,眉头皱起。

        他们灵玄峰这次举办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好像并没有这个规定、限制。

        “我们灵玄峰这次举办的武帝弟子、门徒选拔,确实没有规定洞虚境武者不能参加……不过,一旦参加。却意味着要上场和其他人争锋,不能不战而认输!这一点,你能做到吗?”

        一直没有开口的为老人,淡淡扫了段凌天一眼,问道。

        言语之间,明显是想要让段凌天知难而退。

        不能不战而认输!

        说明他是要让段凌天跟其他人硬碰硬。

        他相信,只要眼前的这个洞虚境武者还算理智。他肯定会知难而退。

        毕竟,如果不知难而退。注定是死路一条。

        随着为老人开口,除了南宫兄弟二人以外,在场其他人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俨然都夹杂着几分蔑视和不屑。

        “你们说他会知难而退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灵玄峰的这位前辈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要是再不知难而退,就是十足十的蠢货了。”

        “我也这么觉得。”

        “我坐个庄,押这个紫衣青年不会离开,赔率一比十!”

        “有种坐庄,押这个紫衣青年会离开。赔率十比一。敢吗?”

        ……

        在场之人议论纷纷,更有人公然坐庄。

        当然,大多数人都不敢下注,因为他们觉得那是准赔不赚的买卖。

        “你确定你要坐庄?”

        只是,他们很快就现,有人想要下注。

        下注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南宫兄弟二人,他们正看向刚才说要坐庄的中年男子,仿佛想要确认的问道。

        “怎么?你们想要下注?”

        中年男子笑了。

        虽然,他知道眼前的这一对孪生兄弟和那个紫衣青年是一起的,但他并不认为紫衣青年会因为两人下了注,而选择不离开。

        毕竟。不离开就是死。

        洞虚境武者,一旦上场对上武皇强者,转眼之间就会被轰杀得连渣都不剩,化作天地间的尘埃。

        根本不可能来得及认输。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命更重要。

        所以,他断定紫衣青年会知难而退。

        “如果你手里有足够元石的话……我下注十枚极品元石,三十万枚上品元石!”

        南宫逸看向中年男子。淡淡说道。

        “二十枚极品元石,二十万枚上品元石。”

        南宫辰酷酷的开口说道。

        哗!

        两人话音刚落,现场一片哗然。

        便是疑似是灵玄峰武帝弟子的三个老人,他们的目光一时也被南宫兄弟二人吸引,没想到两人会如此疯狂。

        他们原以为南宫兄弟二人只是做做样子,想给自己的同伴打气。

        却没想到,他们会拿出这么多的元石作为赌注。

        “他们两人的赌注,加起来三十枚极品元石,五十万枚上品元石……要是他们赢了的话,就要赔三百枚极品元石,五百万枚上品元石。”

        有人忍不住喃喃低语。

        他的话,传入在场众人的耳中,不少人不以为然,“那也要他们能赢才行。”

        “我倒是觉得他们敢下这么重注,是对那个紫衣青年有信心……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对他有信心。”

        也有人这样猜测。

        “按我说,他们是故意拿出这么多元石下注,想让坐庄之人知难而退,从而为他们的同伴挽回一些颜面。”

        更多的人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