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24章 假的!

第1224章 假的!

        “小子,不是本圣看不起你。就你,也能炼制出脱凡丹药?”

        王霸的语气间充满质疑。

        “爱信不信!根据我没有遗失的部分记忆,那股药力源自于一种名为涅槃丹的丹药,是我亲自炼制的。”

        段凌天轻而易举破灭第一道雷劫以后,淡淡说道。

        “涅槃丹?主药引是什么?”

        王霸又问。

        “好像是什么红鸾之血。”

        段凌天想了一阵,说道。

        “什么?红鸾之血?!”

        王霸叫了一声后,破口大骂,“小子,你竟然将红鸾之血糟蹋成这样?要知道,在道武圣地,再差的炼药师,都能用红鸾之血炼制出入圣丹药!”

        “厉害一点的炼药师,更是能用红鸾之血为主药引,炼制出圣品丹药!你……你竟然将它炼制成脱凡丹药?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王霸骂到兴头上,忍不住多骂了几句。

        “这里不是道武圣地。还有,既然那红鸾之血是我的,自然是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还轮不到你这只王八来说教。”

        段凌天淡淡说道。

        言语之间,似乎一点都没有因为浪费红鸾之血而觉得可惜。

        对现在的他而言,什么道武圣地,什么入圣丹药,乃至什么圣品丹药,都距离他很远,他只想快点恢复记忆。

        别的,他并不在意。

        说多了,也只是身外之物。

        “哼!小子,以后本圣看到你浪费珍贵药引,本圣要是再提醒你一声,本圣就是王八!”

        听到段凌天一番无所谓的话,王霸不满的哼了一声,说到后来,声音提高了几分。

        “你本来就是王八。”

        段凌天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

        王霸顿时怒了。同时心里暗骂当年给他取名的那个老家伙,怎么就给他取了一个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名字?

        “小子,本圣要改名,本圣要改名!”

        王霸怒道。

        “你要改就改,不用告诉我。不管你改成什么名字,我以后都叫你王八,都叫顺口了。”

        段凌天说道。

        听到段凌天的话。王霸一阵无语。

        轰!

        又一声雷响传递而落,却是第二道雷劫轰然落下。来势汹汹,目标直指段凌天头顶。

        不过,这一道雷劫虽然来势汹汹,但在靠近段凌天的时候,还是被一道淡淡的剑芒给破灭了。

        窥虚境一重元力,配合帝境剑之奥义,抗衡这窥虚境一重武者面临的六九雷劫,简直就跟吃饭睡觉一样简单。

        只是帝境剑之奥义,就堪比两头远古苍龙之力。

        “王八。”

        突然。段凌天主动叫了王霸一声。

        “干什么?”

        王霸有些不耐烦的应了一声,明显还在为刚才的事而感到不爽。

        想他当年也是道武圣地的一位圣境强者,今日寄人篱下,就连想要改名的权力也没有。

        当然,他不是不可以自己改名。

        只是,就算他改了名,段凌天还叫他王八。那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半个月来,我又恢复了一些记忆……虽然还是想不起自己的来历。可在我的记忆中,有一个叫紫殇的家伙,体内好像也住了一个人的灵魂。”

        “每当他眉心出现一缕黑色火焰印记,他的实力就会提升好几个层次……而且说话的声音也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段凌天皱眉说道:“你是否也能这样助我提升实力?”

        “哼!小子,你说的不过是修为低微的魔修的手段。如本圣这般强大的魔修,若是强行操控像你这样的身体,你的身体必将灰飞烟灭!”

        王霸哼道:“所以,你记住了……就算以后你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就算死了,本圣也帮不了你。”

        其实,也正因如此。王霸当初才没有在段凌天的灵魂被封魔碑的力量镇压的时候,趁机占据段凌天的身体。

        因为就算他占据了段凌天的身体,段凌天的身体也承受不住他的灵魂。

        他的灵魂,需要一具强大的身体来支撑。

        “不过,这小子的灵魂似乎有些古怪……他的灵魂被封魔碑里面的残魂之力镇压的时候,本圣或许能占据他的身体,任由他的灵魂灰飞烟灭。”

        “可现在,本圣感觉就算本圣以自己的灵魂撞击他的灵魂,也未必能抢下他的身体……他的灵魂,似乎有让本圣的灵魂害怕的东西,一经靠近,本圣的灵魂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

        王霸暗道,隐隐有些忌惮,忌惮段凌天的灵魂。

        王霸却是不知道,段凌天的灵魂,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也就是地球所在的世界。

        在段凌天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前有轮回武帝的灵魂想要击溃他的灵魂,后有封魔碑里面的魔修黑冥的灵魂想要击溃他的灵魂。

        然而,二者无一例外,全部灰飞烟灭!

