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14章 疯魔

第1214章 疯魔

        嗖!

        段凌天飞掠向凤天舞,度之快,在场只有一个人看得清楚,三个人勉强能捕捉到一丝痕迹,

        看得清楚之人,正是石歧武帝。

        至于另外三人,则是包括周毅在内的三个武帝亲传弟子。

        至于其他人,只看到段凌天消失在他们的眼前,直到耳边传来周毅的惊喝,他们才知道段凌天想干什么。

        “段大哥!”

        凤天舞听到段凌天的元力凝音,俏脸色变,一时却也没有在原地停留,飞身往段凌天刚才所立的位置掠出。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捕捉不到段凌天快的身影,只能这样选择。

        当她飞身而出,刹那间感觉到迎面而来的凛冽劲风,她知道,她做对了,她的段大哥正以直线向她掠来。

        这一切,只生在转眼之间。

        “哼!”

        雷光电闪之间,一声冷哼响起。

        只见石歧武帝的身影也消失在近乎所有人的眼前,他的度之快,更胜段凌天一筹。

        石歧武帝动身之时,施展的身法武技,借助了手里的七尺长枪。

        这杆七尺长枪,乃是一件万年前留传下来的神兵利器,是凌驾于一品灵器之的准皇品灵器。

        如果段凌天有心思仔细观察,肯定能现。

        这杆准皇品灵枪,正是轮回武帝第二世时亲手炼制的。

        作为准皇品灵器,七尺长枪拥有一倍的增幅之力,长枪一震,石破天惊,携带着石歧武帝以快过闪电的度射向段凌天。

        嗖!

        石歧武帝度之快,令得空气间气流震荡,留下一阵刺耳的风啸声。

        轰!轰!轰!轰!轰!

        ……

        同一时间,段凌天和石歧武帝两人飞掠出之时,也令得空气间的气流震荡,掀起一阵阵宛如炸雷般的气爆声。

        “要是真让你此逃离,我石歧武帝也无脸在云霄大6立足了。”

        石歧武帝冷漠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一声刺啸,却是他手的七尺长枪一抖,转眼分作三道枪芒,直指段凌天而去。

        三道枪芒极其凝实,所过之处,空间为之动荡,几欲支离破碎。

        嗖!嗖!嗖!

        三道枪芒的度之快,便是包括周毅在内的三个武帝亲传弟子也看不清,更别说是一群武帝弟子和武帝门徒。

        唯一能看清的,只有魔化后的段凌天一人。

        “该死!”

        察觉到危机,且现自己的意识马要被镇压的段凌天,顿时有些气急败坏。

        “这个石歧武帝,动用灵器以后,实力竟提升这么多……以他的度,我不可能带着天舞在他面前全身而退!”

        千钧一之际,段凌天心急如焚。

        心急如焚之下,他的脑子反倒冷静了下来,很快灵光一闪,冒出一个念头,“嗯。也只能这样了……”

        “天舞,这瓶丹药是皇品起死丹,你赶紧带着它离开……有多远走多远!”

        段凌天对凤天舞元力凝音的同时,抬手将一个丹药瓶丢出,片刻到了凤天舞的身前,度放慢下来。

        至于皇品起死丹有什么用,段凌天没有解释,也没时间解释。

        当然,也没有必要解释。

        因为他早跟凤天舞说过,助她恢复记忆的其一个方法,正是服用皇品起死丹。

        而在丢出丹药的瞬间,段凌天飞转身,抬手将手里的封魔碑砸了出去,迎了石歧武帝掠来的三道迅疾枪芒。

        锵!锵!锵!

        三道枪芒轰在封魔碑,浩瀚的力量涌入其,通过封魔碑传递到段凌天的体内,让得段凌天一阵气血翻涌,被震退十几步。

        “这个石歧武帝的实力竟然这么强……如果我的意识还在,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体内气血翻涌的同时,段凌天的脑海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天舞,快走!”

        很快,段凌天转头看向接住丹药瓶后,愣在原地的凤天舞,再次元力凝音催促一声。

        紧接着,他那本来最多只能坚持几个呼吸时间的意识,停止抵抗,任由于源自于封魔碑的力量将其镇压。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段凌天心里清楚。

        他的身体,只有完全被源自封魔碑的力量控制,才能彻底展现出魔化后的力量,才能和石歧武帝抗衡。

        轰!!

        几乎在段凌天的意识消失的瞬间,段凌天头紫猛然动荡而起,一双腥红色的眸子煞气更盛,一股冲击波再次自他身席卷开来。

        轰!轰!轰!轰!轰!

