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13章 贪婪

第1213章 贪婪

        纵观迷失石林,也只有石歧武帝,才有可能挡下魔化后的他的一击。  新

        即便他刚才的出手,未尽全力,却也不是武皇强者所能抵挡的,即便是武皇境巅峰的强者。

        “年轻人,你的实力很强。”

        身材伟岸的石歧武帝,一脸凝重的看着段凌天,“同为云霄大6的武帝强者,我过去竟然从未听说过你……你到底是谁?”

        武帝强者?

        石歧武帝此话一出,包括赵姓、孙姓两个武帝亲传弟子在内的一群刚来武帝弟子、武帝门徒,纷纷恍然大悟,“原来他真的是武帝强者。”

        只有包括周毅在内,早在场的一群武帝弟子、武帝门徒才知道。

        眼前的这个紫衣青年,并非武帝强者。

        最少,前一刻的他,并非什么武帝强者。

        他的力量,之所以能提升到如此强大的地步,完全是因为他手的那块缺角石碑。

        他现在的一身力量,都是源自于那块诡异的石碑。

        “如果我能得到这块石碑……是不是也代表,我能拥有如现在的他一般强大的力量?”

        周毅脸的忌惮,随着他的目光落在段凌天手的封魔碑,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贪婪,恨不得将封魔碑据为己有的贪婪。

        “或许,我得到这块石碑以后,石碑赋予我的提升他还大!毕竟,他如果不用这块石碑,实力还不如我。”

        想到这里,周毅的心头愈的火热。

        “滚开!”

        察觉到意识正在以极快的度消失,准确的说,是察觉到意识不断的被源自封魔碑的力量镇压的段凌天,声音沙哑的低喝一声,随即再次出手。

        嗖!

        这一次,他动用手的封魔碑,直掠眼前的石歧武帝而去。

        对他而言,石歧武帝无疑是阻拦他杀死周毅的一大障碍。

        想杀周毅,必须先将这个障碍除掉。

        轰!

        一声巨响传开,却是石歧武帝仓促下再次接下段凌天的一击,紧接着,一股浩瀚、滚动的冲击波,随之席卷开来。

        这一次,早有准备的众人倒是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不过,眼前的一幕,却是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只见,随着段凌天手的封魔碑掠出,石歧武帝虽然硬扛了下来,但他整个人也如离弦之箭般被轰飞了出去,甚至还吐出了一口淤血。

        石歧武帝,飞出数十米后,方才重新站定,脸色忽青忽白,明显受了伤。

        静。

        全场一片死寂。

        “师尊……受伤了?”

        眼前的一幕,令得周毅瞳孔一缩,脸色大变。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他眼如不败战神一般的师尊,今天竟然受伤了。

        而且还是被那个他一直看不起的下层一流势力的领袖所伤。

        “虽然,师尊还没有动用灵器……可这个段凌天手里的石碑,也太诡异了吧?”

        再次看向段凌天手的封魔碑,周毅只觉得一阵头皮麻,心生寒意的同时,眼的贪婪更盛。

        现在,他愈察觉到了段凌天手的那块石碑的不简单。

        “师尊!”

        另外两个武帝亲传弟子,眼见石歧武帝受伤,纷纷色变。

        “武帝大人!”

        其他的武帝弟子、武帝门徒,看着眼前的一幕,一时也都是面露骇然和不可思议,在他们眼几近无敌的石歧武帝,竟然受伤了?

        一时间,段凌天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他到底是谁?怎么这么强!”

        “这个武帝强者,好像连武帝大人都不认识他。”

        “难不成是隐世的武帝强者?”

        ……

        一群刚到来不久的武帝弟子、武帝门徒纷纷猜测道,他们对段凌天的身份充满了好。

        最后,他们普遍认为

        段凌天,是一位隐世的武帝强者。

        云霄大6,明面的武帝强者,不过十人,而十人,他们却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人。

        紫血眸,简直不像是人类。

        “他或许是妖帝强者。”

        很快,又有人猜测道。

        妖帝!

        实力不下于武帝的存在,乃是由妖兽修炼而成,纵观云霄大6,明面的妖帝强者,有十余人。

        明面的武帝强者多几人。

        “我只听说过几位妖帝强者,但没有一位的特征像他。”

        一个武帝弟子说道。

        “你们都错了。”

        这时,早到场的一群武帝弟子、武帝门徒纷纷摇头,“他并不是武帝强者,也不是妖帝强者。”

        “不是武帝强者?不是妖帝强者?你们开玩笑吧。”

        顿时,刚到场的一群武帝弟子、武帝门徒纷纷皱起眉头,在他们的脸,充满了不信之色。

        能击伤他们迷失石林的石歧武帝的存在,不是武帝?不是妖帝?