        因为某种不同世界不同规则的限制,没有人能以灵魂取代段凌天的灵魂。

        当然,如果是灵魂攻击,那又不同。

        就如封魔碑里面的残魂之力,镇压段凌天的灵魂,便相当于灵魂攻击,可以将段凌天的灵魂彻底击溃,让段凌天永无翻身之日。

        “你的灵魂,难道不能施展灵魂攻击助我?”

        段凌天问道。

        灵魂攻击,也就是精神力攻击,一般只有武帝境以上的强者才能掌握。

        当然,如果是一些天赋异禀的妖兽,一早就能掌握精神力攻击,因为它们身负血脉传承下来的魂技。

        魂技,就是精神力攻击,也就是灵魂攻击。

        “你懂什么!想要施展灵魂攻击,那也是需要有身体作为支撑……如本圣灵魂现在所处的游魂状态,除非以灵魂本身去硬碰硬、拼命。要不然没有任何攻击力。”

        王霸没好气的说道。

        “那你岂不是一点用都没有?”

        段凌天皱眉说道。

        如果真如王霸所言,王霸对他而言,与废物无异。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本圣再怎么说也是道武圣地的圣境强者,本圣……”

        王霸言语之间,就想要细数他的光辉事迹。

        “那你还不是被封魔碑镇压了?”

        只是,段凌天打断他的一句话,却让他再也接不下去了。

        这还怎么接?

        “小子。本圣不跟你计较。”

        王霸怒气冲冲的说道。

        段凌天也懒得再搭理王霸,任由身体在空中飞行。“如今重新修炼到窥虚境,我终于又可以飞行了……”

        “虽然一身元力还是很弱,可有融合奥义、剑之奥义的配合,我的度一样能很快。”

        对此,段凌天颇为满意。

        轰!轰!轰!

        ……

        紧接着,第三道雷劫到第六道雷劫,相继落下,一道更比一道强。

        然而,这些雷劫落在段凌天身体周围升起的五彩光罩上。却没有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就好像在给段凌天挠痒痒一般。

        渡过六九雷劫以后,段凌天回了先前所在的那座城市,回了客栈,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房后,他继续修炼。

        修炼的同时,不忘领悟融合奥义。以及参悟脑海里面源自于那个剑字的剑道感悟,以此提升剑之奥义。

        他虽然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但如何修炼的这部分记忆,却是没有失去。

        有涅槃丹药力的帮助,再加上段凌天修复丹田后算是破而后立,重新修炼事半功倍。所以,他的修为以一种极其可怕的度提升着。

        迷失石林。

        自当初红袍老人赤火带凤天舞离开以后,石歧武帝便一直在研究手中的缺角石碑,想要悟透其中的奥妙。

        “当日,那个实力不如周毅的紫衣青年,凭借这块石碑,一举拥有胜过我的实力……这块石碑力量。肯定有很大的秘密。”

        “如今,近一个月过去,我却还是没有现这块石碑的非凡之处。”

        “难不成是我和它无缘?”

        宽敞的石屋里面,盘坐在空中的石歧武帝望着手里的缺角石碑,喃喃低语。

        一时间,他忍不住有些失神。

        失神之时,他的手松开,石碑掉落,直到轰一声砸在地面上,他才彻底回过神来。

        “这……”

        只是,当他看向摔在地面上的石碑,目光却是忍不住一凝,随即脸色大变。

        只见石碑的表面,竟然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向着石碑两边蔓延,仿佛要将石碑一分为二。

        “不可能!”

        石歧武帝抬手之间,将石碑拿起,双手微微用力,啪一声就将石碑一分为二。

        “假的!”

        石歧武帝的脸色彻底变了。

        这块石碑,是假的!

        或者说,被人掉包了。

        这块石碑,当日在那个紫衣青年手中,甚至能和他手中的准皇品灵枪抗衡,又岂是那么容易摔裂的?

        “周毅!”

        不用猜,石歧武帝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周毅,因为只有周毅才有机会偷梁换柱,换掉石碑。

        呼!

        下一刻,石歧武帝凭空消失在石屋之内。

        再次出现,已是在周毅所居的石屋之前,将门轰开以后,却现里面空无一人,且覆盖上了一层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