        ……

        冲击波所过之处,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抽空,方圆数百米本破败不堪的地面,进一步龟裂开来。

        一条条狰狞的沟壑,宛如化作一个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所有的武帝弟子、武帝门徒被震飞了出去。

        凤天舞也不例外,被远远的震飞了出去。

        便是包括周毅在内的三个武帝亲传弟子,如今也是被冲击波震得退后数十步,脸色变得无的凝重。

        “他的实力竟然还能提升!”

        “他到底是什么怪物?”

        ……

        周毅等三个武帝亲传弟子,都可以察觉到远处那个紫血眸的青年的实力,好像再次得到了提升。

        “段大哥!”

        被震飞出去的凤天舞,也终于回过神来。

        看着顷刻间化作无踪,再次出现,已是和石歧武帝撞在一起的紫色身影,她的心里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只是,一想到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她终究是咬咬牙,闪身往迷失石林外逃去。

        这个时候,她很想留下来,和这个男人共存亡。

        可一想到这个男人让她离开,且她继续留下来也是累赘,她还是决定先逃离迷失石林,最少这样能让他安心。

        “你若不能活下来,我也不会苟且偷生。”

        凤天舞逃离之时,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如果段凌天出事,她不会独活。

        她,永远都会陪着他。

        呼!

        然而,在凤天舞准备逃离迷失石林的时候,一道如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前,将她拦了下来。

        “天舞,你不会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吧?”

        拦下凤天舞的,正是周毅。

        在段凌天和石歧武帝激战的时候,也只有周毅,还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在凤天舞的身。

        眼看凤天舞离开,将她拦了下来。

        凤天舞俏脸色变,却没有说话。

        面对周毅,她的心里一阵无力,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可能逃了。

        一时间,她立在原地,也不理会周毅,自顾自望向那两道时而闪现,时而对轰在一起的身影,两人一时似是势均力敌。

        被凤天舞无视,周毅也不在意。

        当然,主要是他现在没有心思在意这个。

        段凌天和他师尊一战,如今形势并不明朗,他的师尊可能会胜,段凌天也可能会胜。

        如果是他的师尊胜,自然是皆大欢喜。

        可要是段凌天胜,他很难活下来。

        即便他现在逃。

        但他有自知之明,他不可能逃出实力不下于他的师尊的段凌天的手掌心。

        正因如此,他盯了凤天舞。

        关键时刻,或许还能拿凤天舞做人质,让段凌天投鼠忌器。

        以段凌天现在展现出来的度,虽然快得让他难以捕捉,但他还是有信心,能在段凌天对他出手的刹那间,先一步结果凤天舞的性命。

        虽然,他心里迫切想将凤天舞占为己有,可在身家性命面前,凤天舞却又是不值一提了。

        然而,周毅却是不知道。

        如今的段凌天,便是真的将他的师尊石歧武帝干掉,即便他拿凤天舞作为人质,段凌天也不会投鼠忌器。

        因为段凌天已经彻底失去意识,完全是被封魔碑的力量控制。

        现在的他,像是没有灵魂、只有力量的躯壳。

        只剩下战斗的本能!

        杀!杀!杀!

        ……

        作为曾经镇压诸多魔修的封魔碑,其蕴含的力量,尽是生性暴戾的魔修的残魂所化,被这样的力量控制的段凌天,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灭杀眼前所有活着的生物!

        天地下,只有他一个人有资格站着。

        现在的他,算凤天舞站在他的面前,也是不会留手。

        因为他已经不再是他。

        准确的说,身体还是他的,但控制身体的,却不再是他。

        现在的他,意识完全被镇压,好像陷入了某种沉睡状态,没办法知道生了什么事,更别说是干预这一切。

        所以,周毅的打算,无疑是一个愚蠢的打算。

        或许他现在逃,还有机会逃走。

        因为现在的段凌天,算杀死迷失石林的所有人,也不会专门去追他。

        段凌天,已经彻底疯魔!

        轰!轰!轰!轰!轰!

        ……

        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气爆声响起,伴随着一股股浩瀚、滚动的冲击波,席卷大半个迷失石林,让得立在远处观看的一群武帝弟子、武帝门徒一阵心惊胆战。

        当然,也有不少人一脸兴奋。

        这可是武帝级别的对决!

        虽然,他们看不清那两道时而消失、时而交错在一起的身影的动作,但两者对轰的时候,让得迷失石林一阵地动山摇,却让他们只觉得一阵热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