        开什么玩笑!

        “或许他现在的实力堪武帝强者、妖帝强者……但在他拿出那块石碑之前,他绝对不是武帝强者或妖帝强者!”

        “没错。他拿出那块石碑之前,甚至连周师兄都敌不过。”

        “据周师兄所言,他只是区区下层一流势力的领袖。他如今的一身力量,都是来自于他手的那块古怪石碑!这一切,都是我们亲眼所见。”

        ……

        早在场的一群武帝弟子、武帝门徒七嘴八舌说道。

        一时间,包括刚来的两个武帝亲传弟子在内的一群人,纷纷愣住。

        他们万万没想到,事实竟会是如此。

        “该死!他们竟然说了出来。”

        周毅脸色难看,他没想到最早来的一群武帝弟子、武帝门徒会将段凌天手那块石碑的事说出去,这完全打乱了他的阵脚。

        要知道,他可是打算在他的师尊干掉段凌天以后,将那块石碑据为己有的。

        虽然,他的师尊被段凌天击伤,但他对自己的师尊充满了信心,因为他的师尊到现在还没有动用灵器。

        他这位师尊的灵器,可是凌驾于一品灵器之的准皇品灵器。

        准皇品灵器,纵观云霄大6,屈指可数。

        据说是万年前留传下来的神兵利器。

        万年以来,出色的炼器师虽然诞生了不少,但却无人能炼制出准皇品灵器。

        他相信,一旦他的师尊动用准皇品灵器,必然能杀死段凌天。

        到了那个时候,他再坐收渔翁之利,将被杀死的段凌天手里的那块石碑收起,据为己有。

        他有一种直觉。

        只要将那块石碑拿到手,他的人生将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然而,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段凌天手里的石碑不简单,即便段凌天死了,他再想要将石碑据为己有,也是不太可能了。

        便是他的师尊,怕是都会对那块石碑动心。

        事实证明,周毅猜对了。

        当受伤的石歧武帝听到一群武帝弟子、武帝门徒的话,得知段凌天手封魔碑的不凡以后,一时也是忍不住目光大亮,为之动心。

        一个实力原本不如他的亲传弟子周毅的人,在动用这块石碑以后,便拥有了一身胜过没用灵器的他的实力?

        “我原以为你是武帝强者或妖帝强者……却没想到,你的力量,都是来自于你手里的这块石碑。”

        石歧武帝看向段凌天手里的封魔碑,准眼流露出浓郁的贪婪之色。

        他虽然是武帝强者,少有东西让他动心。

        可一旦有东西让他动心,他会拼尽全力去争取。

        如今,眼前紫衣青年手里的石碑,让他动心了。

        “这块石碑如此神……一旦我得到它,获得它的力量,我或许能成为云霄大6第一强者!到时,那些家伙都要看我的脸色行事。”

        想到这里,石歧武帝愈的动心,迫切想要得到段凌天手里的封魔碑。

        那些家伙,指的自然是云霄大6的其他武帝强者和妖帝强者。

        “从今天开始,你手里的石碑,将属于我,石歧武帝。”

        不知何时,石歧武帝的手里多出了一柄七尺长枪,七尺长枪乍一出现,便被涌入了一股浩瀚而滚动的力量。

        长枪一震,石破天惊!

        虚空之,天地之力动荡,正是石歧武帝的力量所引动。

        刚才,他已经差不多了解了眼前紫衣青年的实力,他不用灵器的话,不如这个紫衣青年。

        可他一旦动用灵器,却是有把握稳胜他!

        只是,面对目露贪婪的石歧武帝,段凌天却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在石歧武帝眼前化作一道残影,掠向远方。

        那个方向,孤零零立着一个红衣女子,凤天舞。

        “天舞,跟我走……我快撑不住了。”

        段凌天飞掠向凤天舞的同时,匆忙元力凝音提醒凤天舞。

        现在,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愈的萎靡。

        无需多久,怕是要被封魔碑的力量彻底镇压!

        到了那个时候,他的意识能不能再次苏醒都不一定。

        正因如此,他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天舞救出去,至于其它的事,目前来看,都不重要了。

        “师尊,他想逃!”

        眼看段凌天化作一道连他都难以捕捉的残影,直掠凤天舞所在方向,周毅猜到了段凌天的目的,慌忙提醒石歧武帝。